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高智商人群中没好人

第八十三章高智商人群中没好人

逃难出城的人很多,韩陵山自然加入了这支队伍。

开春时节,正是野兽们饿红眼的时候,这时候独自一人上路不是一个好主意。

身后的赫图阿拉依旧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看来,西克腾没有找到苏合泰,就把所有的怒火发泄在这座小城里了。

走了半天之后,一支建奴骑兵出现在地平线上,韩陵山跟其余的建州人一样,齐齐的发一声呐喊,朝骑兵队伍冲了过去,一些上了年纪的建州人拉住骑兵战马缰绳,就开始哭诉。

韩陵山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结果,他听到了七八个版本的荒诞故事,其中,最荒诞的故事就是——大明军队突袭了赫图阿拉!

骑兵将领一声令下,这些骑兵又匆匆的奔跑起来。

韩陵山跟所有建州人都站在高坡上目送他们远去,希望这支军队能够把毁掉赫图阿拉的魔鬼杀掉。

赫图阿拉与盛京之间,是大部分建州人生活的地方,逃难的人一路上不断地找到了安身的地方,这支队伍也在急剧的变小。

走了两天之后,大路上只剩下韩陵山一个人背着一个不大的包袱踽踽独行。

他通过亲身试验后发现,小股军队突袭建州人大后方是完全可行的。

玉山书院里有很多人都能完成这个任务。

后来的人甚至不用像他一样千里跋涉,只需乘坐一艘海船就能为所欲为。

大明初年,朝廷在辽东海边设置了金州卫、复州卫、海州卫、与盖州卫,这与大明朝有一支强大的海军是分不开的,如果大明海军不废弃,如果这些靠海的边城重地不丢失,努尔哈赤莫说在建州卫崛起了,就是想生出一点不轨的心思,也会被大明朝海军教训的老老实实。

一个毛文龙,在朝鲜金州的皮岛上,收拢了一些流民,流寇,就骚扰的建州卫鸡犬不宁,如果……韩陵山叹了口气,决定回去之后,就跟云昭好好商谈一下加强海军建设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赫图阿拉方向。

两天了,西克腾这群离开了黑林子的野人们应该已经被建州骑兵给杀干净了吧?

自己当初给西克腾策划的时候就告诉他,破城之后就立刻远遁回黑林子,这是一个很完整且有效可行的计划,从野人们在宫室中的表现来看,他们可能不想回去了,毕竟,赫图阿拉对于这些野人来说,实在是太富裕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群体素质跟不上,该死纯粹是自找的。

这些天从赫图阿拉前往盛京的信使他看到了很多,也看到了从盛京前往赫图阿拉的信使跟军队。

信使们行色匆匆,军队也是全部轻装,一人双马,每一个人的神色都非常的匆忙。

韩陵山不知道被自己逼死的那八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从她们从容就死的态度来看,身份好像不太低。

身份不低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他来辽东本就是为了证明这里并非是铁板一块无懈可击的,是一个可以随时偷袭,攻击,杀戮的地方。

这一次他是一个人来到了辽东。

下一次,或者是他,或者是别的兄弟带着大队人马过来。

土地太大,人数太少,本就是建州人最致命的地方。

向阳处的白雪已经有了融化的迹象,一些在去年深秋来不及枯黄就被冰封的碧绿树叶显露了出来,不过,有一些正在迅速变黄。

最先回到辽东的不是大雁,而是天鹅,这些长脖子的美丽生物,如今正在天空中振翅飞翔,等它们抵达北海的时候,大地上的白雪也就该完全融化了,冰封的大河,湖泊也该解封了。

韩陵山相信,人是世界上最坚强的一种生物,死了,毁灭了,总能再次聚集,再次生发,再次迎接新的毁灭,这就是人的宿命。

“福王不肯给钱,还说李洪基之所以没来洛阳是因为贼寇们知道根本就攻不下洛阳,与我们在伏牛山做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

钱少少已经换上了春衫,月白色的袍子边角处绣满了花朵,给人一种花团锦簇的感觉,如果换一个穿这样的衣衫,一定会有很多种不好的解释,或者形容词。

穿在钱少少身上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毕竟,他的那张脸就是最娇艳的一朵花,当然需要一些别的花朵来衬托一下,就像钱多多那件百鸟朝凤裙子。

“那是你的事情,我只要钱!”

柿子树上已经没柿子了,云昭不担心钱少少吃柿子恶心他。

“所以,我绑架了福王世子,这个事情你要帮我背。”

钱少少自然不是来找云昭诉苦的,他是来找人背锅的。

“那就砍掉福王世子的一只手什么的送给福王,让他明白,我们既然出了力气,他就必须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我怕事情弄僵了不好,就剃光了福王世子的头发,还给了福王,据说他现在正在筹钱,还请秦王帮忙从中说和,不过呢,很可笑,他想讨价还价。”

云昭没有继续听钱少少絮絮叨叨的想法,挥挥手示意他赶紧滚蛋,过一会,獬豸会过来,他们会一起去玉山书院,在沙盘上演练一下,看看洪承畴去了辽东之后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趁着还有一点时间,他处理完公文之后,还要去看儿子。

“二十六万人中间有四万七千多人是识字的,最妙的是其中有六百多个妇人居然也是读过书的,政务司的女官去查验过,胜任先生职位的女子就不下四百人,这是一个很大的发现。

我们蓝田县的那群夯货们,固执的令人很想揍他们一顿,男孩子上学就是天经地义的,女孩子就该留在家里干活,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问起来就一个借口——女子不该抛头露面。

现在好了,有了一批女先生,他们如果再不把女孩子送去学堂,我真的会打人的。”

钱少少探手去捉这个政务司的女官的头发,却被人家一把打掉,且鄙视了他一眼。

云昭头都不抬的回答道:“你早该动手打他们了,现在打都有些迟了,跟关中人讲道理你是怎么想的。”

政务司女官何棠花取回云昭刚刚批阅的文书抱在怀里道:“那好,我以后能动手就不跟他们讲道理了,另外,你小舅子总是在调戏我,你应该管管。”

云昭摇晃一下僵硬的脖子道:“你可以遵循上例。”

钱少少嘿嘿笑道:“你没看戏文里总是有一个贪花好色的国舅爷吗?没我不热闹啊。”

政务司女官冷笑道:“我记得戏文里面那个贪花好色的国舅爷不是被杀,就是死的惨不堪言,我以为,你应该引以为戒才好。”

“滚出去!”

云昭烦躁的吼叫了一声,两个讨厌鬼就你拿肩膀撞我一下,我拿肩膀撞你一下的勾勾搭搭的出去了。

杨雄瞅着远去的两人背影对云昭小声嘀咕道:“尽管我知道他们两个一个是毒蛇,一个是母蜘蛛,不过,他们这个样子您就不担心吗?”

云昭道:“钱少少不会干这种吃亏事情的!”

杨雄愣了一下道:“我以为吃亏的会是宣教处的何棠花!”

云昭满含深意的看了杨雄一眼道:“如果你长成钱少少的样子,你就会发现女人其实很可怕。”

杨雄呵呵笑道:“也对,食色性也,饮食男女都一样,县尊,秘书监的魏大同把文书给发错了,好在核对的时候发现了问题,已经纠正过来了,就是发出去的文书用了两天才追回来。”

云昭叹口气道:“所以你跟我说笑就是为了帮魏大同说话?”

“魏大同一向恪尽职守,这一次实属意外。”

“去政务司待职吧!我这里容不得出错。”

杨雄点点头迅速去办事了。

云昭把最后一份文书看完了,用了印鉴,洗掉了手上的墨渍,就匆匆去了后宅。

自从回来之后就没见过孩子,两个孩子都被钱多多跟母亲带着去了汤峪山谷沐浴,这一会应该已经回来了。

刚刚进到后宅,就发现后宅热闹了很多,不像前两日那么冷清。

回到卧房,钱多多靠在锦榻上安静的看书,两个孩子则待在自己的摇篮里睡得香甜。

钱多多张开双臂,云昭就抱住了她,将头放在她的颈项间深深地呼吸,馥郁香气令人春情勃发,正要进一步的时候,就听钱多多低声道:“装睡呢。”

云昭转过头,果然发现有四颗黑葡萄一般的眼睛正全神贯注的看着他们。

云昭呵呵一笑,就来到孩子们的身边,以为两个孩子会迫不及待的让他抱一下,谁知道,两兄弟居然不约而同的脸朝下,用光溜溜的屁股对着他。

这就很无所谓了,亲不到脸,亲一下屁股也不是不成。

才跟孩子们闹成一团,就听钱多多轻声道:“下月初六云慧,云艳就要下聘了。”

“娶她们的倒霉鬼是那两个?”

“卢象升的长子,卢声,洪承畴的长子,洪世明。”

“你确定的人选?”

“没错,这本来是我的职责。”

“云慧,云艳满意吗?”

“这是我能给她们找到的最好的婚配对象,不满意也必须满意。”

云昭长叹一声道:“我觉得你这是在制造怨偶。”

钱多多笑道:“无所谓,只要对云氏有好处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