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野猪精拦路

第七十三章野猪精拦路

“以前都是官军追着贼寇打,现在不一样了,有官军的地方才会有贼寇。”

孙传庭解开黑狐裘大氅,爱惜的放在一边,抱起茶杯轻声道。

“为什么呢”

“百姓已经没有东西可以被劫掠了,就连贼寇也不愿意要他们,官兵剿匪本该是天底下最理直气壮地事情,现在也不同了,轮到贼寇追着杀官兵了。

只有击败官兵,贼寇们才能拿到自己需要的东西,时局翻转之快令人猝不及防。

大明衰败之速远远超乎我的预料之外,现如今,不论是征兵,还是筹粮,亦或是摊派都很难真正执行下去,官兵正在向贼兵转变,尤其是北方地带,这一现象很严重。

蓝田县繁盛天下无人不知,不仅仅是众贼寇对蓝田县垂涎三尺,就连一干官兵们对蓝田县也是如此,老夫虽然还没有收到联络信函,可是,风闻已经出现,县尊应当提早做好准备。”

云昭笑道;“全天下人都要进攻蓝田县了是吗”

孙传庭点头道“所有人都乐见其成,南方人甚至会一些支持,杨嗣昌,王文贞之辈虽然不敢再表明态度,可是,放任自流或者推波助澜的事情他们一定能做的出来。”

云昭叹口气道“我想平安的发展关中,看样子为世人所不容,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孙传庭道“县尊明见万里,自然有所准备,我这里需要告诉县尊的是,万万莫要轻敌,他们任何一个都不敢对蓝田县起什么野心,如果全部联合起来,蓝田县就危险了。”

“该有这么一战的,如果不战,蓝田县人就会忘记自己身处乱世这个事实。”

“我以为,蓝田城的军队不能回撤,蓝田县需要多一个立身之所,县尊派遣去宁夏的军队,应该回防了。”

云昭摇摇头道“那两支派出去的军队本就是蓝田县多余的军队,如果他们回防了,这些人哪里会有胆子进犯蓝田县。”

“县尊在等待这些人进犯”

“是的,蓝田县团练一年耗费的国帑超过四百万枚银元,也该到检验的时候了,只要扛过一次进攻,蓝田县百姓将会无所畏惧,这对培育他们的自信心很有好处。”

“县尊想要蓝田县百姓自信到什么程度呢”

云昭稍微想了一下慢慢的道“一介农夫敢手持粪叉面对千军万马”

“有什么典故吗”

“有,不告诉你。”

孙传庭点点头道“听起来很美。”

“昔日的老秦人可以。”云杨再一次表现出了他对老秦人谜一般的自信。

孙传庭笑道“既然县尊有这个准备,老夫这就告辞,还要继续狼狈逃窜到开封,希望县尊能够拖住李洪基一个月。”

云昭皱眉道“为何不是洛阳”

孙传庭道“开封不守是无河南,河南不保是无中原,中原不保则河北之咽喉断,而天下大势甚可忧危也。”

云昭叹口气道“坚持吧”

孙传庭笑道“好在还有蓝田县存在,让我心中绝望之意还没有到顶峰,不致生出战败自杀之心,此次如果再度战败,孙传庭当效法卢象升,如果县尊信得过某家,就把长安县托付于我吧”

“长安县富庶,可不是一个出政绩的好地方。”

“长安县毗邻龙首原,是一个晒太阳的好地方,孙传庭征战多年,铠甲遍生虮虱,该晾晒一下了。”

云昭笑道”只要你不披发入终南山求道,这个要求不过份,准了。”

孙传庭拱手谢道“如此,拙荆可以去长安县选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为我建造几所茅庐了。”

云杨呲着白牙不怀好意的笑道“但愿你成了长安县令之后还有时间去晒虱子。”

孙传庭笑道“一县之地而已。”

云杨道“长安县地处关中腹心,人口十四万户,县衙六房管理的事情不比你现在管理的事情少,恐怕还要更多些,仅仅你要布置公务的例会,一月之中就有五次,这还不算你去玉山政务司参加的吹风会,獬豸的立法会,县尊主持的扩大会议。

一月之中,你必须有十日时间在乡下,遇到团练演武时间,你还要披上铠甲与团练一起操演。

蓝田所属县令人人过的苦不堪言,有甚者说,在我蓝田担任县令,效的不是犬马之劳,而是牛马之累,你多的是被雨雪午夜惊醒之苦,担忧那里的百姓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安好,哪里有什么机会住在茅庐里饮酒品茶。”

孙传庭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对云杨道“整日劳碌也好,只是不要像现在这般胸中充满郁气。”

两人目送孙传庭乘坐马车离开,兄弟两就对视一笑。

卢象升投降了,洪承畴投降了,现在,孙传庭也终于投降了,从此之后,蓝田县不再缺少这种地位的高级官员,蓝田县终于可以把那个县字去掉了。

蓝田县到底是一个什么高度,其实并不是看占据了多少地盘,而是看能够管理好多少地盘,土地是需要经营才能产生效益的,经营的好了,一泡尿都能滋出黄金来,经营的不好,会被这片土地上的百姓拖累,人家甚至会造反,最后糜烂一堆。

而官员的名望也非常的重要,名望这东西其实就是个人才能的表象体现,是获得别人认可的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卢象升有很高的声望,所以,他来蓝田县担任法制官并自称为獬豸的时候,全蓝田县上下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他就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将蓝田县的法制真正的落实到实处。

洪承畴将来担任了清水县县令,那么,这个对蓝田有潜在污染危险的县就会在一个狡猾的老牌官僚的治理下,会慢慢走出病区,最终恢复成正常州县,在这个过程中,洪承畴这个国之重臣说出来的话,要比一个毛头小子说出来的话更加的具有可信度,如果可能,现实中的洪承畴将会与无生老母大战一场。

“命令密谍司加强对孙传庭的保护,我觉得他现在快到众叛亲离的地步了。”

“暗中保护,还是明着保护”杨雄觉得有些诧异,孙传庭身边已经有很多蓝田籍贯的亲卫。

“明着,让孙传庭知道在最危险的时候可以相信谁。”

“黑衣人撤回来吗我觉得这些人留在孙传庭身边不好,如果被发现了,很可能会让县尊的布置付诸东流的。”

“黑衣人交付孙传庭管理,你放心,像他这种老牌官吏,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在他安排了杀手,撤回来他还是会疑神疑鬼的,不如交给他管理,他才会放心。”

云杨见杨雄跑了,就把脑袋凑过来低声道“我身边的人中间,负责杀我的人是谁”

云昭冷漠的瞅瞅云杨道“你爹”

云杨吞咽一口唾沫道“我一猜就是他。”

“你派去的人跟刘宗敏联系上了吗”

“不用联系,我把我们山寨的旗号已经放在刘宗敏追击孙传庭的必经之路上了。”

“你不说清楚,人家怎么知道是我来了”

云杨纳闷的道“难道你野猪精的名号不够响亮”

“野猪精”云昭疑惑的瞅着云杨。

“对啊,你在江湖上的名号就是野猪精,比什么射塌天,一阵风,轰破天,钻地鼠,铁胳膊一类的好听的太多了,江湖上早就传遍了,就是没人敢在你面前提罢了。”

云昭斜睨着云杨道“你也有名号”

云杨裂开大嘴笑道“我云氏有座山虎云福,摧山虎云虎,钻天豹云豹,深水蛟云蛟,铁翅膀云霄,野猪精云昭,金翅大鹏云杨,笑面虎云甲,歪太岁云乙,催心手大小头领三百余。”

云昭咕咚一声吞咽了一口口水,他一直以为蓝田县是一个拥有完整管理体系的一个正常国度,现在听了云杨的话之后,他才悲伤地发现,自己多年的努力算是白费了,到现在为止,人家依旧把蓝田县当做一个大号的贼寇老巢在对待。

野猪精也就罢了,这是自己造的孽,当时一句玩笑话,成就了自己野猪精的无上威名。

只是,为什么云杨就叫做金翅大鹏

杨雄办完事回来了,见县尊正在为此事迷惑,立刻在边上道“云杨的外号叫的最多的是秃头鹰,不是什么金翅大鹏,这名字是他自己取的,江湖上不认可。”

云昭点点头,他都能想的到,以云杨肚子里的那点墨水,他云昭的江湖旗帜往大路上一插会是一个什么模样野猪精在此,速速拜见

事情跟云昭设想的也差不到那里去,当刘宗敏听说一面绘着一头高大如山,钢鬃竖立,獠牙外翻的野猪图样的江湖坐山旗挡在大军前面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云昭

没错,在闯王军中来往的文书上,云昭就是野猪精,野猪精就是云昭,且已经到了直呼野猪精而忘记云昭这个本名的地步。

两丈二尺高的野猪旗与闯王的中军大旗一般高大,能树立这么高旗帜且自称为野猪的人,满大明只有云昭一个。

如今,这面旗帜迎风招展,上面的描绘的栩栩如生的巨大野猪也一动一动的似乎活过来了,张大了满是獠牙的嘴巴似乎要择人而噬

“速报闯王,野猪精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