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云昭与猴子

第二十七章云昭与猴子

云昭抱着儿子的时候,总是会不知不觉的陷入沉思,这两个肉嘟嘟的孩子就像是他的思想之源。

结合白日里的公务问题,他仔细的考量了一下自己对大明世界里的人的看法。

果然像白天感慨的一样,他看大明人考量的最多的人是个人的品行,与行为习惯,而不是天下大势。

就像崇祯皇帝,就像洪承畴,卢象升,孙传庭,秦良玉。

对这些人的印象是以前的教育留在他脑海中的,他发现好像很难纠正。

坏的就是坏的,好的就是好的,不容混淆。

对云昭来说,只有怀里这两个肉嘟嘟的孩子才跟他一样,是真实的人类,其余的人都不过是这个虚幻世界里的游魂。

所以,当他觉得自己大腿上开始变得湿漉漉的时候,也不恼怒,仅仅是抬头对两个孩子的母亲们道“孩子尿了。”

瞅着两个手忙脚乱的母亲,云昭嗤的笑了一声,什么帝王,什么将相,什么天下大势,都比过自己孩子的一泡尿重要。

孩子们被收拾干净之后,就重新回到了换好衣衫的云昭怀里。

冯英,钱多多知道云昭喜欢这样。

“周国萍邀请妾身明日去她家里赴宴,夫君,我们该不该去”

“不去,让她先处理好自己那一摊子烂事再说邀请你们的话。”

“夫君,那个女人真的为周国萍拔掉了自己五颗牙”

云昭点点头道“愚蠢而又令人感慨的非智慧行为。”

钱多多道“夫君,要是我为你拔掉五颗牙,你会不会感动一下”

云昭道“如果是被人胁迫着拔掉的,我会狂怒,如果是你主动为我拔掉的,我会离你远远地,这是偏执狂才能干出来的事情,我不但不会感激,还会嘲笑你。”

钱多多摸摸嘴巴道“我好像也干不出来,夫君啊,要不然我们去看看”

云昭将两个孩子小心的放在床上,叹口气道“我从来没有约束过你们。”

女人对唯美爱情的向往谁都拦不住跟传说中的爱情相比,云昭觉得自己跟冯英以及钱多多之间就算不得爱情。

更像是普通的动物,到了性成熟的年纪之后,就很自然的在一起了,期间发生的最令人激动地事情就是生下来了两个孩子。

“老子的学说分为上下两篇,上篇为道篇,下篇为德篇,上篇到底讲什么着重讲的是宇宙,自然,下篇讲的是人类与德行,也就是人伦

宇宙,自然啊是人类所有行为的开始渊源,在这里老子第一次完整的阐述了人类所有行为的最原始的起源。

这就是道法自然的最初解释。

这其实很了不起的。

先秦诸子百家从未系统的研究过宇宙与自然,他们更多地是在讲人,比如孔子曾经提倡君子却从未说过君子的行为是怎么来的,根据是什么,这就很成问题了”

云昭在教室外边听了一会先生的讲义,就若有所思的离开了。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句著名的话云昭自然是知道的,一旦将这句话跟周国萍的联系起来之后,云昭就很容易接受了。

据说有一种鱼,当他的种群中没有公鱼的时候,最强壮的母鱼就会蜕变成公鱼,继续繁衍后代

看的出来,自然万物为了繁衍生存可以干出很多过份的事情,不仅仅是这一件,比如骆驼刺为了能在沙漠上生存,就把叶子变成了刺这种例子太多了。

人也不过是自然界的一种动物而已,为了生存不对,周国萍没有那种鱼的本事

这种事是具有传染性的,郑芝豹派人送来了张明亮,刘传礼,以及韩秀芬的第二封信的时候,云昭又有了新的担忧。

在张明亮,刘传礼的信中充斥着韩秀芬体壮如牛,韩秀芬独断专权,韩秀芬上山是猛虎,下海是蛟龙,韩秀芬力战千军不殆等等男子专用词。

而韩秀芬在给他的信中,也开始用“某家,卑职,末将”一类的词汇,她似乎也在极力的抹杀自己的女性特征。

云昭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因为这种事情烦恼。

“这就是天道的惩罚。”

云昭自言自语哀叹一声。

钱少少在一边道“也不知道是在惩罚谁,少了一只眼睛的艾能奇狂性大发,攻下夔州之后,没有等待后援,居然直入万县,斩万县官吏以下七百余人,立京观于县城,喝令周边官府速速投降,否则破城之后鸡犬不留。”

“你今天去见冯英了,那么,冯英怎么说”

“我觉得她应该已经告诉你了。”

“冯英说,先看看,不忙着驰援,驰援的早了,没人领情,还以为我们是去跟他们争夺民心的。”

“对我说就没有这么详细了,仅仅说了一句等等”

“我老娘上一次以冯英的名义给石柱送去了大量的盐巴,麻布,棉布等过日子的必需品,没经过石柱土司的手,据说,秦良玉与马祥麟乐见其成,其余马氏族人多有不满,甚至呵斥冯英为妖女,太可恶了。

既然冯英说等等,那我们就等等。”

钱少少有一颗想去蜀中的心,云昭已经拒绝两次了,既然蓝田县目前对蜀中没有大的动作,还在等待期与试探期,钱少少这样的重将就没必要去蜀中,就像云昭一心想去江南,也是碍于时机不成熟不能成行。

蓝田县今年遭受了重创,远非一点牛羊跟货物能弥补的。

账面上或许会很好看,但是,蓝田县真正的情况,不论是云昭还是钱少少都非常的清楚明白,地龙翻身损坏的大烟囱跟各种出现裂缝的窑口需要重新修建,被大水漫灌过的田野,也需要重新修整,此次受灾最严重的长安县水利工程被损坏了六成,这也需要重新修整。

蓝田县不缺钱,不缺人手,唯一欠缺的就是时间。

在时间问题上,就目前而言,蓝田县仅仅跑赢了崇祯皇帝,跟建奴的前进速度基本相等,却远远跟不上李洪基跟张秉忠这两个大贼突飞猛进的速度。

他们的扩张是无序的扩张,李洪基在河南一地就获得将近百万的人手,张秉忠在湖南,湖北也获得了足够的人员补充。

现在,正是这两个巨寇急速扩张时期,最要命的人,天时地利人和似乎都站在他们那一边。

尤其是那句著名的“吃他娘,穿他娘,闯王来了不纳粮”的口号,让受灾严重的中原人像是喝了鸡血一般纷纷向官府发难,迎接李洪基的到来。

李洪基也没有让他们失望,每到一地便打开官仓放粮,打开地主们的粮仓分发粮食给百姓。

也就是通过此事,云昭才惊讶的发现,河南原来有粮食,而且还有很多,只不过,没粮食的只是穷苦百姓而已,仅仅一个通许县的豪绅栾氏,就搜出粮食一万六千担之多。

刘宗敏甚至从栾氏金库中搜刮出金一千四百两,银五万八千两解放了栾氏奴仆一千九百余口。

当这些东西堆放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时候,整个通许县还没有被饿死的人都疯了,那些即将要饿肚子的人也发疯了,于是,偌大一个通许县,只要是能走得动路的人,都加入到了李洪基的麾下,在攻打其余州县的时候,他们比谁都疯狂。

当百姓们自发的开始向周围扩张的时候,李洪基乐见其成,他的老营人马只要跟随着这些百姓,再加一点简单的组织,跟威压,就能轻易地攻城掠地。

这股风潮不但席卷了河南府,南阳府,还在向怀庆府,卫辉府,彰德府,顺德府,开封府蔓延,并且已经威胁到了大名府。

一旦大名府,东昌府失守,李洪基的人马就会抵达济南府城下,一旦运河被切断,到了那个时候,京师就非常的危险了。

云昭很担心大明皇帝可能支撑不到他蓝田县兵强马壮的可以席卷天下之时。

如果说国内的时间还有机会追赶,云昭很担心欧洲即将开始的工业革命,一旦钢铁机器出现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止西方世界的繁荣了。

云昭每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痛恨自己的专业,以至于让他连一台简单的蒸汽机都没有法子制造出来,以前的时候他幼稚的以为,只要知道原理,就该能制造出一只蒸汽机来,可惜,他造出来的永远都只是一个大茶壶

而蒸汽机,焦炭,铁,钢是工业革命的四要素,这一点云昭倒是知晓,蓝田县已经出现了焦炭,出现了便宜的铁和钢。

唯有蒸汽机成了一道拦路虎。

不仅仅如此,云昭还知道“珍妮纺织机”他还知道更多的好东西可惜,仅仅知道名字是没有用的。

脑袋里装着整个世界,知道这个世界的发展方向,而自己的手只有这么长,什么都抓不到,派出去的人都是蠢蛋,宁愿在大海上当海盗也不愿意去遥远的欧洲去寻找那些好东西的雏形。

这是云昭的痛苦所在。

他只有一个人,身高不过七尺,体重不过百来斤

“如果老子是孙猴子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