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韩秀芬的战争日常

第八十五章韩秀芬的战争日常

云昭等人忙碌了一上午制定好策略之后,这才回去睡回笼觉。

“部下太强也是很有问题的。”

云昭在睡觉之前对钱多多感慨的道。

“您觉得韩秀芬打乱了您的计划”

“是的。”

“可是您还是全力支持了韩秀芬啊,并没有因为她自作主张而抛弃她,或者惩罚她。”

“那是因为我现在还年轻,且胸怀四海,在我的年纪过了四十岁之后,她要是再敢这么干,贬斥将是她最轻的处罚,而且,我这样做的目的不是担心什么狗屁的功高盖主,而是在对她好,免得这样做习惯了,以后被我斩首”

钱多多叹口气道:“唯名与器不可与人。”

云昭瞅着钱多多道:“狗屁的名与器,我云昭的胸怀虽然不大,却已经窥破了名与器,我要的是规矩,秩序。

百年之后,我们都会化作黄土,规矩与秩序必须长存。

我希望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集体的结果,而不是仰仗个人力量,个人的力量在以后的岁月里会显得越来越不重要,只有集体的力量才能真正的改天换日。”

云昭嘟囔着睡过去了,钱多多微微叹息一声,也躺在边上,却没有一丝睡意。

她明白,身边的这个人已经从一个骄傲的强盗变成了一个威凌天下的帝王。

这种身份上的转换,在他身上找不到一星半点的人为痕迹,他似乎天生就该是一个帝王。

钱多多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见到云昭的模样那么多凶神恶煞一般的强盗中,自己第一眼就发现那个胖胖的,甚至有些猥琐的小胖子才该是这群人中最重要的人物。

所以,她才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媚态展现给这个死胖子看,结果果然很好

昨晚前半夜这人就没有睡觉,后半夜又看了半夜的公文,上午跟一群人商量了如何弄死郑芝龙却不被人发觉的事情,现在,却睡得如同一个无辜的婴儿。

想到婴儿,钱多多赶紧起身,从何常氏那里抱来了两个儿子,一左一右摆在云昭身边,她很想对这父子三人做一个比较。

此时的云昭必少年时期瘦了很多,没有那时候的影子,她就翻出自己小时候给云昭画的画,贴在他的脸上,这一下子,父子三人的模样就贴近了许多。

“三头猪”

钱多多很快就得出来了答案。

稍微大一点的云彰这时候正是爱动弹的时候,肥胖的小手在父亲脸上乱抓,内孩子弄醒的云昭原本怒火万丈,找到弄醒自己的罪魁祸首之后,脾气马上消失,一伸胳膊就把云彰搂进怀里,盖上被子准备继续睡觉。

云显已经学会了吃醋,见哥哥被父亲搂进怀里了,立刻开始哭泣,云昭熟练地再伸一下胳膊把云显也抱进怀里,如此放得安静。

这一切都是云昭下意识的反应,瞅着从被窝里冒出来一大两小三颗脑袋,钱多多很满意。

你就算是帝王又如何呢

确定了睡在床上的三个男人都是自己的之后,钱多多就重新躺了下来,将自己的腿跟手臂尽量伸直,如此她才能抱住这三个男人。

抱住了他们,钱多多就觉得自己已经拥抱住了全世界。

马里奥船长从脚上脱下皮靴,一股酸涩难闻的味道就远远地传了出去。

他这么做不是为了解放一下双脚,而是想通过嗅嗅靴子里的生活味道,好冲淡外边浓重的尸臭位。

他的活计不算好,负责清理战场,包括尸体。

岛上的气候潮湿闷热,仅仅半天,尸臭就已经笼罩了整个战场。

赤身裸体的尸体几乎铺满了战场,放眼望去,看不到尽头。

口鼻上绑着布条的奴隶们正在搬运尸体,这里处理尸体的方式很简单,只要丢进海里就好了

他以为自己是一个勇敢的人,在见识了那些穿黑色衣衫的家伙们杀人的模样之后,他不想再当一个勇敢的人了,因为,在这些人面前,勇敢的人往往死的最快。

第一次见韩秀芬的时候,这个女人眼睛上还挂着一枚单片眼镜,眼镜是用金链子绑在胸口的,怀里抱着厚厚一摞子书本,他就觉得眼前这个女子是一个把所有都献给了智慧女神雅典娜的人。

现在,他觉得这个女人崇拜,献祭的或者是战争之神阿瑞斯

同样让他产生错觉的人是刘明亮跟张传礼这两个最富有智慧的东方人,他们黑色的头发下面,长着一颗充满智慧的脑袋,无数语言从他们的口中说出,跟诗一样优美。

这样的的人即便是去了威尼斯,也是贵妇们争相邀请的最好的客人。

可是,就是这两个将他故乡的语言说的跟诗一样优美的人,在战场上却凶悍的如同两只豹子。

如果说这些自称汉人的人群他不了解,那么,美丽的雷奥妮小姐为什么也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天啊,她不但剪短了自己金子一样美丽的头发,还穿上铠甲跟那些肮脏的如同猪猡一样的南洋黑鬼们厮杀在一起。

最过份的是,她居然欺骗了她的父亲,还从父亲那里偷来了两艘纵帆船,天啊,她现在是这支海盗的第四号人物。

韩秀芬在战场上是雄狮,从战场上下来之后,她必定会沐浴,一桶桶的清水泼在身上,洗去了血污,也洗去了战场上残留的硝烟。

披上紫色的轻纱之后,她再一次恢复了大明妇人的本色。

刘明亮跟张传礼也是如此,洗过澡,换上青衫的两人也显得温文尔雅,毕竟,这样的姿态是玉山书院刻意教导的结果,虽然先生是从明月楼请来的老鸨子。

不过,经过她们那双品鉴过天下男人的眼睛之后,两人的举动与自己的气度最是契合。

所谓术业有专攻不过如此。

“县尊如今应该看到你的文书了,你说,县尊是欢喜呢,还是愤怒呢”

在域外没事干就灭人家的国,张传礼,刘明亮这还是第一次干,所以,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很早以前,我跟韩陵山在书院里论战的时候,韩陵山就说过,想要快捷的收复辽东,就必须有一支强大的水军,如此,才能在正面给与建奴强大压力之后,迂回到建奴后方攻敌必救之所。

韩陵山总说,只要有机会他就想去建奴的领地去看看,寻找一些契机,看看他的想法有没有真正施行的可行度。

我们出发的时候,韩陵山已经去了京城,算算时间,这时候也该到辽东了。

就算我们的行为县尊一时不会理解,不过没关系,等韩陵山对辽东的总结呈递之后,县尊会明白我们的苦心。

我们的所作所为不是为了攻城掠地,只是为了壮大我们的海军。

有朝一日,我们一定会东进,北上,在东海参与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

张传礼道:“我就是担心县尊会想着如何增援我们,这会拖累蓝田县的。”

韩秀芬道:我在文书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现在的发展基本上需要依靠自己壮大,县尊唯一需要帮助我们的就是如何打通我们与广州,泉州的通道。

这一次,我们缴获了将近五十万斤香料,我想,县尊应该很需要这东西。

五十万斤香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我们不能托付给郑芝龙,甚至还要担心他抢劫我们。

但是,不送走又会坏掉。”

就在三人位缴获发愁的时候,雷奥妮怒气冲冲的进来了,用手里的长刀指着张传礼跟刘明亮道:“塞维尔怀孕了,你们两个应该有一个站出来帮助她把孩子生下来。”

韩秀芬皱着眉头瞅瞅干笑的两人,愤怒的扭过头去。

“塞维尔很风流的,不一定就是我们。”张传礼咳嗽一声勉强辩解,不过,这话说出来之后,他的老脸也是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胡说,我问过塞维尔了,她只跟你们两个约会,没有别人,至少来到蓝田号上之后没有”

自从加入到海盗行列之后,雷奥妮的强盗基因被无限的放大了,现在,已经真正变成了一个以海为家的女强盗了。

韩秀芬鄙夷的道:“我就问你们,塞维尔生下来的孩子该是姓刘呢,还是姓张,疑惑就叫刘张按照我蓝田军法,你们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过错。

看来,县尊的司礼监里已经有两个秉笔太监人选了。”

听韩秀芬这样说,两人的脸色顿时就变成了紫色,张传礼指指刘明亮道:“你们一起厮混的次数比我多,你娶了她吧

还要趁着獬豸不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要快办,要不然你我兄弟说不定真的要进县尊内宅当差了。”

刘明亮的一张脸顿时就变成了紫茄子,怒吼道:“我宁愿进县尊内宅当差也不娶这个女人。”

雷奥妮见两人气急败坏的用她半懂不懂的话争辩,就鄙夷的道:“你们两个连二十个金币都没有吗”

张传礼楞了一下道:“你说要钱”刘明亮道眼睛也睁大了。

雷奥妮道:“按照我们的规矩,女仆怀孕了,主人就要给一笔钱,平日里也就几个银币的事情,可是,这里是在海上,你们应该多给,十个金币,每人十个”

韩秀芬不解的瞅着雷奥妮道:“你不知道你的女仆错过了什么。”

“大脸芬,你他娘的给老子闭上你的臭嘴”

刘明亮爆喝一声,然后,就与张传礼结伴跑了出去。

转瞬间就回来,两人气喘吁吁的将两个重重的钱袋交给雷奥妮道:“都给她”

雷奥妮颠颠钱袋心满意足的道:“很好,每人给了塞维尔一百个金币,是个慷慨的贵族。”

韩秀芬抬头瞅着天空重重的“哈”了一声,与此同时,刘张二人齐齐怒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