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枭雄啊,枭雄!

第七十八章枭雄啊,枭雄

“爷爷不懂你们这些读书人的花花肠子,也不知道什么君王死社稷,我只知道,谁让我活不下去,爷爷就让他也活不成。”

对于云昭说的大道理李洪基嗤之以鼻。

云昭点头道“这话站在你当邮差的时候说很有道理,当你成为闯王之后,再说这话就大大的不妥。”

李洪基似笑非笑的瞅着云昭道“爷爷当邮差的时候就杀了三个举人老爷,当了闯王之后杀的举人老爷已经多得数不清了。

爷爷就是绿林好汉,就喜欢杀官造反,你能奈我何”

云昭道“我云氏大秤分金,大碗喝酒的时候,你在祖宗还不知道在那里转进呢,在我面前说什么绿林好汉,也亏你能说的出口。

既然你觉得谁拳头大谁的话就有道理,我们这就各自回去,拉开阵势打上一场,看看你的骑兵厉害,还是老子这些斩杀建奴如同斩草一般的关中好汉厉害。

打过之后我们再好好说话。”

李洪基冷冷的看着云昭道“我知道你不想跟我打仗,这些年我们虽然屡次有过不少小阵仗,你却显得很是克制,并没有斩尽杀绝的意思,每次重创我的部属之后,就会鸣金收兵。

所以,我想知道,你此时此刻拦着我的去路到底是为了什么”

云昭咬牙道“为了辽东,你如果占据了河南,封锁了开封,洛阳,那么,大运河漕运水道就会被你斩断,如此一来,东南运往顺天府的粮秣道路从此断绝。

皇帝在走投无路之下就会南迁,辽东必定会全部放弃,那个时候,一旦没了重重关隘阻绝建奴,建奴大军就会南下,到时候,整个长江以北就会成为建奴战马纵横之所。

所以,我不准你今年就占据开封,洛阳。”

云昭说着话摊开手,忙着烤红薯的云杨立刻从怀里掏出厚厚一叠文书放在云昭手里,云昭接过文书拍在李洪基面前道“先认识一下我们的新敌人。”

李洪基大笑着推开文书,对云昭道“为何不准我今年拿下开封洛阳”

云昭鄙夷的道“因为你拿不下来,只会加剧辽东的紧张局势。”

李洪基大笑道“那就让开路,看看某家能不能拿下洛阳,开封。”

云昭摇头道“不成,我还没有做好准备,等我做好准备了,你就可以进攻洛阳,开封了。”

李洪基终于动怒了,站起身平视着云昭道“你先顾好自己吧,你处处为皇帝打算,却不知这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皇帝甚至开始跟我这个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大仇人合作,干掉你蓝田县。

爷爷念在我们昔日还有一些情面,正在考虑要不要进攻你蓝田县,你居然处处与我为敌,看来爷爷免不得要走一遭蓝田县,看看你蓝田县到底富裕成什么模样了。“

云昭双目中似乎能冒出火来,大吼一声道“云杨”

云杨闻言就从怀里抽出一枝硕大的号炮,点燃之后,就看到这枝号炮吱溜溜得的尖叫着蹿上天空,一朵殷红的火球在灰蒙蒙的天空中炸响。

紧接着,就是大炮的轰鸣声就从一里外传来,一群黑乎乎的铁球似乎瞬间就从低垂的乌云里钻了出来,落在距离座山旗百丈以外的空地上,铁球炸响,地动山摇,黑色的浓烟中夹杂着暗红色的火焰,覆盖了大片的土地。

不等浓烟散去,云昭冲着李洪基怒吼道“来啊,爷爷已经看你们这群泥腿子不顺眼很久了,一个个狗屁不通,除过杀人之外再无本事,还偏偏满嘴都是大道理。

脑袋里糊满了狗屎,还自认为英雄好汉。

我干你娘啊

你们就不能好好地用你们的脑袋想想,把人都祸害光了,到底便宜了谁。”

借助火炮威势说话的云昭此时愤怒的面目狰狞,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打不过李洪基,他真想把这个混账掐死在座山旗下算了。

李洪基面对这场惊天动地的爆炸声面皮都没有抖动一下,不仅仅不胆怯,还隔着火堆冲着云昭怒吼道“爷爷的娘骨头都朽了,倒是听说你娘还貌美如花呢,我们分头办事如何”

云昭怒极,沧浪一声抽出腰间的宝剑,隔着火堆就重重的向李洪基劈砍了过去,李洪基微微一笑抬手抽出腰刀,挥刀挡住了云昭这本身就砍不到他身上的宝剑。

云杨蹲在火堆旁,无奈的瞅着距离秃头不到一尺的刀剑,又看看蓄势待发的刘宗敏,叹口气道“你们倒是好好说话啊,怎么就动起刀子来了。”

没胆子真正动手的两人,各自气咻咻的回到了座位上,一个饮酒,一个喝茶。

云杨朝刘宗敏摊摊手道“寨主们的事情,我们这些喽啰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刘宗敏嘿嘿笑道“只要你家寨主不动用火器,某家自然袖手旁观。”

贼寇与土匪的对话,自然是各自探究了对方的底牌之后才肯好好进行。

“爷爷算是看来了,官府之所以想要跟爷爷一起攻打你蓝田县,就是想让我们斗得两败俱伤,野猪精,从现在起,你不要惦记我坟墓里的老娘,我也不说去找你老娘的话,我们好好说话。”

“说你娘啊。”自觉吃亏的云昭依旧怒气冲天。

李洪基不以为忤,继续笑呵呵的道“一山难容二虎,这些年如果不是你龟缩在关中不出头,我们几路人马一起发力,早就把朱明皇帝拉下马了。

野猪精,难道你真的要当朱明的孝子贤孙不成”

怒气稍歇的云昭喝了一大口自己带来的茶水,咳嗽一声道“你在关中与官兵鏖战,关中糜烂,你去了山西与官兵鏖战,山西民不聊生,你在河南东山再起,河南人就易子而食。

光是一个糜烂的关中,爷爷就花了整整十年时间才整饬的稍微有了一点样子,你们杀人,我救人,我们本就不是一条道上跑的车。

我只希望你在杀人的时候能不能有选择的杀

那些官员,地主,豪绅,巨贾,也就罢了,祸害那些自耕农夫做什么

我不是把大明皇帝当祖宗一样供着,是不想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最后都没有一个好下场。

人家都说我们这种人是枭雄,既然是枭雄,我们能不能干点枭雄该干的事情

这片大地以及大地上的农夫,我们最后还要靠他来养活我们呢。

你那个跟狗屎一样的“吃他娘,喝他娘,闯王来了不纳粮”的口号滑稽不滑稽啊今年吃干了,抹净了,你明年喝西北风啊,骗人,也不能这样欺骗吧”

李洪基呵呵笑道“这就是你把宋献策打的半死的原因”

云昭叹口气道“我也不得不承认,你这个口号的欺骗性太大了。”

李洪基鄙夷的道“你以为这天下人都像你一般聪明你以为这群农夫跟着我杀官造反到底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过上自由自在,不受官府欺压的好日子

这天下拿来这样的好日子过呢

官府天生就是要欺压百姓的,与其让别人欺压,不如让老子来欺压。云昭,皇帝老儿能欺压,难道老子就欺压不得吗”

云昭从袖子里摸出一支烟,抽出一枝柴火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道“你什么都明白。”

李洪基微微一笑道“你确实是一个有本事的,是我此生见过的人中最有本事的一个,我去过你的蓝田县,原本是想跟你学学怎么屯田。

看过蓝田县之后就发现,这事情老子干不来。

如果硬是跟你学着干了,老子将死无葬身之地。”

云昭想了片刻之后问道“是你刚刚攻下襄阳的时候那时候我听说你开仓放粮,还把耕牛,种子分给百姓,鼓励农桑,当时我颇为欣慰,以为你终于改了性子,可惜,你马上就原形毕露恢复贼寇本色了。”

李洪基大笑道“老子就是看过蓝田县之后才弄明白了一个道理,老子想要活命就要不停的动弹,留在一个地方只有死路一条。

既然老子是流寇,不流动还怎么当流寇,当年张秉忠留在襄阳不动弹,结果是个什么样子

无数的官员勒索他,无数人鄙视他,就连你云昭也吸过张秉忠不少血吧”

云昭尴尬的笑道“我们那是在做生意。”

李洪基身体微微前倾,全神贯注的瞅着云昭道“好,做生意,我们现在就有一场大生意可以做。你想要我晚一个月去开封洛阳是吧”

云昭点点头。

李洪基笑道“好,老子如果不去开封,洛阳,不劫掠这两座城里的王爷,富户们,拿什么来喂养我的这群儿郎

你不准我去,我非要去,这样一来,你拿什么来补偿我”

云昭皱眉道“你想从我身上拿到补偿”

李洪基嘿嘿笑道“估计你是不愿意的,老子也不从你身上拿到补偿,那么,老子准备从杨嗣昌身上拿到补偿,你总不会阻拦吧”

云昭吃了已经,翻身站起,在地上来回的踱步,脑子里翻江倒海一般,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上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