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明人不说暗话

刘玉琦认真的穿好自己的五品官服,从太阳出山的时候就坐在宁夏镇的府堂上,此时的知府大堂上空荡荡的,想找出两把完好的椅子都成了奢望。

堂下没有衙役,没有书吏,没有配官,只有刘玉琦这个大明朝五品正堂知府。

他从早上起就坐在这里等待贼军来找他,直到日落西山也没有人来。

等死的时候一般就不觉得饥饿,而等不到人来杀自己,这就成了一种严重的羞辱了,于是,刘玉琦来到府衙门口,冲着空荡荡的大街大吼道:“大明宁夏府知府刘玉琦在此,贼人还不速速报上名来!”

他一连喊了三声,没有人应答,这让刘玉琦心中的悲愤蓄积的无以复加,强忍着一头碰死在石狮子上的冲动,将握紧拳头的双手缩在袖子里,一步步的回到了府衙后堂。

明明府衙中只有他一人,后宅卧房的却透着亮光。

刘玉琦冷哼一声,一脚踹开大门,戟指屋内人道:“狗贼……你怎么还没走?”

在见到老妻的一瞬间,愤怒立刻就变成了焦急,冲到老妻身边一把捉住她的胳膊急促的道:“快走,快走。”

妻子刘唐氏流泪道:“老爷,就让妾身陪着你吧。”

刘玉琦鼻子酸涩泪水也流淌了下来,对妻子道:“我是本地知府,守土有责,一死报皇恩是应有之意,你怎么能死呢,老家还有白发双亲,膝下还有幼子未曾成年,这都离不开你啊。”

刘唐氏抬起头看着丈夫轻笑一声道:“杜三姐比妾更有见地,她才是支应这一切事情的当选,由她带着孩子们离开,妾身这个没用的正好陪老爷,哦,临走的时候,妾身已经把杜三姐扶正了,等我们死了,她就是老爷的正妻,她性行淑均,把双亲跟孩子们托付给她,妾身很放心。”

刘玉琦叹口气道:“胡闹啊,杜三姐出身低微,如何能成为正妻?”

刘唐氏皱眉道:“事到如今,老爷怎么还放不下这些小事?”

刘玉琦道:“杜三姐是你买来趁我酒醉塞我床上的……”

刘唐氏怒道:“那你也没放过啊!”

刘玉琦本想跟妻子吵闹一番,忽然想起目前的处境叹口气道:“你本来就是一个闷葫芦性子,娶你过门十余天你见了我还是会害羞,与你争吵本就是老爷我为数不多的乐趣所在。

现在,没心思了。”

说罢就牵着妻子坐在桌前,瞅瞅桌子上摆着的一尾鱼,一盘子芹菜,摸摸肚皮道:“见不到饭食不觉饥饿,见了饭食却饥火难耐。”

说罢就提起筷子就开始吃鱼,刘唐氏笑吟吟的从篮子里取出一壶酒给丈夫倒了一杯。

“呵,还有酒!”

刘玉琦眼前一亮,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把另外一双筷子塞妻子手里道:“那就痛快吃一顿,到了黄泉路上也好有力气走路。”

自觉快要死了,刘玉琦夫妻二人干脆抛开所有烦心事,专心致志的吃喝,调笑,过的好不快活。

到了二更天的时候,还没有人过来杀他们,深觉赚到了的刘玉琦干脆抱起妻子上了床榻……

一夜,数不尽的温柔。

天亮时分,夫妻二人相视一笑,起床洗漱之后,吃了一点昨晚的残羹,刘玉琦就带着妻子重新来到了宁夏府府衙大堂,这一次,他让出来了一半的座位给妻子坐……

街面上开始有人了,府衙大堂正对着街道,加上大门洞开,刘玉琦看的很清楚,府衙外边的人自然也把他们夫妻的模样看的清清楚楚。

慢慢的街道上的人出现的更多了,宁夏镇似乎从一个多月的恐怖中走了出来,刘玉琦甚至看到了那个在府衙门口摆摊卖羊肉汤的老汉居然也出现了,而且,简陋的摊子上好像有了食客。

夫妻二人面面相觑!

猛然间,刘唐氏发现自己几乎是依偎在丈夫怀里,而这一幕似乎被街上的百姓看的清清楚楚,强烈的羞耻感顿时遍布全身,尖叫一声就从座位上跳下来,匆匆的去了后堂。

刘玉琦也有些气急败坏,他自忖为道德君子,如今内宅之事居然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这让他以后如何自处?

“没有以后了。”

以后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被刘玉琦自己给掐死了,因为一阵喧闹声从府衙外边出来了。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害羞的刘唐氏也听到了动静,抱着跟丈夫一般的想法强忍着羞怯之意再次出现在大堂上,并且平生第一次主动牵住了丈夫的手,另一只手却把一柄拆开的剪刀死死的攥在手心。

先是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少年探头探脑的朝大堂上看了一眼,见刘玉琦夫妻正怒视着他,连忙就把脑袋缩回去了。

过了片刻,那个少年人怯生生的来到大堂上,习惯性的跪在刘玉琦的面前道:“小的是来更换这里的家具的。”

刘玉琦轻蔑的哼了一声道:“本官的座位谁也休想换掉!”

少年人小心的指指大堂上那些破烂的家具道:“换那些。”

刘玉琦闭目不理睬。

少年人以为官爷已经答应了,就跑出府衙,不一会就带着一大群人重新来到大堂上,这些人进来之后同样朝刘玉琦跪拜了一下,然后……就开始打扫。

这些人干活很勤快,不一会就把本就残破的府衙大堂清扫的干干净净,大堂上的家具也全部换成了簇新的家具,就连府衙大堂上积满灰尘的承尘,破旧的帷幔也被重新更换,满是窟窿的窗户更是用上好的透光纸重新糊好,一些转么针对官员的剪纸贴花也裱糊的整整齐齐。

刘玉琦甚至听到房顶上似乎也有人在更换破碎的瓦片。

更多的人涌进了府衙,刘玉琦无力阻拦,只能跟妻子两人死死的守着屁股下面的这张椅子!

这一守,就是四天!

在这四天中发生了很多事情,宁夏府府衙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残破的府衙被人修整的焕然一新,整个府衙里充满了新鲜油漆的味道,无人理睬好久的花园也被园丁打理的整整齐齐。

刘玉琦与妻子站在府衙上,没有一点好心情。

人家这是在修缮府衙,准备给新来的知府大人一个好的环境,而他这个大明的宁夏府正印知府,还没有被免职,就已经成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刘玉琦甚至在想,这些人之所以留自己活到现在,唯一的用处可能就是要拿他祭旗。

第一天的时候,府衙里的小厨房就堆满了米粮腊肉,腊鱼,青菜等食物。

第二天的时候,有一队明显是读过书的人开始整理户部册页,以及府衙六部中的各种文牍。

第三天的时候,府衙中出现了一队彪悍的衙役。

第四天的时候,一队书吏出现在了府衙,他们熟练地进入各部公廨。

第五天的时候,终于有一个垂下一绺头发遮掩住左边耳朵的青衣年轻人走进了府衙,冲着刘玉琦躬身道:“宁夏镇里长段国仁见过明尊。”

这四天对刘玉琦来说漫长的如同一生,他捏一捏妻子的手淡然的对段国仁道:“我屁股下的位子,是大明天子给的,你要拿走,就连我的命一起拿走。”

段国仁惊诧的道:“府尊这是哪里话,这里依旧是我大明天下,卑职也是我大明小吏,卑职没有听说朝廷有旨意更换宁夏府知府,你自然还是宁夏府的知府,我想,明尊怀抱着的大印足矣证明。”

“咳咳咳……”

刘玉琦准备好的慷慨激昂的话被堵在嗓子眼里,一口口水突兀的出现,呛得他连连咳嗽。

“肆虐我宁夏镇的贼兵呢?”

段国仁笑道:“此次贼人势大,乃是流窜于庆阳府一地的射塌天等巨寇,幸好有陕西都司下令从蓝田县调雄兵一万,短短一月间,就已经平定了贼乱。

府尊正应该上本启奏陛下,奖励忠于职守者,惩罚临阵脱逃者,重整我宁夏府威仪,让义士不心寒,让贼寇受律法严惩。”

刘玉琦笑了,指着段国仁道:“尔等以为本官是认贼作父之人吗?”

段国仁笑道:“认贼作父之人的尸骨此时早就腐烂了,只有铁骨铮铮之辈依旧高居庙堂之上,人人敬仰。”

刘玉琦道:“我是大明的臣子,为圣天子牧守宁夏府,不为旁人。”

段国仁皱眉道:“那么,府尊将宁夏府的百姓置于何地?”

刘玉琦冷笑一声道:“本官自忖爱民如子,在这宁夏府为政九月,除过无力驱贼之外,并无不可告人之事。”

段国仁哈哈大笑道:“府尊应该出府衙去走走,看看昔日盗贼横行之宁夏府如今是何等模样!”

“你们都做了些什么?”刘玉琦从段国仁的话语中嗅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杀贼一万四千七百余,从此,宁夏府再无贼寇,府尊也正好可以一展所长。”

“我做知府,你做什么?”

“我的听力不好,为官不雅,因此,某家为府尊副贰,政务自然以府尊为长,我只求府尊能与新来的这些小吏配合无间,快速的提升宁夏府民生,让这片有塞上江南之称的富庶土地可以早日焕发生机。

余者,并无所求。”

刘玉琦站起身看着段国仁道:“你到底是何人?”

段国仁有些哀伤的道:“明人,一个被爹娘拿去换了四十斤糜子的明人,一个不愿这样的惨事再发生在别的孩子身上的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