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方法论》的延伸

第四十二章《方法论》的延伸

韩陵山成了这座木屋的主人。

每日里的喂养马鹿,在山林间采摘五味子,日子过的很悠闲。

这片林子里物产丰富,所以,住着不少人,大部分都是建州人,以及很少的一部分阿哈。

对于瘸子阿林保的失踪人们并不为意,同样的对于年轻的苏合泰的出现人们也不在意,这里冰冷无所谓的人际态度让化名苏合泰的韩陵山觉得很诧异,他觉得自己应该花一些时间弄清楚这里的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状态。

所以,他邀请邻居们一起过来帮他杀掉一头马鹿,然后会把鹿肉分赠给邻居们,所以,就来了十几个建州人帮他杀一头鹿。

鹿很快就被杀掉了,很明显不够这些人分的,瞅着这些神情不善的人,苏合泰决定现场把这头鹿煮着吃掉。

玉山书院出身的第一批弟子们的厨艺都算不错,主要是他们在书院上学的时候食物总是不那么足,需要他们耕种,狩猎补充一部分,加上云昭的嘴巴之刁钻,堪称天下第一,同时他炮制肉食的手段也几乎是天下第一。

伺候云昭吃饭的难度比伺候皇帝的难度还要高一些这是玉山书院学子的共识。

在云氏大院里,云昭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吃着母亲供应的粗粝猪食……离开云氏大宅院,这张嘴到底要吃什么就是他说了算的。

因此,同样嘴馋的韩陵山在云昭的熏陶下,也自然做的一手美食。

这样一巨锅美味的肉食,总算是让韩陵山知道了这些人为什么会如此的与众不同,所有的原因都出自他们是一群——放逐者。

而导致他们被放逐的罪魁祸首就是蓝田县,就是云昭!

满人的姓氏是全族共用的,所以,一般是不拿出来说的,因此,他们只有名字,比如那个被韩陵山弄死的瘸子全名叫做多拉尔·阿林保。

在座吃肉的人都是多拉尔一族的人。

于是,韩陵山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叫做多拉尔·杜富的人,这个人他见过,准确的说这个人的头颅他见过,长相其实不错,只好早建州人中算是不错,有几分儒将的意思,只是脑袋被割下来之后,神情不怎么好看。

现在,这颗人头被安置在高杰军团的荣誉室里,时不时地要接受新兵们的检阅。

在建奴眼中,这个人就是导致一千多勇猛的建州猛士在敕勒川白白战死沙场的罪魁祸首。

跟这些建奴吃肉喝酒之后,韩陵山发现,战败后的建奴连狗都不如,只要是一个建奴,就可以随意的践踏他们的尊严,毕竟,他们所有的尊严已经在战场上失去了。

长年累月行脚天下,韩陵山早就被太阳晒得跟这里的建州野人差不多了,既然模样差不多,说话干活的方式也差不多,再加上作战的方式更是相通,韩陵山认为自己这个苏合泰的名字应该让更多人知晓才好,如果可能的话,他想成为建奴中的英雄,并且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玉山书院这么多年,学的最多的就是如何组织,如何暴动。

而面前这群意志消沉的多拉尔部族的人就是很好地煽动对象。

建奴的人口登记几乎就是一团糟,根本就没有什么法度以及规律可言,至今还处在族人认可的原始状态中,所以,当韩陵山表现的像是一个建奴,说的也是建奴的话,这些人尽管没有见过这个苏合泰,还是把他当成了族人,此时的辽东,多拉尔一族算是臭大街了,人人都想逃离这个族群,没人愿意加入进来的。

一锅肉的作用很大,再加上满满一皮囊烧锅酒,足以激发这些人心头最深的痛苦……老婆被剥夺了,是因为满清不需要他们这些懦弱无能的人替他们的族群繁衍后代。

子女被剥夺了,那是因为满清认为要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跟别的建州人学会什么是勇敢,而不是跟随他们这群废物成长为一群新的废物。

这就是建奴战力强悍的原因所在,胜利者拥有一切,失败者一无所有。

很多人醉倒在枯叶中,即便是在酣醉中,他们也似乎非常的痛苦。

韩陵山坐在火堆旁边嚼着一块鹿筋,瞅着倒了一地的建奴,他很想帮他们解除痛苦,又觉得有些可惜,努力思考着如何将这一群被建奴遗弃的暴虐的,痛苦的人重新带上人生巅峰。

思虑了良久,他长叹一声,从屋子里找来鹿皮盖在这些人的身上,免得因为辽东秋夜的寒风把他们冻的伤风就不好了。

要成为别人的知心朋友很难,但是,要成为酒肉朋友这很容易,只要你的拳头够大,酒肉够多,身边很容易聚集一批愿意为你摇旗呐喊的人。

韩陵山买酒的钱不缺,鹿圈里还有好人阿林保留下的十几只鹿,加上他厨艺了得,因此,只要他的木屋开始飘荡炊烟的时候,就会来很多人,以至于他鹿圈里的马鹿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就一只不剩了。

“走啊,去集市上弄一点钱回来,我们又能过上喝酒吃肉的好日子了。”

韩陵山招呼一声,一大群建州人都毫不犹豫的跟着这个苏合泰出了林子。

十月的辽东,已经开始飘雪了,这一次是林子里的人最后一次出山,也是他们跟平原上的人用山货交换粮食的最后机会。

这些人之所以愿意跟着韩陵山出山,唯一的原因就是这家伙手里还有很多张鹿皮以及鹿茸,这些东西历来都是值钱的好东西。

从林子里走出来就要走四天之久,韩陵山每天晚上都出去,等到第二天的时候那些建州人就会发现韩陵山的爬犁上的货物又会增加不少。

有好奇的人晚上随着韩陵山走了一趟……回来的时候,他的爬犁也多了很多货物,好事的伙伴甚至从这家伙身上背着的包袱里看到了两件女人的衣衫。

于是,在第四天晚上的时候,所有人都跟着韩陵山出去了……

白城子,是这里最大的集市,尤其是到了秋冬日,无数从关内偷偷跑出来的商队都会在这里聚集,用关内的货物跟辽东人交换山货。

韩陵山堆积如山的货物,在这里卖了一个好价钱,六锭白白的十两重的元宝让其余建州人看的眼热,尤其是当他们看到韩陵山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白城子满是美人儿的窑子,第二天再醉醺醺的出来,这些建州人就很聪明的怂恿韩陵山出钱带他们也去一次。

韩陵山愉快的同意了他们的要求,朝鲜女人温顺的模样,给了这些老婆都被剥夺的野人们极大的安慰,第二天还想去的时候,韩陵山抖抖空荡荡的钱袋表示无能为力。

“苏合泰,我们要弄钱啊。”

已经有不止一个建州人在苏合泰身边咬耳朵了。

“我们已经没有货物拿来换钱了,你们这两天把所有的钱都花光了,不光是花光了钱,还把我们准备过冬的物资也弄没了。”

此时,这些人才想起来,如果没有过冬物资,等大雪真正到来的时候,他们是没有能力扛过辽东严寒的冬日的。

“我们再去偏远处抢劫!”

终于有人肯出一个靠谱的主意了,韩陵山压住心头的欢喜摇头道“那些穷窝子里的阿哈能有多少东西?女人也是干巴巴的没滋味,哪里有这些朝鲜女人好。”

“可是,这里镶红旗的地盘,我们要是在这里劫掠,会被杜度他们追杀的。“

韩陵山狞笑道“当然不能劫掠我们满人!”

“你是说……”那个聪明的建州人的面孔也逐渐变得狰狞起来,很快,所有围在韩陵山身边的建州人的面孔同时变得狰狞起来。

“杀满人,会被旗主们追索,杀汉人,旗主老爷们只会欢喜,毕竟,我们只能拿走不多的东西,汉人被杀了,剩下的东西岂不都是旗主老爷的?

放心,没人会因为一群阿哈来为难我们满人的。”

一干建州人都觉得很有道理!

文玉山担忧的瞅着繁荣的市场,他的货物已经备的差不多了,直到现在,他还没有看见韩陵山,再有三天见不到韩陵山的话,他回到关内之后,就必须向蓝田县报告韩陵山失踪的消息。

天上飘着细细的雪沫子,文玉山的睫毛上都布满了寒霜,头戴的狗皮帽子上更是被白雪沾满了,全身阴冷,文玉山心头的焦急之火,却让他感受不到丝毫的寒冷。

当身着熊皮大衣,歪戴着一顶熊皮帽子,脚踩一双厚实的鹿皮靴子的韩陵山出现在他视线中的时候,文玉山眼中不争气的流出了泪水。

辽东泼皮打扮的韩陵山跟文玉山擦肩而过,一卷纸张揣进了文玉山的怀里,还顺手拿走了一个落满雪的包袱,并在文玉山耳边轻声道“离开白城子,马上!”

文玉山眼中的泪水都没有来得及擦就迅速对伙计们道“收拾货物,我们马上离开,已经开始下雪了,再不走路上就不好走了。”

伙计们追随文玉山来到辽东也算是提着脑袋干活了,能早一点离开自然求之不得,迅速装好了货物,在中午之前离开了白城子集市。

直到白城子集市被白雪完全遮掩掉了,坐在马车上的文玉山这才打开那卷纸张,这是一份文书,文书的开头写着标题——《浅论如何在辽东展开阶级斗争》。

文玉山吃了一惊,连忙朝四周看看,见自家伙计以及雇佣来的刀客们一个个都缩着脑袋急急赶路,这才看了一下底下的副标题——《打击汉人商贾继而达到削弱满清实力的第一次试验》。

看到这里文玉山浑身的血都要凝结了,怪叫一声对伙计们吼道“加快步伐,抢在别的商队进关之前我们赚最快的一笔钱!”

(作者话的内容是在还债,不喜欢请无视,为了表达歉疚之意,只要有这东西的日子,一律万字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