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岁月让人清醒

第六十九章岁月让人清醒

“最看不起这样的蠢货”

钱少少瞅着站在不远处竖起耳朵倾听八卦消息的男女学子们丝毫不掩饰自己对雷恒的鄙视。

“一个女人而已,就连自己的理想都不顾了,就你这一身的武功,领着上千部属战场争雄不好吗”

围观的学弟学妹们顿时就散开了,那怕是平日里见到钱少少就挪不动脚的学妹们也走的很干脆。

钱少少见教育的目的已经达到,就拎着蛋糕继续向白塔寺那边走去,武研院就在白塔寺边上,对于玉山上多出来的寺庙宫观以及礼拜堂,钱少少历来是不喜欢的。

这里面养着一些闲人,一些不知所谓的和尚,道士,阿訇,喇嘛以及教士。

他抬头看看天,觉得漫天的神佛都供奉在小小的玉山上,也不知道挤不挤。

玉山顶上原本是没有什么草木的,后来不知怎么的,这里居然长出来了竹子,这些竹子是一个道人弄来的,而且把雪峰上长竹子给弄成了神迹。

只是,这里的竹子长得并不高,都是些细毛竹,山脚处的百姓经常采这种细毛竹扎扫帚,不过,这里的细毛竹自然不会有这么悲惨的待遇,每一棵都被精心照顾。

穿过竹林,就是一大片由石料建造成的极为厚实的石头建筑,这片建筑被围墙包围着,门口还有卫兵把守,围墙四角还建有碉楼,上面依旧有卫兵来回走动。

验过腰牌之后,钱少少晃荡着朝最西边的一座小楼走去,那里就是张莹的独家实验室。

此时,这座小楼里充满了呛人的味道,两个卫兵用力摇着风扇,屋子里依旧浓烟滚滚。

“怎么了”

钱少少连忙问卫兵。

“刚才里面炸了。”

“伤着人了没有”

“没有,这又不是第一次炸。”

卫兵显然对这种程度的爆炸已经无视了。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屋子里的传出来,不一会,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的张莹端着一个木盘从浓烟中走了出来,钱少少丢掉蛋糕就上去接。

却被张莹喝止了。

“离我远点,蒸发皿里是水银。”

钱少少立刻闪开,武研院里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会发生,比如曾经有一个喜欢炼丹的家伙就在一天之内头发,牙齿全部掉光,变成了一个怪物,他可不想成为那样的怪物。

眼看着一个个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陆续从屋子里出来,而房间里的浓烟也逐渐变淡,钱少少就对张莹道“别拼命啊。”

刚刚脱掉厚重衣衫的张莹冷哼一声道“我们不拼命,军中的弟兄就要拿尸体去填坑。”

“这东西这么重要”

张莹回头瞅瞅钱少少,抬起衣袖将他刚刚沾染到的一点尘土轻轻擦拭掉,仔细看了钱少少的脸道“稍微转过去一点,你左半边的脸更好看,如果是晚上的话,一半脸照着月光,一半脸隐入黑暗最是好看。”

钱少少笑了,把蛋糕拿过来递给张莹道“累一天了,吃两口蛋糕,这是林茨夫妇烤的,我今天排了好一阵子队才买到。”

张莹撩一撩自己被汗水湿透的头发笑道“也好。”

话说完,见同伴们在吃吃的笑,就大方的挥挥手道“这一份不给你们。”

钱少少也跟着笑道“我来的时候偷了几瓶县尊收藏的好葡萄酒,我让小厮去冰镇了,过一会就该送来了,你们去沐浴一下,一会我们一起喝一杯。”

众人轰然应诺,一瞬间就跑的没影了。

钱少少提着蛋糕,随着张莹一起离开了武研院,穿过竹林,踩着青石台阶缓缓下到书院。

山上是工作的场所,书院才是安居之地。

张莹是有官职的,在书院中拥有一间单独的房间。

钱少少笑吟吟的站在门口看张莹换衣裳。

“我的身体你曾经看过,好看吗”

钱少少道“很好看,至今念念不忘。”

“那时候为什么不趁机要了我因为我的脚味浓郁的缘故”

“那时候我们刚刚上完武课,靴子里都能倒出水来,谁的脚都不可能好闻。”

“我长得不好看”

钱少少沉吟一下道“看惯了韩秀芬,周国萍她们,再看你如见天仙。”

张莹点点头,用一块很大的布巾子缠住只剩下亵衣的身体笑道“这是实话,我那个时候被我哥哥给宠坏了,只喜欢漂亮好看的男孩子,而你,长得最好看。

如果,你当年要是要了我,我现在也不会如此为难。”

钱少少笑了,笑的如同百花盛开一般灿烂,挑挑眉毛道“现在为谁为难呢”

张莹道“雷恒你当年没有要我,也是因为雷恒吧”

钱少少笑的更加开心,点着头道“那个家伙虽然是一个蠢货,可是,他再蠢也是我的兄弟,之所以找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是因为我想断掉这个家伙的念想。

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喝的醉醺醺的,即便是在梦中也在喊你的名字,说实话,女人而已,我不能眼看着我兄弟就这么被糟蹋了,不值得

我当年在明月楼亲手勒死的女人至少有十个,我见多了刚开始贞洁刚烈不准男人碰她一根手指头的女人,也见多了这些女人后来媚骚入骨的嘴脸。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你比较特殊,你们兄妹都是我的同窗,为了雷恒我早就干掉你了,敢这样羞辱一条前程远大的汉子,你百死难赎”

张莹笑着鼓掌道“没错,这才是钱少少,我蓝田县最毒的一条蛇,最狠的一匹狼,你视天下女子如粪土,只认为这天下就该属于男儿的。

我之所以要县尊把你交给我处置,就是要让玉山书院的人都看到,你钱少少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也不过是一宗货物而已,与你藐视的那些苦命女人何其相似。

可是,你今天乖乖的来了,还带着蛋糕,红酒来了,还要拿出自己最美的一面来讨好我,现在,我还脱掉了衣衫,且满身臭汗,如果我要你现在就跟我上床,你上还是不上呢”

“上”钱少少回答的斩钉截铁“并且会拿出毕生所学”

“就因为我正在进行筛选的实验吗”

“废话,难道你以为你真的长得漂亮到让我兽性大发不成”

“这个时候你就不为你的兄弟雷恒考虑了”

“雷恒要去凤凰山,你的研究对军中所有的兄弟来说都很重要,对他也一样,在救兄弟们的命与抢兄弟爱慕之人之间,我选后者。”

“你应该知道,就算你不来,我的实验照样会进行,照样会有结果,照样会在军中使用,你钱少少不会连这一点都想不到吧。”

钱少少原本满是笑容的脸立刻就垮下来了,狠狠地揉搓两下道“你就是一个疯子,我当年就说了你两句,你就从三层那么高的楼上跳下来了,腿都摔折了还说喜欢我,天知道你会不会在实验结束之后,拿着成功的试验品冲着我哈哈大笑两声,然后一头从玉山上跳下去

你们女人,不是傻子,就是疯子,我哪里敢赌啊”

张莹无力地坐在床铺上,捶着自己的脑袋无力地道“你害死我了,也害死雷恒那个蠢货了。”

钱少少不解的道“你喜欢雷恒”

张莹苦笑道“他那个样子,我又不是石头人,更不要说我们一起长大的情分。”

钱少少狠狠地在门框上捶了一拳道“你喜欢他就去找他啊,找我干什么”

“我的身子被你看光了,更何况你还上了手”

“雷恒也看了,你干嘛只说我”

“什么”张莹的声音顿时就变得尖利起来,且浑身颤抖。

钱少少探出头左右瞅瞅见外边没人,就低声道“有一年,你们女生洗澡的温泉房子出现了一个窟窿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张莹颤抖着抬起手指着钱少少道“是你”

钱少少嘿嘿笑道不是我,是老鼠干的,不过,被雷恒发现了,然后”

“然后什么”

“他当然不会亏待兄弟只是发现你在洗澡,他就追杀了我们整整一年,一年啊随时随地只要想起这件事就会袭击我们,害得我们睡觉都要留一个人放哨,免得被他半夜把我们活活掐死。

我之所以会靠近你,有一半原因是被他虐待的受不了了。”

“我不活了”张莹放声大哭

钱少少神清气爽

拿起自己提来的蛋糕,胳膊底下夹着从姐夫那里哪来的葡萄酒悄悄地离开了,既然张莹喜欢的人是雷恒,那么,这个女人死不死的关他屁事,要着急,也该是雷恒着急。

找到雷恒的时候,这个满脸胡须的年轻汉子正在晒月亮。

钱少少分他一瓶酒,两人碰一下,就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

“吃蛋糕,林茨家的,加了树莓,很难得。”

“张莹不喜欢吃”

“她倒是想吃,也得我给她吃啊。”

“她那么喜欢你,你别辜负她。”

“谁说她喜欢我了她之所以会跟我姐夫说那些话,就是为了报复,报复我当年羞辱她。”

“你当年确实过份了,咦你说她不喜欢你”

钱少少分一块蛋糕给了雷恒道“年少无知的时候确实喜欢我这种漂亮的,你这种威武型的汉子她欣赏不来,现在有些见识跟岁数了,自然知道谁才是对她最好的那个。”

雷恒捧着蛋糕不吃,怔怔的瞅着钱少少道“她真的说喜欢我”

钱少少叹口气道“一个前途无量的人,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了前途,只要不蠢,就该知道这份喜欢有多么的珍贵。

我们玉山书院出变态,出神棍,出王八蛋,就是不出蠢货,张莹本就是书院同窗中的佼佼者,怎么可能会不明白你的情意呢

只是她觉得自己的身子被我看光了,觉得配不上你。”

雷恒目光炯炯的瞅着钱少少道“你当年就只是看了”

钱少少道“废话”

雷恒把硕大的一块蛋糕丢进嘴里,一伸脖子就吞咽了下去,然后张开双臂狠狠地搂抱一下钱少少道“我信你”

这话听得钱少少一愣,过了片刻才道“我的人品这么坚挺”

雷恒笑道“你是我兄弟,你不会骗我的。”

钱少少嘿嘿笑道“你快去,张莹可能已经脱光了衣服在等你”

雷恒跳起来就跑,快逾奔马。

钱少少举起手里的酒瓶遥遥的敬了雷恒一下,估计这家伙今晚不可能有什么美梦可以做了,无论如何,他都要先解释清楚当年是如何带着三个兄弟围观自己爱人洗澡这件事的。

玉山上的月光皎洁,照耀在钱少少的身上,他衣袂飘飘,举杯邀月,如同神仙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