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站稳脚跟的蓝田县

第九十章站稳脚跟的蓝田县

“宁夏当地的团练搞起来了没有?”

“没有,李定国,张国凤他们忙着驱逐袄尔都司荒原上的鞑靼马贼呢。”

云昭闻言连忙往回翻一下文书,指着上面的数字道:“捕获三千七百有余是什么意思?”

杨雄干笑一声道:“李定国说的意思是,斩杀了马贼四千六,捕获了马贼三千七。”

“那片鸟不拉屎的地方会有上万马贼?”

杨雄低声道:“主要是宁夏镇开垦荒地用的牛马大牲畜不足,段国仁请李定国想办法,然后李定国就率军从宁夏镇虏堡到延安平安司横着划了一条四百多里长的线,不小心把袄尔都司靠南边的地方全部都圈进我们陕西省了。

这样做的好处有二,一是解决了牛马匮乏的问题,二来将延安府跟宁夏镇连成了一体。

让我们管辖的地方变得方方正正,不像以前那样两边突出,中间好大一块地都是鞑靼人在跑马。

李定国他们对马贼的认定可能跟我们的标准不太一样,李定国认为,只要是在荒原上骑马的都可以归类到马贼类别里边……可能,可能……骑骆驼的好像也算。”

云昭听完杨雄的解释,也就不再说话,提起笔做了圈阅之后,这份文书就算是存档了,李定国一群人在袄尔都司干的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也就沉没在蓝田县浩如烟海的文牍之中了。

段国仁要的大牲口……可不一定就是牛马。

以后的人们,只会记得李定国兵出宁夏镇,在袄尔都司绞杀马贼万人……

战争可能有正义跟非正义之分,可惜,只要是战争他的本质就是残酷的。

人们就是通过这种残酷的战争,才一步步将威权竖立起来了。

韩非子在《八说》中说的很是清楚——有道之方不求清洁之吏,而务必知之术。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治理地方,最重要的方法不是使用廉洁官吏,而是要使用懂得法术的官员,蓝田县现在的官员还处在既懂得法术,又廉洁的最好状态中。

韩非子的理论开启了中华两千多年来的贪官政治的大门。

这是云昭在政治学习的时候经常被重点教育的知识点,每考必出的题目。

对于这一点,云昭有很深的认识,仅仅是这个论点,他就做过不下六篇论文。

开拓基业的时候部下的能力越强越好,而在一般情况下,能力越强的人要求就越高,等到基业成功之后,上位者却不愿意给不下太高的期望值,所以,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杯酒释兵权之类的事情就一遍又一遍的出现。

云昭很喜欢自己这群部下……他不希望自己将来会有一天把屠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事情了,这将是云昭此生最大的失败。

所以,从现在起,云昭能扛的事情,他都会悄悄地扛下来,将所有不好的苗头全部掐死在萌芽状态中。

冯英回来了。

哭得已经没有人样子了。

钱多多在一边假惺惺的抱着云彰往冯英怀里送,云彰却死死的抓着她的衣领子死活不愿意去找母亲,不论冯英如何用东西哄骗都无济于事。

平日里坚强的如同石头一般的冯英哭得肝肠寸断。

等云彰睡着了,云昭这才抱着儿子送到冯英身边。

看着熟睡的儿子,冯英低声道:“多多不曾亏待我的孩子。”

云昭道:“奶水都分一半给了这个孩子,再说亏待就过份了。”

“我不该丢下这个孩子去夔门的。”

“是不该,不过,你要是不去帮那些可怜人,你一辈子都不会安心,人呐,永远都活在两难之中,你的心在天下,注定你自己的日子不会好过的。

蜀中人因你多活了十余万人,这个账老天会算清楚的,不会让你太过吃亏。”

冯英抬起泪水涟涟的面孔瞅着云昭道:“我不能什么都要……可是,这个孩子我委实舍不得。”

云昭笑着将云彰往她怀里推推道:“你从来就没有失去过他,何谈舍不得呢。”

冯英露出笑脸,蜷缩着身子将云彰圈在怀里,眼睛一霎不霎的瞅着眼前这个粉妆玉砌的胖孩子,瞬间就忘记了身在何处。

云昭回到钱多多房间的时候,钱多多正在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会爬起来看看云显,过一会又爬起来看看云显,如此几次之后就冲着云昭发脾气:“把我的孩子抱回来。”

云昭懒懒的道:“那孩子今晚在陪母亲呢。”

“平日里我左右两边都是孩子,早就习惯了,现在突然间少了一个,你让我如何能睡得着?”

云昭挪挪身子躺在钱多多的另一边道:“现在好了,一边一个男人,你可以睡觉了。”

“滚……”

冯英回来了,立刻就打破了云氏后宅原本已经习惯的节奏,最难做的还是云昭跟云彰,云显父子三人。

尤其是在云彰跟云显两个小东西只要在一起就万事大吉,哪怕是换一个母亲也问题不大,所以,云显被冯英借走之后,钱多多表面笑吟吟的,还劝告冯英两个孩子一起带很辛苦。

转过头之后,就扑在云昭身上又撕又咬的,逼他一定要把两个孩子都给她带回来。

儿子的苦恼云娘自然看在眼里,等儿子混到跟她在一起吃饭的地步的时候,就怜悯的对儿子道:“再生一个就好了。”

云昭深以为然!

冯英这一次占据的可不光是区区夔州,更不是一个小小的白帝城。

而是从关中直达夔州这一片广袤的天地,以及半截长江水道。

有了这片地方,蜀中大门就已经为云氏洞开了,最重要的是云氏经营了许多年的汉中,终于不再是只用一根线牵着的飞地,终于跟关中连成了一片。

尤其是驻守在武关的云福军团,可以前进一大步由商南县富水镇出今陕西境,再经西峡、内乡县兵进紫荆关,窥伺南阳。

且牢牢地将伏牛山一带拥在怀中。

关中云氏已经彻底的打开了前进的所有门路,出紫荆关过南阳可以直逼湖北,出潼关,对面便是一望无垠的大平原,进入河南如履平地。

如果一路向西南越过夔州,蜀中就如同一颗成熟的大桃子,正沉甸甸的挂在枝头,探手可摘。

至此,关中云氏面对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呈现出一副咄咄逼人的状态。

自从云福在四月里移兵紫荆关之后,湖北的战事也在云氏的威逼下不得不匆匆结束。

李洪基担忧襄阳有失,匆匆回兵进驻南阳,张秉忠面对杨嗣昌,王文贞强大的压力,不得不停止猛攻武昌的军事行动,后退到了荆州。

崇祯十三年四月,天下安。

五月,蓟辽总督洪承畴奏陈:宁远城有镇守、监军、巡抚、兵备等官,营伍纷杂,事权制肘。

请命军务听总兵官节制。凡监军、巡抚、镇守等官同于一城的,亦依此例。

崇祯帝允准。

“洪承畴开始收拢辽东兵权,准备集辽东军政大权于一身,并有放弃宁锦前线之企图,宁锦之间散布的大明官吏或者百姓,已经准备撤离。”

钱少少将手中文书放在云昭的桌案上,云昭想都不想的提笔圈阅之后就放置在一边,似乎这是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

“韩陵山已经买舟南下了。”

“他怎么不回玉山?”

“他说你一定会鄙视他,所以,准备多干一点让你鄙视的事情,然后再回来,让你一次性鄙视完。”

云昭冷哼一声道:“一个个都学会自作主张了,告诉他,太疲惫的话,就回玉山修整一段时间,蓝田县不缺他一个大牲口。”

钱少少道:“我会告诉他的,另外,福王就是不肯给钱,哪怕我已经把他儿子剃光了头发给他送去,他还是咬死了只肯给一万两银子,秦王苦苦劝他,他置之不理。”

云昭叹口气道:“这是吃定了我不敢杀他儿子啊。”

钱少少道:“那就如你先前说的那样,剁下来一条腿送给福王。”

云昭摇头道:“把他儿子的腿剁下来,他就只肯给五千两了,算了,把人送回去吧,我们不能为了一点钱就让天下人都知道云氏贼心难改。”

“就这么算了?”

“遇到了一个死要钱的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反正李洪基强攻武昌失败,不能南下,就一定会东进,我这里已经有李洪基送来的和解文书,准备绕道安徽,再去取洛阳,开封呢。

原本,福王要是交钱,我可以再拖一阵子,现在,这家伙不肯出钱,那就关闭蓝田县境,告诉李洪基,只要他不进犯我蓝田县,这天下之大,随他的便。”

钱少少瞪大眼睛道:“李洪基给我们送买路钱了?”

云昭点点头道:“很是诚恳,比福王大方多了。”

钱少少又皱眉道:“可是周王的钱却是全额给的,甚至还有多余。”

“那就告诉周王,李洪基又要攻打开封了,让他早做准备,我们收的钱只能保他一次,难道他出一份钱要我们保护他两次不成?”

钱少少连连点头道:“人家就是这个意思。”

“那就告诉孙传庭,借故留在开封,直到来年二月。”

钱少少笑道:“这就足够交代了,不过,我们还是不能告诉周王李洪基将要经过安徽攻击洛阳的事情,我还想趁着洛阳城破的机会,从福王那里拿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