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韩陵山寻找盟友的方式

第八十章韩陵山寻找盟友的方式

建州人中,武力最强大的永远是黑林子里的建州野人。

就是因为有这些人的存在,建州军队中最强悍的披甲人冲锋队便是由这些野人为主体构成。

在建州人的军队基本上是由阿哈,披甲人与旗丁构成,阿哈负责拿命消耗敌方武器装备跟平日里的后勤运送。

披甲人一般负责冲锋击垮敌人。

至于旗丁,他们的战损率最小,主要是因为他们一般都处在指挥位置上。

韩陵山自从获得了镶蓝旗旗丁的身份之后,他同时也就具备了去黑松林捕捉建州野人卖给王爷们的资格。

一般情况下,建州人只要身高超过车轮的建州野人,老弱,妇孺没有利用价值,一般不予理睬。

可是呢,一旦一个个小小部落中的成年男性野人被捉走之后,那些老弱妇孺在辽东的冰天雪地中只有饿死,冻死这一条路好走。

野人们全是猎人,他们以狩猎为生,这是一个极为脆弱的生活方式,由于狩猎充满了不确定性,饥一顿饱一顿对于野人来说是常事。

野人的寿命很少有超过四十岁的,这就是他们常年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与天地争斗的结果。

建州人每年冬天都会进入黑林子里搜捕野人充实自己的军队,也只有在这个时候野人们才会老老实实的居住在鹿皮,桦树皮搭建的跟伞一样的小帐篷里。

韩陵山带着自己的一百多个部下进入黑山林已经快要一个月了,直到今天,他们的收获还是不太好,只抓到了九个野人。

这九个野人各个都很彪悍,原本有十个的,其中有一个野人在目睹自己妻子被多隆不小心剖开肚子,肠子流淌了一地还朝他伸手之后,就果断的把脑袋撞在一根尖锐的融通匕首一样的树枝上死掉了。

这让老阿古非常愤怒,用鞭子抽了多隆一顿,他当然不是因为多隆干了不是人干的事情之后才发怒的,他是可惜那个野人代表的金子。

通过这件事,韩陵山终于确定,野人其实不是什么野人,也是有感情有生命,有温度的人,他们似乎比外边的建州人还看重自己的亲人以及家园。

于是,这些建州人就打着激发野人野性的目的,开始大肆的杀戮原本不需要杀戮的野人老弱妇孺。

这样做的好处很快就显露出来了,有无数的野人开始向他们发起报复。

除过野人们设置的陷阱能对这些人起到一些杀伤作用之后,他们手中简陋的武器,根本就不能对这一群身披铁甲的武士造成伤害。

这样一来,他们捕捉到的野人也就越来越多,也就是因为如此,那些来解救同胞的野人们也越来越多。

想要找到这些喜欢单独行动且神出鬼没的猎人原本是非常困难的,现在,这些野人主动送上门来,这对一个捕奴团来说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开始不同意苏合泰激怒野人的老阿古,现在,对苏合泰佩服的五体投地。

因此,随着捕获的野人数量的增加,老阿古这些人已经陷入了癫狂状态,所到之处,尸横遍野。

捕捉到一百个野人的时候,老阿古认为已经足够,可以拿去跟王爷们换金子了,苏合泰却不满意,他认为在这个漫长的冬天里,如果不能捉到五百个野人,那就是一次极为失败的行动。

用钢铁打造的脖环足够束缚住这些发狂的野人,即便野人数量超过捕奴团的数量也不要紧,他们不用理睬这些野人的健康状况,只要保证他们还活着就能换钱。

而这些经过大自然淘汰之后剩下来的野人生命力极为惊人。

于是,在苏合泰的坚持下,这些人又在林子里转悠了半个月,直到脖环全部用光,很可惜,捕捉到的野人人数不足四百,与苏合泰的期望相去甚远。

“下一次,应该带更多的脖环过来。”

韩陵山从一棵白桦树上砍下一朵桦树茸丢进了背篓,这是一种很好地药材,可以治疗消渴症。

老阿古吃力的从另一棵白桦树上摘下一朵桦树茸之后气喘吁吁的道“该出山了。”

韩陵山重重的拍拍眼前亭亭玉立的白桦树道“我喜欢这片林子。”

老阿古笑道“等我们积攒了足够的钱财之后,我们就可以把部族安置在这里,买一些女人回来就是一个新部族。”

韩陵山笑道“那就要大家伙多赚钱才成,我们目前刚刚有了两个人的身份,还需要更多。”

老阿古点点头道“至少还需要八个,我们才算是一个完整的牛录,等我们的牛录成了,一旦旗主开始点将出征,我们就能参与其中,重新在战场上夺回属于我们的荣耀。

说实话,中原人的女子要比关外的女子好的太多了,抱在怀里的滑溜溜的,自从我的汉奴被剥夺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享用过那么好的女人了。”

韩陵山笑眯眯的看着老阿古道“你以后会享受到更好的。”

老阿古道“是啊,你是我们的新首领,你会带着我们过得更好。”

韩陵山瞅瞅那群被强制头顶树干,弓着腰消耗体力的野人道“如果这些人全部编练进我们牛录中就好。”

老阿古摇摇头道“以我们的人手来看,最多可以收纳十个,超过这个数这些披甲人就会暴动。”

“为了抓这些人我们折损了十一个人,另外六个伤残的你处理掉了没有”

“给他们喝醉了酒,然后送上路了。”

“那就出山吧。”

老阿古点点头,随即吹响了号角,散落在各处防守的建州人缓缓的回归。

踩着齐膝盖高的雪,走了足足半个月终于走出了林莽,看到平原的时候,就连韩陵山这样的心如铁石的人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其余的建州人更是欢天喜地。

在黑林子中,这些建州人对野人多少还心存一点畏惧,如今到了平原,原本对野人最和善的老阿古终于露出了獠牙,开始死命的折磨这些野人,名曰熬鹰

韩陵山每天都会对着一个沉默寡言的野人絮絮叨叨的说着建州话,这个野人似乎根本就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可是,每当韩陵山转身的时候,他的目光都会盯着韩陵山插在腰上的短刀。

这个野人是韩陵山这群人捕捉到的最凶悍的一个,仅仅为了活捉此人,在韩陵山的周密布置下,依旧死了六个人,伤了七个。

自从这个人被捉到之后,韩陵山就明显的感觉到攻击他们的野人开始变弱了,攻击没了章法,显得很是凌乱,且很容易被埋伏。

已经二月了,辽东依旧看不到任何关于春天的消息,白色依旧是这片大地上的主要色调。

今天,韩陵山又来到了这个野人身边,开始在野人的注视下捣鼓手里的火药,他先是用火点燃了一小撮火药,火药爆燃产出火花跟浓烟。

韩陵山随即又拿来一把火药灌进一个瓷瓶里,然后插上引线,点燃之后丢到雪地上,等引线燃烧干净,那个瓶子就轰然炸响别的野人战战兢兢的抱着脑袋趴在地上,只有这个沉默的野人眼睛一眨不眨,且露出希冀的目光。

在剩下的路途中,韩陵山在不知不觉中教会了这个野人很多东西

从辽河源黑森林到赫图阿拉他们又走了半个月。

在这半个月中,韩陵山每天都要巡夜查看这些野人是否老实安稳,在没有进入赫图阿拉之前,他不允许这些野人逃跑一个。

因此,每天晚上,他都会跟这个沉默的野人对视良久,一个人的眼神如同幽深的潭水,一个人的眼中满是焦躁与不安。

今晚,月光皎洁,韩陵山再一次来到了野人歇息的地方,他仔细的查看了每一个野人的脖环,确定他们没有破损跟挣开的可能,这才再一次来到那个沉默的野人跟前。

“再忍忍,还需要三天你们才能获得自由。”

野人不解的看着韩陵山。

韩陵山点了一支烟吐出一口清冷的青烟继续道“很多年来,你们的族人都被人家从林子里拖出来,被杀戮,被殴打,最后遭受了最残酷的折磨之后被披上铁甲丢上战场,最后死在战场上。

你觉得,这是你们这一族的命运吗

这一次我带人杀了你的亲人,杀了你的朋友兄弟,还把你剩余的朋友兄弟抓来,你恨我吗”

野人冷漠的看着韩陵山不说话。

韩陵山吸一口烟笑道“你能听懂我说什么是吧你没必要瞒我,说起来,我算是你们的朋友。”

野人的眼中似乎能冒出火焰来,用低低的嘶哑的声音道“是你们亲手杀了我的妻子,是你们亲手杀了我的两个孩子,我如果能化身黑熊,一定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人走出老林子。”

韩陵山点点头道“对于你的仇恨,我非常理解,毕竟你的妻子很美,他们又是一群畜生,后面的事情不用我告诉你吧

而你的两个儿子又太勇敢,看到母亲被人欺负的时候自然要保护母亲所以,他们的头颅被砍下来了,一个放在树桩上成了摆设,另一个被挂在树枝上,早上起来的时候,孩子漂亮的眼珠子不见了,好像被什么鸟给叼走了。

这一幕就发生在妻子的眼皮底下,她的孩子被人杀了,她却在遭受侮辱最后被雪覆盖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眼睛在流血

那个时候,你还在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