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谁这么倒霉要成云氏外戚?

第六十六章谁这么倒霉要成云氏外戚

除非必要,云昭一般是不去母亲居住的北跨院的。

不是他不喜欢去见母亲,实在是北跨院里居住着十几个妖怪,让他不得不退避三舍。

云氏下一代男丁里面,除过云昭之外,就只有云杨可以随意进出北跨院,问题是云杨也不喜欢进去。

云昭抱着云显,钱多多抱着云彰,夫妻两准备进北跨院之前,云昭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还在门口停一下这才有胆子进入月亮门。

嫂子跟小姑子关系好的很少,钱多多跟云昭数量庞大的姐妹们的关系也是如此,所以,云昭才进门,他怀里的云显就被他的妹子们给抢走了,钱多多怀里的云彰倒是平安无事。

钱多多哼了一声,马上就收到了很多白眼球,云昭哼了一声,立刻就方脸美人儿趴在他的后背上摇晃着他的脖子要礼物。

钱多多见云昭这是没法子继续向前了,就给了云昭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抱着云彰进了北院子的上房。

“哥,听说那个杨雄颇有些本事,你让他来见我好不好”

“杨雄已经娶亲了,这样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我可以请蛟叔帮忙,让女方退亲就是了我喜欢他,是他们家的福分”

这样的对话很容易让云昭想起秦腔折子戏里面的铡美案。

问题是戏文里面的因素一样都不缺,云昭可以是昏君,云娘可以是不讲理的太后,杨雄对标陈世美,妹子对标刁蛮公主,而獬豸完全就是一个白脸版的黑老包,至于云蛟很可能会弄成韩旗自杀身亡。

“书院里那么多的人,你们要是肯好好读书,自然会有才子来追求你们,说真的,杨雄在书院算不得什么。”

“可是成器的不多啊。”

“抓男人一定要从他声名不显的时候抓起,等到他声名赫赫,你们的婚事也就水到渠成了,一旦等男人从小鸟变成大鹏了,再想要抓到,那就难了。”

“我怎么知道书院里的那些呆子哪一个会成大鹏鸟,你妹子万一选错了,将来成了税吏夫人那就惨了,哥,你的眼光厉害,你帮我们选。”

“嫁给税吏也不错啊,蓝田县的税务是单另分开的,现在的小小税吏难说将来会不会掌握一州一府甚至一路的赋税,那时候,人家照样算是封疆大吏。

妹啊,男人是要守的,只要守住一个好男人,落得一个夫妇和睦,父慈子孝的下场,你这一辈子就不亏,至于男人能不能成为大鹏鸟,完全是生活中的惊喜,属于意外的奖励,有固然很好,没有也不差啊。”

“不成的,那样太丢我云氏的脸面了,我云氏乃是天潢贵胄,凤凰安能配麻雀。”

“天潢贵胄谁说的”

“我爹”

云昭瞅瞅说话的妹子,叹了口气,大字不识的云蛟确实能说出这般话来,只是,以云蛟标准的山贼脸,生出来的闺女更是符合关中大闺女的一贯标准。

对于妹子们婚事,如果说云昭一点都不上心,那就太冤枉他了,他也想把玉山书院出来的俊才一个个都弄成自己的妹夫,这样一来,在造反初期,家人背叛你的可能性太低了,是一个很好地家天下模式。

云娘也是这么认为的,且得意洋洋,认为云氏女儿不愁嫁。

自从促成了高杰跟云豹闺女的婚事之后,这些妹子们就事事拿高杰做人样子,她们也喜欢嫁给一个高大英俊且权势滔天的丈夫。

却完全忽视了高杰的来路。

这家伙本来就不是云氏嫡系,更不是玉山书院里出来的自家人,再加上以前贯会勾引上司老婆劣迹累累,只是命好,在云氏发展初期就加入了云氏,且为人勤快,办事利落,在云氏还是强盗的时候就展露头角,这个时候再娶一个云氏闺女,那就是一个完美的投效方式,高杰自然愿意。

高杰当云昭妹夫当得欢天喜地,老实无比。

可是,云氏后期的人才培育计划开始之后,只要是玉山书院出来的家伙,各个都以云氏心腹自居,他们没有高杰那种严重的疏离感,且一个个被玉山书院培养成心高气傲的王八蛋了,这种人但凡有点本事,哪里会给自己脑袋上顶一个外戚的帽子。

莫说云氏女儿长相都不算出色,就算是出色,如果没有漂亮到钱多多这种妖孽程度,他们也是不肯的。

“秦王世子,福王世子,庆王世子,西安知府公子,南京御史家的公子,河南,山西官宦人家的公子你们也可以挑选啊,他们是非常愿意的。

只要你们愿意,哥哥明天就能把你们都嫁出去。”

“,谁要嫁给那群窝囊废了,上次秦王世子随秦王妃来拜见婶婶,油头粉面的站在石榴树底下,还装模作样的摘下一朵石榴花插在耳后,跟一个兔儿爷一样,还有脸冲着我们抛媚眼天啊,哥哥,我要嫁一个男人,不是要嫁给一个兔儿爷。”

云昭微微叹息一声云氏女儿尽管也去玉山书院上学,可惜,没有一个学习好的,学习不好也就罢了,偏偏沾染了一身的玉山书院坏脾气,说她们是深闺中长大的女子吧,她们又能说出一两句普世大道理,说她们是书院里的新女孩子吧,她们又被母亲灌输了一肚子的封建糟粕。

云昭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排她们的婚事了。

“你们就不能丢开家世这个可笑的想法,去找一个真正喜欢的男子”

“当然要找喜欢的男子啊,哥哥,你看,杨雄就不错,人长得高大,浓眉大眼,五官端正,才学更是那一届的翘楚,哥,你就把他给我好不好”

云昭无言以对,只能把缠在身上的几个美女从身上撕下来,又把可怜的云显从树上取下来,也不知道是谁抓着才一岁的云显在爬树。

钱多多见云昭脸上有好几处口媒子的痕迹,恼怒的起身给丈夫擦拭完毕,再对云娘道“娘啊,你看看这些夯货,没一个正经的。”

云娘瞟一眼气急败坏的钱多多道“他们兄妹打闹你多什么心,家里这么多的妹子早就到出阁的年纪了,你这个当大嫂的居然一点都不关心。

闺女们喜欢书院里的学生,听说你可是书院里的大姐,怎么就不能挑好的学弟给你这些妹子你要是把她们都给嫁出去了,谁有空纠缠你夫君

一个女人家家的跑去打劫青楼,这事你也干的出来,有干这些混账事情的时间,多想想你的这些妹子们,这才是你这个当嫂子该干的事情。”

云娘训斥起钱多多来从不留什么情面,想到哪里就骂到哪里,对于冯英,她就客气的多了,也就是云彰出生之后,她才在日常生活中没有了那么多的客套。

钱多多被云娘呵斥,却没有乖乖受教,而是把云彰丢给云娘,自己一个虎跳就跳出屋子,抓着一个妹子的耳朵拖进来指着那张花里胡哨的脸对云娘道“谁家小姑娘会把脸画成这个鬼样子脸上的汗毛都没有绞掉,把脸画的花花绿绿的跟猴子屁股一样,这样的闺女您觉得书院里那些才子能看上,娶她回去日子还怎么过”

云昭瞅瞅被钱多多抓的疵牙咧嘴的云珍,连忙掩住云显的眼睛,免得吓坏了孩子。

云娘抱着云彰无奈的叹口气道“你就不能好好地教她们规矩”

“我那几个虎豹豺狼伯伯哪一个愿意让我来教训她们了总觉得我是从青楼里出来的,会把他家的闺女教坏”

“嫂子,这是你说的,可不是我爹说的”云珍虽然丑了一些,人却不傻。

云昭心中哀叹一声“云氏除过他跟母亲聪明之外就没有聪明人。”

果然,钱多多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捏着云珍的小巴把她的头扭过来瞅着她,然后一字一句的道“好啊,明天起就跟着我。”

云娘笑嘻嘻的让其余的姐妹们都进来,不理睬这一屋子的哭丧脸迅速宣布了,钱多多对她们有控制权

然后就抱着一个,背着一个孙子去了里间,去享受自己的天伦之乐去了。

“玉山书院出来的人不能放任自流,必须在里面安插一些真正的自己人。”

从母亲院子里出来之后,孩子不在,夫妻两难得的轻松。

云昭点点头道“前几届的不算,都是真正的自己人,后面这几届人员杂乱,确实需要加紧控制一下,你真的觉得把妹子嫁给他们就能俘获他们的心”

对于自家妹子的魅力,云昭一点信心都没有。

钱多多冷笑道“您只要对蓝田县有信心就好,刚才珍珍妹子有一句话没有说错,我们确实是天潢贵胄,新的天潢贵胄

云氏人丁稀少,想要扩大皇族,就必须拉拢一批外戚,我知道夫君你看不上外戚,可是呢,几千年来外戚在很多时候都是皇帝重要的臂助。

反叛的跟效忠的虽然一样少,一样在史书上没有留下多少好的印象,可是,这一招历朝历代都在使用,史书上没有记录的才是最重要的。出了那么多外戚的坏榜样,你见哪一个皇帝放弃使用外戚了”

“可是”

“可是什么谁告诉你娶皇族闺女要看闺女本身了这件事你不要管,看我的,我一定把这些死丫头们安排的妥妥帖帖的,让她们心甘情愿的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