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自信这东西很难说是褒义贬义

第四十一章自信这东西很难说是褒义贬义

顾炎武瞅着大明朝的海捕文书呆滞了好久

海捕文书上的顾炎武满脸络腮胡须,还缺失了一只眼睛,带着一只黑色的猪皮眼罩满脸的疙瘩肉,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

上面的人像与顾炎武自然是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可是呢,底下的文字就足够让他发狂了。

“案犯顾炎武,字忠清,匪号顾大王,眇一目,面目丑陋,崇祯十一年山西蝗灾之时纠集乡间泼皮自号顾大王,打家劫舍,杀人越货,奸女无恶不作,现赏千两白银缉拿归案”

顾炎武小声念过自己的海捕文书之后,瞅着黄宗羲道“这不是我。”

黄宗羲道“当然不是你,你名曰顾绛,顾炎武只是你行脚天下的名字,随时可以抛弃,只是这忠清二字你恐怕没法子更改吧,我听说这个字是你寡母给你起的”

“很麻烦,对了,我有匪号,你难道没有吗”

黄宗羲嘿嘿笑道“有”

说完话就打开另外一张海捕文书给顾炎武看。

顾炎武看了之后叹口气道“你的匪号为什么叫做滚地龙”

黄宗羲道“眼看着自己就要成山大王了,自然要隐姓埋名一下,你当时为什么会允许他们用你的本来姓名呢”

顾炎武指指脑袋道“我说我当时真有当山大王的心思,你信不信”

黄宗羲道“相信,现在你还准备去京师参加明年的大比吗”

顾炎武抿一下嘴唇道“忘了这事吧”

黄宗羲笑道“善”

钱多多怀里抱着云显,背上背着云彰,在地上走来走去,一副很忙碌的模样。

两个孩子都不舒服,都在哭泣,钱多多把云显放在床上,先打开云彰的包袱查看孩子是不是被尿给淹了。

云娘看的笑开了花,钱多多能够先照顾云彰,后理睬自己的亲生儿子,就说明钱多多是一个识大体的,没有辜负冯英的信任。

眼看着钱多多给两个哺乳,云娘更是笑逐颜开,对这一幕满意极了。

等钱多多重新把两个孩子用小小锦被包好,再一次抱着一个,背着一个满地乱走的时候,云娘这才心满意足的回自己的房间了。

云娘前脚离开,钱多多就跟脊梁骨被抽掉一般倒在床上,任由何常氏跟丫鬟们把两个孩子拿走,她自己四仰八叉的倒在床上痛苦的翻滚两下。

带一个孩子已经让她夜不能寐了,带两个没活路了最让钱多多崩溃的是,云氏没有请奶妈的习惯,云娘早就说过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奶,现在每天要喂养两个孩子,钱多多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头奶牛,好在奶水充足,够两个孩子喝的。

只是总觉得饥饿,一天吃五六顿饭依旧觉得饥饿。

“想要自己舒服就不要装出一副贤良淑德的模样,家里的丫鬟婆子那么多,哪一个都比你会照顾孩子。”

云昭回来的时候,钱多多正在啃鸡腿,盘子里已经放着两副完整的鸡腿骨架了。

钱多多揉揉自己发胀的胸部懒懒的道“我是在给自己积攒以后殴打云彰的本钱呢,喝了我的奶水,我就是他娘,以后敢欺负显儿我可以下死手收拾,谁让他欠我的呢。”

云昭低头看看两个粉嘟嘟的儿子,云显虽然小,却张开没牙的嘴巴咯咯的笑,云彰却翻了一个身只给他看屁股。

钱多多瞟一眼这父子三人,悠悠的道“这么点就已经可以看出脾性来了,以后有你烦躁的时候。”

云昭摸摸云显的小脸,又摸摸云彰的屁股,无所谓的道“不管是脸,还是屁股,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只要是我儿子给的,他老子都会兜着。”

钱多多把云彰抱在怀里,把云显留给了云昭,摇晃着孩子道“你说秦将军会不会信任冯英”

云昭瞅着怀里的小儿子摇摇头道“不可能会信任冯英,没有成亲的时候,冯英属于戚家军,成亲之后,戚家军属于云氏,这一点秦将军会看的很清楚。

不过,他们现在正被张秉忠疯狂攻击,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冯英进入了蜀中,这是一个事实,进入了,就没有可能后退。”

钱多多见云彰已经睡着了,就把他放在摇篮里,一边推着摇篮一边道“今年,我们几乎是全面出击了,可是从少少那里传来的消息看,进度很慢。”

云昭亲吻一下云显的额头,把他也放进摇篮,背着手在屋子里转了两圈道“这就是地大物博的好处与坏处了,大明朝太大,大的几乎容得下我们,也容得下李洪基,张秉忠跟皇帝,甚至还能面对建奴的冲击。

就目前来看,谁都没有必胜的信心,只要其余几伙人联起手来对付其中的一个,那么,不论是哪一个都会在短时间里遭受失败或者灭亡。

我们蓝田县也不例外,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是没有办法以一隅对抗全国的。

所以,隐忍对我们来说非常的重要,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还要给皇帝进贡的原因。

多多,你可知道,隐忍是英雄最大的敌人,我们这种人很容易生出一种奇怪的自大情绪,眼前的繁荣会让我们生出一种自己天下无敌的感觉出来。

侯君集如此,安禄山如此,我不想与他们为伍。”

“这就是你把玉山书院最精悍的人手全部派出去的原因”

“是哦,这些人留在蓝田县太屈才了,外边才是他们施展手段的地方。”

“有些人你再不召回来,他们就成首领了,少少很担心会生出变故来。”

云昭低头思忖片刻,坚决的摇摇头道“我要给他们最大程度的信任,我要告诉他们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的忠诚。”

钱多多低声道“太危险了,阿昭,你养了一群狮子,老虎,跟巨蟒,稍有不慎”

云昭摇头道“这世间就是因为狮子,老虎,巨蟒太少,才让李洪基,张秉忠,建奴这些竖子成名”

钱多多把身子依偎进云昭的怀里幽幽的道“真的很危险啊。”

云昭将头埋进钱多多发间,深深地吸一口气道“我喜欢这种感觉”

韩陵山如同一头豹子在树林间纵越,一天半前,他杀掉了一个屯子的人,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离开案发地,在连续跑死了两匹马之后,他依旧不肯休息。

一缕淡蓝色的烟雾在树林中弥漫,韩陵山用鼻子用力的嗅嗅,然后就放慢了步伐,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向烟雾发生的地方走去。

树林间静静的矗立着一间木头房子,烟囱上依旧冒着烟,不过烟雾已经很淡了,看样子屋子里面的火焰着的非常旺了。

在木头房子后边,有一个不小的鹿圈,里面养着七八只高大的马鹿。

韩陵山沿着木屋走了一圈,最后在一处枯草处蹲了下来,半眯缝着眼睛盯着眼前的木屋。

全身松弛了下来,只有若有若无的均匀的呼吸声。

一个满身裹着裘皮毛茸茸的人从木屋里走了出来,将满满一桶豆子倒在木槽里,圈养的马鹿就纷纷靠拢过来吃木槽里的豆子。

木屋里走出来的人是一个瘸子,他走路不是很顺利,一高一低的,不过力气不算小,韩陵山看见他仅仅用一只手就钳住了马鹿的脖子,让那只马鹿发出呦呦的叫声。

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一刀就割下了鹿茸,不等断口处的血飚起来,他就张嘴含住了断口,见他喉结上下攒动的样子,韩陵山也忍不住舔舔嘴唇。

瘸子似乎喝足了鹿血,松开口,就把草木灰胡乱涂抹在鹿角上,松开了钳制马鹿的手,那只马鹿便惊恐的朝围栏另一边跑过去了。

韩陵山笑吟吟的站起来,对那个瘸子用满语道“我饿了。”

瘸子用冰冷的眼神看着突兀的出现在他身后的韩陵山道“我这里没有吃的。”

韩陵山道“杀一头鹿招待我,采鹿茸的时候把血留给我。”

瘸子并没有发怒,而是顺从的弯下腰道“遵命。”

韩陵山道“我给你钱。”

瘸子看看韩陵山笑了,邀请他来到鹿圈边上,再次探手捉住一只公鹿的脖子对韩陵山道“这只鹿茸最好,劳烦贵人帮我按住,我好采鹿茸接鹿血。”

韩陵山连连点头答应,挎在腰间的长刀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刺了出去,瘸子双眼微微向外凸出,无力地松开那头公鹿,盯着韩陵山道“阿哈奴才”

韩陵山把刀子又扭了扭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满人的”

瘸子的脸已经扭成了一团,不过他还是痛快的道“贵人,不用给钱,只会拿起鞭子”

韩陵山的脸皮抽搐一下把刀子又往里面捅了捅,让这个建州人顺利的上路。

把尸体丢到树叶堆里,然后坐在鹿圈的栏杆上对那头依旧在吃豆子的公鹿道“我说那个屯子的人怎么那么兴奋,全都想要捉到我,原来,马脚出在这里啊。

看来,以后不能再跟建奴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