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得不到?笑话!

第六十八章得不到笑话

长得好看的人似乎永远都知道怎么穿戴,怎么打扮能让自己更加好看一些。

钱多多就不说了,刚刚带着两个孩子午睡完毕,长发披散在一边,衣襟半敞慵懒而又幸福的瞅着两个依旧酣睡的孩子,母性的光辉几乎要冲破屋子与太阳争辉。

钱少少也在屋子里,虽然金环束发,锦衣华服,眉如远山,星眸如漆哪怕他把身子蜷缩进一张大椅子,猴子一般蹲在上面的时候,依旧给人一种楚楚动人的感觉。

“姐,我被姐夫给卖了。”

钱少少从桌子上取过一只桔子一边剥一边小声嘀咕。

“你睡了张莹”

钱多多给两个孩子掖掖小被子,眼睛里全是这两个孩子,对于弟弟刻意营造出来的凄惨模样看都不看。

“我哪有最多”

“最多什么”

“最多上了手。”

“哦,既然你已经坏了人家的名节,给人家一个交代也是应该的。”

“不是吧玉山书院什么时候有名节这一说了

书院大比的时候,上武课的时候,男男女女摔跤纠缠在一起的时候多了,该碰不该碰的地方碰的多了。”

钱多多整理一下乌黑发亮的长发打了一个哈欠道“那是比武,我想能进入擂台的女子你们也没胆子胡乱下手。”

“咦,姐啊,我好像在跟你说我被我姐夫卖掉的事情,没说别的。”

“张莹也不错,楚楚虽然是个好生养的,就是比较蠢,再给你找一个聪明老婆也不错,这一点你姐夫做的没什么错。”

“没错你知不知道我姐夫的原话是,一旦张莹完成了她的研究计划,我本人任由张莹处置,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意思你会听不懂”

钱多多瞪了钱少少一眼道“说那么大声做什么,惊醒了孩子,张莹能把你如何呢”

钱少少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面如土色的道“我听到一些很不好的传言,是张莹放出来的。”

钱多多道“了不起弄断你的腿,没什么大不了的。”

“弄断腿还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到底还是不是我姐”

“哼,我听你姐夫说了,张莹的研究对我蓝田县来说非常的重要,很可能会改变我蓝田县的作战方式,别说张莹要你了,就算是要你姐夫,你姐夫可能也会答应。”

“不会吧这么厉害的研究我怎么不知道”

钱多多瞟了弟弟一眼道“那东西到底有多厉害目前就我跟你姐夫知道,你没资格知道。”

“我这个管内卫的居然都没资格知道”

钱多多叹口气,来到弟弟身边抚摸着他的脑袋道“我们两说起来是一母同胞的姐弟,可是,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是君臣。”

钱少少摇头道“你知道就好,看样子我被姐夫卖的不冤。”

钱多多笑了,在弟弟脑袋上重重拍了一巴掌道“你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除我之外,视天下女子如草芥,你这样的男子怎么可能是一个好夫君呢

偏偏生的好看,人又聪明,嘴巴又会说,事情做的也暖人心脾那些愚蠢的女人就如同扑火蛾子,明知道是死路一条还亡命的扑上来。

所贪者,不过是你的美貌而已,你姐姐我也不知道你是占便宜了还是吃亏了,不过呢,张莹既然这么执着,而且愿意拿自己的心血来交换跟你在一起的机会,我就觉得这件事可以做。”

钱少少的眉头越皱越紧,他忽然从姐姐的话语中听出来了一丝不寻常的东西,就抬头瞅着姐姐道“你不能说的,我想,张莹会告诉我。”

钱多多笑了,再次在弟弟脑袋上亲昵的重重拍了一巴掌道“果然聪明,最好能把护卫这个绝密实验的差事揽下来,这也是你姐夫的意思,别的人,要嘛太蠢,要嘛,你姐夫信不过。”

钱少少虽然被姐姐的重掌拍的眼冒金星,还是将刚刚剥好的桔子双手奉上。

钱多多吃一口桔子笑道“你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了,我想,我那一群小姑子应该也会听话吧”

钱少少打了一个激灵道“什么意思”

钱多多吐掉橘核轻描淡写的道“皇家还谈什么情爱,真是愚蠢的可笑”

钱少少眼神躲闪,四处乱瞅,有些后悔来找姐姐了。

钱多多没好气的道“放心,我不会害你的。”

钱少少松了一口气,双手揽住姐姐的腰身深情的道“您是我亲姐,真的。”

钱多多推开弟弟,轻声道“把你的监察玉山书院重点生的簿子给我送过来。”

钱少少笑道“也好,那些家伙平日里趾高气扬的,言语大多疏狂,是该套上一个铁链了。”

钱多多冷笑道“这世间多得是攀龙附凤之辈

随着蓝田县的界碑到处乱跑,跑到现在的结果就是蓝田县更像是一个域外的国度,哪怕蓝田县如今还在大明疆域中,这里的人对于大明已经没有什么概念了。

对于百姓来说,每年还是要缴税,不过,日子要好过的多,蓝田县的赋税就那么几种,额度多少都是固定的,被石匠把赋税名目,额度,损耗刻在石碑上,只要官府敢多收,所有人都会知道,本地出贪官了。

前几年的时候,大家生产的粮食还要专门卖给官府粮库,然后再从粮库平价购买自己所需的粮食,现在不用了,官府粮库里面的粮食太多了,已经开始允许百姓自己向外卖粮,官府不再插手。

就这一件事,就让蓝田县百姓明白,自家官仓已经装满了粮食,足够蓝田县百姓两年所需,这是一些读书人跟百姓们讲的什么粮食储备计划。

百姓能够自主卖粮,这表示蓝田县的建设进入了一个新的层次,表示粮食生产已经极大丰富了,官府也不再以粮食为最终执政目标,开始转向利润更加丰厚的工商业。

大明时期的百姓对于出远门是没有多少兴趣的,这些年下来,人们也渐渐遗忘了那些吃不饱的饥饿日子,只能从远方来的商贾嘴里听到别的地方民不聊生的消息。

不过,那是远方的事情,与蓝田县无关。

钱少少从集市上走过,从一个西方妇人开的名叫林茨的蛋糕铺子里取过自己预定的两份蛋糕,一份是给楚楚的,另一份,他准备拿去跟张莹献殷勤。

对于钱少少准备再娶一个老婆的事情,楚楚没有什么意见,她即便是再刁蛮,也无从阻止钱少少要做的事情,钱少少希望楚楚在吃到蛋糕之后,会忘记悲伤。

给楚楚一份蛋糕,算是钱少少对楚楚表达的最大程度的歉疚。

钱少少其实一直在为姐姐庆幸。

当初姐姐决定嫁给云昭的时候他并不愿意,他甚至觉得姐姐会因为一个糟糕的过去而受到伤害。

他不在乎自己,能活到现在已经是老天赐福,所以怎么活着都无所谓,然而,姐姐不能,她吃了那么多的苦,怎么能没有一个幸福的生活呢

好在,姐姐过的很幸福,这就是钱少少最大的幸福。

至于张莹

钱少少觉得自己今天就能搞定她毕竟,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这不是钱少少自大,更不是他狂妄,而是因为,他见过,有过,太多女人了,不论是贵女,还是民妇,亦或是玉山书院里的怪胎,见到他之后都是同一副模样。

马上就要进书院了,钱少少的麻烦也就多了起来,抬手推开一个跟他同宿舍多年,一见他就要索吻的男性丑逼,保护好手里的蛋糕继续前行。

雷恒这种程度的抹黑行为,钱少少早就习惯了,如果不是这个家伙的武力过于强大,他早就翻脸了。

“喂,老钱,听说你要被断腿莹强上了,便宜她不如先便宜我。”

钱少少把这个大猩猩一样的家伙当做透明人,这人除过长了一身横练腱子肉之外没什么特长,别人有他这一身武艺早就在军中飞黄腾达了,因为脑袋里都是肌肉的缘故,他只能在书院里当武课先生,还暗中喜欢张莹很多年了。

这种横刀夺爱的事情钱少少也不知道干过多少回了,区区言语上的冲击,他一点都不在乎。

一个整天只知道在张莹面前炫耀腱子肉的家伙,哪里会知道张莹这种女人会喜欢什么。

自己上次羞辱了张莹,嫌她的脚大,还有味道,张莹就跳了楼这不算什么大事,由爱生恨这种事对钱少少来说也是家常便饭,女人嘛,只要对她温柔一些,由恨生爱也是顷刻间的事情。

“钱少少,你已经成亲了”

雷恒的声音里已经带着一丝丝恳求的意味。

“我为了她,已经两次拒绝进入军中了你知道的,我多么喜欢征战沙场”

钱少少终于停下脚步,将手里的蛋糕递给雷恒道“现在就去,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雷恒拎着蛋糕,茫然的看着钱少少,过了片刻,擦拭一下眼角的泪花强笑着把蛋糕还给钱少少道“算了。”

钱少少冲着雷恒冷笑道“我要是像你这么喜欢张莹,哪怕伤天害理也要得到她,毕竟,最重的惩罚也不过是去军中当敢死队三年,以你的武功,三年未必就会死。”

雷恒悲伤地摇头道“三年后,她还是不会喜欢我的。”

钱少少几乎将脸贴在雷恒的脸上怒吼道“三年之后那就再来他娘的三年”

雷恒听得目瞪口呆

钱少少拍拍雷恒的脸庞道“老雷,你早就该去军中了,装傻充愣这么多年,就因为一个女人去凤凰山吧,别让做兄弟的看不起你。”

雷恒长吸一口气,惨笑着拍拍钱少少的肩膀道“对她好点。”

说完,就转身走了。

钱少少瞅着雷恒有些佝偻的背影道“有本事就把张莹从老子的魔掌里救出去,她要是落在我手里,这辈子想要快活,那是做梦”

雷恒也不回头,只是扬扬手道“不管了,我要去凤凰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