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

第六十七章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

部下越来越多的时候,云昭基本上就不再干一些具体的事物了。

他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培养人,用人上了。

直到现在,蓝田县依旧有浓重的家天下的影子。

都说天下才智之士多如过江之鲫,云昭却总是喜欢用自家鱼塘里的。

即便是有一些野生的,也是经过长时间驯化之后才能委以重任。

人,形形色色,事物,却必须遵循一定的发展规律,这就让主君有选择性的用人,就成了一种可能。

诸葛亮的观人七法,太片面,不可取,想用区区七个方面去考验,观察一个人,是不恰当的,用自己的思想武装起来的自己人才是最好的部下。

曹操唯才是举的用人方略也是不合适的,这样的用人方式只能维持他这一代人,只要他完蛋了,部下也就开始鸟兽散了。

所以,云昭在用人的时候,基本上用的都是自己熟悉的人。

这样做虽然有唯亲是举的嫌疑,云昭还是坚持这样做,因为他以前的领路人师傅就曾经说过我都不熟悉你,你让我重用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与其这样,我为什么不用那些整天围着我的人,并且知根知底的人呢

这不是我有私心,而是那些想要进步的人不努力,你都不向我展现你的才能,让我知道你的为人,我为什么要提拔你呢

要知道,我提拔的每一个人都要用我的信誉做担保的。

这段话,云昭记得很牢,因为他在听了师傅的话之后,努力向师傅展现了自己的才华,然后就被弄到乡下当扶贫干部了师傅认为,他的才能就在这里

云昭那时候不知道自己的长处在哪里,反正平日里看上级们的操作,觉得拉一条狗过来也能很好地完成,当自己开始独立操作一个贫困村子的时候,才发现,当一条能干的狗好难。

脑袋里空空的,却要面对村民们殷切的目光或者不屑的目光,心里好慌,平日里壮怀激烈觉得自己可以把天捅一个窟窿的心,这时候只会告诉他两个字快跑

就在他最绝望的时候,师傅来了,先是一顿怒吼,让所有村民都认为他是一个巨大的官员,可以轻易地把村子里不听话的人满门抄斩的那种大官,然后拿脚踹着云昭这种新丁带着村民们从车上卸薄膜,最后一言九鼎的告诉村民们,把所有空闲的地里全种上蒜头

然后,那一年小蒜薹大卖

就这一件事云昭对师傅佩服的五体投地直到有一次师傅喝醉了才告诉他,鬼才知道蒜薹大卖呢,他本来是准备让村民们种大蒜的。

种大蒜赚钱不赚钱他不知道,只知道绝对会保本,即便蒜头卖不出去也不要紧,他再找上级协调,哪怕每个公务员买十斤大蒜回家,也能把那个村子的问题解决掉。

至此,云昭终于明白自家发工资的时候,动不动从政府领回来的那些便宜的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是哪里来的,都是官员找不到中间商导致扶贫失败的产品

有时候就是撞大运,撞上了一个村子的百姓有了资金,就能改变很多事情,就算是失败了,也比在大西北这种不方便大规模种粮食的地方种麦子来得好。

来到大明朝,这种撞大运一般的行政事务,在云昭这里就成了一个明显的优势。

他比他师傅强大的一点就是他知道世界的走向,他知道历史的走向,他知道社会在向哪一个方向前进。

他师傅糊涂的地方,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于是,他就有了点石成金的本事

想让百姓种麦子就种麦子,想让百姓种蒜头就种蒜头。

就是这种成功的经验,让云昭的声望在蓝田县乃至大明朝如日中天。

那些比云昭要聪明得多的土著们,在云昭可以看见前路的神奇本领下,一个个瑟瑟发抖,比如卢象升,比如洪承畴,比如孙传庭,比如韩陵山他们这群人。

所以,云昭可以心安理得的留在玉山这个舒适且安全的环境里,一边跟老婆打情骂俏一边进行最甜蜜最温馨的亲子活动,顺便随意处理一下公务,就能获得部下们最衷心的爱戴。

哪怕他们要在沙漠,草原跟最凶恶的敌人作战,哪怕他们要在波澜壮阔的大海上与天争命,哪怕他们要跟大明最凶残的官僚,反动势力斗得你死我活,也心甘情愿。

因为有云昭。

因为云昭从一出世,他的每一个决策都没有让这些人失望过,他们已经看见了胜利的曙光,并且坚信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正确的,为了这个正确,他们宁愿抛头颅洒热血。

“这个世上最难的事情就是找准前进的方向”

云昭签署完毕一份要大力发展洞庭水军的决议之后,忍不住感慨的长叹一声。

“长江是一个大问题”

杨雄很贴心的拿来了江南水系图,指着密集的水网道“南船北马,我们想要对南方有足够的威慑力,就必须保有一支强大的水军。

卑职现在对县尊的远见佩服的五体投地,我们在不经意间就已经布置好了水军,海上有韩秀芬跟郑芝龙,如果大湖里还有江河水军,那么,我们只需要静待这些水军成长起来,就能对江南形成两面合围之势。”

“郑芝龙不能称之为自己人,这一点,韩秀芬的实力还要加强一下,她既然已经使用了黑人成为她舰队中的主力,那么,就不能做那些戕害黑人的事情。

在遥远的黑非洲,她可以扶持一个黑人部族,并且成为他们真正的朋友,这样,我们就能有源源不断的远征兵员,以后退休的黑人船员也就有了一个好的落脚地,这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啊。”

杨雄很自然的点点头道“昆仑奴不能进入中原”

云昭摇头道“当然能进来,他们可以来中原学习,游玩,甚至做官也问题不大,这样能获得尊重,只是,谁不喜欢自己的家乡呢”

杨雄一点都不喜欢县尊的话术,直言不讳的道“就是不准他们大规模的上陆地是吧”

云昭皱眉呵斥道“怎么说话的”

杨雄点点头道“这一点我会在给韩秀芬的信件中说明白,阅后即焚的那种信。”

云昭点头道“用拼音写,告诉韩秀芬着为永例。”

当兵不能用太聪明的,太聪明的人一般都惜命,在大明,这一特质表现的尤为突出,不论是戚家军,还是白杆军,他们的兵员都不太聪明。

就因为有这样的兵员,他们才会冒着炮火以及铺天盖地的箭雨向敌人发起冲锋。

至少,云昭就做不到,当然,李定国这种喜欢战场的变态是个例。

蓝田县的军队正在向智慧型转变,这很危险,必须加快新武器的研究了。

雷汞还是没有制造出来云昭心如油煎。

雷汞这两个字云昭是知道的,可是,什么是雷汞这就要问苍天。

段国仁在偶然间发现,高速旋转能够增加子弹的稳定性,怎么才能让子弹旋转起来呢

在无意中发现底部有洞的水桶在漏水的时候,水流自然就会产生旋转,于是,他就在设计了一种拉刀,在枪管璧上拉出来几条曲线。

实验之后发现,确实对于准性有帮助,可是铅弹太软,打两下之后,拉出来的凹槽就会被铅填满。

然后,他就用铜来当子弹太贵了。

然后,他就试验用铜包裹着铅弹再后来,他觉得打几下就要清理枪管这很麻烦。

于是,他就开始胡思乱想觉得火药应该跟铅弹应该是一体的,又根据火药只要被砸就会爆炸的原理提出,放弃火绳,加强鸟铳上鸟嘴的力量,通过鸟嘴砸火药的方式把子弹送出去。

而火药燃烧之后推出铅弹之后,最好能随着子弹一起飞出去。

于是,他就找了武研院的人,要求一种可以将火药跟子弹连接在一起并且能够在外力作用下自燃的好方法。事实上,在武研院中,对于膛线的开发已经进行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不仅仅是鸟铳上刻膛线,就连一些秘密大炮上也开始有了膛线。

只是,在枪管上刻膛线太费工,而且成功率很低,而大炮上刻膛线,就要改变炮弹的模样,一个圆球旋转不旋转的毫无前途。

现在,段国仁提出,将火药跟子弹连在一起的方法给了武研院一个新的研究方向,这是云昭亲眼目睹的大明土著的智慧闪光点。

于是,有了新的研究方向的武研院的人就习惯性的上书找云昭要钱,最后,云昭为了鼓励这种发现,特意奖励了对钱没有半分兴趣的段国仁五千两黄金。

既然外人靠不住,云昭希望这些从玉山书院毕业,并且有一定格物知识的人能给他一些新的惊喜。

瞅着桌子上摆着的十几把损坏的鸟铳,云昭在心中叹息一声。

这就是武研院最新的实验结果,这是火药被强硬砸爆炸之后的结果。

“子弹是被推出去了,只是,火药的威力无法控制,我们想过控制火药推力的方向,可是很难,所以,我们觉得应该将火药装在一个小小的圆筒里,在圆筒的底部装上燧石,这样一来,鸟嘴就能用很少的力量撞击燧石,燧石着火点燃火药,最后将子弹推出去。

县尊,您看看,这是我们最新研制的弹药,除过不稳定之外,其余的都好,现在正努力寻找比燧石更加灵敏的底药。”

张国柱的妹子张莹从口袋里掏出一样物事递给了云昭。

云昭瞅着眼前的这几颗跟他印象中的子弹模样已经极为接近的弹药,将手藏在袖子里暗暗握握拳头,他觉得自己这一刻距离真正的火器时代已经近在咫尺。

“不错,你想要什么样的赏赐”云昭尽量让自己显得心平气和一些。

张莹撩起自己的裙子,指着洁白的小腿上的一道疤痕道“这道疤痕您知道是怎么来的吧”

云昭犹豫一下道“这好像是你自己跳楼弄的。”

张莹冷冷的道“没错,就是因为您的小舅子,我跳了楼”

云昭摊摊手道“钱少少成亲了,换一个要求,比如你可以叫张国莹”

张莹将撩起的裙摆放下,瞅着云昭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我迟早会变成张国莹,这一点我很肯定,不要那我的东西来赏赐我。”

云昭为难的道“你也知道,钱少少已经成亲了。”

张莹自顾自的道“我根据您说的雷汞二字,已经用汞与一种液体合成了一种新东西,这东西爆火的速度远胜燧石,我觉得我已经摸到了门槛,剩下的就是继续试验而已。

如果”

云昭觉得自己的小舌头似乎都在颤抖,不假思索的道“只要你能把雷汞给我弄出来,钱少少任你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