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我们是天生的统治者

雷奥妮眼中不值一提的小事情,在韩秀芬,刘明亮,张传礼三个人眼中就是天大的事情。

军中还有獬豸派来的饿狼盯着呢。

如果这件事真的摆到台面上来说,这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即便是韩秀芬也难逃责罚。

蓝田县的好多规矩大家一般情况下都当玩笑挂在嘴上——可是,没有违反的人自然可以当做玩笑看待,真正违反了军法的人再听到这些律条,他们是绝对笑不出来的。

雷奥妮说的一点错都没有,贵族家的女仆本身就有伺候别的贵族的义务,怀孕之后有良心的贵族会给一点钱,没有良心的贵族会让仆人们把这个女仆架到木板上,找一根粗大的木棒当擀面杖,不断地在女仆肚子上来回擀,直到确定这女仆肚子里没有孩子为止……

拿到两百金币的塞维尔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的两个情人,几乎把这两个人的魂魄看的飞出来。

马里奥对塞维尔的遭遇羡慕无比……东方的贵族们如此的善良,这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如果可能的话,他回到故乡之后,一定会去乡下搜罗一些美丽的贫家女子带去东方,专门伺候那些东方的贵人,想来获利一定很多。

从刘明亮,张明礼两个年轻贵族身上,马里奥看到了无限的商机。

跟苏门答腊苏丹作战获利不会很多,哪怕是攻占了他们的城池你也什么都得不到,这些生活在林子里的野人们,会在一夜之间把自己的木头房子拆掉搬走……然后,就没有都城了。

他们避开敌人之后,再找一块空地,重新把木头房子建好,一个新的都城就建好了。

至于他们的百姓搬迁起来更是容易,他们的房子本身就是漂在水上的,都城没有了,这些人就会拔掉固定房子的竹竿,木棒,然后在水面上撑着自己的房子去了别的地方。

这样的生活自然对于积累财富是不利的。

流浪到这里的汉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喜欢盖结实的房子,喜欢收集东西,所以也比这里的人富裕一些,时间长久了,就没法子搬家了。

遇到强悍的敌人侵略,能打就打,打不过就投降,接受一次又一次的盘剥。

苏门答腊扼守住了海峡要地,韩秀芬知晓只要占据这里就能获得无数的好处,可是,想要固守苏门答腊,首先就要有强大的实力。

此时此刻,在苏门答腊岛上,各种势力密布,有荷兰人,有葡萄牙人,有英国人,还有该死的奥斯曼大帝的影子。

虽然手头多了五万多同族,在这些同族彻底被收编之前,韩秀芬不愿意与那些实力强大的势力作对,她宁愿让这些人认为她来苏门答腊,不过是海盗们一次日常的抢劫而已。

于是,在彻底将苏丹赶去了苏门答腊岛深处之后,韩秀芬就扬帆起航,以六艘战舰护卫着上千艘各种小船,向天堂岛进发。

天堂岛是一座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火山岛,而且喷发完不长时间,那里的土地上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火山灰,土地肥沃,还有两条不大的淡水河,只要肯劳作,这里会成为一个富裕的好地方。

六艘战船,这样的实力在南洋已经很强大了,可惜,她们在南洋这个地方已就属于外来者,不论是奥斯曼大帝,还是荷兰东印度公司,亦或是葡萄牙人,英国人都这样无耻的认为。

尤其是奥斯曼大帝与荷兰东印度公司与这支队伍有解不开的仇恨。

在海平面上,奥斯曼,荷兰人,葡萄牙人,英国人的战舰不断地出现在了海平面上,只要这些船出现在海面上,立刻就有一艘或者两艘战舰凶猛的迎上去。

可能是这些人并没有达成联盟,见到韩秀芬的战舰过来了,觉得没有取胜的把握,或者基于别的考虑,也就远远地避开了。

在海上漂流了六天之后,他们顺利的抵达了天堂岛。

在海上没有出现在战争,在天堂岛却突兀的出现了。

本来臣服韩秀芬的黑海盗巴里,在韩秀芬带走了绝大部分兵力之后,就在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蛊惑下,突然向留守天堂岛的汉人发起了进攻。

留守天堂岛的裴玉林带着二十几个没办法适应海上生涯的蓝田盗匪,以及两百多个甘心跟韩秀芬的黑人与巴里在天堂岛上守着总督府与巴里叛军经战斗了快一个月了。

眼看着加入巴里一伙的黑人越来越多,蓝田盗匪也战死了十三个的时候,战事在向不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裴玉林已经决定要放弃这座岛的时候,海平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桅杆。

首先发现韩秀芬归来的是一个黑人,大叫一声“女王回来了。”

这一声喊得如此之大,以至于战争在这一刻就停止了。

聪明的黑巴里转身就朝海岸边跑,身边跟着五六十个心腹,这些人才跑到海岸边,又匆匆跑回来了,想要召集自己的部下继续抵抗,可惜,在他逃跑的一瞬间,他的部下全部跪地投降,已经被裴玉林带着人绑的结结实实。

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的,居然再一次来到港口边上,挥舞着双手欢迎女王归来,似乎这一个月的叛乱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韩秀芬才下船,巴里就凶猛的跑过来,谦卑的匍匐在韩秀芬脚下,指着同时过来迎接韩秀芬大军的裴玉林道:“我的女王,这个该死的家伙辜负了您的信任,在您扬帆远航的时候居然背叛了您。”

裴玉林听到这样的话,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低头看看自己的皮肤,再看看巴里黑乎乎的皮肤,最后再瞅瞅韩秀芬的,这才确定自己好像是跟韩秀芬是一伙的才对。

这些天不停地在海上奔波,还要应付可能发生的突袭,韩秀芬有些疲倦了,指指巴里对裴玉林道:“你是军法官,该怎么处理你明白,这一次来了六万我们的族人。”

裴玉林嘿嘿笑道:“明白。”

两人在用汉话,巴里听不懂,只能努力的竖起耳朵,竭尽全力的理解这两人对话的含义,同时,大眼睛骨碌碌乱转,寻找逃出生天的机会。

直到裴玉林举起长刀的时候,他还抬起胳膊想要挡住长刀,一边大声喊道:“我已经投降了。”

他的左臂被裴玉林一刀砍了下来,即便是痛的在地上打滚,黑巴里依旧不忘记大喊:“我已经投降了。”

裴玉林一刀又一刀的砍了下去,而倔强的黑巴里即便在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还在虚弱的对裴玉林委屈的道:“我已经投降了。”

杀了黑巴里之后,裴玉林又带着自己麾下这些跟随他苦战一月的黑人们将投降的黑人叛军杀的干干净净,很奇怪,这些人直到被杀,都在大声的跟裴玉林一遍遍的说:“我已经投降了。”

这件事困惑了裴玉林很长时间……他想不通,这些人难道真的就不知道自己曾经干过什么事情吗?

直到他跟雷奥妮闲谈的时候,被这个美丽的女人指责他损害了大家的财物的时候,裴玉林才忽然明白,这些人根本就没把自己当人看,他们认为自己是主人的财物。

既然是主人的财物,那么,不论他们干了什么事情,作为财物的基本价值不会改变,哪里会有人轻易地丢弃自己的财产呢?

从此之后,裴玉林终于明白了该如何对待这些黑人海盗了……

这种程度的叛乱对海盗来说就不算什么事情,甚至可以说是家常变饭。

人的本性是随着环境变化,而变化的,那些被韩秀芬带回来的汉人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他们唯唯诺诺,他们勤劳朴实,他们心灵手巧,对于压榨他们逆来顺受……他们作战一点都不勇敢……

“所以说,我们是天生的统治者!”

韩秀芬喝着茶水,一句话就确定了天堂岛上将要进行的收编原则。

这句话她在天堂岛上说,二十年后,已经是大明海军元帅的韩秀芬在她的艨艟巨舟上也这样说,直到她病故之后,她的墓碑上就镌刻上了一行字——我们是天生的统治者!

“我也是统治者!”雷奥妮将自己的刺剑甩在桌子上如是说。

刘明亮,张明礼的目光从塞维尔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掠过,决定在这个时候还是低调一些的比较好。

裴玉林坐在椅子上挪动一下屁股,坐直了身子,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一笑,他觉得这句话不用说,别人也能看出来他就是天生的统治者。

统治者,首先要有统治者的自觉!

就像云昭天生就觉得自己天生就高出大明土著一等,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心态,云昭在面对大明所有人的时候才能高高在上,并认为这个世上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

中华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上绝大部分时间都处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上,那么,即便是陨落了,即便是低迷了,重回高峰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因为——我们的祖先早就给我们确立了高贵的品质,血脉中永存着不甘人后的傲气。

这非常的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