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新兴少年——夏完淳

第八十八章新兴少年夏完淳

夏完淳最后是被师傅抱下去的,所谓的抱,不过是师傅把他丢到肩膀上,一边拍打着他的小脸,一边大声的夸奖他。

最后丢到一个小车车上,由负责医疗事务的同学推着他去处理伤口。

夏梁氏为此肝肠寸断,哭得喘不上气来。

她觉得儿子已经被人活活打死了。

随徐元寿先生一起回来的一个白胡子老头在目睹了这一场班长之战后,找到徐元寿,要他解释一下,此时的关中是否则执行的是秦法。

“秦法脱胎于韩非子,而韩非子不过是一介妄人,他的胡言乱语,禽兽之论如何能作为治理天下的根本呢”

徐元寿道“元洪先生,韩非子曾说过,最英明的君王治理国家,绝不能让百姓爱戴他,而必须让百姓不得不爱戴他。

也就是说,一个英明的君王绝对不能施行仁政,暴戾跟残忍才是权力与管理百姓的唯一根本。

这话出自韩非奸劫弑臣。

再来我玉山书院之前,先生也看了蓝田县的治理状况,百姓可有畏惧官府的模样

虽然我玉山书院严重同意韩非说的另一段话凡是遵循仁义礼智信的三晋之地,大多处于弱乱之态,而不相信,不羡慕孔夫子仁义礼智信的秦国,却非常的强大。

这句话听起来非常有道理,我们也没有遵循这个方式去治理蓝田县。

蓝田县尊云昭一直在认为抛弃人治,以固有的法条来治理国家,这是我们唯一与韩非理论有接触的地方,同时,这也是大多数帝王选择的必由之路。”

元洪先生又道“这就是贵县废黜八股的原因所在吗”

徐元寿摇头道“我们执行的是另一套学说,叫文明其头脑,野蛮其体魄”

元洪先生拂袖道“如此玉山书院只会培育出一群野兽出来。”

徐元寿笑道“你不觉得如今的大明就是因为善良,懦弱的人太多,彪悍,野蛮之辈太少,才弄成目前这副样子的吗”

元洪先生沉思片刻拱手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就告辞。”

徐元寿笑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元洪先生休要忙着离开,在玉山书院多盘恒几日,听上几堂课,与学子多多叙谈之后,再下结论不迟。”

元洪先生看着浩大的玉山书院,叹口气道“如此宏大的书院,虽南京国子监也不能与之相媲美。”

徐元寿叹口气道“耗银一百六十七万两。”

元洪先生久久屏住气息不说话,过了良久才道“真舍得啊。”

“每年耗用国帑二十一万两白银。”

元洪先生拱拱手道“且不论这里传的什么业,授的什么道,仅仅是这份一心向文之心,就让何某钦佩万分。”

徐元寿肃手邀请何元洪先生先行,自己陪伴在一边,如数家珍的向他介绍玉山书院里每一幢建筑的由来。

夏梁氏哪里有什么心情陪着这群书生逛玉山书院,匆忙打听清楚了儿子的去向之后,就带着丫鬟匆匆去了书院医务所。

等她找到这里的时候,夏完淳已经被处理完毕,全身光溜溜的躺在一张铺着白布单子的床上,等着身上的药膏子被晾干。

“我的儿啊”

夏梁氏才哭了一嗓子,就看见儿子笑咪咪的道“娘,你孩儿威风不威风”

此话一出,夏梁氏满腔的悲愤之意顿时就不知道哪里去了,抱着儿子哭泣道“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为娘还怎么活啊”

旁边病床上同样躺着一个光溜溜的男孩子,听夏梁氏哭诉的滑稽,忍不住咕叽一声笑了出来。

见夏梁氏在看他,连忙把白布单子盖在身上,一张原本花花绿绿的脸羞臊的通红。

“你怎么也成这幅样子了”

夏梁氏见有外人在,也不好在哭泣,抱着儿子瞅着对面的小子问道。

那小子叹息一声道“你儿子打的。”

说着话扯一下身后的白布帘子,夏梁氏放眼望去,只见白布帘子后面还有更多的床铺,上面无一例外的躺着或者趴着一个男女孩子,只是,这些孩子身上好歹都有衣衫,不像这个家伙跟儿子两人光溜溜的。

“先让大家参观一下夏老大的光屁股。”

夏完淳惨叫一声,想要去抓白布单子,却被母亲压住,一时掀不起来,只好干脆趴在母亲怀里,屁股算是不要了。

屋子里响起嘻嘻哈哈,哎哎哟哟的声音,半晌才停下来。

夏梁氏帮儿子披上布单子擦一把残存的眼泪道“我以为你被他们一群人欺负了。”

对面那个顽皮的小子道“我们一群人被你儿子一个人欺负才是事实,现在还不算什么,等我们从这里出去了,一个个都要听他的,这才是最让人难以忍受的。

夏完淳,你莫要得意,来年我还会挑战你的。”

夏完淳笑道“好啊,来年我等着你。”

夏梁氏连忙道“同窗之间当和睦友爱才是,怎么才打完又要打”

夏完淳傲然一笑,指着屋子里的其他人道“他们从今日起就是我的部下。”

夏梁氏听得一头雾水。

一个年轻的白衣女子走了过来,丢过来一件宽宽大大带着蓝色条纹的奇怪衣裤丢给夏完淳道“要我帮你穿吗”

夏完淳连连摇头。

白衣女子又端过来一碗汤药放在床边的小几上道“立刻喝掉,消肿化瘀的,多加了一份甘草,甜的,不苦。”

夏完淳闻言端起碗一饮而尽,一张脸却抽巴指着白衣女子吐舌头。

白衣女子笑嘻嘻的道“甘草是解毒的,放在消肿化瘀的汤药里做什么,千金方你也是读过的,看样子上草药课的时候你就没好好听。”

“千金方我儿子是来求学的,不是来学郎中本事的。”

夏梁氏再一次找到了适合自己说的话。

白衣女子冲着夏梁氏笑了一下道“问你儿子喽,课业是他自己选的。”

夏梁氏连忙朝儿子看过去,只见儿子抓起一个奇怪的水杯喝了一口水正在漱口,想要说话,眼神却被那个玻璃杯给吸引过去了。

夏完淳见母亲露出了一丝乡下气息,连忙对母亲道“这是玻璃杯不值钱。”

夏梁氏也觉得有些丢脸,哦哦两声之后,就开始帮儿子穿那一身奇怪的衣衫。

衣衫穿好了,夏梁氏见儿子除过满身的淤青之外好像毕竟无大碍,也就松了一口气,只是眼神又被窗户上透明的那一层物事给吸引住了。

见儿子疵牙咧嘴的要从床上下来,连忙扶住儿子道“你下来做什么”

夏完淳道“屁股被人看光了,不能再便宜他们,我要回宿舍,这点伤不碍事,过几天就好,现在要动弹,伤才会好得快。”

夏梁氏习惯性听丈夫跟这个从小就主义很正的儿子的话,见儿子在地上走动了两步,确实无碍,这才带着丫鬟跟在一瘸一拐的儿子后面,随他去宿舍。

出了这座白色的房子,被丫鬟搀扶着的夏完淳指着脚下绵延到极远处的玉山书院道“娘,终究有一天,我会成为这里的王。”

“瞎说,什么王不王的这样的话也能乱说”

夏完淳笑道“要征服大明,必先征服蓝田,要征服蓝田,必先征服玉山”

这话刚刚说完,身后的白房子里就有一个女子探出头打趣道“要征服玉山,必先征服二韩小屁孩,你现在连我都打不过,就说这些话,也不害臊。”

说完话,又把窗户给关上了。

“这里的女子怎么这样啊”

夏梁氏嘟囔一句,却听儿子道“那是我学姐,医术了得。”

“这么说,你们书院真的会教人做郎中”

夏完淳道“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也不错。”

“你在这里都读了些什么书你被抢来之前,已经开始接触五经了,再贪玩,学业万万不能放松的。”

夏完淳瞅着母亲道“四书五经我都在读,一样都没有落下,天文,地理,格物,算学,我也在学,我甚至还在学营造农鉴以及练兵纪实,纪效新书。

我上午求学,午时之后练武,骑马,射箭,打枪,晚间自习,娘,孩儿自从来到了这里,没有蹉跎过半分光阴。

孩儿现在只恨一天的时日太短,稍不留神,一天就过去了。”

夏完淳说的这些科目,夏梁氏听得懵懵懂懂的,学业上她是说不上话的,只好叹息一声道“整日里这样苦读,还要练武打熬身体,时间长了如何能成啊。”

夏完淳笑道“大明孱弱,如果我辈再不奋发,这个国家就毫无希望可言,就像我师傅说的那样,如今之天下,全在我少年。”

慷慨激昂的话说完了,夏完淳才发现自己把这话说错对象了,就挽起母亲的手,指着不远处的一座红砖碧瓦的小院子对母亲道“那是我从师傅手里借来的安居之地,母亲来玉山的日子,可以住在这里,很清静。”

“咦你不跟娘住在一起吗”

夏完淳笑道“孩儿还有四十四个手下要调教,以后要靠他们一起打出一片新天下,不敢耽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