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宣传造势

《少年中国说》无疑是可以催动少年雄心壮志的一篇雄文。

他让少年胸中的热血激荡,让少年人明白自己的使命,知晓自己的重要性,鼓励少年们按照自己的想法向自己期望的目标前进。

而云昭,一个八岁就担当重任,讲一个破败的,穷困的,盗匪横行的关中小县,穷十年之功,终于整饬成大明朝鼎鼎有名的富裕地方,让那里的百姓衣食无忧,且生活的幸福快乐。

这本就是一个传奇。

而更传奇的事情是这个少年人,十四岁的时候带着招募来的百骑好汉,深入草原,与塞上蛮族争锋,且所向无敌。

不仅仅如此,他还在大明早就丢弃的土地上用计谋,借助建奴的力量,修建了一座塞上雄城——蓝田城,并在张家口突袭建奴悍将岳托,杜度,与之厮杀的难解难分,助大明失败的统帅卢象升从虎口中夺回十万大明百姓。

在卢象升匆匆撤退之后,又携带一众少年与建奴无敌悍将多尔衮在桑干河厮杀的天昏地暗,血流成河,桑干河上浮尸无数,竟淤塞了大河。

建奴东归,蓝田城就成了云昭功业的见证。

这样的人,作出《少年中国说》实在是实至名归。

一个狂傲的少年人,一个彪悍的少年人,一个无敌的少年人的形象跃然于纸上!

如果说,这些战绩让少年人们心驰神思,那么,他准备与黄台吉,多尔衮共享塞上绝色美人布木布泰的风流韵事更是让少年人们遐思无限。

关中之地乃是少年发声之所,乃是少年人奋斗之所,更是少年人建功立业的天堂。

一时间《少年中国说》风靡大江南北,大河上下,洛阳纸贵也不能形容此盛景。

但凡有学堂处,必有少年吟诵《少年中国说》!

热血被点燃的北方少年人,一个个告辞了爹娘,背上包袱,满怀憧憬直奔关中。

热血被点燃的江南才子,不辞而别吟诵着《少年中国说》踏上了前往关中的大道。

当这些有着同样理想的少年人在路上相遇之后,立刻结为挚友,相互鼓励,相互帮扶烟尘滚滚的向关中挺近。

更有少年大声疾呼——少年不到蓝田县,金榜唱名枉少年!

“宣传果然很费钱啊!”

云昭提笔在文书上批阅了一个‘可’之后,便有些心痛。

一个半月的宣传推广《少年中国说》的费用,居然不比打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事耗费小。

“成效是显著的,此次我蓝田县散布在大明国土上的密谍齐齐发动,才造成了目前这样的声势,这对我蓝田县极有好处,至少,县尊要求的高素质少年人必定会纷纷来投。”

这些天下来,杨雄的笑脸明显多了起来,似乎已经把心中的执念消除掉了。

如同县尊说的那样,不管怎么说先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就是了,至于后果——少年人如果还考虑久远之后才会出现的后果,还能叫少年人吗?

“话虽这样说,我们还是要节俭一些,今年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好年景,秋粮没了一半,这很要命啊。”

云昭合上文书递给了杨雄。

“可是,蓝田城递送的牛羊马上就要到来了,关中遭灾,蓝田城今年可是大熟之年,今年不用支持蓝田城军粮,仅仅是这一项,我们就节约不少,再加上他们送来的六万只羊,一万头牛,卑职计算过,弥补亏空绰绰有余。

各路商队们也知晓蓝田县今年遭灾了,特意加大了货物的运送量,今年的商税我们还能冲一个新高。”

云昭点点头,长出了一口气道:“终究是遭灾了,今年除过重点关注点之外,别的地方的拨款统统减少三成,他们也该学会过一点紧日子了。

尤其是密谍司,他们的拨款不能再豪奢无度,我听说周国萍的闺房铺满了绫罗绸缎,且不点油灯,全部用了鲸油蜡烛,你就没有问问是何道理吗?”

杨雄低声道:“周国萍已经回到了玉山,獬豸查了她十天有余,并没有查出她贪渎公帑的事情,现在留在玉山书院等待分配任务呢,说起来,您已经晾了她快两个月了。”

云昭重重的一掌拍在桌子上怒道:“她就不能好好地找个好男人嫁了吗?非要为一个女人葬送了自己的前途以及梦想?”

杨雄摊摊手道:“您把历来喜欢把男人当牲口使唤,把女人当男人使唤,现在出了这样的问题,您也有错啊,再加上我们玉山书院前几期学姐们的相貌问题,当女人好像没有什么希望,也就把自己当男人看了。

周国萍并非特例,依我看,韩秀芬恐怕早晚会变成男人,至于武研院,民政司,以及我们秘书监身居高位的那些学姐,大多由此倾向……您想想啊,她们长得不好看,一个个又位高权重的,那个男子敢娶啊,就算是有男人愿意娶,那也要她们愿意才成啊。

县尊,此事啊,卑职以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云昭沉默许久,最终抱着头趴在桌子上凄凄惨惨的道:“我已经可以预见,以后的史官会如何评价我们这些人了……男子都是色鬼,女子都是……唉,没一个争气的。”

杨雄笑道:“县尊,我们开一代之先河,管他如何评说呢。”

云昭叹息不语,默默地起身,他要去看自己的两个孩子了。

钱多多不负众望,于一个月前一举得男,取名曰——显!

如果说云彰的出世让云氏全族欢欣鼓舞的话,那么,云显的出生,则让云氏一族举族狂欢。

云氏主族终于不再搞什么一脉单传了,云氏一族强悍的血脉终于可以开枝散叶了。

云娘如今除过每日从不间断地给祖先烧香念佛之外,就喜欢在两个儿媳妇的房间乱窜,前一个孙子刚刚长开,肥头大耳朵的看着欢喜,第二个孙子就呱呱落地了,第一眼看到,就觉得这孩子是一个眉眼的,长相清秀随他母亲。

“一个七斤三两,一个五斤一两,自然是一个肥头大耳朵,一个瘦峭,这跟他们的母亲有什么关系,冯英的长相也不差啊。”

云娘瞪了一眼抱着孩子的钱多多道:“冯英有喜的时候什么都吃,孩子自然长得壮实一些,就她,有喜的时候跟猴子一样光吃各种果子,我送过来的鸡汤一口不喝,还偷偷地喂狗,生下来的孩子自然瘦的跟猴子一般。”

云娘是没人敢得罪的,云昭也不敢,钱多多有了孩子之后幸福的跟一朵花一般,哪里有功夫跟婆婆生气,整天孩子不撒手,生怕一松手孩子丢了。

云娘前脚鄙视了钱多多以及她生出来的瘦孩子,下一刻,等孩子吃了奶水之后就抱着孙子舍不得离手,看孩子的眼波就像是融化了一般。

有了孙子,儿子一般就不值钱了,对于长辈们来说,儿子就是一个生儿育女的工具,利用价值没有了,自然就踢到一边去了。

老娘喜欢完孩子之后恋恋不舍的走了。

云昭这才有机会抱抱自己的孩子,只不过,他不敢一次抱两个,孩子们还小,还不到背着他们当足球守门员的时候。

父子三人,这话说出去都威风!

不像夫妻三人,说出去都被人唾骂!

“你有两个儿子了,将来够你烦心的。”

钱多多给儿子换了尿布之后,等何常氏就勤快的拿出去换洗了,这才靠在被子上斜着眼睛看丈夫。

“有什么好烦的,老子是强盗,儿子可以是强盗王,可以是马贼王,高兴了还可以当海贼王,天下如此之大,够他们折腾的,只有最没出息的孩子才会瞅着老子留下来的那点家业流口水。”

“但愿我夫君雄才大略的可以解决这个无数帝王将相都解决不好的难题。”

云昭瞅了钱多多一眼道:“我都没打算长期把这个位置做下去,更不要说他们了,我告诉你,人老了就会昏聩,我会在昏聩之前离开,绝对不想老死在这个位置上,一个弄不好就是停尸不顾束甲相攻的局面。

我还想把我们三个趁着刚死,新鲜,埋在一起,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也好有一个照顾。

至于他们,看造化吧。”

钱多多笑了,把云昭拖过来跟她并排躺在一起握着他的手道:“既然你打定了主意,我只负责将孩子养大,别的不管。”

云昭搂着钱多多丰腴的身子懒懒的道:“你想多了,我的孩子都会是好孩子,我有信心。”

钱多多低声道:“睡吧,让我靠一会……”

云昭早上起来的时候打了奶腥味很重的饱嗝,歉疚的瞅瞅依旧睡着的儿子,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卧房。

入秋了,玉山就总是起雾。

每当有雾气下来的时候,云昭就喜欢站在青雾中,任由凉凉的云雾裹着他的身体,这样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不用洗脸,在雾水中站一会,脸上就会凝结水珠,擦一把,神清气爽。

站一会是享受,站的时间长了,那就是受罪。

周国萍就在雾气中站立了很久,身上的麻布衣裳已经湿透了,她依旧倔强的站在青雾中瞅着云昭大声道:“县尊,周国萍前来请罪!”

说罢,就单膝跪在地上,头却抬了起来,死死的看着云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