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红衣大喇嘛

惨叫声,反抗声从响起到结束只有短短的一柱香时间。

这些平日里颓废的连裤子都提不起来的建州人,在决定干大事之后,一个个变得极为凶悍且迅捷。

当这些人重新来到韩陵山面前列队的时候,他缓缓地从每一个人面前走过,拥抱了每一个人,在每一个耳边轻声道:“同生共死!”

这些建州人也热情的用同样的语言回报他。

战马已经准备好了,物资已经准备好了,爬犁也准备好了,每个人身上裹了厚厚的羊皮,戴上狗皮帽子在阿古的带领下排成一长串,离开了这片放逐之地。

大雪依旧扑簌簌的下着,不一会就覆盖了他们离去时留下的痕迹,木屋里的柴火燃烧完毕,暖色慢慢消失,最终与白雪混为一色。

白山黑水对韩陵山来说是一种新鲜的感受,在这种地方很容易让人生出雄心来,被冰封的大地正适合骏马奔驰,而久久不停地大雪是强盗们最好的伙伴。

而建州人缺少男丁的小小屯子,是这一支骑兵队伍最好的目标,正好可以一口吞下。

朝北走了十一天,韩陵山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建州人,他有时候甚至非常的疑惑,身边的伙伴明明跟这些建州妇孺都是同族之人,但是,这一点都有不妨碍他们把刀子看在同族人的身上,且残暴的如同对待敌人一般。

有好几次他都想问问阿古,终究还是不敢问,担心暴露了自己不是建州土著这个事实。

当别人的首领其实很容易,当一群猎人的首领更加的轻松写意,但凡是猎人群体,相互配合才能捕获猎物,这是他们的生存本能。

眼看着阿古一刀砍死了一个半大的娃娃,韩陵山觉得有些可惜,阿古看到了韩陵山的表情,摇摇头道:“这种半大的狼崽子最不能留,首领如果想要扩大我们的族群,可以收留一些野人男孩,那些野人男孩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更不知道什么叫做亲人,只要给吃的,就是一伙,不像这些阿念古人,留下一个就是祸害。”

韩陵山点点头,挥刀砍死了一个慌不择路的建州人,跟在阿古身后向屯子里挺近。

此时,他忽然明白了黄台吉为什么要弄出一个满族来,这个名词对标的应该是汉族这两个字,目的就是要把整个白山黑水的人都融合成一个种族,如此,才能发展壮大。

这是一个极为有远见的想法,甚至有些雄才大略的意思,只是,对阿古这些底层建州人来说,不是一个部落的人都是该死的敌人,哪怕这些人跟自己说着一样的话,一样的生活习惯,只要形成食物共享关系的人,对他们来说都是敌人。

毕竟,要从这些人手里用刀子才能把食物抢夺过来。

所有的反抗者都已经杀掉了,接下来就是享受时间。

韩陵山抱着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态度,自愿为这些兄弟们把门,所以,他就攀上一棵松树,坐在枝杈间,取出酒葫芦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至于屯子里传来隐隐约约妇人的哭泣,或者欢笑声,他是不理睬的,从头到尾,他这个首领其实都是被这群家伙们裹挟着干坏事的。

咬一口干硬的鹿肉干,韩陵山有些想念蓝田县的猪肉酸菜炖粉条子了。

这东西没事的时候他能吃一大锅,有事的时候吃的更加没数了。

如果没算错日子的话,蓝田县的第一场雪也要落下来了,这个时候,书院里一般都会杀猪!

养猪是玉山书院的传统,那里的猪其实都是云氏那头老母猪的子孙,有些小猪生下来之后就会成为野猪,有些则不然,懒惰的不愿意去野外觅食,就等着玉山书院的厨子们喂养呢,养着,养着,就成了家猪,等到这些猪被养大之后,就会成为学生们的口中食物。

杀猪是玉山书院当年最让人感到愉快的事情,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学生们瞅着碗里的糜子饭,吃着水煮白菜,土豆的时候,就会竖起两只耳朵等待厨子的召唤。

如果胖厨子朝着吃饭的学生们吼一嗓子说,明天杀猪,来几个壮实些的帮忙,整个书院就会陷入莫名其妙的狂欢之中。

到了第二天,厨子就会带着乌泱泱的一大群学生去猪圈捉猪,十几头猪一起被捆绑起来发出绝望的嚎叫声的时候,也能成功的挑逗起学生们的热情,当刀子捅进肥猪身体里的时候,眼看着血顺着刀身流淌出来,就会引来冲天的喝彩声。

“血豆腐啊……”

韩陵山又咬了一口鹿肉干,微微叹息一声,努力的让自己沉浸在那些美好的回忆当中。

不论是厨子们切出来跟山一样高的酸菜,还是学生们将一捆捆的粉条子泡进开水里,还是挂在树上一头头被剥洗的干干净净的肥猪,都是韩陵山心头梦中的最爱。

他喜欢涎着脸跟厨子央求多给几片肥膘子肉,也喜欢厨子一边喝骂,一边把猪肉弄进他饭盆里的感觉,更喜欢看见云昭端着硕大的饭盆挤不到大锅边上跳着脚大骂的场面。

阿古不知什么时候也爬上了树,递给韩陵山一块滚烫的烤肉。

“什么肉?”

“放心吃吧,是猪肉,你到底年纪轻啊,没东西吃的时候,有肉就是好事,还管他是什么肉呢。”

韩陵山咬了一口猪肉笑道:“怎么,这里的女人不合口味?”

阿古道:“吱哩哇啦的乱叫,让人心烦,一刀杀了,你也下去舒坦舒坦,我在这里看着。”

韩陵山摇头道:“不到我舒坦的时候,兄弟们把命交给了我,就不能有半点差错,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刚才在想,如果我们要去捉野人,没有火药这东西可不成,那些野人凶悍,一个个在林子里纵越如飞的没那么好抓。

只有用火药震慑住这些野人,我们才好下手。”

阿古皱眉道:“火药这东西只有军中有,即便是军中数量也不多,难弄。”

韩陵山道:“盛京不知道能不能弄到?”

阿古吃了一惊,差点从树上掉下去,连忙道:“我们进盛京,那就是找死。”

韩陵山瞅着白茫茫的天地道:“我们干的事情吗,只有我们知道,盛京里的人怎么会知道,现在是猫冬时节,即便是事发,也是明年开春之后的事情,担心什么。

我听说盛京中倭寇,朝鲜人蒙古人很多,贩卖的货物也多,我们有很多金子,加上劫掠来的人参,貂皮可以装扮成一个部族的商队,走一遭盛京。”

阿古茫然的道:“能成吗?”

韩陵山笑道:“能成!”

“那就听你的,我去催催这些混账东西,办正事要紧。”

对于阿古这种听话的行为韩陵山非常的欣赏,不像自己麾下的那些混球,但凡要干些事情总是问东问西的讨人嫌。

又一个屯子毁灭了……韩陵山带着一群人变成了刚刚学会做生意的建州人,走在路上的时候,一个个凶神恶煞且不可一世。

他们在路上甚至抢劫了两支朝鲜来的商队,杀了人之后就把尸体丢在路边,路过的建州人商队不但没有人报官或者制止,反而面露羡慕之色。

韩陵山很会做人,抢劫到的东西自然是见者有份,当所有建州人的商队都拿到好处之后,他们这支由纯粹的建州人组建的商队就很自然的成了首领。

这个过程简单的令人发指!

韩陵山万万没有想到在建州,武力与金钱居然如此的好用。

于是,镶蓝旗的苏合泰在建州人商队中间就变得很出名了。

阿古,马楚科这些人很享受这种被人高看一眼的状态,很久都没有人建州旗丁这般搂着他们的肩膀跟他们称兄道弟了。

镶蓝旗的旗主原来是阿敏,自从阿敏被剥夺了镶蓝旗旗主之后,镶蓝旗就由济尔哈朗带领,直到两年前,他才真正成为镶蓝旗旗主。

在满清八旗之中,济尔哈朗算是最平和的一位,平日里只喜欢干活,很少参与到权势争斗中去,所以,哪怕他已经代领镶蓝旗六年之久,除过带领镶蓝旗军队作战之外,对于镶蓝旗事物一般是不理睬的,统统交给黄台吉自己处理,这样的做法让黄台吉非常的满意,直到两年前,黄台吉因为国事繁忙,这才彻底的将镶蓝旗旗务交给了济尔哈朗统管,即便如此,直到现在,眼看着阿敏被囚禁再无复出的希望,黄台吉也确实放弃了镶蓝旗的事情,济尔哈朗这才真正接管了镶蓝旗。

韩陵山对于济尔哈朗的谨慎也非常满意,毕竟,这给了他一个可以冒充镶蓝旗旗丁的一个机会。

阿古无数次恳求苏合泰,希望他能把这些人的镶蓝旗旗丁的身份给坐实了,苏合泰答应了他们这个请求,如果镶蓝旗旗务混乱的话,他准备在盛京冒一次险,只是,这样一定是要花很大一笔钱的。

当盛京出现在韩陵山眼前的时候,他的心痛的厉害……

为了保险起见,他在盛京城外停留了两天,只是派阿古带人进城先查探一番。

第三天,正好是初一,韩陵山在确定城内人并不知晓他们干过的那些恶事,便命商队启程。

还没有走进盛京,他就看见一个戴着鸡冠帽的年轻红衣喇嘛带着平和的笑容,缓缓地从一座寺庙里走了出来,在他身后是一群红衣喇嘛。

他们排着长长的队伍,手捧钵盂,向不远处的盛京城走去,红衣,白雪,朝阳,雄城,让这一幕显得庄严无比。

商队中的建州人纷纷下马,站在路边,恭送这一队尊贵的佛爷先行入城。

孙国信也看到了满脸胡须的韩陵山,手里的钵盂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然后撇开大队,径直来到韩陵山面前双手合十恭敬地道:“你这个狗日的怎么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