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新世界,新人物

第二十三章新世界,新人物

昔日董仲舒闻汉武帝刘彻欲用儒学治理天下,就笑曰我有绝世美人,岂能下嫁小子”

云昭现在就有董仲舒的这种想法。

他自认为自己的策略应该是最符合这个时代百姓利益的策略,更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最高明的策略,且在北方已经得到了大范围的印证,为何这些江南人就是不愿意接受呢

说起来惭愧,在云昭的记忆中,抵抗满清抵抗的最坚决的地方恰恰是南方,不论是扬州十日,还是嘉定三屠,江南百姓都用自己的血证明了自己的倔强。

云昭很害怕他进入江南之后,会得到跟满清一样的待遇。

这并不会因为他是大明人本土人就有什么变化,江南百姓连北方的流民都不愿意接纳,更不要说接受北方人的统治了,这在某种情形下,比被满清统治还要恶劣。

这就是江南士人这些年以来持续不断的告诉江南百姓的话。

这些来自江南士子内部的话是黄宗羲,顾炎武在无意中表露出来的,只不过两人都是行动派,对于坐而论道并没有多少兴趣,这次会不远千里来蓝田县担任官职。

不过,万万不要以为这两人就已经死心塌地的愿意为关中出力,而是来蓝田县博采众长的

包括他们带来的六个江南士子,也不过是他们专门布置下的六颗种子,他们也没有恶意,只是想看看蓝田县的橘子结在江南士子这颗树上会不会变成枳。

夕阳西下的时候,云昭就果决的准备停止办公,最后扫视了一眼桌面上的文书道“玉山书院对江南子弟的招募并不理想是吧”

杨雄连忙道“主要是蓝田县玉山书院教授的并非八股文,也不是一考取功名为目的的教学,所以,一般人家都不愿意把子孙送过来。

不过,王文昭愿意把一个孙子送来玉山书院就学,被我一口回绝了。”

云昭点点头道“你这样做是对的,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耐心,更没有足够的理由把一个仇人的孩子培养成人才,那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杨雄又道“自从北宋灭亡,南宋南迁之后,江南一地便成了中华的中心,人读书多了之后就会自认为高人一等,加上江南已经彻底开发完毕,那里活命容易,看不起衰落的北方人也是理所当然。

加上这些年,北方边镇全靠江南,东南支应,人家傲气一些也是有些道理的,短时间内还没有问题,时间长了厌烦之心就会生起。

南方,北方本来一体,这些年来朝廷对东南,江南剥夺太甚,以致怨隙渐生。

县尊如果要南下,卑职以为不妥,现在时机不到。

这些天以来,卑职一直在审阅江南士子名册,结果,还真的被卑职找出一个人来,此人便是阮大钺”

云昭听得愣了一下道“听说此人乃是阉党余孽”

杨雄摇头道“他其实真的算不得阉党,当初魏忠贤在天启年间编纂的东林点将录中就有此人的名字,可见此人是一个实打实的东林党人。

卑职通过多放查证后发现,阮大钺此人之所以被认为是阉党,纯粹是因为一场误会。”

云昭淡淡的瞅着杨雄,杨雄额头的汗珠子都渗出来了,他依旧坚决的道“此人德行很差,且是一个官迷,但是用他来撬动东林党人对江南的控制,卑职以为此人正当其时。”

云昭冷笑一声道“驱虎吞狼之计,还是坐山观虎斗之谋”

杨雄咬着牙道“坐山观虎斗

天启四年,吏部空出了一个给事中的位子,左光斗给正在怀宁老家抱病的阮大钺写信,告诉他有个位子,需要他尽快进京担任。

于是,阮大钺匆匆的赶到北京,这个事已经有了变化,因为东林党的另外几名德高望重者,如高攀龙、星和杨涟更中意魏大中。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杨涟,左光斗这些人竟然瞒着阮大钺,等人家兴匆匆的从安庆赶到京师才告诉他说,吏部的位子给魏大中,只给了阮大钺一个工部的职位。

阮大钺欢喜的接受了。

背地里却自己找关系,托魏忠贤的侄子攀附了阉党,当时阉党势大,吏部给事中最终人选阮大钺。

由此,东林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们认为阮大钺背叛了东林。

可阮大钺却认为是东林先辜负了他。

天启四年的官位之争,阮大钺也并没有真正的胜利,他清楚,江南士子不会容忍他的做法,于是一个月后他便弃官回到怀宁老家,但即便这样,与东林决裂的结局已无能改变了。

卑职以为,对于一个一心想坐官的人,有官不敢坐,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痛苦吗

就因为此人无德,才能为我蓝田所用。

现如今,此人避居安庆和南京一带,招贤纳士、谈兵说剑,写诗作曲。

期间,他还努力与东林党讲和,为他们慷慨解囊,而东林党也很有意思,钱我们用了,照样不理睬此人。

所以卑职以为趁着此人还有些许威望,应该招纳于我蓝田麾下。

将此人用在别处自然不妥,用在对付东林党人身上,绝对是一柄锋利的宝剑。”

云昭长叹一声道“这就是权谋啊,是我最讨厌的东西,更是我极力避免的东西,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我并不愿意用阮大钺。

这会给我们的事业开一个很坏的头,会让其余的同伴们认为,只要能达成目标,就能无所不用其极。

我们的队伍的纯洁性很重要,这就是为何到目前,我一直在用我们自己的人手的原因,也只有这些人,才知道我们想把大明变成一个怎样的大明。

杨雄,我们的团体是一支由纯粹的狼组成的团体,我不想有一只狐狸混进来。

哪怕放慢我们前进的脚步,也绝不能以队伍的纯洁性为代价。”

说完话,云昭就起身离开了大书房,杨雄冲着云昭的背影微微叹口气道“过刚易折。”

云昭回过头笑着对杨雄道“一个时代的缔造者必须拥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如此,才能把这一股子个人风格代入到这个时代去。

就因为云昭累世盗贼,我们才有勇气去打破旧的世界,建立新的世界,就是因为有这一股子气,我们的子弟才会散布在大明做着世界上最危险的事情,韩陵山因为有这一股子,去了辽东建奴那里想要打通我们跟建奴那里潜伏的伙伴的联系。

就因为这一股子气,韩秀芬在大海上仅仅凭借一艘船,就想给我们划分一块大大的海疆

高杰在蓝田城,张国柱正在吸纳天下流民建设我们的新城。

李定国,段国仁去了宁夏,就是为了代替大明朝来巩固我大明边疆。

与这些气势磅礴的大业比起来,东林党那些蝇营狗苟的事情让我从心底里看不起,他们还自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中流砥柱

没有脊梁的人再庞大,也不过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肉

杨雄,你家学渊源,这是你的长处,也是你的短处,善用之,把你的目光放长远,莫要盯在一些末节上,说起刘邦这样的成功者,我更喜欢项羽这样的失败者。

男子汉大丈夫来到人间,不痛痛快快的干一场怎么行”

杨雄面如土色,长揖不起。

云昭心情愉快地去了后宅,这一番话是对杨雄说的,其实也是对他自己说的,既然是新的时代,自然要有新气象,绝不能重新回到历史的漩涡中,在那里不断地徘徊,这才是对中华的不敬。

云昭把白白胖胖的云彰抱在怀里,瞅着这孩子流着口水直勾勾看着他,白日里的所有的不愉快都消散了很多,再看看钱多多抱着肚皮在地上走动,心情已经变得有些愉悦了,当头上绑着布帕的冯英坐在床上收拾着孩子的尿布,云昭就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光明。

“穿了新鞋不能走老路”云昭深情的对儿子道。

“下流”

钱多多以为云昭在暗喻她还说的很流氓。

“我们那里就是旧鞋了”钱多多再一次把冯英给拖下水。

“你一只脚上穿上一只鞋子已经很不错了,难道说你还想要更多地鞋子”

冯英也觉得大有道理,也转过头瞅着云昭,眼中满是警惕之意。

云昭起身把儿子还给冯英,还趁机在冯英的胸膛上抓了一把,没有得逞,冯英一巴掌就打掉了云昭的手。

钱多多嘻嘻笑道“今晚你们一家三口在一起,我回去了。”

云昭瞅瞅解开衣襟准备喂孩子的冯英叹口气道“不成,你这两天就要生了,还是我陪着你吧。”

钱多多大笑道“两只鞋子你就忙成这样,要是再来几双,你岂不是要疲于奔命”

善解人意的女人就是这样的。

从第一眼发现丈夫神情不对,她就知道该怎么解开丈夫的心结,不论是流氓话也好,还是色色的举动,只要能让丈夫的心情变得好起来。

钱多多在闺房里根本就不会在乎什么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