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背叛者,李岩

第七十五章背叛者,李岩

“我以为刘宗敏是你的暗子。”

云杨掰给云昭半块烤红薯,美美的吃了起来。

杨雄也想吃红薯,可惜云杨不给他,论到挑红薯,烤红薯的本事,云杨堪称天下第一,他总能从海量的红薯中找到最适合烤的红薯,并对此形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理论。

“他这种人不适合当暗子。”

云昭啃一口热红薯还是回答了云杨的话。

“他这种白面书生适不适合我觉得很合适。”

云杨用眼神瞅瞅杨雄。

“他这种人心思缜密,博闻强记,也不适合做暗子。”

杨雄松了一口气,他很担心县尊会听了云杨的话让他去当什么奸细。

“我认识的人里面除过某人之外,谁最适合当暗子”

云杨吃红薯吃的很干净,不用手剥皮,他仅仅依靠嘴巴跟牙齿就能把红薯皮上最甜最香的那层焦糖味道的硬皮吃的干干净净。

“徐五想,假如他个人条件再好一些,太很适合当暗子,你要知道,当暗子最重要的是要把自己代入到自己正在充任的人物中去,直到某一天被人或者一个东西唤醒之后,立刻就会毫不犹豫的执行指令。

从这一点上来说,徐五想非常的合适。

不过呢,当过暗子的人在回来之后一般不会让他担当大任的,因为这样的人心理上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毛病,至少,不再适合担任光明类的职务。”

杨雄,云杨一头,对于心理有船上的人他们算是深受其苦,钱少少就是

“李洪基还是会派人来商量会面的事情,你觉得这一次他会派谁来”

云杨很想再测度一下自己的聪明程度。

“李岩”

“怎么这么肯定啊”

“因为有人告诉我了。”

云杨不想问告诉云昭李洪基内部消息的人是谁,他只想知道为什么会是李岩

“李岩是李洪基军中的副军师,算是一个后起之秀,听说一张嘴很是了得,他只要来了,就不要给他说话的机会,这一次就要看杨雄你的了。”

杨雄没滋没味的吃着一块被云杨鄙视过的烤红薯,头都没抬的问道“能羞辱他吗”

云昭轻笑一声道“不用给冯英颜面。”

“那我一会再吃一块红薯,等他快来了就去喝点凉水。”

“高”

云杨将拇指挑的老高。

对于李信这种人,云昭真的连见一面的想法都欠奉,密谍司的青衣女子们已经收拾好了茅草屋,连火炉都已经生起来了,里面一定很暖和,好好地睡一觉怎么也比在外面喝北风打棋谱来的舒坦,最重要的是,可以不用闻杨雄的屁味了。

这一次见李洪基目的是把他拖在这里一个月,至于见李洪基云昭都不知道自己要说啥,见与不见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李洪基在云昭的全盘计划中很重要,就目前而言,他一点都不想跟这人撕破脸皮,一旦兵戎相见,会严重削弱李洪基的实力,对于将来的计划没有半点好处。

此人如今的实力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刚刚在襄阳编练了自己的大军,将手中大军分成前后左右中加上老营总共六营人马。

淘汰了一批老弱,加强了骑兵建设,甚至还有不多的一点火器,不过,他手里的火药不少,从云昭这里他就出高价买走了不下二十万斤的火药。

就是因为兵强马壮,火药充足,他才起了要拿下河南全境这个念头。

这一次他不再是倾巢出动,开始有计划地向地方投放守备兵力,比如襄阳,这一次就将手中悍将袁宗第的两万精锐留了下来。

在不断地与官兵作战的过程中,李岩这个人多少还是有些作用的。

比如,著名的“打活仗”方式就是李岩此人献给李洪基的。

所谓打活仗就是一旦与官兵要交战了,不等官兵冲杀过来,他们就丢弃各种物资,甚至钱粮,官兵见到满地的东西,顾不上追击贼寇,忙着收拾满地的财物。

官兵收拾了财物之后,就会心满意足的回去报功,说自己斩杀了多少贼寇,夺回来了多少物资,由于有物资为证,经常能获得朝廷的颁奖。

如此一来呢,贼寇就在自觉不自觉之间掌握了战场主动权,一旦贼寇真正的发起攻击,官兵在很大程度上就会丢盔弃甲。

云昭开始听到这种作战方式的时候惊讶的嘴巴都要合不拢了,下令密谍司彻查,结果,报上来的消息比云昭初次听闻的还要荒唐。

蓝田县密谍司能查探到的东西,锦衣卫查不到东厂查不到那些就在战争前沿的官员,将领不知道

他们自然是知道的,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跟皇帝说全世界的人都在哄骗大明皇帝崇祯

茅屋里果然很暖和。

云昭拥着被子高卧,屋子里两个密谍司的青衣女子跪坐在窗前,手铳就摆在面前,弩弓就在身畔已经上好了弩箭,胸口挂着四枚手雷,长刀就在背上,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这些青衣女子就会暴起发难。

这些女子不是来自于玉山书院,而是云氏贼寇家族,她们的父兄都是贼寇,所以,她们天生就是贼寇,且武艺高强,很多人已经没有自己的姓氏了,凡是被云氏家主云娘挑选中的,统统跟着主家姓了云姓。

在玉山的时候人家都是家里的小媳妇或者大小姐,离开了玉山,就成了云氏主人的贴身护卫。

窗外,不知何时起了风,云昭在睡梦中隐约能听到慷慨激昂的交谈声,也隐隐约约能听到此起彼伏的响亮的屁声,尤其是到了人家最慷慨激昂的时候,杨雄的屁声就如同号角,如同鼓点,同样的大气磅礴。

吃红薯喝凉水给了杨雄充足的弹药,估计能把这个背叛了自己阶级的伪文人气个半死。

杨雄是一个高雅的人。

但是,他平生最恨的就是背叛自己阶级的人,尤其是李岩这种投身贼寇的人。

事实上,他杨氏一族也是经过再三考虑之后,并亲眼见到云昭在关内做的各种惠民措施,并对学问以及学问人有着根本的信任,这才真正投靠了蓝田县。

因为他们发现,云昭根本就不是什么贼寇,而是学问人中的异类,是一个准备创立一门新学说的人,并且是一个正在积极支持横渠一脉学说的人。

就这一点,就把云氏贼寇的恶名清洗的干干净净。

读书人不怕异见者,这在读书人中间非常的寻常,总之,就是一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戏剧而已,最终还是汇入主流,成为滔滔大河中的一份子。

但是,他们不原谅投身贼寇的人,一点都不原谅,甚至会认为这些人才是自己的生死大敌。

所以,杨雄才以豪放不羁的方式来迎接这个读书人。

云昭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天色依旧阴沉沉的,女护卫掀开了蒙着窗户的帘子,旋即,有雪花飘进来。

“下雪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护卫给云昭披上裘衣道“雪下的好大。”

“这里的大雪看样子是不可能做到阻塞山川的。”

护卫轻笑道“那个贼人走了。”

云昭伸伸懒腰道“被杨雄的屁熏走了”

护卫摇头道“那个读书人羞恼之下找杨雄决战。”

云昭摇摇头道“他大半打不过杨雄。”

护卫咯咯笑道“杨雄打的好厉害,那个读书人最后是被护卫们绑在马上送走的,杨雄还在人家胸口插了一封信,解释了这人为什么会满身伤痕。”

云昭笑道“不错,做的有理有节,很好,看来啊,这些年的书没有白读。”

护卫笑的更加开心。

云昭探出脑袋朝外看了看皱着眉头指指站在雪地里已经变成雪人的那群护卫问道“那些人是傻子吗”

女护卫吐吐舌头道“是云杨将军的命令,要他们展现出我蓝田军的威势来。”

云昭听了点点头道“云杨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呢,没必要折腾我们自己人,即便是要向来人示威,也应该让他们披上披风才好,穿着铁甲站在雪地里,会冻坏身子的。

刘二牛就在外边的队伍里,你就不心疼”

女护卫羞答答的快步走出茅屋,不大功夫,就看见她带着一群女护卫给外边站岗的男护卫们送去了披风。

云杨听说云昭睡醒了,就匆匆的进到屋子里,从炉灰里扒拉出几个红薯,拍拍灰烬,就掰开红薯大嚼。

云昭看的胃酸,他实在是不明白这世上有人真的整天吃红薯还吃不厌烦的人。

“杨雄呢”

“洗澡换衣服呢”

“下雪天洗澡”

“不洗不成,用力有些猛。”

“呕”云昭瞅着云杨吃红薯的场面忍不住干呕起来。

云杨奇怪的看看云昭继续道“这场雪下的很是及时,李洪基的大军即便是要走,也需要等到这场大雪停下来,不过,不好的地方在于,孙传庭的大军也走不了。

老天很是公平,三月的时候黄河才会开河,我们还是要把李洪基留在这里一个月。”

云昭伸手接住几片雪花,瞅着逐渐发白的青山道“连老天都希望这个世界安静几天,莫要有那么多的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