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蓝田县里无好人

第四十四章蓝田县里无好人

徐元寿举杯朝天上的明月邀饮,明月没有理睬他,于是,他又邀请东西两处的影子,这一次,影子做了同样的动作,让他很是满意。

一杯酒下肚,酒气翻涌,身体也就热了起来。

刘章对徐元寿这种刻意模仿李白的行为很是看不惯,顿顿酒杯道“你很寂寞吗?”

徐元寿摇头道“你不懂,这是一种意境,也是一种幸福,如果不是我现在还没有彻底喝醉,我说不定就会跳下这座悬崖去拥抱月亮。”

刘章道“你有些自满了。”

徐元寿大笑一声道“不仅仅是我会自满,你们也有资格自满一下的,天下英才尽出你我等人之手,老夫为何不能自满一下?”

徐元寿道“某家预备亲自走一遭江南,会会昔日的故旧亲朋。”

“衣锦还乡吗?”

“我玉山书院如火中凤凰浴火重生,老夫衣锦还乡有何不可?”

“比别忘记了,我们如今是贼寇!”

徐元寿就着酒壶痛饮了一顿道“昨日国贼,今日栋梁,谁能说的准呢!”

刘章冷笑一声道“学说之见,高过峻岭,深过鸿沟,莫说我蓝田县还没有席卷天下,就算是有一日席卷天下了,该有的歧义还是会出现,且杀不光,禁不绝,依我看来,云昭也没有朝这些人举起屠刀的意思,你此次去江南恐怕会碰的头破血流。”

徐元寿冷笑道“终究要去探探底的。”

“我怕你死在江南。”

徐元寿笑道“我若死在江南,对我横渠一脉来说不一定就是坏事。”

刘章拍拍额头道“何苦这般激烈呢。”

徐元寿小声道“大争之世,不争就没有立足之地。”

鼓楼传来两声鼓响,喧闹了一整天的玉山城终于慢慢的安静了下来,高大结实的城门缓缓关闭,同时,也将月光关在了城门之外。

不过,月光还是坚强的越过高高的城墙,将清冷的光辉洒在城池里。

这样的光辉其实作用不大,人在屋子里的时候同样要点灯。

二更天对于忙碌了一天的普通人来说正好是睡眠的时候,但是,对于年轻的父母们来说,是最烦心的时候。

两个粉嘟嘟的小肉团没有一个肯睡觉的,一个在床上乱爬,一个在大哭。

钱多多头发散乱的倒在床上生无可恋,云昭却一会逗弄一下大儿子,一会抱抱小儿子,心情似乎非常的愉快,直到小儿子在床上弄了一滩黄金,云昭这才有点发急。

钱多多依旧一动不动,对于这东西她自从生了儿子之后见的多了,如果是别人家孩子的自然会让她受不了,自己孩子刚才就在距离她脸部不足三尺的地方弄了一堆色香味俱全的,她完全没有反应。

很快就来了一堆人,把铺盖全部换掉,钱多多这时候好像才从天国回到人间。

“他们为什么不睡觉?”

钱多多绝望的瞅着两个在床上蠕动的肉团向云昭求救。

“何常氏她们做梦都想帮你看孩子,你不肯我有什么法子?”

钱多多咬着牙瞅着两个胖孩子道“我要他们欠我欠的足足的。”

云昭摇头道“做你的儿子估计比作我母亲的儿子更加的凄惨。”

“我生的,我奶大的,都是我的。”

“这有些变态。”云昭觉得两个儿子摊上这么一个母亲将来一定没好日子过。

钱多多披头散发的趴在床上,透过头发瞅着云昭道。

“你玉山书院出来的有几个不是变态的?

韩陵山除过喜欢推动各种造反之外就没干别的事情。

徐五想脑子里除过各种复杂的政务之外就剩下喜欢美女这么一个爱好了。

周国萍喜欢女人。

韩秀芬把自己当男人。

张国柱发誓全天下百姓过不上好日子他一辈子不成亲,估计他这一辈子跟娶亲无缘了,这我觉得他很可能是有隐疾!

孙国信八岁的时候就立志要当神棍。

常国玉眼睛里除了钱之外,再什么都装不下了,睡觉都要把自己埋在钱堆里也不觉硌得慌。

段国仁整个人就是一个毒蛇,还是一个会吹笛子的毒蛇,而且谁跟他靠的近他他就咬谁。

钱少少满脑子都是杀人的想法,除过杀人他已经不考虑用别的手段来解决事情了。

你还要我举多少例子?你玉山书院出来的有一个正常的好人吗?

我变态一点是合群,不是异类!”

云昭被钱多多驳斥的哑口无言,眼看着钱多多拽着两个孩子的胖腿把孩子弄到自己怀里,眼瞅着四只小手在她胸口乱摸,得意的对云昭道“这就是我的孩子。”

“我去冯英屋里睡。”见钱多多跟两个孩子纠缠在一起,他就想跑。

“就睡在这里,冯英屋里可没有一个大胸脯的女人等你,别想着跑路,孩子是我的,也是你的,我遭了多少罪,你也休想逃脱。”

云昭心中暗暗叹息一声,开始哄这三个人睡觉……

三更天的时候,房间里终于安静下来了,最先睡着的是钱多多,衣衫凌乱地倒在最里面发出欢快的小呼噜,接下来睡着的是云昭……至于两个胖孩子欢快的在两人中间啃着脚丫子。

何常氏悄悄走了进来,给这夫妇两人盖好被子,云花,云春一人抱起一个孩子轻轻地哼着歌,不一会两个孩子也就沉沉的入睡了。

把这一家四口归置好,何常氏带上门,跟云春,云花一起蹑手蹑脚的出了门,此时,明月当空,星辰盈迹。

没用的三个仆人端来板凳坐在屋檐下窃窃私语。

“嬷嬷,你说多多干嘛不要我们帮她呢,两个少爷多让人心疼啊。”

何常氏低声道“你们知道什么,嬷嬷我以前在大宅院里见多了母子反目成仇的事情,明明是亲母子,偏偏一个恨不得弄死对方。

告诉你们啊,就是因为大宅门里的贵妇们只管生,不管养的,月子里还没出呢就想着让老爷在她屋子里睡,天爷爷啊,生怕老爷不喜欢她了,固宠固的连命都不要了。

这样的人家,孩子怎么可能跟母亲好呢,你们看着,冯英主母要是还这样整天忙于国事,以后有她后悔的时候,彰少爷已经到了认人的时候了,你想啊,他身上的奶味是多多主母的,开始认人的时候,认的是多多主母,以后能不能认冯英主母这可是大问题。

就像刚破壳的小鸡,给它丢一只鸭子过去,它就能把鸭子当娘。

你们以后成亲生孩子了,记得要亲自养孩子,对我们女人来说,天大的事情也没有孩子重要。“

云春,云花齐齐点头,不过,两人马上就一起发出了一声悲惨的叹息声。

明月当空,普照大地,蓝田县此时都被这轮明月照耀的亮堂堂的,有说不出的平静安逸之感。

蓝田县才刚刚到三更天,韩秀芬正坐在船舷上目送夕阳西下。

湛蓝的海水被染上了一层金色,也将她杯中的白葡萄酒染成了金色。

“落帆,下锚!”

张明亮赤着脚踩在高高的桅杆上,等帆船缓缓驶进海港,风帆降落,船锚丢进海里之后,就抱着桅杆滑了下来,走到韩秀芬的身边道“你真的准备劫掠陆地上的城市了?”

韩秀芬淡淡的道“我们必须有自己的海港,天堂岛太小了。”

张明亮道“你要想好了,海盗上岸是大忌,我们可以劫掠一番就离开,不能有占据一座港口的想法,这很可能会带给我们灭顶之灾的。”

韩秀芬一口将葡萄酒喝进肚子,起身拍拍张明亮的肩膀道“荷兰东印度公司能做到的事情,我们必须要做到,更何况我们此次面对的只是一个愚蠢的土王而已。”

张明亮担忧的道“我听说这个土王手里有象兵。”

韩秀芬瞟了张明亮一眼道“当火药真正被当成武器开始使用之后,天底下,再也没有哪一种野兽有资格成为人类之敌。

等传礼回来,我们就有足够的武器跟人手,占据一座大岛开启我蓝田县的海上生涯。”

张明亮拱拱手道“你的行为已经获得县尊的首肯,蓝田县的支持,为了支持你,县尊不惜与郑芝龙结盟,让出了很多陆地上的利益,我们做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韩秀芬坐回船舷淡淡的回了一句道“我知晓。”

张明亮笑道“既然如此,我支持你的想法,与土王开战,我们一定会击败土王的。”

韩秀芬冷笑道“我不仅仅要击败土王,还要杀了他,摧毁他的宫殿,奴役他的子民,我要在这座岛上建造一座全新的蓝田城!”

“对于普通……”

张明亮的嘴唇蠕动一下想要多说一点,却被韩秀芬凌厉的目光逼迫的说不出来。

雷奥妮端着一个木盘走了过来,上面有一只烤的金黄的猪肘,还细心地摆上了两朵鸡蛋花做装饰,殷勤的放在韩秀芬身边,腻声道“这是我烤了很久才弄好的,可惜没有啤酒,否则味道会更好。”

韩秀芬拿起猪肘狠狠咬了一口对雷奥妮道“给你的父亲写信,告诉他,我要四门火炮,一万斤火药,一千颗炮弹,如果不给,我会砍下你的一只胳膊送给他鉴赏!”

yanychungui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