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敲骨吸髓

在贼人肆虐的时间里,刘玉琦的痛苦比现在更甚。

就是在那个时候,混乱的宁夏镇把他所有跟官员有关的荣耀剥夺的一干二净。

他的仆人出去买菜,身上的钱会被抢走,连鞋子都不能保住。

一大群乱民会冲进府衙,抢走,或者砸烂这里所有的东西,哪怕他这个知府勇敢的站在公堂上大声咆哮也无济于事。

乱民来的时候,昔日凶恶的衙役们跑的比他这个知府还要快,而宁夏镇的官兵们从他到这里上任就没有见过。

现在,有一个强力人士终于站出来整肃了地方,让一个混乱的宁夏镇迅速恢复了昔日的平静,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也是是梦寐以求的。

刘玉琦不想死

尤其是好不容易鼓起来的死国之念,被妻子的温柔,平静自然地社会交替,以及段国仁的礼待在几天中消磨掉之后,再想鼓起余勇死国,已经是强弩之末不入鲁缟了。

毕竟,他真的想要殉国过,且实际执行过,只是人家不杀,徒呼奈何

他有青梅竹马愿意与他同生共死的妻子,有三个漂亮听话的孩子,老家还有年迈的双亲,更不要说还有一个千娇百媚却温顺的小妾。

如果他不在宁夏镇做官,他对自己的拥有的一切很满意。

现在,有人平定了地方,并且将权力原封不动的交还给了他,他如何能够拒绝呢。

与段国仁叙谈了很久之后,刘玉琦对这个天生缺少一只耳朵的年轻士子充满了好感,他不但英武不凡,且博学多才,不论刘玉琦如何引经据典,段国仁永远都对答如流,且略有保留。

如此才学之人居然沦落宁夏镇这般地方。

“唉,若是温师尚在,你这样的少年俊杰,本官一定引荐给温师,朝廷缺的就是是这般可以披荆斩棘,拨乱反正的干吏,而非我这等儒官。”

段国仁摇摇头道“不会的,即便没有过世,温太傅也不会用我这样的人,不管我们把地方治理的如何安稳,都比上温太傅在朝堂上击败政敌带给他的快感。

在他眼中,我这样的人只可能成为他手中的一枚棋子,不可能摆到明面上来。

我大明不是没有人才,只不过这些人才一旦出现,就被人握在手中当棋子用了,即便是这样也就罢了,明明是一枚可以横扫千军的战车,在你们温太傅手中,往往拿去跟一枚卒子就兑换掉了。

府尊要我详细说说这其中的关联吗”

刘玉琦笑道“也只有我这等只会考试,别无他用的人,才能在六年间自进士而至知府,不过呢,自从温师过世,我的运道也就到头了,来到宁夏镇当知府哈哈哈,知否,本官其实一直在觊觎学政的位置。

国仁贤弟,自家人知晓自家人,把我刘玉琦放在地方学政的位置上,我自忖可以做的很好,并且有信心让在宁夏镇这般荒蛮之地,也有孺子读书声在贺兰山脚下响起,穷十年之功,某定能让这出盗匪之地,再出一些锦绣学子。”

段国仁摇头道“不成的,此次我们在宁夏镇造下的杀孽太多,一万六千余人命丧黄泉,上千豪绅之家被夷为平地,数百座寺庙毁于一旦,蒙元留下的余孽色目人被斩尽杀绝,我们接下来还要在一年时间中完成移风易俗的大事,还顾不上兴盛儒学。”

刘玉琦叹口气道“本官就知道,这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事会落在我的头上,温师去年才过世,你们今年就要毁他名声”

段国仁摇头道“如果把杀人清乡,毁坏庙宇这样的兜在我们头上也不是不成,不过,这样的事情还需要在这里继续下去,上一次做的太过粗疏,我们还要进行第二遍,第三遍,如果有必要还要进行第四遍,直到此地民风彻底达到我们的要求,确认不会带坏我们的百姓。

在这之后,延安府等穷蹙之地的百姓会迁徙来宁夏镇,彻底的开发宁夏镇。

这里水网纵横,湖泊众多,黄河每年带来大量肥沃的泥沙淤积于此,正是发展农业的好地方,不出十年,宁夏镇必须担负起养活北地军队的责任,以及做好大军北上,西进的准备。

这里的事情如果传扬出去,必定会弄得舆论纷纷,对我的主公不好,这才准备借用一下温太傅的名声,让这一场大型杀戮,变成党争,如此,人们才会对开发宁夏镇持好评态度,同时,也方便我们迁徙百姓,招收流民来宁夏镇垦荒。”

刘玉琦苦笑道“温师在世之时就评价云昭曰,此子鹰视狼顾,野心勃勃却又能假痴不癫,装疯卖傻让世人对他又爱又恨,不知对他如何下手,他所作所为远超当年司马懿,天下英雄他当为第一。”

段国仁摆手道“我主公大势已成,十年前朝廷如果下手或许还有几分胜算,就目前而言,大明一旦失鹿,我主公虎踞长安准备独食。”

刘玉琦翻翻白眼,摆手道“言之过早。”

段国仁冷笑道“等府尊明年去蓝田县政务司述职之时,看过蓝田县之后,看看还能不能说出这番话。”

刘玉琦道“某家乃是大明天子治下的牧守之臣,如何能去蓝田县述职”

段国仁道“那是因为我家主公也是大明天子的牧守之臣,只不过他是以猛虎蛟龙之躯牧守大明,我等看家之犬不去蓝田述职,更待何时。”

刘玉琦端起一杯酒洒在地上哀叹道“温师,非是学生意志不坚,实在是已经走投无路了”

早在段国仁策划这场大型杀戮之前,他就已经准备好了金蝉脱壳的目标,这个壳子就是刘玉琦

刘玉琦与温体仁为同乡,更是温体仁的入室弟子,温体仁去年病死后第三天,刘玉琦便被周延儒剥夺了户部郎中的官职,来到宁夏镇就任知府,追随温体仁的一干官员纷纷倒戈。

段国仁在发现刘玉琦之后,就动用了密谍司将刘玉琦的事情调查的清清楚楚,然后他惊讶的发现,这个刘玉琦居然是一个宝贝。

此人自忖为清流,在京师为官之时还算是清正廉洁,个人品德更是无可指责,原本是被温体仁当做自己这一派未来龙头培养的,可惜,此人本性就是一个老实人,不喜朝堂争斗,一心想以道德文章著称于世,此次被周延儒驱赶出京城,若是稍微懂得变通一点的官员,辞职还乡就是了。

但是,刘玉琦却偏偏带着家人,院公不远千里,历经千辛万苦来到偏僻的宁夏镇当这个有名无实的知府。

这个天真的读书人,在看过皇帝穿着破损的龙袍依旧宵衣旰食的为国操劳,居然想用自己的命给皇帝创造一个安稳的宁夏镇。

来到宁夏镇将近一年,他所有的雄心壮志都被这里漫漫的黄沙给侵蚀掉了,而这里不仅仅有黄沙,还有盗匪,土豪劣绅,以及势力强大的寺庙,更有把官府当强盗一般对待的百姓。

这个从象牙塔出来的纯粹的读书人终于绝望了。

于是,段国仁就觉得刘玉琦是一个宝贝,一个大宝贝,一个大到可以上溯朝堂直面当朝首辅周延儒的宝贝,一个可以从根子上影响江南读书人的巨型宝贝。

段国仁请秘书监的同窗帮他推演了无数次,最后的结果一般无二只要刘玉琦能把宁夏镇变成一个鱼米之乡,那么,他就能直接青云直上抵达皇帝驾前,直接影响皇帝的决策。

同时,一个胼手砥足打造出一个塞上江南的道德文章,人格品行无懈可击的江南文人,会引来多少江南士子的顶礼膜拜啊。

刘玉琦自然是没有本事把乱糟糟的宁夏镇变成鱼米之乡的。

可是,段国仁认为自己好像有。

更重要的是,县尊正好下令开发宁夏镇,吸引陕北流民入宁夏镇,彻底的根绝陕北贼寇如麻的局面。

蓝田县一干贼寇们非常清楚贼寇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穷穷穷

只要有一口吃的可以填饱肚子,陕北民风即便是再彪悍,也不会有人生出造反的心思。

把陕北那些靠天吃饭的穷人全部迁徙来水网密布的宁夏镇那么,盗贼就不会再有,这些长期需要关中输血才能勉强苟活下去的苦难百姓,就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变成为关中,为蓝田县创造财富的人。

同时,这也是最经济,最省力的扶贫方式,蓝田县只需要付出陕北不足百万人迁徙的一部分费用,这对蓝田县来说并不难,今年水患,糜子绝收,可是,同样因为暴雨,种在高处旱地上的玉米,红薯,土豆却获得了极大的丰收,在这些作物最需要水分的时候,老天接连下了半个月的雨水。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段国仁生出一种这是老天帮他完成伟业的想法。

“这么说,我们以后就能放开手脚清乡了”李定国咬一口红薯,眼中迸射出残忍的光芒。

“目前还不行,陕北流民正在聚拢中,一旦陕北流民将要抵达宁夏镇的时候,就是你们可以下死手清乡的时候,如果可能,我希望你们能彻底的完成鹊巢鸠占的大计划。”

张国凤嘿嘿笑道“你办事真是不错,黑锅有人背,后账有人扛,还能落下美名,跟你合作杀人,我居然有一种杀人杀出菩萨感觉来了。”

段国仁淡淡的道“对于一个官员来说,治下人口增加,就表示地方上的百姓生活不错,其余的,或许只有这里的风与天空,星辰才知道,这光辉大道的底下,到底用了多少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