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不受重视的钱少少

第五十二章不受重视的钱少少

坐在办公桌前,云昭只要偏偏头就能看见一株粗大的柿子树。

昨夜刚刚落了霜,红彤彤的柿子上就落了一层白霜,霜打过的柿子最甜,只是云昭不怎么喜欢吃这东西,理由跟吃红薯一样。

云杨已经毁掉了云昭吃红薯的玉望,不过,钱少少坐在树干上吃柿子的模样就很耐看了。

此时,柿子树上的叶片已经落尽,一个眉目如画的青年人坐在铁色的柿子树干上,手里捧着一枚火红的柿子,用一根金黄的麦秸刺破柿子皮,捧在手中轻轻吸吮的样子,有说不出的风流意。

云昭环顾一下大书房,发现杨雄一脸的羡慕之意,而徐五想的五官中每一官都透漏着鄙弃的意味。

越是英俊的人见到英俊的人大多会生出惺惺相惜的情感,像徐五想这样的人,对于异性美人儿自然会变成一条流口水的狗,但是,对于同性别的美人,则有些恨之入骨。

不为别的,只因为每次看到钱少少,他就会生出上苍何其不公的怨愤来。

“乌鸦来了,必定会没有好消息,他此时正在借用那枚冰凉的柿子在压制心头的怒火。”

徐五想瞄了钱少少一眼之后,就迅速来到云昭身边充当狗腿。

杨雄奇怪的看看徐五想再看看钱少少,他不明白徐五想是从哪里看出钱少少如今正在压制怒火。

云昭笑道“你进玉山书院进的太晚了,没有赶上跟钱少少同窗,钱少少一直在说,他此生最大的错误就是进入了玉山书院,给了一群人一个近距离观察他的机会,这对他很不利。”

杨雄遗憾的点点头。

柿子只有拳头大小,所以,钱少少很快就吃完了柿子,他吃完柿子之后还知道用水漱口,云杨吃了红薯之后就没有这样的自觉。

所以,钱少少站在窗前的时候五官有些扭曲,一嘴的白牙也没了昔日让人欢喜的颜色,反射着森森白光,整个人如同饿狼一般,气势逼人。

“有一个叫做王钟的小师弟你们还记得吧”

云昭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个明媚如春的少年人模样,遂点点头。

徐五想皱眉道“据我所知他没有接受我们的安排,而是独自去了岳州府。”

杨雄低声道“王钟本是官宦子弟,李洪基在延安府作乱之时,他的父母客死延安,家中资财为乱军抢夺,十二岁的王钟在家中老仆的保护下,侥幸与胞弟王贺幸存。

于崇祯六年考入玉山书院,十一年秋顺利毕业。

此人天资聪颖,学业优秀,书院原本分配他进秘书监任职,被他婉拒,声言自己本是岳州人,希望能去岳州从头干出一番大业。

先生们曾经挽留过他,不过,他的意志极为坚决,听闻他幼年之时他的爹娘便与岳州当地豪绅给他订下了一门亲事,估计这才是重点。”

听完徐五想跟杨雄的解说之后,云昭瞅着钱少少道“王钟出了什么事情”

钱少少淡淡的道“十五天前,他的尸身出现在了岳州城外的乱葬岗上,据密谍司称,身上有刀伤二十一处,脖颈被割断大半,缺失一臂,乃是被利刃斩断,手脚处有虫蚁啃噬的模样,脚趾处只见白骨不见皮肉,经查,非死后之伤。”

云昭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对杨雄道“他的胞弟王贺如今在何处”

杨雄连忙道“王贺正在玉山书院上院二年级就学,再有一年功夫,也就毕业了。”

云昭叹口气道“唤他来。”

杨雄匆匆的出去了,云昭就对钱少少道“谁的仇人谁自己去找。”

钱少少道“你不听密谍司的探报吗”

“该听你调查报告的人是王钟的弟弟王贺,也应该由他来决定如何报复,找谁报复,报复到什么程度,我们只是协助者。”

钱少少见云昭主意已定,就笑着道“我要成亲了。”

云昭瞅瞅钱少少没好气的道“在再不成亲,楚楚就要生了。”

“是我姐逼我的。”

“楚楚的床是你自己上的,你姐姐可没有把你绑上去。”

钱少少皱其眉头道“你现在面对任何事情都是这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是吧”

云昭叹口气道“你们干的事情,曾经让我吃惊经过无数次了,我的身体也是肉做的,每天被你们这么刺激,早就已经习惯了。”

钱少少道“你知道韩陵山在干什么,周国萍他们最近在干什么,段国仁他们又在干什么”

云昭用一只手支撑起下巴瞅着钱少少道“他们在干什么”

“韩陵山在辽东造反,周国萍他们在南京搞政变,段国仁在宁夏镇清除异族,当然,还有更多的事情,这些事情你都知道是吧”

云昭点点头道“我的部属还不错,干什么事情都没有瞒着我。”

钱少少道“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干事情的吗”

云昭抬头看着钱少少道“他们为我负责,不为过程负责。”

“人家现在都说你就是一个小司马昭,我觉得你比司马昭好像更加的阴险跟无情一些。”

云昭咳嗽一声道“你是我小舅子,不是我的长辈,以后跟我说话的时候注意一下措辞,以前那个乖巧的钱少少哪里去了,真是越长大越烦人。”

钱少少见云昭不理睬他了,就凑到徐五想身边道“麻子,你手下出了一两个败类,你要不要知道他们是谁”

徐五想淡淡的道“我手下有两百九十多个人,出现一两个败类很正常,不过,请通过密谍司跟法务司来跟我谈,另外,你是监察,别搞乱了自己的身份。”

钱少少愤怒的道“现在没人喜欢我是吧”

徐五想摇头道“我只要一想到你有可能在暗中偷窥我的房事,我就对你亲近不起来。”

“看你房事,会长针眼。”

徐五想冷笑一声道“我就算了,不过,我老婆还是很有可观性的,你想不想看看”

被徐五想用话语挤兑的无话可说的钱少少再次来到云昭身边道“我干的就是一个传小话的活,你要是不支持我,我在咱们蓝田县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云昭摊摊手道“你还准备让我怎么支持你,我要是太支持你了,会不会让别人生出一种我喜欢听小话的感觉,那时候,你位高权重的说不定会变成魏忠贤。

受着吧,这样挺好。”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办着公事,随手间,无数的公文就已经成型,大书房里的小吏们将之分门别类,打上不同的戳记,分派给不同的信使,随即,在日落之前,便有无数的信使离开了玉山城,将云昭的意志散布到蓝田县的角角落落。

谈笑间完成的公文,看似很不庄重,但是,在执行的时候,没有人会打半点折扣,送信的信使不会知道,在他们日常送达的这些文书中,杀人文书就有三件

不是云昭已经变成了一个冷血的人,更不是他已经不顾及部下的生死了。

他如今不再是那个有血有肉,与一干学子同悲欢,共欢喜的云昭,他是蓝田县的决策者,在处理这些公文的时候,他需要绝对的冷静,尽量不让个人感情影响自己对事物的判断。

这就是天子之所以会被成为孤家寡人的原因,也是唯一能把事情办得相对公正的原因。

王贺在傍晚的时候来到了云昭的大书房。

一个很精神的年轻人,他看起来很悲伤,却并没有表露出多少愤怒的意味,只是不管他如何克制自己的心绪跟情感,云昭依旧觉得这个家伙跟钱少少很像。

此时的钱少少跨坐在徐五想道桌子上,用屁股挡住徐五想大半的视线,玩味的瞅着王贺,他很想知道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小家伙到底想要怎么为他兄长复仇。

“我知道你兄长死了,死的很凄惨,我没有问他是怎么死的,是被谁害死的,我只知道,他是我蓝田县的人,一个在岳州一心为我蓝田县争夺天下打基础的人。

所以呢,他是我们的兄弟。

我兄弟死了,当然不能白死,我们一定要报复,报复到让你哥哥的阴魂安定,且甘心回到秃山纪念堂里与我蓝田其余英灵在一起保佑我们的事业才是终点。

王贺,我要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你去执行,查清楚你兄长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死,夺回你兄长在岳州创建的所有东西。

你已经是二年级学生了,该学的课业我想已经差不多了,再有半年,你就该去找地方实习了,王钟是你哥哥,所以,岳州就是你实习的地方。

你能胜任吗如果不能,钱少少会去,他很喜欢办这种事情。”

王贺眼睛里到底还是流出了眼泪,单膝跪在云昭脚下道“县尊,我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我会把报仇的事情放在第二位,必定事事以我蓝田大业为主。”

云昭摇摇头并不言语。

钱少少在一边道“傻子,报仇才是第一位的。”

王贺泪眼朦胧的看向云昭。

云昭点点头道“没错,报仇才是第一位的,如此血海深仇都不能报的畅快淋漓,还谈什么蓝田大业”

王贺重重的将脑袋撞在地上,咚咚咚的磕头三次之后,顾不得脑门上的斑斑血迹,就朝钱少少拱手道“监察使,请给我调派人手,我一个人无法完成县尊谕令。”

钱少少嘿嘿笑道“你该问密谍司要人手。”

王贺把牙齿咬得咯吱吱的道“我要黑衣人”

钱少少道“你要强盗,也不要密谍司的人”

王贺道“我只要黑衣人。”

钱少少哈哈大笑道“终于有一个有眼光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