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韩秀芬带来的大麻烦

第八十四章韩秀芬带来的大麻烦

钱多多如今内宅大权在握!

云娘现在除过参加一些蓝田顶级贵妇聚会之外,就是带着两个已经长开,眉目好看,身体肥胖的孙子,对于外边的事情不再理睬了。

冯英又是一个不耐烦待在内宅的女子,所以,钱多多就顺理成章的成了云氏内宅的老大。

这也很符合她的性子,一个被人卖到青楼,都要努力学习琴棋书画最后把自己弄成青楼未来老大的一个小女子,如今……自然事事争先。

云慧,云艳被人下聘的事情传出来之后,对云春,云花的打击最大!

以前在钱多多身边的赖皮样子立刻不见了,整日里围绕着钱多多,乖巧的如同两只壮硕的橘猫一般。

这两个也是聪明的,知道指望自己或者爹娘,自己这辈子想要找一个各方面都不错的夫君纯属做梦,说到底还要钱多多出手帮助才好。

因此,给钱多多端来的桔子都是剥皮的,桔瓣上的白络都挑的干干净净,而且还能保证每一瓣桔子都酸甜适口,没有太甜的,也绝对不会有酸的。

正在看书的云昭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指着自己的小腿道:“给我也捏捏,站了一整天了。”

云春不情不愿的过来帮云昭捏腿,一边捏一边小声道:“我都二十了……”

云昭放下书本道:“军中那么多好汉你一个都看不上,非要找一个读书人,还要好看的,家境殷实的,我有什么办法。”

云春委屈的低下了头,身体一抽一抽的,看样子在哭泣。

“我家春春,花花是什么身份,虽然明面上是丫鬟,可是,出了这个门谁敢拿她们当丫鬟?论起远近亲疏,这两个死丫头未必就比云慧,云艳差了,不说别的,在婆婆眼里,这两个就比院子里别的妹子靠的住。”

钱多多慵懒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云春立刻就停止了抽泣,竖起耳朵全神贯注的听下文。

“所以啊,找一个长相不错,家境殷实的读书人真的不算什么事情,我正在跟她们找呢,找到了,见一面,就准备成婚。”

云春,云花听了,变得更加殷勤了,云花的一双大手不断地在钱多多的腰肢上揉捏,而云春按在云昭小腿上的双手也越发的用力。

“男子汉大丈夫……”

“可别说您的男子汉大丈夫了,您是,韩陵山是,张国柱是,李定国是,段国仁是,韩秀芬身体原因算半个,其余的,连徐五想都不算,世上哪来的那么些男子汉大丈夫。

书院里的人之所以不愿意娶咱们云氏女儿,就是被这些人带坏了风气,就是有千肯万肯的,这时候都要假装不愿意,你看啊,我这才放出口风……哼哼哼。”

“别弄坏风气啊……”

“风气几千年前就坏了。”

“我在任命官员的时候不会看他们是不是我的妹夫一类的关系。”

“用不着您看,有的是人看,这一次云慧的婚事是我找了卢氏奶奶商议后的结果,至于云艳,那可是人家洪世明自动求上来的。

就这一条,人品差异就暴露无遗。

你看着,我云氏女儿马上就会变得炙手可热,让那些顾忌脸皮连追求一下都不敢的书院混账门后悔去吧!”

云昭张张嘴,发现辩无可辩,只好摆手道:“随你,至少给他们挑一些可造之材。”

钱多多撇撇嘴道:“可造之材才不给她们呢。”

“为何?”云昭脸上有些挂不住。

钱多多叹口气道:“庸碌之辈小富即安,可造之材欲壑难填。

我们的这些妹子说到底还是土匪的女儿,依靠身份还能压制的住那些庸碌之辈,可造之材?以我们妹子的愚蠢程度,恐怕只有被人家算计的份。”

云昭回想了一下自家妹子们的样子,最后只能长叹一声,她们的好多毛病,放在小门小户人家可能还是优点,放在大家庭里,那就是她们不幸的开始。

欢愉之后已经是深夜时分,就在云昭跟钱多多商议这一次会不会有一个儿子或者女儿的时候,云春从外面走进来,急匆匆的对云昭道:“杨雄在外宅,说是有军报到了。”

云昭吃了一惊,连忙穿好衣裳,匆匆的离开了卧房。

来到外宅的时候,就看见杨雄手里拿着一本文书急躁的原地转圈圈,见云昭来了,就匆匆的道:“韩秀芬来报,一个半月前,我蓝田水军在金洲收复我大明旧港宣慰司。”

云昭想了很久都没有想起大明旧港宣慰司在什么地方,直到杨雄低声道:“苏门答腊!”

他才点点头道:“不错!”

杨雄在一边怀疑的道:“您真的知道这地方在哪里嘛?”

云昭笑着拍拍杨雄的肩膀道:“我只需要知道我们又多了一块地盘就好。”

杨雄偷偷地鄙夷了云昭一下连忙道:“您大概还不知晓在这座岛上,有我大明子民六万人吧?”

“六万?”云昭停下了脚步,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洪武三十年,爪哇满者伯夷国王灭三佛齐旧王朝,当时旅居三佛齐的大明一千多人拥戴广东南海人梁道明为三佛齐王,成化六年,三佛齐王国被满剌加所灭。

嘉靖年间,潮州府饶平人张琏反明起义失败后南下攻取今苏门答腊自立为王,占有旧港、柔佛、马六甲等地,国号“飞龙”,漳州和泉州及海外大明裔移民均依附他,有六万有余。

后来被奥斯曼王支持的亚奇苏丹所灭。”

“反大明不成,在海外立国?”云昭迅速找到了杨雄话语中不合适的地方。

“张琏广东饶平人,本剧盗。嘉靖末作乱蹂躏广东、江西、福建三省,势极猖獗,巡抚张显,哨总俞大猷合三省会剿,调兵二十万,凡三年乃平之。官军报捷,谓已获巨魁就戮。”

“韩秀芬攻击金洲的时候,这些人在干什么?”

杨雄摊摊手道:“他们是苏门答腊苏丹治下的百姓,开始跟我们作战,后来就跟着韩秀芬一起打亚齐苏丹王,要不然我们没有这么快就能占领一半金洲。”

“韩秀芬为什么一定要占领这地方?”

“根据战报来看,一来呢,是因为这里的胡椒以及别的香料,二来呢,荷兰人,葡萄牙人,英国人都对这个地方垂涎三尺,韩秀芬就觉得我们也应该掺和进来,看看要是不好,再离开就是了。”

“这是什么道理?”云昭还是有些惊讶。

“韩秀芬主要还是为了岛上的大明人,昆仑奴用的太多了,已经影响到她军中的稳定性了,所以,她还是想要一些自己族人,反正我们是山贼,这些人都是海盗后裔,既然都是贼寇,收编起来也容易。”

两人说着话,云昭也来到了大书房,坐在桌子后面,开始翻开韩秀芬的文书。

上面除过一句“县尊安”这样的狗屁问候语,剩下的就全是她这些天来干的事情的一个总结汇报。

……其地为诸蕃要会,在爪哇之西,顺风八昼夜可至。

辖十五洲,土沃宜稼。

语云:“一年种谷,三年生金。”

言收获盛而贸金多也。俗富好淫。习于水战,邻国畏之。

地多水,惟部领陆居,庶民皆水居。编筏筑室,系之于桩。

水涨则筏浮,无沉溺患。欲徙则拔桩去之,不费财力……”

厚厚的一本文书跟书本一般,云昭看完,已经是天光大亮的时候。

看书的人不仅仅是云昭一人。

匆匆过来的獬豸,徐五想,钱少少,以及好事的钱多多加上秘书监,政务司的头面人物。

云昭第一个看完,就捧着茶水,慢慢的等别人看完再发表意见。

“除掉郑芝龙!”钱少少第一个发表了意见。

“同盟郑芝龙!”獬豸第二个发表了意见。

“交好郑芝龙!”徐五想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联姻郑芝龙!”钱多多最后斩钉截铁的道。

在座的都是聪明人,一眼就看出此时此刻苏门答腊的重点不在韩秀芬她们,而在于这顺风八昼夜的路途上,如果能建立一条稳固的运输线,那么,韩秀芬那里就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

云昭思忖了良久,最后道:“我的意见与钱少少想同,不过,你们说的也非常的有道理。”

钱少少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句话适用于我们,也适用于郑芝龙,此人将大海看成了他的后院一般的存在,不会容忍韩秀芬在南洋坐大的。

即便是结为同盟,也不会牢固,说不定灾祸会生在肘腋之间。

不如除掉!”

“郑芝龙在海民之间声望卓著,如果贸然起事,老夫担心会断了韩秀芬仅存的后路。”

“郑芝龙必须除掉,只是目前他的存在整体上对我们是有利的,交好郑芝龙,稳固韩秀芬的补给线,然后再缓缓图之。”

“联姻郑芝龙去掉他的戒心,然后……”

云昭听了几个人的建议之后笑了,拍拍桌子道:‘我觉得郑芝豹这人不错,你们以为呢?”

獬豸有些担忧的道:“我们一边交好郑芝龙,一边谋害他……这样不好吧?”

云昭瞅瞅钱少少。

钱少少低着头道:“郑芝龙必须死,也必须交好,这个活计的难度比较高,可能只有韩陵山才能把这件事办好。”

云昭瞅瞅窗外的光秃秃的柿子树小声道:“他在辽东应该玩耍的差不多了,该回来了。”

钱少少拍案而起道:“我这就去做给他做铺垫。”

说完就起身走了。

獬豸叹口气道:“韩秀芬那里不如就由我亲自走一遭吧,六万人的整编工作,她可能做不好。”

云昭摇摇头道:“派几个精干的人手去,你不用去,中原大变就在这几年,你离不开。”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