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欠债的庄户刘宗敏

第七十四章欠债的庄户刘宗敏

野猪旗十里以外的,有一座匆匆搭建的茅屋。

虽然材料简陋,但是做工很好,哪怕是没有剥掉树皮的梁柱也处处透着古趣。

六个青衣婢女正在装扮房子,同样一身青衣的云昭坐在一张矮几后面,孤独的打着棋谱。

全副武装的云杨就站在云昭身后左顾右盼的,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看样子他已经站了很长时间。

一匹雄壮至极的黑色战马驮着一个全身铠甲的壮汉从山路上转了过来,先是远远地打探了片刻,然后握着丈二长的斩马刀缓缓靠近。

走的近了,就连云昭都暗自赞叹一声,都说关中男儿强横,身体雄壮,却又显得精明能干的刘宗敏更是将关中男儿的雄豪气彰显无遗。

停在十丈以外的地方,他缓缓下马,将自己的长柄砍刀插在地上,拴好战马之后就视左右甲士如同无物,虎步龙行的来到云昭两丈开外的地方拱手道“刘宗敏见过大头领。”

云昭放好棋子之后,也不看刘宗敏淡淡的道“李洪基呢?”

一股不豫之色从刘宗敏脸上闪过,不过他还是恭敬地道“闯王在三十里外。”

云昭转过头对青衣婢女吩咐道“赐酒。”

立刻就有两个青衣婢女一个抱着酒坛,一个捧着有一个粗瓷大碗的盘子来到刘宗敏身边弯曲双腿请刘宗敏检验酒坛子与碗。

刘宗敏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云昭,婢女就打开酒坛子,将酒香四溢的烈酒倒进大碗。

刘宗敏想也不想的端起酒一饮而尽,抹一把浓密的胡须道“好酒!”

云昭微微叹口气对云杨道“你看,这就是李闯王为何能在绝境中重新杀出一条血路的原因。”

云杨笑道“我也能。”

云昭微微一笑,这才抬起头看着刘宗敏道“好汉子!”

刘宗敏握着双拳跨前一步道“大头领一杆野猪旗就让我刘宗敏五万大军裹步不前,按照江湖规矩,闯王给足了大头领颜面。

却不知大头领是要与我大军作战呢,还是来犒劳我军?”

云昭随手拂乱棋盘,有些恼怒的道“当年在我云氏庄园乞食的时候可没有这般威势,怎么,见了老主人一点礼数都讲了吗?

我云昭不远千里来到这伏牛山,就等着与李闯王把酒言欢,怎么,你想与我作战?”

刘宗敏怒道“刘某不是你云氏仆童。”

云杨跨前一步大吼道“胡说,全蓝田县都是我云氏部属,你何能例外?你刘宗敏乃是曳湖村人氏,至今还欠我云氏口粮钱未曾归还,见了主子也不带些土产,更不曾称呼一声少爷,这就是你的家风?”

刘宗敏怒极,连续跨前两步指着云杨道“胡说八道,某家昔日虽然清贫,却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何曾欠过你家钱粮?”

云杨仰天大笑,从怀里掏出一张借据朝刘宗敏晃晃,又躬下身子很狗腿的对云昭道“把借据给他?”

云昭鄙夷的瞅瞅刘宗敏点点头。

云杨立刻将手里的借据揉成一团丢给刘宗敏道“少爷说看你还算是一条汉子,你爹刘猪儿欠我家的债务免了,从今后,你可以挺起胸膛做你的好汉了。”

说罢又是两声大笑,笑声中满是宽恕者的得意之情。

刘宗敏俯身捡拾起那张被揉成一团的借据,看过之后,狂怒立刻消失了,狰狞的面容迅速回复了平静,将借据揣进怀里拱手道“我连本带利一起还。”

云杨冷哼一声道“这份借据不假吧?

万历三十五年你爹借的一百二十个钱容易还,我家老家主听闻你娘生你之后没有奶水,担心把你饿死,把家中的大奶羊借给你爹养了半年,你可别说你没喝过羊奶。

我老秦人头可断,血可流,有仇必报,有恩必还,我就问你,这份恩情你刘宗敏拿什么来还?”

刘宗敏目瞪口呆……

奉命前来的时候,他考虑过无数种场面,也想好了无数种应对方式,哪怕是云昭翻脸要杀他的场面他都想好了对策,做梦也没有想到,人家居然是来讨债的。

借据上他爹画的花押,这东西假不了,这样的花押他年轻的时候经常用,没看出造假来,至于大奶羊的事情,他也听母亲讲过,此事也不假。

可是,云氏这么多年都不曾催过债,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这种场合,他们居然在催债!

面对千军万马,刀枪箭雨,炮石烈火都不曾皱过眉头的刘宗敏此时就觉得脊背上爬满了蚂蚁,正在他的身上乱跑,一张方脸顷刻间红的似乎能滴出血来。

他是强盗不假,可是,像这种一分利的借据,在乡间就是比天大的恩情,老秦人如果不到绝境,绝对不会向富户借这种债,因为,这已经不是债务了,而是恩情,即便是把债务还请了,人情债却一辈子都还不清。

清明一些的地主,一旦发现某一家有一个可造之材,会在他们家有困难的时候刻意施恩,这份恩情或许屁用不顶,一旦有用,用处就大了去了,绝对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乡绅之所以在乡间有很强大的势力,其中就有这种借据的功劳。

“哼,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哪里知道什么是恩情,曳湖村修建水库的时候,要动用村子里的坟茔公地,大家为了水库早日修成造福子孙,商议之后,都同意把祖宗迁走,别人家的坟茔都有儿孙迁走,就你爹娘的坟墓无人理睬,准备把坟茔平掉,当绝户孤坟来处理。

还是我婶婶老大的不忍,找了阴阳,选了一个好日子把坟茔迁去我家的地里安置,每年清明,我家祭祖的时候路过你爹娘的坟茔,多少都会放一些供果,烧一些纸钱,十月一送寒衣的时候有多余的寒衣也一并烧了,连你这个孝子的活计都替你干了,你还有脸在我家少爷面前大吼大叫?”

刘宗敏浑身颤抖,嘴唇哆嗦,此时此刻,如果大地能裂开一条缝隙,他一定会一头钻进去。

他的膝盖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恭敬地道“孝子刘宗敏谢过主家周全。”

说罢,又重重的叩头三次之后,便霍然站立起来,瞅着云昭道“刘宗敏如今侍奉我家闯王,即便深受云氏大恩,也断然不会生出二心,大头领请绝了招揽之心。

欠云氏钱财,刘宗敏以万金奉还,欠云氏人情,有朝一日我闯王定鼎天下,我必用性命保全你云氏妇孺,以此偿还云氏羊活命之恩,报答云氏全我父母坟茔之恩。”

云昭满脸赞叹之意,拍着手道“果然是我老秦人中的好汉,如此,便这般说好了,你与云氏再无纠葛,来人,赐酒!”

青衣女婢再次倒了满满一碗烈酒,云昭端起自己面前的一碗酒邀敬刘宗敏一下,两人便一起一饮而尽。

喝完酒,云昭见刘宗敏还要说话,就摆摆手道“你今日气势为云杨所夺,心神散乱,此时再商议事情于你不利,回去禀报闯王,我与他并称枭雄,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也该好好地讨论一下天下的事情。”

刘宗敏轻咳一声整理一下思绪道“既然大头领愿意与我家闯王会谈,可是,襄阳英雄会,大头领为何迟迟不见踪影,难道说,大头领担心我家闯王加害不成?”

云昭笑道“信义二字,属于你这样的好汉,也属于云杨这样的老秦人,唯独不会出现在我或者闯王这样的人身上。

我们二人都身负数十上百万人的生死存亡,实在是讲不起信义二字。

再者,这天下群雄,有望登上九五之位者不过闯王与昭耳,余者,不过是将死之人,冢中枯骨不足论。”

刘宗敏看着青衣飘飘的云昭,也暗自赞叹,对于眼前这个人他也是钦佩至极,年幼的时候,此人就给了他很不一样的感觉。

总觉得那个小小的孩子的眼睛,似乎有洞穿人心肺的能力,他甚至觉得,从那个时候这个人就知道他会闯出一番名头。

在千军万马中闯荡多年,他岂能不知先前的借据,后来的坟茔之事都是云氏事先准备好的,是特意拿来对付他的。

即便如此,他也在心中将闯王拿来跟眼前这个儒雅的少年做一番比较,不知怎的,他总觉得眼前这个青衣人似乎比相貌丑陋粗鄙的闯王更加适合登上九五之位。

云昭重新摆好了棋盘,重新落子,重新打谱,就像刚才把刘宗敏往死里逼债的那个人不是他。

刘宗敏默默地拱拱手,就喟叹一声,提起砍刀,骑上他的大黑马,得得得的离开了这座安静的山谷,咋爱吃看到那副野猪旗的时候,他从那头面目狰狞的野猪脸上,看到了别样的风情。

比不过!

这就是刘宗敏对云昭最直观的判断。

以前的时候他不服天下任何人,即便是紫禁城里的皇帝,他也觉得自己可以把他拉下马。

可是,在面对安静打棋谱的云昭的时候,他总觉得这个人跟身后的青山已经融为一体了。

“枭雄不讲信义,刘宗敏受教了。”

坐在马上的刘宗敏朝旗子认真的拱手施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