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权力不能肆无忌惮

第四十五章权力不能肆无忌惮

“我的生命不值您要的这些东西。

如果,您告诉他要把我嫁给一个最污秽的海盗,并且让我给海盗生很多孩子,这样他就会屈服,我的父亲自认为血统高贵,他可以容忍我死去,却不会容忍你们通过我来玷污他的血脉。”

雷奥妮对韩秀芬无情的话语一点都不感到伤心,还主动帮她出对付父亲的好办法。

韩秀芬点点头道“你比我更加清楚你父亲的为人,怎么有用就怎么做,总之,我要的火炮,火药跟炮弹不能少。”

雷奥妮撩一下金色的长发双手抱膝蹲在韩秀芬身边笑道“他一定会屈服的,我的祖父是一个牧猪人,依靠出色的美貌娶了一个上了年纪有爵位的寡妇,我的父亲出生之后继承了祖母的爵位,就变成了贵族。

他不但长得英俊,也非常的有能力,我祖父获得好处的过程他是清楚地,所以呢,他也走了老路,娶了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巴伐利亚冯巴里男爵夫人。

巴里男爵夫人是一个风流成性的人,我骄傲的父亲却容忍了男爵夫人的行为,在跟男爵夫人共同生活了三年之后,因为男爵夫人染上了性病最后全身溃烂,我父亲就按照教规把她隔离在一个地窖里,我听说男爵夫人在潮湿的地窖里活了两年才死。

然后,我父亲就成了巴伐利亚冯科恩男爵,男爵夫人死了之后,他又娶了我的母亲,重新繁衍出一枝新的冯科恩家族。

我父亲的才能被德意志国王看重,这才参与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组建,他也不负众望的成为十七个董事中权力最大的一位。

所以,首领阁下,您威胁他的方式错了。

等您拿到火炮跟火药,以及炮弹之后,就把我交给我父亲,我会找机会再跑出来的,不过,这一次,我希望能够成为您的部下,而不是您的奴隶。”

刘明亮在一边听得口水都流下来了,怔怔的瞅着埋头啃猪肘的韩秀芬恨不得一头碰死在桅杆上。

他知道。

县尊有这种能让人纳头就拜的本事,万万没想到,韩秀芬这个丑陋的女人也有这种本事,可以让一个俘虏主动出主意把自己卖一个好价格,还准备被卖掉之后,再逃回来,她就不拍再被韩秀芬卖一次吗

韩秀芬的牙口极好,三两口就啃完了这只脆皮猪肘,擦一把油光光的嘴角,把酒杯里的葡萄酒一饮而尽,然后瞅着雷奥妮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不是周国萍,也不会喜欢女人。”

雷奥妮握着拳头激动地道“我想成为一个名扬四海的海盗”

刘明亮咕咚一声栽倒在甲板上,然后就匍匐着向船舱爬去,他已经不想听这两个鬼女人接下来的谈话了,以他的智商,他已经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的一番谈话。

刘明亮刚刚爬进船舱,就看见船长马里奥的手刚刚从侍女塞维尔的裙子里抽回来,他呻吟一声,就旁若无人的站起来在马里奥挑衅的目光中向自己的吊床走去。

张传礼回来的时候带了三条船,其中一条船是纯粹的战舰,另外两艘都是货船,大明式样的货船,一些衣衫褴褛的水手赤着脚站在甲板上,海风从他们胯下吹过,骚臭的气息让张传礼很是不满。

不过,当一群黑衣人踉踉跄跄的从船舱里爬出来,迫不及待的跳上天堂岛,他们似乎已经不会在陆地上走路了,一个更摇摇晃晃的如同鸭子。

一个肌肉虬结的大汉双手按在码头上,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呕吐,这让船上的那些海盗们发出一阵杂乱的哄笑。

大汉没有动弹,等吐掉最后一口清水,就重新跳上了船,抡起拳头就朝那些海盗们砸了过去,随即,那群追随他一起呕吐的黑衣人们也纷纷出手,他们知道在船上不是这些海盗的对手,不过,这些船好歹已经入港,平稳了很多,所以,他们斗殴的方式就是一拳换一拳。

韩秀芬皱着眉头瞅着一大群人在斗殴,没有制止的意思,等海盗乱七八糟的躺了一地,黑衣大汉在击倒最后一个海盗之后,也摔倒在甲板上,又是一阵剧烈的呕吐。

“这就是从蓝田县水军中抽调出来的好汉”

刘明亮喝一口椰子水,抬头瞅一眼满是伤兵的大船问张传礼。

“以前是在汉江上打劫商船的好汉,被虎叔抓了之后在恶人洞里关了半年,磨掉了盗匪的性子,最后又在凤凰山训练了快一年,才送过来的。

为首的那个家伙匪号叫混江龙,脾气死硬死硬的,听说是钱少少出手,这家伙才彻底投降我们蓝田县的,听说在汉江上这家伙算是一个有美名的好汉。”

韩秀芬冷哼一声道“什么垃圾都往我这里送,我要的毕业生呢”

张传礼指指倒在甲板上的黑衣人道“给了三个,其余六个是走欧洲的,去完成本该由我们去完成的任务。”

韩秀芬道“欧洲任务本就是我们的,还将由我们去完成,这些人全部编练进我们海军序列。”

“海军”刘明亮尖叫起来。

“你觉得我们不配组建一支海军吗还是你准备当一辈的海盗”

“我觉得我们应该首先去欧洲完成我们最初的任务县尊已经派来二队人手,就说明蓝田那边已经默认我们的任务失败了。

韩老大,我求你,咱们先完成县尊交代的任务,然后咱们想当海盗就当海盗,想当海军就当海军,只要您高兴,我可以一边当海盗一边当海军都成啊。”

刘明亮一点都不想背一个任务失败的后果,虽然蓝田县对失败一向宽容,可是,失败者自己会受不了的,毕竟,玉山书院发布的任务中,几乎没有什么重大的失败。

“我在信中已经详细的阐述了我对上一次任务的看法,我想县尊也考虑到了,六个人去欧洲,能干什么呢没有强大的武力支持他们,他们在欧洲什么都干不了。

你以为我组建海盗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攫取权力,攫取财富,有了这两样东西之后,我们到了欧洲就会有无数的人手帮我们搜集我们需要的东西。

如果单枪匹马进欧洲,能获得什么呢仅仅依靠钱全欧洲人从奴隶到国王,现在只要看到金子都会眼珠子发红,没有武力支持的有钱人,会死的比猪还要惨”

刘明亮哀叹一声,见张传礼也赞同韩秀芬的意见,便低声道“我保留意见。”

韩秀芬道“这才是最快达成县尊目的办法。”

郑芝龙的人马似乎不愿意在天堂岛多停留,把货物人手卸掉之后,连韩秀芬为他们准备的大餐都没有吃便迅速拔锚。

“这些人心存不轨,在来的路上不断地诱惑我们的人成为他们的内奸,为了这事,打了不知道多少次架,他们这才罢休,奸谋被揭穿,哪里敢在这里停留,可惜啊,时间太短,我只发展了两个眼线,再给我一段时间,我有把握让其中的一艘船上的水手哗变。”

混江龙埋头吃饭,他身边的一个年轻黑衣人似乎是他的代言人。

韩秀芬瞅着这个年轻人道“玉山书院的”

年轻人匆忙拱拱手道“裴玉林见过师姐。”

“你隶属哪个部门秘书监”

裴玉林摇头道“密谍司,刚毕业就分配到师姐这里了,以后还请师姐多多关照。”

“韩陵山的部下”

裴玉林露出一嘴的大白牙笑道“现在归师姐节制。”

“你要在我发展一窝密谍”

裴玉林嘿嘿笑道“这是我的职责所在,听闻师姐在大海上的事迹之后,小弟心向往之,县尊也格外的重视,特意派我们三人来完善师姐这里的组织指挥机构。

现在,我们三人加上师姐跟两位师兄就有六人,师姐身为首领可以再发展一个人,组成七人组的指挥机构。”

韩秀芬点点头道“我完全接受。”

裴玉林脸上浮出一丝真诚的笑意,朝韩秀芬抱拳施礼之后,便开始真正的投入到吃饭大业之中了。

“我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占领这座岛。”

韩秀芬的手指在海图上指点一下,裴玉林瞅了一眼海图,马上道“自然是师姐决策,小弟们肝脑涂地也要完成师姐的宏大计划”

“你不反对”韩秀芬盯着裴玉林道。

裴玉林推开餐盘,双手握拳放在桌面上道“我们是来辅助师姐完成我蓝田县大事的,不是来给师姐找麻烦或者形成阻碍的。”

韩秀芬瞅着波涛起伏的海面叹口气道“在大海上,很多陆地上的规矩并不合用,我没有办法事事都按照蓝田县的规矩办事。”

裴玉林笑道“县尊说过,我们这一批人本就是开拓者,既然是开拓者,我们就是一群摸着石头过河的人,规矩是我们在摸索中才能制定,现有的规矩是我们行事的下限。

所以,我会记录下啊我们工作中遇到的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然后经过讨论之后制定出新的规则,师姐,我们是一个集体,规矩无论如何不能没有”

韩秀芬淡淡的道“既然如此,你来安排我们第一桩勒索任务。”

“勒索对象是谁我们有什么筹码”

“勒索对象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董事冯科恩,筹码是他的女儿”

s:我跟官方说,要是明天下的兄弟姐妹们来玩游戏,福利必须安排到位。官方很爽快的答应了,现在下载龙武手游并进入新服游玩的兄弟,皆有专属礼包码。进入游戏福利界面输入jy2020即刻领取,先到先得,兄弟姐妹们走起,山河如歌,快意江湖

另外,从明天起,龙武手游半周年庆将会解锁各种玩法活动,我在新服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