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生活是有惯性的

第六十五章生活是有惯性的

钱多多姐弟两抢劫明月楼抢劫的不亦乐乎的时候,那个去岳阳为兄长王钟复仇并调查前后因果关系的王贺已经回来了。

从去,到回来加上中间办事的时间总共用时一月零九天。

看完王贺亲笔写的事情经过之后,云昭愤怒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但是,站在云昭面前的王贺虽然穿着孝服,脸上的表情却平静无波。

“这么快回来做什么,事情全部办完了”云昭抬起头冷漠的瞅着王贺。

王贺跪在地上,重重的叩头之后道“多谢县尊给了我手刃仇敌的机会。”

“区区一个岳阳,就损毁我一员干才,你确定你把事情都干完了”

“回禀县尊,确实已经办完了,学生因为想着要快些回来继续完成学业,所以,事情办的粗糙了一些,不过,确实没有漏网之鱼。”

“主犯全数伏诛”

“岳阳知府冯源被灭门,他的人头被学生带回来了,准备制作成骷髅标本摆在房间做装饰,陷害我兄长的劳春被我亲手分尸,诱骗我兄长的劳玉如被我亲手摘心,刮分我兄长两年心血的德源商号从东家到伙计被我灭门。

此次行动,共斩杀参与杀害我兄长的敌人三百二十八人,追回银钱二十七万八千六百两,黄金三千七百二十八两,绸缎一千六百匹,桑蚕丝十一万六千束,棉布一万三千四百匹,焚毁岳阳海市子,独留岳阳楼供县尊将来检阅洞庭水军之用。”

云昭听得愣住了,连忙重新翻越了一下文书,指着文书中的海市子道“这是你兄长两年间建立的集市”

王贺眼角终于有泪水滑落,凄声道“我兄长以传说中的海市子为名,以两百两银子的资本,在岳阳修购买了一块废弃之地,先是从我蓝田县引来了商队,以巨舟在海市子边缘交易货物,三月间成交无数,引来岳阳府本地商贾争先进驻,然后就把海市子的土地租给这些商家经营门面,因为卖家在湖上,买家在湖岸,我兄长巧妙地避开了本地官府对卖家的勒索。

也就是因为如此,洞庭湖沿岸商家都愿意来海市子做交易,哪怕是官府禁止的买卖,在海市子上也能找到,我兄长只收半成的中人费用。

短短两年时间,就给我蓝田县创造了不下三十万两白银的财富。

我兄长以为,只要继续经营下去,他就能用这座海市子控制洞庭湖周边的很多商家,继而形成一个以岳阳府为中心的商业圈。

可是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劳春,也就是我父亲的至交,那个愿意把闺女劳玉如嫁给我兄长的老贼,竟然在这个时候,为了巴结岳阳知府冯源,怂恿自己闺女与冯源之子冯安勾搭成奸。

一个二马并一鞍的玉佩让我兄长发现了他们的奸情。

我兄长本就对劳玉如没有什么意思,当场撕毁了婚约,并表示从此后与劳家一刀两断,准备一心经营海市子,为我蓝田县布局巴陵之地。

谁料想,劳春这个狗贼竟然假借致歉的名义,邀请我兄长赴宴,我兄长在酒宴上发现劳春狗贼用了蒙汗药,立时反击,却被冯源狗官动用了岳阳大批军卒围攻,两名部下战死,我兄长酣战至精疲力竭方才被捕快用渔网捉住。

这些狗贼逼迫我兄长签下转让海市子的文书,我兄长羞愤难忍,始终不肯,遂遭了毒手。

他死后,那些追随他一路发财的狗贼们,居然齐齐的背叛,杀死了六名一心跟着我兄长的心腹手下,一夜间,海市子就成了劳春的产业。

县尊我兄长死的好冤啊”

云昭的面皮抽动一下,叹口气道“王钟这个蠢材,居然从头到尾没有提及我蓝田县”

王贺惨笑一声道“如果我兄长一开始提了蓝田县也就罢了,结仇之后再提及县尊的威名,恐怕会死的更快。

岳阳之地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自古以来乃是兵家必争之地,我兄长宁愿身死,也不愿意泄露了我蓝田大计。

眼见海市子已经糜烂,学生就带着黑衣人假借洞庭湖盗之名,平灭了我兄长留下的所有痕迹,让官府中人以为这是岳阳知府冯源与湖盗之间的纠纷,将我蓝田县解脱出来。

待学生完成学业之后,事情也过去了一年多,学生毕业后准备重返岳阳,准备从洞庭湖盗下手,完成我兄长未曾完成的大业。”

云昭低下头想了一会道“既然大仇已经报了,你就应该忘记这件事,逝者已矣,你要重头活人,不要整天哭唧唧的过日子。

我们的时日还长,不能因一时之挫折,就折断了自己长远的目光,你可明白”

王贺抹掉眼泪道“学生明白,我还要为我王氏传宗接代呢。”

云昭听王贺这样说,就连忙道“看你孤苦,你可以与我家的妹子们多亲近,亲近,这是你的荣耀,也是你兄长的期盼。”

王贺闻言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连连摆手道“我兄长从未这样说过。”

云昭怒道“我说他说过,他就一定说过,你兄长就是遇人不淑,才出的事情。”

王贺连忙从怀里掏出岳阳缴获的财物表,呈递到云昭的桌案上,然后大声道“大业未成,学生没有成家之念。”

话说完了,就一溜烟的出了大书房。

云昭笑呵呵的瞅着王贺远去的背影,对抢劫归来的杨雄道“吓唬他一下或许能让他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不会陷入魔障中。

我蓝田县从不缺少杀神一类的人物,我们需要的是一批心平气和的新人。”

杨雄笑嘻嘻的道“您的话也太吓人了。”

云昭不理睬杨雄话语中的讥讽之意,拿起王钟的调查报告,微微叹息一声,把文书递给杨雄道“归档吧,王钟进忠烈祠。”

“这是第一百三十七位进忠烈祠的同窗啊”

杨雄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了。

“刚才,王贺的话给了我一个新的思路,我们确实应该组建水军,命钱少少打探洞庭湖上的湖盗规模,如果湖盗规模还算可观,那就出手收服,既然王贺已经生出了这个心思,待他毕业之后,就命他去做这件事吧。”

杨雄点点头却不肯走,目光盯在云昭桌面上的财物表格。

云昭叹口气,把表格给了杨雄。

杨雄犹豫一下道“入您的专项费用里”

云昭摇摇头道“这是烈士用血换回来的银子,私人用了烫手,入大库吧。”

“也好,夫人给您抢回来了两万多银元,应该够您弥补亏空的。”

“真的明月楼这么有钱”

“本来没有这么多,主要是这一次夫人发了狠,不但搜刮了人家的库房,还把楼里的几个老鸨子跟大茶壶也狠狠地搜刮了一遍,您是没看见啊,夫人命人把老鸨子跟大茶壶吊起来打的那个惨哟。”

“你们是怎么抢劫的”

“出动的人手多了一些,控制了整座明月楼,然后刮地三尺。”

云昭叹口气道“这就是明抢了。”

杨雄笑道“如果不是离开了这座楼几百上千个妇人没了生计,卑职都想趁这次机会铲除明月楼。”

云昭皱眉道“蓝田县应该很缺女工才是,那里就会饿死”

杨雄摇头道“县尊不知,女子一旦进入青楼,就很难回头了,让她们依靠自己的双手去谋生,恐怕没有可能,好逸恶劳的秉性一旦养成,再放到蓝田县,她们还是会走老路的,还不如留着明月楼,她们的日子可能还好过些。

您是没看见啊,夫人把老鸨子吊起来抽打的时候,那些女子居然磕头恳求我们饶了这些老鸨子,并且愿意凑钱给这些害了她们的人赎身。”

云昭摊摊手道“看样子人家的生态圈子已经养成,那就没法子了,随她们去吧。”

杨雄摇摇头就去处理事情去了。

明月楼是钱多多噩梦中永远得素材,也是钱少少梦魇中的魔鬼,这几年还好一些了,早年间的时候,钱少少睡梦中都会哭喊饶命呢,钱多多更是不堪,以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只要听到老鸨子三个字就会不由自主的打一个激灵。

云昭办完公事回到后宅的时候,发现钱多多环着两个孩子坐在床上发愣,目光直勾勾的,她一向喜爱的银元就胡乱堆在地上也不知道收拾一下。

两个孩子两天没见母亲了,此时都乖乖的簇拥在母亲怀里不动弹,乖巧的令人心疼。

“怎么没有一把火烧了明月楼”

云昭轻声问道。

“我们以后不会再去找明月楼的晦气了。”

钱多多在两个孩子的脑门上亲了一口淡淡的道。

“这就放下了”

“哭得吱哩哇啦的惹人烦。”

云昭点点头道“也对,不值得。”

钱多多抱着两个孩子在大床上不断地翻滚,一边跟孩子玩耍一边道“什么都没有我的这两个宝贝重要,两天没有陪我的孩子,亏大了。”

“钱我拿走弥补亏空了。”

“拿去吧,快点拿走,免得我看了心烦。”

看样子,钱多多这是真的放心了心头最后一块魔障,云昭很是为她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