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关中王——云昭

第五十五章关中王云昭

云昭看完冯英来信,久久不做声。

杨雄见云昭脸色难看的厉害,就低声道“我父亲有好友在chongqg,上次与我父亲通信的时候还是去年的事情,信中说,他准备举家迁徙,我父亲邀请他来关中,他不肯,听说全家去了泸州。

如果局势再糜烂,泸州恐怕也不是安稳所在。”

云昭冷哼一声道“蜀中灾难深重,非一时,一人之力可解。”

“县尊以为此次张秉忠会占领蜀中”

云昭摇摇头道“此时,蜀中人还有少许斗志,秦良玉虽然年迈,还有几分力气,张秉忠流寇性格,不耐久战,等左良玉等朝廷大军入川之时,就是张秉忠离开蜀中之日。”

“既然如此,夫人在白帝城,该如何自处”

“退隐深山,夫人想占据夔州东部,等待天时。”

“卑职以为夫人眼光深远,夔州控带二川,限隔五溪,据荆楚之上游,为巴蜀之喉吭,更有西南四道之咽喉,吴楚万里之襟带的美称,只要控制了夔州以东,蜀中大门就会对谁洞开,值得好好筹划一番。”

云昭点点头,命杨雄唤来云霄,重新考虑一下关中与夔州连通之事,没有关中支持,冯英想在蜀中完成她的救人大计完全不可能。

回到后宅的时候,天色又很晚了,钱多多已经喂饱了两个孩子,正盘腿坐在锦榻上跟两个孩子玩耍。

见云昭回来了,就打开食盒,把里面保存的饭食一样样的端出来,云昭没有什么吃饭的心思,匆匆吃了两口就推开餐盘,瞅着云彰发愣。

“冯英出事情了”

“她准备拯救蜀中有可能被拯救的人,可能会吃很多苦。”

钱多多抱起云彰道“她就不想这个小家伙了吗”

云昭无奈的道“她就是这么一个人。”

钱多多哈的叫了一声,抱着云彰在床上亲昵的滚了一个圈将额头贴在孩子的额头上道“你娘要当全天下人的娘,小可怜,只好让我来当你的娘了。”

云彰张大了嘴巴,笑的咯咯的。

崇祯十二年是一个很坏的年份。

造反的人似乎都变得暴虐起来了。

年初的时候,李洪基,张秉忠似乎都在干一些为百姓谋福利的事情,他们打土豪分田地,推翻官府平冤狱,他们甚至发给百姓牲畜,种子,鼓励他们发展农桑,让每一个人都看到起义的好处。

当他们开始流动之后,这样做的好处落不到他们身上,所以,这些短视的人也就抛弃了这种对他们来说有长远好处的事情,变成了穷凶极恶的魔鬼。

抢劫总要比种庄稼等收货来的快捷。

李洪基在襄阳召开了声势浩大的会盟。

与会的人数众多,李洪基携刘宗敏、高一功、田见秀、袁宗第、刘芳亮,郝摇旗,李双喜,张鼐、罗虎、刘体纯、李来亨,女将红娘子,文臣有正军师宋献策、副军师李岩、谋士牛金星大会天下群雄。

惠登相,李万庆,薛仁贵,罗汝才,革里眼贺一龙、左金王贺锦、争世王刘希尧、乱地王蔺养成,以及张秉忠的女婿汪兆麟与会。

以及闻风而来的天下大大小小的贼寇闯天王高应登,整齐王张胖子,摇天动,混十万马进忠,四天王李养纯,满天星张大受,扫地王张一川,改世王许可变,兴世王王国宁,混世王、整世王、九条、顺天王、太平王、靖天下、瓦背王、爬天王、紫微星、蛤蜊圆、张妙手、贺双全。

就连声名赫赫的关中王云昭也派了亲叔叔过山虎云虎参与盛会

此时,全天下的贼寇齐聚襄阳。

云昭瞅着一辆尴尬的云虎道“虎叔,你没必要亲自从延安跑过来解释这件事。”

云虎愤怒的道“李洪基这个狗贼,胆敢乱用我们蓝田名号,真是不知死活。”

云昭扬扬手上的名单道“有名有姓的大盗一百八,无名无姓的三百六,这就是人家李洪基做的宣传,咱们云氏本就是千年老贼,被人家点出来也不奇怪。

只是,我这个关中王的名头到底是谁给我安上的,真是又坏,又毒啊。”

杨雄在一边连忙道“这个昭告天下的名单是李洪基的副军师李岩拟定的,不过,从李洪基中军传来的消息说,这个名单上的人除过我们之外,都是真实存在的,就连虎叔人家也找了一个跟虎叔相貌有七成相似的人冒名顶替,可以说,把我们蓝田县通贼一事,坐的实实的。”

云昭随手丢掉文书苦笑道“这是逼我站队呢,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把自己混在贼寇里面,要想办法脱身才是,沾上了贼名,我们以后恐怕办很多事情的时候都不会那么方便了。

你看看,洪承畴,孙传庭,以及我们南京交好的官员都来信问我们是不是已经起事了,江南都知道的事情,我们知道的反而最晚,看来,李岩这个混蛋恨我不死啊。”

杨雄跟云虎也是一脸的苦笑。

云昭丢开手上的几封信道“这时候怎么说都没用,只有来真格的了。”

杨雄眼前一亮连忙问道“怎么来真格的”

“给杨嗣昌去一封信,告诉他,我们蓝田县准备趁着天下狗贼齐聚襄阳,准备兵出商洛,借道南阳攻击襄阳,一鼓将天下贼寇荡除。

请他告知南阳的何英昌别挡我的路。”

杨雄吞咽了一口口水道“县尊,您准备出多少兵马咱们看家的兵团只有两支,如果您真的有这个想法,蓝田县团练就要全部召唤起来了,如此,我们才能够凑足三十万大军,另外,咱们之前没有出兵的打算,所以,粮秣,军械,器具都不齐整,想要动员起来,估计最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卑职担心,到时候贼人已经开完会星散了。

最重要的是,咱们蓝田县的兵马抽调一空,谁来看家呢”

云昭摇摇头道“用不了那么些人,我跟虎叔带一千亲卫去商洛就够了,不过,誓师大会要在西安开,必须充分表明我们跟贼寇势不两立的立场。”

杨雄提到嗓子眼上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连忙道“我这就去准备。”

杨雄走了,云昭从抽屉里取出另外一份文书递给云虎道“虎叔,您看看吧,六百万贼寇啊”

云虎取过文书匆匆看了一遍道“你那颗暗子到底没怎么受李洪基重用啊。”

云昭苦笑道“谁让您当初给我介绍了一个憨货呢,除过两膀子力气之外,脑袋瓜子总是不那么灵光,上阵杀敌问题不大,领兵打仗就没本事了。

不过呢,这一次,李洪基以及这些贼寇们的统一了一下他们的队伍,虽然有滥竽充数的,可是,六百万也太吓人了。

就算是去掉四百万虚头,还有两百万啊。”

云虎嘿嘿笑道“贼人聚集的时候自然山崩海啸,不过,一旦战败,溃败也如同江海溃堤,来得快,去的也快,长久以来,贼寇都是这个模样,不像我们家的人,能聚能散,这才是本事。”

云昭哈哈大笑道“所以,我们家才是最厉害的。”

云虎最喜欢听云昭说大话,不管真假,至少听着这话都提气。

蓝田县县令云昭被贼寇羞辱,不仅仅云氏上下不答应,就连蓝田县全体百姓也不答应,杨雄将宣传事宜交代下去之后,整个蓝田县就沸腾了起来,无数官员,学子,百姓,商贾,统统上书蓝田县县尊云昭,希望蓝田县能够出兵剿灭这股羞辱蓝田县,羞辱县尊的贼寇们。

开始的时候,云昭以为这只不过是秘书监发起的宣传攻势而已,随着秦王带着西安府的官员连夜前来拜访的时候,云昭这才发现,有人当真了。

尤其是秦王一脸的眼泪即便是云昭这种铁石心肠的人也看的心有戚戚焉。

面对满堂胆战心惊的官员,文士,云昭没法子只好用短剑割开手掌发誓,自己与李洪基,张秉忠之流势不两立,万万没有合流的可能。

加上云虎就活生生的站在一边,这些人才算是放下了心,积极地跟云昭商讨如何将蓝田县彻底的与贼寇切割开来。

只要蓝田县大军愿意剿匪,他以人头担保朝廷绝无加害之意。

在秦王的示意下,云昭邀请秦王去后花园一叙,在花厅里,云昭看过皇帝给秦王的密旨之后就明白了一件事自己这一次真的被李洪基拖下泥潭了。

除非蓝田县此次出兵隔绝李洪基,张秉忠两支贼寇合流,否则,关中就是对朝廷威胁最大的一股盗贼,到时候,朝廷不惜给建奴献上财帛,也要调集辽东铁骑汇合天下兵马讨伐关中。

对于朝廷讨伐关中这件事,玉山书院曾经做过无数次推演,该如何应对这种最糟糕的场面,蓝田县高层一个个都是胸有成竹的。

谁该干什么,该怎么干,干到什么程度,也曾经演示过很多遍,只要那一天到来,就会让朝廷真正见识一下蓝田县火炮的威力。

“所以,蓝田县必须截断李洪基与张秉忠的联系,所以,王爷,我们只有一个地方可以选择。”

秦王连连点头道“县尊说的没错,孤王以为,如今夔州空虚,正是千载良机,只要我们蓝田县兵出蜀道,就能牢牢地扼制住蜀地的咽喉,让李洪基,张秉忠两大贼寇不能连成一片。”

不等云昭说出地方,秦王就急不可耐的说出了皇帝的想法。

云昭虽然不懂李洪基,张秉忠为什么会想着联合在一起,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矛盾恐怕比他们跟官府的矛盾还要深,两人在一起不出十天,一定会死的只剩下一个。

朝廷应该努力让他们汇合在一起才是啊。

不过,既然皇帝这么想,云昭也很想当一回忠臣,这一次他决心帮助皇帝干成一件让他欢喜的事情,那就是兵出夔州,毕竟,他可怜的老婆还在那里收拢灾民呢。

“县尊,孤王以为,以为蓝田县军兵之悍勇,人数不宜太多,三千兵马能否守住夔州”

云昭眨巴着眼睛看着秦王认真的道“区区夔州,两千兵马足够,王爷稍待,本官这就传令下去,命云虎率领我云氏本部人马两千,即刻出征夔州,定不让两股贼寇于蜀中合流,若有差池,提头来见”

秦王听罢,泪流满面,握住云昭的手道“本王愿意支应银元五万为大军军资”

云昭的眼眶也微微发红,握住秦王的手道“本官定不辱使命”

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