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骗人就要骗到底

洪承畴基本上跑不掉了,所以,云昭才不会在他身上多花费时间呢。

说真的,当时拉洪承畴上蓝田县这艘船是一个意外,假如这一路不是这么顺风顺水的话,云昭早就把他干掉了。

回到家的时候,钱多多也很忙,两个胖孩子坐在床上一人手里抓着一枚金币在玩耍,如果不是云昭下手快,孩子就会把金币塞嘴里。

“我儿子没有那么傻!”

钱多多瞅了云昭一眼,继续整理她的金币。

云昭左右看看,没发现何常氏跟云春,云花的影子。

“数钱的时候不好让下人看见。”

云昭踢踢钱多多的箱子道:“谁送来的?”

钱多多烦躁的推开云昭发贱的腿道:“秦王妃,福王妃,庆王妃,以及大大小小六个什么王妃送来的,这钱是我的,我要给孩子们攒钱。”

云昭瞅着屋子里乱七八糟摆放着的六七个大木头箱子道:“再这么下去,你很可能会被獬豸追究。”

钱多多怒道:“人家好心给我两个儿子送来的压岁钱他也要管吗?”

云昭叹口气道:“这些压岁钱可以压死两头牛。”

“我的名字就叫钱多多,钱少了对不起你给我起的这个名字,告诉獬豸,他要是敢进我们家门,我会让云春,云花打断他的腿。”

“你这叫受贿啊!”

“受贿指的是收钱之后给人办事,我光收钱不办事怎么叫受贿?她们都说这是我两个儿子的压岁钱,既然是压岁钱我为什么不收?”

钱多多说的很有道理,云昭发现自己找不到反驳的话,反正给孩子存钱是这个世上最虚伪的假话,也不知道钱多多说的算不算数。

云昭知道钱多多有一个金库,不过,他从来没有进去过,金库钥匙就被钱多多悬挂在腰间,很宝贝,从不给别人。

事实上冯英也有一个库房,不过,她的库房总是空荡荡的,就算偶尔装了一些东西,很快就会变空,所以,没什么看头,自从冯英走了之后,她的库房就成了钱多多放杂物的房间。

钱多多数钱完毕之后,就亲自押送着让云春,云花这两个壮劳力帮她把箱子搬去金库,这两人表现的很是殷勤,不过,最后还是没有拿到金币。

“爹爹!”

云昭左右瞅瞅,忽然,身体僵住了,转过身瞅着云彰慢慢走过去,抱着儿子道:“再喊一声。”

孩子只是张开长了几颗小牙的嘴巴呵呵笑。

钱多多回来的时候,云昭故作平静的对她道:“我儿子刚才学会喊爹爹了。”

钱多多疑惑的瞅着云昭,见他不像是在骗人,就朝着云彰拍拍手道:“娘,娘娘。”

云彰转过头瞅着钱多多道:“爹爹!”

云昭很高兴,钱多多的脸色却变得很难看,恨恨的将云彰塞给云昭,然后就把他们父子撵出了屋子。

云昭乐不可支。

天亮的时候,父子俩这才依依惜别,有这样的好事情,云昭的心情非常好,以至于让他忘记了钱多多的受贿行为。

尤其是早上钱多多亲自过来抱走云彰之,且笑容满面的美丽样子,就让云昭产生了要给钱多多更多钱的冲动。

昏君就是这么产生的。

好在,徐五想要钱从来都是狮子大张嘴,所以,云昭的钱很快就没有了。

“李定国为什么会去草原?”

云昭查看了一下地图,才找到“搭嘎的”这个充满蒙族味道的地名。

徐五想沉吟片刻道:“有乱民。”

云昭皱着眉头瞅瞅地图上那一片代表着沙漠的地形道:“这里有乱民?”

徐五想道:“本来没有,后来就有了。”

云昭左右看看低声道:“如何处置的?”

徐五想道:“乱民逃遁无踪。”

云昭又命杨雄拿来段国仁的文书,翻看几张之后,指着其中的一行字对徐五想道:“有乱民焚烧县衙,伤五人,其余逃遁无踪……几个人值得李定国亲自出手?”

徐五想道:“六千多人……”

云昭点点头,慢慢坐回座位,闭着眼睛沉思了良久之后对徐五想道:“怎么下得去手啊……”

徐五想道:“这就是段国仁以人命换时间的做法,不经鉴别,不经审判,人以群分,然后就下手,不过,那些人很倔强,在他们的神跟生命之间,选择了神,头都不回的走进了沙漠,据说,连哭喊声都没有。”

云昭呻吟一声道:“我刚刚在大肆宣扬蓝田县的平和主张呢。”

徐五想沉默一下道:“会遮掩好的。”

云昭叹口气道:“写入我的记录,告诉段国仁,他在宁夏的工作不叙功,告诉李定国,他在宁夏的工作不叙功,告知张国凤,他在宁夏的工作不叙功,把这份文书封档,此三人今后叙功,都要考虑这份密档。”

徐五想点点头,就取过那份文书,当着云昭的面装进牛皮筒子,用火漆封印好,亲自放在大书房的隔间铁柜子里。

“县尊就不会饶了我!”

段国仁侧耳听听风声,然后对李定国道。

李定国道:“也不会放过我。”

张国凤摇摇头道:“太疯狂了。”

段国仁道:“你是说我的建议太疯狂了吗?”

张国凤道:“我是说那些人没了寺庙,这些人宁愿进沙漠,也不愿意回到宁夏生活,只可怜了那些被别人做主的妇人跟孩童。”

段国仁道:“这样的人本就不该留着,这里是人的土地,不是神的领地,他们应该是我蓝田县的子民,不应该是神的子民。

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怪不得别人。”

张国凤道:“蓝田县不该是这样的。”

李定国笑道:“妇人之仁!”

张国凤道:“就是因为妇人之仁这一点,我才愿意跟着县尊,我可不敢继续跟着八大王,万一他那一天杀人杀的起性了,会把我们一起干掉。

我建议,在这里等三天,三天之后,我们再回军。”

“等什么?”段国仁的目光如同刀剑一般寒光闪闪。

张国凤对段国仁的目光毫无感觉挥手道:“等一些后悔想回来的人。”

“他们不会回来的。”

“至少我等过!”张国凤毫无退让的意思。

风从沙漠里吹过来,十月的沙漠边缘已经寒风刺骨了,三个人围着火堆坐定,却感受不到半点火焰带来的暖意,段国仁盘腿坐着,稳如泰山,李定国面无表情的躺在羊皮袄里,一口一口的喝着酒,只有张国凤一直瞅着沙漠,他很希望能出现一些向现实低头的人。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没有人从沙漠里走出来,沙漠中的风越来越大,裹着沙尘漫天飞舞,大军再不离开,就要遭遇风暴了。

在这样的风暴下,即便是耐劳的骆驼,也只会把身躯放低,匍匐在固定沙丘后边,等待风暴过去。

“满意了吗?”段国仁的眼中满是嘲讽之意。

张国凤道:“满意了,至少我的心没有那么难受了。”

“为了你一时心安,你让两千骑兵陪着你在沙漠边上吃了三天的沙子,你看,定国将军就没有你这种妇人之仁。”

张国凤瞅一眼李定国,然后冲着段国仁笑道:“这种事自然是我这个副将做主,定国只管打仗,段国仁我告诉你,政务上的事情你只管找我。”

段国仁仰天笑道:“果然是好兄弟!如果你们一个个都想当好人,那就让我来当恶人好了,我们今日的所作所为,你以为我非要把这些人驱赶进沙漠吗?

我是在为将来进入西域之后做准备,自从高仙芝在怛罗斯战败之后,我汉人的大军就在西域节节败退,除过铁木真的军横扫过西域之外,我们汉人再也没有踏足西域。

一座嘉峪关,一道河西走廊不足以护卫我们汉人的疆土,就像一道山海关一座燕山无法护卫京城一样,要未雨绸缪啊。

翻看历朝历代的史书,如果不能在开国之初就定下国家的疆域,以后,再想拓展就难上加难了,我中华的国土永远都是先扩大,然后再慢慢收缩的一个过程。

我无法为千年之后的子孙做什么,只能在我们还有实力的时候,尽量的把疆域扩大,哪怕子孙不争气,也能多败退几次,多支撑几年,这就够了。

区区个人的荣辱算得了什么,只要我们能把边疆向外推出一千里,两千里,三千里,我段国仁粉身碎骨都无所谓。

你张国凤想在我面前充什么智者,告诉你,你还不够格,我不是不会做官,是不愿意做你们这种唯唯诺诺的昏官,真不知道县尊把你们捧这么高有屁用。”

张国凤朝领头的李定国瞅瞅,凑到段国仁身边低声咆哮道:“你我干什么事情都无所谓,反正我们的命是县尊给了,了不起还给他就是了。

定国不一样,我说过要做他的兄弟,我已经心中有愧了,你不要让我更加对不起他。”

段国仁吐一口沙尘同样低声道:“你本就是细作,最后弄得跟策反对象成了兄弟,本就是失职,你骗了他这么长时间,难道说还要骗他一辈子不成?”

张国凤酸涩的道:“县尊告诉我说,骗一辈子,骗到死就不算骗了。”

段国仁吃惊的道:“还有这说法?我八岁就认识你,你总是能干出让我吃惊的事情来,我就不信县尊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

张国凤抽抽鼻子道:“他可能比你以为的更加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