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莫日根大喇嘛

第六十一章莫日根大喇嘛

“见你一面很难,文玉山努力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机会,另外,你这样大喇喇的过来找我说话,是不是太不谨慎了。”

“这群喇嘛里面我最大,你说有没有问题倒是你,身边全是真建奴,如果不是太了解你,我会以为你已经投靠建奴了。”

韩陵山同样耸耸肩膀道“我也是他们的老大。”

孙国信将手掌按在韩陵山的脑门上道“行五体投拜大礼”

“什么”

“上师为你摩顶祝福,你就要行五体投拜大礼。”

韩陵山立刻就趴在地上,不敢不行五体投拜大礼。

孙国信低声道“明日傍晚来皇寺寻我,你现在什么身份”

“镶蓝旗的旗丁苏合泰”

“知道了。”

说完,就继续捧着钵盂带着那群喇嘛进了盛京城。

韩陵山掸掸身上的雪沫子,一脸幸福的瞅着远去的孙国信,不愧是玉山书院著名的神棍,三年时间就已经混成了红衣喇嘛。

阿古敬畏的来到韩陵山身边道“上师都说了些什么”

韩陵山幸福的道“上师说我有大富贵。”

阿古欢喜握紧了拳头重重的在另一只手心上砸了一下道“我就知道。”

韩陵山道“进城”

阿古大声对别的建州人吼道“上师说苏合泰将来是贵人”

其余建州人脸上也浮现出激动之色,吆喝着马车,追随大步前行的苏合泰向盛京城走去。

别人都在勘验腰牌,韩陵山哈哈大笑着丢过去一把碎金子,还抱住守门的建州城门官的肩膀大声道“祝贺我吧兄弟,上师说我会成为贵人。”

城门官也是一脸的羡慕之意,刚才这一幕他看的清清楚楚,同样抱着韩陵山大声的祝贺,至于检验腰牌这种事自然是被所有人都给遗忘了。

进城之后,韩陵山就看到孙国信被一群衣衫褴褛的孩子簇拥着沿街化缘,每到一户店铺或者人家,早就有人捧着饭食跪在地上等着施舍给孙国信。

孙国信每一次都非常诚恳的感谢人家,并且探出一只手摸摸人家的头顶。

他不是每家都要,只要这些小乞丐看到哪家的饭食好,他就会被小乞丐们簇拥着去那一家,有机会给孙国信施舍的人家无不洋洋得意,没机会施舍的人家往往就会垂头丧气。

不大功夫,孙国信的钵盂就装满了饭食,他就把钵盂里的饭食倒在一块早就被小乞丐们用雪清洗的干干净净的石板上,任由这些孩子取食,今天来的乞丐比较多,他就笑吟吟的站在一边看着,路人甚至还能听到他的饥肠雷鸣的声音。

有人拿来了热气腾腾的饭菜,孙国信只是笑着感谢,婉拒,一口不吃,抓一些白雪放在钵盂里揉成团子,然后一口口的吞下去

他没有喊什么我佛慈悲的话,只是他白净的面庞,温暖的笑容,以及纯净清澈深远的可以容纳万物的双眼,无处不透着最深切的慈悲意。

吞完了这些洁白的雪球,他就来到另外一块被孩子们打扫的很干净的青石板上,盘腿坐了下来,面对刚刚越过城墙的朝阳,低声颂念经文。

不时有喇嘛来到这块青石板边上,来一个就围着他坐在雪地里,不大功夫,诵经的声音就变得雄浑起来,他们似乎很有技巧,齐齐的诵经,居然能把孙国信不算洪亮的声音衬托出来,继而让人觉得即便是天地变色,暴雨倾盆也不能遮蔽孙国信的声音。

佛爷诵经的时候,路上的行人似乎都中了定身术,一个个双手合十抱在胸前,虔诚的就像是一个个十世善人。

就连阿古这群杀了无数人的家伙们也是如此。

“这狗日的居然真的做到了。”

韩陵山在心中疯狂的呐喊

当初县尊只是说了一句想要让雪山,草原臣服,我们就必须有自己的宗教代言人,而这个宗教代言人不能是我们捧起来的,而是应该从雪山,草原上自主萌发出来的。

这本是一桩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现在看起来,这家伙萌发的很不错

诵经结束,有一个彪悍的建州武士,端着一盘子金子放在孙国信的面前。

孙国信仔细检查了每一锭黄金,甚至会举着黄金锭面朝太阳,检查黄金的成色。

一盘黄金十二锭,他只取了九锭,将剩余的黄金推给那个武士道“告诉王爷,这三锭黄金成色不足。”

武官庞大的身躯颤抖了一下,用哀求的目光瞅着孙国信。

孙国信深深地叹口气道“供佛以诚”

说罢,就用刀子划破手指,在剩余的三锭黄金上滴下九滴血,等血遇冷凝固在黄金上,形成九颗晶莹的血珠,这才重新收起那三锭黄金,背着手扬长而去。

武官重重叩头的声音清脆可闻

“活佛啊”

自从又看到孙国信之后,阿古的膝盖就没有站直过,狂热的眼神一直落在孙国信的身上,韩陵山甚至相信,如果这时候孙国信命阿古杀了他韩陵山,估计,这混蛋一定会不折不扣的执行。

“拿假金子蒙骗莫日根喇嘛,亏你干的出来”

一个彪悍的建州格格指着那个依旧跪在地上的武官大声斥责。

武官跪在地上默不作声。

“也就是遇到了莫日根喇嘛,肯刺血供奉不足,换一个你今天要被王爷斩首的。”

指责武官的人越来越多,武官就那样跪在地上人人唾骂没有还嘴。

韩陵山神清气爽的带着商队从武官身边走过,去了一家叫做老山窝子的客栈。

此时的盛京城,在韩陵山的眼中比不上京师宏大,也比不上西安城厚重,更不如南京城繁华,一座大城中只有寥寥几座木楼矗立在城里。

不过想想也是,这里造高楼,到了冬天楼上就冷得没法子留人。

所以,还是老山窝子”这种用木料跟泥巴茅草盖成的房子暖和一些。

冬日里的盛京城,自然是没有大批商队可以一次性将货物全部卖掉,想要出货,卖一个好价钱,就要自己在盛京城里摆摊卖货才成。

如果低价倾销,反而会让人怀疑他们的来意。

韩陵山此次前来,就是要深入的调查一下满清到底发展到了何等程度,是不是已经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出现了。

要知道在这之前,玉山书院的很多学者对于野蛮的建州人能否维持一座真正意义抱有怀疑态度。

很多人以为,有无数的汉奸帮助建奴,有一两座城市不足为奇,但是也有人认为,以满清的奴隶制体制来说,这样的城市里不会有中间阶层。

因为奴隶制就代表着整个族群是被严格分化成两个种群的,一个是贵族种群,一个是奴隶种群。

当然拥有一个奴隶的人也是贵族。

如果说两者之间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模糊阶级,那就只有暴力。

跟客栈掌柜的打听之后,韩陵山发现,自从他进了城池之后,他带来的货物中,有一半属于旗主,也就是说,他什么都没干呢,就要亏损一半。

只有献给旗主济尔哈朗一半的财货,他才能在镶蓝旗的保护下在盛京城里做生意,比如店铺老板这个该死的老建奴,居然拿出一面正红旗的腰牌,在韩陵山的面前不断摇晃。

韩陵山不得不拿出一锭银子放在店老板的手中,这不是店钱,是卑微的镶蓝旗给正红旗的进贡。

一伙梳着跟建奴差不多头型的倭人走了进来,他们居然气势凌人的瞅瞅韩陵山,以及韩陵山身边那些头发如同乱草一般的伙计,见他们占据了过多的桌子,居然强横的要他们这些奴隶让出位置。

阿古大怒,挥刀砍向倭寇,却被倭寇用长刀挡住,且轻蔑的冲着被击退的阿古哈哈大笑。

韩陵山搀扶住了阿古,对阿古道“等我搞定身份之后”

阿古恼怒的道“太难了。”

韩陵山轻声道“我明日带着礼物去见莫日根大喇嘛,请他帮忙,顺便替我们洗清罪孽。”

说到了莫日根大喇嘛,阿古紧绷绷的身子立刻就松软了下来,随着韩陵山去了自己的房间,即便身后传来耻笑声也不在意。

跟同伴们说了要去见莫日根大喇嘛的事情,这些平日里把金子当命一样看守的建州人,纷纷献出了自己的分到的金子,不一会,韩陵山面前就有一口袋金沙。

“成败在此一举”

韩陵山重重的一拳捣在装满金沙的口袋上,其余建州人的神色也变得悲戚起来。

脱离奴隶身份,对他们来说很重要,非常的重要。

一群人窝在客栈里没有招惹是非,也没有出去乱逛,等到中午时分,韩陵山起身披上羊皮袄,戴上狗皮帽子挎上长刀,率先向外走,老阿古背起装满金沙的口袋亦步亦趋的跟着韩陵山。

皇寺就在城外,高大的楼阁在白茫茫的大地上极为醒目。

对于抢劫成性的建州人来说,像韩陵山,阿古这样的人背着满满一口袋金子在街道上就像孩童捧着珍珠在强盗窝里的玩耍一般可怕。

尤其是发现两人居然出城了,身后立刻就有一群人跟了上来。

不过,发现两人踏上了前往皇寺的便道之后,那些人就停下了脚步,遗憾的瞅着这两个人一步步的走进了寺庙之中。

阿古满怀希望的看着韩陵山被小喇嘛带进了一座偏殿,他自己来到一座佛殿前,虔诚的行五体投拜大礼。

偏殿里极为空旷,只有一张巨大的唐卡挂在大殿上,供奉的却是绿度母。

光着脑袋的孙国信坐在蒲团上,泪光闪闪的瞅着四处寻摸东西的韩陵山,此时,他最渴望获得韩陵山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只见鬼头鬼脑的韩陵山在佛殿里看了一圈,最后果断的从墙根拿起一个红漆木鱼,探手在里面摸索了一阵,如愿以偿的掏出一把烟卷。

就着佛前的长明灯上点燃了烟卷,深深地吸了一口,在肺里转了一圈之后,才缓缓地吐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会把烟藏在木鱼里”

韩陵山冷哼一声道“不藏在这里难道藏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