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泥腿子的排场

第七十六章泥腿子的排场

杨雄对待李岩的态度基本上就是云昭对待李洪基的态度。

农民起义往往是悲壮而又如火如荼的,是人类史上最波澜壮阔的一页。

更是人们打破奴役追求自身权利的伟大运动,更是底层人民用自己的勇气向腐朽的统治者发出的最大呐喊!

所以,在云昭看来,农民起义没有半分问题,有问题的是那些贪婪的统治者。

李洪基与张秉忠不同,他不追求个人的极端享受,也不喜好美色,平日里与将士们一起穿布衣,吃粗粝的食物,作战也能身先士卒,算是起义军众多首领中间难得的志向远大之人,也深受部下的爱戴。

云昭假如脑袋中没有另外一个李洪基存在的话,他一定会对这个人充满好感。

就像昨日之刘宗敏,只要给他换一个首领,在云昭的蛊惑下此人必定会投降,不过,云昭对这人没有半点的兴趣,从本质上,这人就是一个坏人,目前表现出来的忠勇,不过是只是勉强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欲望的结果而已。

这样的人来到蓝田县,迟早会被獬豸五马分尸!

关中人对当兵吃粮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且不管当的是什么兵,吃的是什么粮,所以,官军中的秦军吃苦耐劳,作战勇猛,同样的,贼寇中的老秦人也有同样的素质。

好在,关中最大的贼寇名曰——野猪精,偏偏野猪精还是天下贼寇中最富裕的一个,加上这头野猪精就蹲在关中,所以他麾下的关中人自然是最多的。

关陇自古就是出雄兵的地方,也是为祸世界最惨烈的一群人,历朝历代的起义者中永远都不缺少老秦人的身影,他们是最敢于向不平挥刀的一群人。

不过,只要统治得当,他们又会成为一个又一个王朝最强大的助臂,他们曾经创造出汉人史书上最强大的王朝,威凌四海,气贯八方。

这就是云昭为何明知道关陇之地并非天下最富庶的土地,却一定要牢牢控制关陇之地的原因。

钱没有了可以赚,粮食没有了可以种,如果胸中连一股子豪气都没有,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这股子顶天立地的气概,你不论拥有什么,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

如果关中人心中没有这股子不平之气,云昭早就带着族人去海外开拓自己的领地去了,哪里会有什么心思带着一群懦弱的苦哈哈玩什么争霸天下的游戏。

今天的天空依旧彤云密布,雪花飘飘。

云昭裹着裘衣,抱着茶杯坐在屋檐下看这漫天大雪。

云杨蹲在一个小小的泥炉子边上,精心的烘焙着自己的红薯干。

杨雄拿着一卷书,看一会,就低头嗅嗅自己的衣衫,担心还有什么不好的味道残留在上面。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云昭轻声吟诵出一首千古名篇,云杨抬头看看云昭,见他好像不是在跟自己说话,就继续嘻嘻哈哈的用手翻动滚烫的红薯干。

杨雄接话道:“今天不会有鱼来了。”

云昭哼了一声道:“总有人喜欢干一些出人预料之外的事情,我明明已经用土匪的方式跟他打招呼了,他居然要跟我耍官府那一套,礼不过三,今天还会来人的。”

“今天谁会来?”

“一个骗子。”

“骗子?”

“江湖骗子!”

“您是说宋献策?”

“李洪基总喜欢搞这一套,明知道我对见他的部下没有半分兴趣,哪怕每次过来受辱一番,居然还要让自己受辱三次,摆出一副苦哈哈的嘴脸给谁看呢。

这人穷惯了,总以为自己穷就是天理,自己穷,别的富人就都是王八蛋,明明他心中总想着抢劫一番,却非要给自己鼓捣出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来。

从这一次的事情看来,这个家伙心里居然真的存着要干掉我蓝田县的想法。

想着法子的给自己找借口呢。

既然你要借口,好,爷爷给你。”

云杨不解的瞅着云昭,他不明白,刚刚还好好的在吟诗的云昭为什么突然间就开始发怒了。

云昭抬抬手,一个青衣护卫就把背上的弩弓给了他。

山头的红色旗帜摇晃了两下,云昭冷着脸给弩弓插好弩箭上好弓弦。

眼看着一个童子牵着一头驴子,从山脚处转了过来,驴背上坐着一个身着道袍的家伙。

手里抱着一个渔鼓,踩着厚厚的雪从山道上缓缓而至,驴脖子底下还系着一枚铜铃铛。

每走一步,铃铛就响动一下,走了一路,铃铛就响了一路。

比他娘的张果老还要张果老。

已经走到十丈距离了,这个混账居然还不下驴子,依旧垂着脑袋装作一种半睡半醒的混账模样。

驴子径直来到云昭的茅屋前边不足一丈的地方,这才如梦方醒,坐在驴子上拱手道:“山人……”

“山你娘啊!”

云昭抬手就扣动了弩弓的扳机,只见三枝弩箭闪电一般的激射出去,宋献策魂飞魄散,想要从驴子背上滚下来,大腿如同被雷击一般先是酸麻,紧接着痛楚就如同浪涛一般席卷过来。

屁股下的驴子昂嘶一声猛地一甩头,就把牵着缰绳的童子甩出去两丈远,紧接着四蹄一软,就趴在地上了,驴子的肚皮上赫然插着两枝弩箭,入肉一尺有余。

宋献策从驴子身上跌落雪地,渔鼓也丢了,抱着自己地大腿惨叫两声之后就指着云昭道:“大统领为何要杀我?难道就不拍闯王降罪吗?”

云昭甩开裘皮大氅,丢掉手上的弩弓,提起屁股底下的折凳跳下台阶,来到宋献策身边,不等宋献策求饶,手里的折凳就狠狠地朝他的脸上砸了下去。

这一折凳下去,打的宋献策口吐桃花,牙齿也崩飞了两颗,原本高挺的鼻梁也被砸成了扁的。

即便如此,云昭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折凳一下又一下的砸在宋献策的头上,脸上,身上,一时之间,风雪中只有宋献策的惨呼声,云昭的怒骂声,以及折凳砸在肉体上的发出的闷响声。

云杨手里抓着一片刚刚烤好的红薯干忘记了吃,杨雄手上的书本掉在地上他也完全不知,那些平日里只觉得自家大少爷仁厚的青衣护卫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还能看见自家大少爷如此残暴的一幕。

眼见宋献策只剩下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云昭这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手里的已经折断的折凳,气咻咻的指着只剩下一口气的宋献策道。

“你算什么狗东西,也敢替李岩来找场面,爷爷的部下粗俗,你大概想不到爷爷比部下还要粗俗一百倍吧?

爬回去告诉李洪基,爷爷在这里等他,给足他颜面,一遍遍的试探,真的当爷爷是泥捏的?

大家都是绿林好汉,偏偏他就要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给爷爷下马威?

我威你娘啊。

告诉李狗儿,他野猪精爷爷就在这里等他,不服气就拉开阵势我们大战一场,再敢派不知所谓的人过来,爷爷就把他五马分尸。

宋献策一边吐着血,一边惊恐的瞅着暴怒的云昭,他来的时候已经想好了措辞,就是准备指责云昭部属无礼,再用闯王大军逼迫云昭低头认错,从而达到他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在听说云昭拦路之前,宋献策就与李岩两人仔细研究了云昭的生平,看过云昭生平之后,一个阴柔却极为骄傲且讲理的青年人的模样就出现在他们眼前。

这样的人只要给足他面子,给与足够的尊敬,那么,很多事情就可以讲理了,只要开始讲理了,宋献策就觉得凭借自己这三寸不烂之舌,可以给闯王扳回一局。

目前,正在发生的事情与他想象中的有很大差距。

一直以来,云昭从来都不把自己当成一个土匪,山贼,他在极力的彰显自己读书人的本质,甚至在治理地方上,以及行军打仗上,都做的很好,以至于让天下人忘记了他云氏从根本上就是一个山贼,土匪,流氓。

闯王这些年也在给自己塑造一个新的身份——那就是救苦救难的闯王,‘吃他娘,喝他娘,闯王来了不纳粮’,这一切都有宋献策的智慧之光在里面闪现。

于是,才有了襄阳大会的事情发生,才有了襄阳整军的事情发生,才有了夺取整个河南隔绝大明南北交通的事情发生。

“野猪精!”宋献策挣扎着吐出一口血,勉强抬起一只几乎失去知觉的胳膊指着云昭似乎有万千语言要说。

只听咔嚓一声,云昭不知何时又捡起了折凳重重的砸在他的胳膊上,才抬起来的胳膊奇怪的扭曲着跌落下来,宋献策回报以一声不似人类发出的惨号声,脑袋一歪,彻底的昏厥过去了。

不理睬倒在血泊中的宋献策,云昭回到了屋檐下看了云杨一眼,云杨像是被电锯锯了一下似的连忙丢掉早就凉透的红薯干,从青衣护卫手上端过一个铜盆,伺候云昭洗手。

云昭洗干净了手,以及溅在脸上的血渍,对守在一边的杨雄道:“给闯王草拟一封信,就说我不小心弄死了他的一头驴子,准备赔他一头,不知道他想要大黑驴,还是白嘴巴带花的驴子。”

此言一出,云杨跟杨雄两个一起颤抖了一下。

没听见云昭再进一步解释话里的意思,看样子,指的就是驴子,没有什么暗喻,这才齐齐的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