第十二章丑八怪的心酸你不懂(万字大章求票)

第十二章丑八怪的心酸你不懂(万字大章求票)

蓝田县城里有一座硕大的馆驿。

这座馆驿乃是蓝田县官家馆驿,一半用来招待远道而来的异地商贾,一半用来招待蓝田县属地来县里办事的官员。

这一次,因为曹化淳带来了一千多宫娥,所以,这座蓝田驿就被蓝田县刘主簿给清空,专门用来安置这些娇滴滴的宫娥。

突然间从京城来到了关中,这些女子心中满是惶恐之意,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虽然蓝田县的贵妇赏赐了她们五枚看起来非常精致的银元,她们也只会小心藏起来,不敢花用,更不要说离开这座看似安全的官家驿站去外边看看。

平日里被关在深宫中,一举一动皆有规矩,耳听得驿站外边人声鼎沸似乎热闹异常,她们虽然心向往之却只能待在屋子里凝神倾听。

刘茹走进院子的时候,几个正在踢毽子的小宫女立刻就停了下来,弯着腰等待这位一看就是上位者的女人训话。

刘茹捡起毽子轻轻一丢,然后抬腿踢了几下,且花样百出,只是最后翻身接龙的时候毽子掉在了地上。

她一脸遗憾的对一个长着一对大眼睛的小宫女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不会失误。”

小宫女一看就是一个活泼的,见刘茹亲切,就小声道;“嬷嬷踢得已经很好了。”

刘茹大笑道“什么嬷嬷啊,你应该叫我掌柜的。”

小宫女眨巴着眼睛道“女子也能做掌柜?”

刘茹抬手捏捏小宫女尚有婴儿肥的小脸道“这里可是蓝田县,不是京师,在这里啊,女子想干什么都成!

咦?你们为何不出去转转?”

小宫女摇着头道“不敢!”

刘茹哈哈大笑道“我蓝田县多年前就已经被县尊治理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莫说这郎朗白日的,就算是夜晚,女子夜行也百无禁忌。”

众人见刘茹健谈,渴望知晓自己目前处境的宫娥们纷纷围拢过来。

其中一个鹅蛋脸的宫女低声道“女子夜行?”

刘茹笑道“那自然是啊,蓝田县女子可没有待在家里洗衣做饭的道理,只要是四肢健全的女子哪一个都要出门去给家里做工赚钱,告诉你们啊,女子赚的钱可不比家里的男丁少!

一月赚两个半银元是寻常事。”

一个年长的宫娥从腰带处拿出一枚银元放在掌心问刘茹“姐姐,这样一枚银元能买到什么?”

刘茹笑道“这可是一两银子,你们现如今都入了蓝田县籍贯,可以拿着自己的户口簿去官仓购买一担麦子,或者一担半的糜子,谷子,也能换两担玉米,再加一点钱就能买到一担精米。”

听了刘茹的话,众宫娥忍不住惊呼出声,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宫娥急忙问道“这位姐姐,如果一枚银元可以买一担麦子,我们这就要把手里的银元全部换成麦子。”

刘茹的手被宫娥捉住,见这个宫娥在发急,就轻声抚慰她道“蓝田县的粮食多的吃不完,你不用担心粮价飞涨。

据我所知,蓝田县五年前的时候,官仓粮食就是这个价格,五年来不但没有变贵,还便宜了不少,尤其是玉米价格掉的厉害。

你们已经入了蓝田县籍,就不怕没粮食吃,蓝田县啊每年都会首先供应蓝田本地人的口粮,然后才会把多余出来的粮食高价买给外地人。

姑娘们啊,别闷在这个破驿站里了,想要知道更多,就随我出去看看,放心,你们以后就要由我来安排出路,不用担心我把你们拐了去……哈哈哈。”

即便是有驿丞作保,敢跟随刘茹出门长见识的宫娥还是极少数,其中那个有了一点年纪的宫娥,以及那个小宫女,鹅蛋脸宫女就愿意冒险跟着刘茹出门。

不过,当刘茹的小闺女蹦蹦跶跶的从外边跑进来找母亲的时候,愿意跟着刘茹出门的宫娥又多了一些。

别人不愿意去,刘茹也不强迫,很高兴的带着自家闺女与七八个宫娥离开了驿站。

她相信,只要有一个宫娥主动离开驿站,就会有更多的宫娥离开驿站去探索属于她们的新世界。

刘茹一马当先的走在最前边,年纪最大的宫娥手里拖着刘茹闺女紧紧的跟在后面,至于其余的宫娥,虽然大着胆子出来了,却一个个战战兢兢的。

七八个美丽的宫装女子上了街头,很快就引起人们的注意,人们知道陛下一次赏赐给了县尊一千两百个宫女,人数虽然多了一些,想到县尊这些年的辛苦,也就觉得这些女人本身就该是县尊一个人的。

所以,看看也就是了,没有人胆敢口花花的出言调戏。

开始被人看的时候,小宫女们非常紧张,不过,才走了半条街她们就发现这里的人似乎都很有君子之风,似乎对她们身上的宫装更加的感兴趣,而不是对她们的人有什么兴趣。

甚至还有一个穿着长衫的老者很有礼貌的跟宫娥们打过招呼之后,便随着她们边走边讨教一些宫里关于衣着与品秩之间的关系。

很明显,这是一个很有学问且风趣的老头,在表明自己乃是蓝田县的教谕身份,并给这些宫娥一人买了一根雪糕之后,就很自然的让这些愚蠢的宫娥们放弃了警惕之心。

要强说一个头发斑白,慈眉善目,如同祖父一般的教书先生会对这些小姑娘有什么不轨的心思,只要看看蓝田县大街上往来的人,以及商贾们殷勤招呼老人的情形,就知道他绝对是一个安全且没有危险的人。

徐五想坐在窗前静静的喝着茶水,听着那个从身边走过的小宫女发出的银铃一般的笑声,就用最阴沉的声音对在座的其余人道“这个小宫女是我的。”

一个脑袋上只有几根稀疏头发的胖子道“一千两百多人呢,国风兄是不是出手太早了一些?”

徐五想瞅着这个脑袋上没几根头发的胖子道“三千弱水吾只饮一瓢,挑拣只会挑花眼,最后一无所得,人,想要办成事情,最重要的就是目标明确,不能三心二意。

犹如苍鹰博兔一击必杀,而后便带着猎物远遁千里。

张明智,你在玉山书院主持推演,那么,你应该明白,在第一次推演的时候,劣势一方的胜利可能是最高的,等到推演过无数遍之后,占优的一方就会将自己的优势无限的扩大,那个时候,劣势的一方还有个屁的机会。”

张明智浑身肥肉颤抖一下抱拳道“受教,受教,如此,那个胸脯高高一看就很好生育的美人就归兄弟我如何?”

“我喜欢那个个子高一些的,虽然年纪可能长我两岁,不过还是很有风情的。”

徐五想俯视着说话的三寸丁道“你去过明月楼了?”

三寸丁道“当了云杨将军的书记,我不去明月楼你觉得可能吗?”

徐五想点点头道“也是,将军口味独特,看来也影响到了你。”

三寸丁怒道“我意志安稳如山,岂能轻易被人影响,我个子不高,就想找一个个子高的不成吗?”

“诸位兄弟莫要内部起了纷乱,以小弟来看,第一日就敢出门的必定是一些好奇心比较重的女子,这样的女子自然容易接近一些,不过,依我看,我们兄弟还是分头行事比较好。

免得一起出现,会让这些女子对我蓝田县的男子生出绝望之心……”

“刘茹掌柜,周教谕也为我等婚事操心不已,愿意为我等穿针引线,这是我等的优势所在。

不过呢,县尊说过了,谁要是胆敢用权势,财帛强迫人家,小心将来襟抱不开,反倒成了秉笔太监。

这一点要切记,切记。”

在乱哄哄的场面下,一群爱美人士迅速想好了缜密的策略,并且准备在第二日开始实施。

于是,这些人便分头行事了。

“师兄安好!有何差遣尽管吩咐,小弟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韩若愚,愚兄看中一个女子,想要明日偶遇一下,你陪我走一趟。”

“啊?师兄万万不可,如果小弟陪伴您左右,女子恐怕会缠上小弟,而不是对师兄含情脉脉,虽然小弟不在意多一个女子仰慕,可是,坏了师兄的好事,小弟就百死难赎了。”

“滚!知道你长了一副好面皮,这才让你陪我去!”

“啊,师兄,这是何故呢?”

“我来问你,你师兄我的才学如何?”

“自然是人间罕见,世上难寻!”

“你比我如何?”

“望尘莫及!只是女子肤浅,看男子大多是从面皮看起,很难看到师兄您的满腹经纶。”

“说的很对,所以,明日你要扮演一个草包,来衬托你师兄我的伟岸高大。”

“咦?果然妙计,只是小弟不用假装,在您面前小弟本来就是一个草包。

可是,小弟的面皮过于出色……就算是草包似乎也有不少女子倾心……师兄不可不防!“

“说的有理,你明日就扮演一个草包加兔儿爷!”

“啊——”

徐五想搞定了韩若愚,并免费赠送了他一套花花绿绿的锦衣袍服,并要求他明日在头发上插一朵大绢花。

这才送走了怏怏不乐的韩若愚。

韩若愚不过是玉山书院上院的四年级学生,那里有本钱跟徐五想这样的玉山书院大佬对抗。

说不得明日一定要扮演一次恶心的角色。

徐五想在脑海中匆匆的将自己的计划仔细研判了几遍,发现确实没有漏洞了,这才迈步走进了云昭的大书房。

瞅着埋头批阅文书的县尊,徐五想心中暗自高兴,县尊只是不许用权势来压迫那些女子,可没有说不许用一些手段来压迫一下那些长得越来越好的学弟们。

说起来也奇怪,长相丑陋的学生只有前三届,后面的学生长相就有了很大变化,关中人身材本来就高大挺拔,这些家伙一个个长得浓眉大眼器宇轩昂的让徐五想这些人很是怀疑自己是否也是关中人!

只是,这些混账一个个有着不俗的容貌,心性却比前几届的学生差了好多,莫说出一些出类拔萃的人,就算是上上之选的人才也没有看到几个。

“你今天出去了一整天!”

云昭推开面前堆积如山的文书,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瞟了徐五想一眼。

这家伙看起来很正常,没有用胭脂水粉填平脸上的坑,更没有增加更多的配饰,衣衫也仅仅是一袭青衫,脸虽然没法子看,不过,腹有诗书气自华的话也不是骗人的,再加上这家伙腰背挺拔,如果转过身去,自有一股风流态。

“今天去见了曹化淳,告知他后日与县尊见面,不想这个老宦官请求延后十日,他想再看看蓝田县。”

徐五想帮着云昭收拾干净了桌面,云昭就很自然的将一双腿搭在桌子上懒懒的道“多多说那些女子也就一般,配不上你们。”

徐五想摇头道“多多师姐眼中的女子就没有好看的,卑职今日倒是看中了一个投缘的宫女,年岁不大,很适合卑职这等人。”

云昭叹口气道“我家中就有很多啊,你们怎么一个个就死脑筋呢?”

徐五想叹口气道“如果卑职脸上没有这些坑,说不得就应允了县尊,即便是您的妹妹们看不上我,也相差不大,就算是做不到举案齐眉,也能将就着过日子。

我这一脸坑啊……需要卑职用无数的才学,人品,性情,趣味,能力才能一一填平,上苍对我何其不公也。”

人家不愿意,云昭也没办法,重新威胁了徐五想一番,不准许他们胡来,就背着手离开了大书房。

徐五想环顾大书房,瞅着密密匝匝的书架,不知为何心情变得很差。

他自忖算得上一代英杰,此时此地却在为讨一个老婆用尽心机,这些心机原本是要用在争夺天下的路途上的,他谋算的对象该是黄台吉,多尔衮,李洪基,张秉忠,大明皇帝,大明朝那些有着鬼蜮心思的士大夫……无论如何不该是一个娇憨明艳的小宫女。

不过,计划已经制定了,那就一定要施行,这是徐五想的习惯,他可不是一个喜欢半途而废的人。

今天是初一,云氏所有人都会挤在一起吃饭。

以前的时候只是一人端着一只碗自己吃自己的。

现在不同了,光是云氏本族人,就坐满了四桌。

开饭的话一贯是云氏族长云娘说的,她开口之后,丫鬟们就端来了无数精美的菜肴。

妇人们在里面,男子加上云娘是在外边的。

云昭喝了一口汤之后,就对云虎道“虎叔,蜀中的通道是否畅通无阻?”

云虎放下手里的骨头道“罗汝才欲效法张秉忠攻下夔门,结果,石柱土司出兵了,领兵大将是秦良玉将军,罗汝才闻听秦将军领着石柱兵马到了,就不战而走,结果,被秦将军追击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秦将军追至马家寨,大破罗汝才,斩首六百级。

罗汝才仓惶逃跑,秦将军又率军追击,先后在留马垭、谭家坪北山、仙寺岭大破敌兵,将其首领东山虎斩杀,活捉射塌天,惠登相。

王光恩投降,并夺取了罗汝才的帅旗,罗汝才军率领残部亡命逃窜,这才逃出生天。

此战过后,罗汝才应当不足为虑了。”

云昭道“如果我们兵进蜀中,你以为秦将军会有何等反应?”

云霄放下饭碗道“同样会阻拦!”

“什么目的呢?”

“石柱土司这两年心思很重,我觉得他们想要占据蜀中自立为王,现如今,就等秦将军死后,他们就会这么做,只不过,石柱一地贫瘠,战兵虽然精悍,却是经不起消耗的,一旦战损过多,对石柱土司来讲就是没顶之灾。”

云昭瞅了一眼不远处的冯英,见她在听谈话,就朝着冯英笑道“不用担心,秦将军老当益壮杀的曹汝才屁滚尿流。”

冯英离开桌子凑到云娘身边对云昭道“石柱土司没有能力控制蜀中,他们的人手太少了。

而四川巡抚邵捷春历来对秦夫人极为忌惮,对石柱宣慰司的所请从来都没有准允过,还阻断了石柱宣慰司与成都绵州等地的交易,尤其是盐巴,控制的尤其严密,在石柱宣慰司,很多人家吃‘望望盐’已经很多年了。”

云娘见儿子与一干男子都不说话了,神情还有些愤怒,就疑惑的问冯英。

“儿啊,什么是望望盐?”

云昭叹口气道“娘,就是做饭的时候不放盐,吃饭的时候把盐巴挂起来,大家一边看着盐巴,一边吃饭。”

云娘闻言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道“咱家库房里的盐巴多的是,明天就让商队走一遭石柱宣慰司,带最好的青盐过去,秦夫人那里不但要吃盐,还要吃好盐。

人要是长久不吃盐,会长白毛,还会疲倦无力,这样还怎么干活养活全家呢?

儿啊,就这么定了,阿英,明天就派一个老家人带着商队出发,不要钱都成!“

云昭见老娘发怒了,连忙道“这就安排,这就安排。”

冯英摆摆手道“娘,用不着这样着急,石柱宣慰司缺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家既然要给盐,那就一定要给的有名堂,不能交给马祥麟,只能交给秦夫人,或者也不交给秦夫人,就以儿媳的名义直接散给石柱宣慰司的百姓也是可以的。”

云娘欣慰的瞅着冯英拉起她的手道“果然是我云氏的好媳妇,不但生孩子一道上有本事,就连往家里划拉东西也是一把好手。”

冯英羞不可耐,云昭在一边打趣道“可不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不是鸡,也不是狗!”

钱多多把脸凑到云昭边上嘻嘻笑道“你是一头猪!”

“哈哈哈……”

内宅之中立刻充满了欢笑。

吃过了饭,云昭要陪着冯英与钱多多散布,三人沿着后花园一起漫步的时候,云昭对冯英说道“这是母亲突发奇想,你莫要往心里去。”

冯英摇摇头道“石柱宣慰司的百姓日子过的太苦,男子伤亡惨重,女子在石缝里抠食物,女人一边干活一边生孩子,孩子落地了就用镰刀割断脐带,随便挖个坑就把孩子埋掉,妇人还需要继续干活……

夫君,秦夫人英勇善战是没错,她对得起大明江山,唯独亏欠了石柱宣慰司的百姓。

白杆军强悍的战力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他们如果不努力作战,不努力从敌人那里获得缴获,家里的妇孺就要挨饿。

所以啊,不管战场上的局面多么的恶劣,白杆军都会迎着枪林箭雨往上冲……如果侥幸战胜,家里的妇孺就能多吃一口,或许就能多一个孩子活下来。

夫君啊,他们是不得不英勇!

我不在意夫君对蜀中起觊觎之心,不在意这一次要对付的是不是秦将军,只知道,我夫君若是成了石柱宣慰司的统治者,那里的百姓生活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好起来的。

那里的百姓曾经从嘴里省出来的米汤养活了妾身,妾身就要报答他们,给他们一个可以吃饱穿暖的生活。

为了这个目标,哪怕妾身亲自与秦将军作战,妾身也在所不惜!”

云昭听了冯英的一番话,将她永进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不一会,冯英的泪水就濡湿了云昭的脖颈。

钱多多在一边看的心酸,也靠在云昭身上,仰头瞅着在后花园胡乱飞的燕子怔怔的出神。

张秉忠是一定会进入四川的,一次失败,两次失败,三次失败了,可见张秉忠对天府之国垂涎之深。

而这一次,张秉忠再次入川,却是杨嗣昌的计谋!

由于张秉忠军中多骡马,因此他们左冲右突很难堵截的住,于是,杨嗣昌就想出来一个好办法——驱赶张秉忠入川,想用川中复杂的地形来限制张秉忠的骑兵。

这个军略,蓝田县早就演算过,如果不把蜀中百姓当人看的话,这个计谋其实算是一个不错的计谋。

前提是在蜀中的明军必须保证能在很短的时间里趁着蜀中还没有彻底糜烂之前,击溃或者活捉张秉忠,如此,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才有意义。

蜀中的明军真的可以抵挡的住张秉忠?

蜀中最能打的军队——白杆军尽数被调到京师防备建奴,不仅仅如此,白杆军还要在秦毅明的率领下与李洪基,张秉忠等人作战,这些年下来,军卒只有战死没有补充,从目前的态势来看,白杆军迟早会在数不清的战争中消耗一空。

而这,本就是大明朝廷的统一认识。

云昭知道,在历史的时空上,张秉忠如愿得到了蜀中,并且将自己大西政权稳稳地建立在了蜀中。

而后,在大西政权与满清的战争中,整个蜀中——十室九空,以至于满清在坐稳天下之后发动了著名的‘湖广填四川’!

所以,云昭很想要这个‘天府之国’。

整风运动依旧在轰轰烈烈的进行着。

以至于云昭每天都要看海量的整风报告,为了表示对这项工作的重视,云昭并没有假手他人。

这几天徐五想总是不在,当云昭再一次找他咨询事情的时候,喊他的名字,大书房里没有回应。

云昭习惯性的朝窗口望去,往日的时候,只要徐五想不在大书房,每当云昭喊他的时候,他的脑袋就会出现在窗口。

今天,窗口位置上也空空荡荡的,不见人影。

“他在干什么?”

心情烦躁的云昭吼叫了一嗓子。

钱少少那张漂亮脸孔出现在云昭面前。

“他忙着骗老婆呢。”

钱少少瞅了一眼云昭的桌面,就很自然的从大书架上拿来云昭需要的资料,并且翻到云昭需要的地方。

“我们还没有到可以寻花问柳的安逸时刻呢!”

云昭瞅了一眼资料上的数字,用红笔重重的在文书上打了一个老大的叉。

然后用拳头砸着文书道“引用的数据都是错的,秘书监的人怎么全成吃白饭的了,这么明显的漏洞也没有找出来?”

钱小小嘿嘿笑道“都在忙着骗老婆呢,姐夫,这些天你小舅子我算是开了眼界。

这些人骗老婆的手法简直是令人耳目一新啊!

您要是再不管管,蓝田县长得好看的男人不是变成草包,就是变成了兔儿爷。

玉山书院里但凡是有几分姿色的男子全部被那些丑八怪征用了……”

云昭愣住了,指指钱少少道“怎么回事?”

钱少少习惯性的坐在窗台上叼着一支烟悠悠的道“一个漂亮的小伙子跟一个丑八怪一同追求一个美人,一个有一副好皮囊,一个有满肚子的才华跟担当,您说美人儿初来乍到的会对谁有好感?”

云昭道‘自然是长得好看的。“

钱少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道“当那些在皇宫中被关疯了的美人儿开始对好皮囊的汉子产生好感的时候,美人儿就会在某一个时刻突然发现好皮囊的某些令人不能容忍的缺点。

而那些丑八怪这时候总能表现的稳如泰山,替这些状况百出的美人儿遮风挡雨。

您可能不知道,这些丑八怪为了骗一个美人儿回家给他改良一下人种,居然干起操控舆论的事情了。

姐夫,你要是再不管,咱们蓝田县女子选择丈夫的眼光就会偏移,那些愚蠢的女人们就会认为只要是长得好的,就个个是草包,只要是长得丑的,就是稳妥可靠的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

云昭冷声道“他们成功了吗?”

“您是说他们移风易俗成功了没有?快成功了。”

“我是问他们骗到了没有?”

“时间尚短,加上还有一个查验是否是细作的问题,所以还没有听说有谁已经登堂入室了。

不过,以我看来,也快了,这些女子一个个刚到蓝田县,一个个凄惶无依,对于新的生活充满了恐惧,身为女子,就习惯性的想给自己找一个依靠。

在这种情况下,女子很难根据自己的喜好去求偶,只想求稳,求靠山,加上有那么多的看起来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好相貌男子,丑八怪们得手的可能性很大。”

云昭闭着眼睛想了片刻,就对钱少少道”一个月,最多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不管成不成功,此事就此作罢。”

钱少少吃惊的道“他们会成功的。”

云昭冷冷的道“他们既然接手了这个烫山芋,他们就需要给我找出这里面混杂的细作。

如果谁的女人出了事情,他一定逃不掉处罚。”

钱少少点点头道“也是,已经成一股风潮了,如果立刻停止说不定会有怨言,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谁都没话说。”

云昭点点头道“等一个月后,把他们全部下放地方,蹲点观察整风成果,看看那里还有不足之处,下一次就可以改进了。”

钱少少嘿嘿笑道“丑八怪全部下乡,哈哈哈,好主意,可以让他们的脑袋清明一下。”

徐五想戴着女子才会戴着的面纱,背着手跟随在那个小宫女的身后,眼中荡漾着宠溺之意。

“嗨,丑八怪你过来看看这些花鱼。”

徐五想凑过去瞅了一眼木盆里的花鱼笑道“丫头,这是红锦鲤,这些养花鱼的人会从鲤鱼中间找出一些颜色漂亮的一起饲养,逐渐就会得到颜色更加好看的鲤鱼。

在这些好看的鲤鱼再放在一起饲养,就会繁衍出更加好看的鲤鱼,你现在看到的这些红锦鲤就是如此得来的,据说,只要时间足够,食物充足,这种鱼能长到五尺长,怎么,很喜欢?

掌柜的,挑两条做好看的给我装在最贵的玻璃缸里。”

小宫女眼中冒着星星道“你知道的真多,不像那个叫什么愚的什么都不知道,更过分的是,他看到英武一些的男子就连路都走不动了,跟我们皇宫里面的那些公公一样……”

徐五想道“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很受家里人宠爱的。”

小宫女道“他的眼神不对,好像总有怒气,这样的人我害怕。”

徐五想从掌柜的手中取过不大的玻璃缸抱在手上,对小宫女道“天色晚了,我送你回去吧,明日我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恐怕不能陪你了。”

小宫女点点头道“是啊,你要做工赚钱的,我也要去制作扇子的作坊做工去了。

丑八怪你知道不,在那里我一个月足足有两个半银元的工钱呢。”

徐五想瞅着小宫女眼中满是笑意,想要抬手抚摸一下小宫女的头发,手伸到半路就垂下来了。

轻声道“你好好努力干活赚钱,我也会非常努力的,再过不久就要成商队的二掌柜了,到时候一个月有十个银元的薪俸,再加上我自己还有五十亩的口粮田,这样下去,加上你挣的钱,我们很快就能在五十亩地上修建宅子了。

我一定修建一座漂亮的宅子,然后用最漂亮的花轿来娶你。”

小宫女俏脸通红,从徐五想手里夺过鱼缸,匆匆的跑了,跑了几步又转回来道“谁要嫁给你这个丑八怪。”

徐五想大笑道“男子汉大丈夫如果仅仅靠着一张面皮活着,算什么英雄好汉,小黛,嫁给我你一定不会后悔的。”

名叫小黛的宫女回头看着站在人群中大声叫唤的徐五想,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取掉了面纱,对周围人奇怪的目光毫不在意,腰身挺得笔直,好像真的很有男子汉气概。

不过,当路人发现徐五想说话的对象是一个漂亮小姑娘的时候,也不知是谁操着老秦音吼了一声“撩咋咧!”

随即众人一起大笑,小宫女羞臊的面红耳赤,踉踉跄跄的躲进蓝田县驿馆去了。

徐五想目送小宫女的身影消失,微微叹口气就离开了蓝田县,他还要骑一个时辰的快马才能赶回玉山。

路上的时候,徐五想已经考虑好了如何应对暴怒的县尊,毕竟,自己今天一整天都在陪伴那个小黛姑娘。

通过这些天来的接触,徐五想认为这个小姑娘就该是自己的良配,心地单纯不说,人也极为善良。

如果说看这个小姑娘第一眼的时候纯属见色起意,那么,现在,他只想把这个姑娘娶回家。

他其实非常羡慕张国凤的婚姻,当初也想走张国凤的老路,终究是抹不下这个面皮,而心中的骄傲,又不允许他让自己成为货物任凭那些愚蠢的女子挑拣,

小黛的出现,让徐五想固执的认为,这就是天作之合!

至于县尊……就让他臭骂一顿好了,如果不行……那就两顿!

回到大书房的时候,这里依旧灯火通明,云昭依旧在忙碌着,钱少少坐在一张桌子前边也在看着文书。

还有四五个秘书监的人如同蚂蚁一般在书架间穿行。

这是一个普通的大书房的工作日。

徐五想来到云昭书桌前,低声道“属下前来领罪。”

云昭放下毛笔,揉捏一下鼻梁,仔细打量一下徐五想道“咦,你对那个姑娘动情了?”

徐五想道“难得的良配。”

云昭点点头道“那就什么话都不说了,我想孰重孰轻你是分的清的,既然是良配那就努力一下,别让自己后悔。”

徐五想只是觉得一阵酸意直冲鼻梁,眼角有些湿润,才要说话,就听见旁边的钱少少嘿嘿笑道“明天啊我会去拜访一下那个姑娘,让她好好看看我,好改变一下对好看男子的错误印象。”

听了这句话,徐五想刚刚泛起的感激之意立刻就不见了,睁大了眼睛冲着钱少少道“尔敢!”

钱少少见徐五想如此认真,就拱拱手道“说错话了。”

徐五想叹息一声道“丑八怪的辛酸你不明白,幸好我被县尊买下来了,幸好我出身玉山书院,幸好我没有辜负时光,如果我没有这些宝贵的经历,现在的我,在看到这种让我心动的姑娘的时候,只会默默地退避三舍。”

钱少少道“你以为我这种美男子就没有烦恼吗?你们总是认为女子见到你们就躲得远远地,却不知道这该有多么的清静。

不知晓那些女子见到我就如蚁附膻的样子有多么的烦人!

你不明白一个我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女子为你跳楼是个什么状况,天知道她的兄弟会不会找我拼命。

你呀,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趁着徐五想还在愤怒的浑身发抖的时候,云昭指指窗户对钱少少轻轻说了一个字“滚!”

钱少少嘿嘿一笑,脚下用力,身子就倾斜着飞出来窗户,身子飞出去了还对徐五想道“祝你心愿得逞,抱得美人归。”

钱少少跑了,徐五想便没了发怒的对象,云昭嫣然一笑漂亮的让徐五想很想骂人。

恨恨的挥挥手就去了自己的座位,他准备今夜不睡觉了,也一定要把拖慢的进程赶回来。

“整风运动的核心思想便是追思过往,让人们将过去的苦难说出来,讲明白,告诉那些已经忘掉那些苦难的人心生警惕,让他们明白现在的幸福生活得来不易。

还要让大家对我们的未来充满希望,相信在我们的领导下,日子只会越来越好,将来也一定会更加的光明。

这件事我们要持之以恒的搞下去,让每个人都明白幸福生活不是老天给的,也不是皇帝赏赐的,是我们自己用双手劳作出来的,也是我们用自己的战刀开拓出来的。

徐五想,你的幸福生活也是这么得来的,你要珍惜,同时也要为了我们所有人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努力!”

云昭清朗的声音在大书房里回荡,所有正在忙碌的人都停下手中的活计,听云昭讲述完毕之后,徐五想大声道“这是我生命的意义。”

云昭呵呵笑道“一个月后,你们需要全部下乡去,去听听百姓们真正的需求,莫要全部浮在上边,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徐五想道“谁来接替我们呢?”

云昭大笑道“那些长得漂亮的学弟学妹们,蓝田县人的审美观不能因为你们那点私心就被你们带进沟里。”

徐五想难看的麻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抱拳道“谢过县尊给了我们这些人一个月的时间。”

云昭冷哼一声道“你们知道就好!干活!”

“喏!”

yanychungui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