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斯德哥尔摩病人?

第九十四章斯德哥尔摩病人

秦王是亲眼看着云昭是怎么从一头小小的,甚至肥胖的有些可爱的小野猪如何成长为如今身如山岳,牙如钢刀,四蹄如同柱石,行动间地动山摇的巨型野猪精的。

他在暗中曾经拿云昭跟世上所有豪杰都做过一番对比,比如紫禁城里的皇帝,比如李洪基,比如张秉忠,甚至连建奴的势力他也打问过。

结果,他发现没有一个能与这头野猪精相媲美。

很多年前,他就已经在幻想西安城被云氏贼兵攻破,自己小小的秦王府在贼兵的狂笑中化为灰烬,更想过自己的头颅被悬挂在西安城城门上的场景。

云昭崛起之后,他惶恐不安。

现实与他幻想的场面有很大的差别。

秦王府至今还保有自家的宫殿,自家的人口这些年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多出来了一些,颇有些人丁兴旺的模样。

只是城外的地被蓝田县划走了一些。

对于这个粗暴的举动,秦王却是充分理解的,毕竟,关中的人口暴增,土地却只有那么多,蓝田县官府拿走一些自家的地给流民耕种,这是官府的善举。

就在他已经做好继续接受云氏勒索的时候,云氏却号召秦王府的人走出王府,积极地参与到商贾之事中来。

对于这一点,秦王也是充分理解的,毕竟,关中人穷困日久,想要做生意没有本钱是不成的。

于是,他就抱着散财的心思投了很多商铺,比如春风明月楼。

当年终的时候,王府的官员居然拿回来了大量的分红,这让秦王殿下魂飞天外,就在他与王妃抱头痛哭以为大限将至的时候,云昭亲自登门,且带着礼物前来感谢他为国分忧的举动。

秦王夫妇以为死定了,决心用最卑微的语言求云昭放过两位嫡王子的时候,却发现坐在下首的这个胖胖的少年人,言辞温和,且恭敬,见秦王不敢食用他带来的甑糕,居然率先食用,以打消秦王的忧虑。

云昭与秦王分食了一盒甑糕,共饮了一壶烈酒,并且在喝酒吃东西的时候谈到了来年的计划。

这些计划中有需要秦王出力的地方这让秦王终于确定,自己一时半会死不掉了。

长安县不知不觉的成了蓝田县的一部分,后来,西安城周边的县统统成了蓝田县的一部分云氏并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安分守己的勋贵或者官员。

而关中却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

后来,西安城也变成云昭说了算,秦王不记得有一个准确的时间点,只记得某一天,某一个早上,某一个时刻,西安城就变成了云氏说了算。

此时的秦王以为自己将是云昭豢养的一头牺牲,一旦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时候,自己这头牺牲就会人头落地,用自己的血向天下昭告云氏造反的消息。

这一等,就是十年

这十年中,秦王府的财物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三倍有余,这些钱,秦王一个子都不敢用,他觉得这些钱是云昭存放在他这里的。

自觉对云昭也算恭敬,就试探着提出让王妃带着一对儿子去福王那里去祝寿他已经做好了被云昭拒绝的打算,可是,王妃回来的时候一脸的不可思议,让秦王不知所措。

云昭不断准许王妃带着两个世子去洛阳,还要求王妃带上他的母亲,一起去见识一下福王府的奢华,并且说,以后这种秦王府自己府内的事情,不必向他禀报,自己决定就好。

从那以后,王妃跑的地方就越来越远,开封的周王府,庆阳的庆王府甚至还去京城省亲一次。

秦王自己也偶尔离开秦王府去终南山访仙求道,去白鹿原狩猎,去秦岭采药有一次他们已经走出了关中辖地,他才惊觉,自己好像真的没有被人家限制出行。

这种程度的自由,甚至比他的父亲还要更加的自由一些。

王长子被他的师傅带着全天下跑了一圈蓝田县中人无人理睬。

再后来,秦王就明白了,只要自己离开,秦王府所有的产业将会被蓝田县官府充公,只要自己还留在关中,自己的家财就还是自己的。

虽然这个想法很是荒谬,却在秦王的心里扎下了根,并随着长久的平安,自由而开始破土发芽。

现在,蓝田县要开始收缴自家的土地了,秦王就想知道,纳田为官这一条对他是不是同样有效。

玉山夏日的夜晚静谧而安详。

云昭抱着云彰,秦王抱着云显,两人就着一碟子盐水煮黄豆角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

“莫说你发愁,我也发愁啊,现如今,关中有田土的人家中,以你我二人家中的田产最多,你早年还主动划出去了一些,剩下不到八千亩。

我家算上旱地,足足有一万六千亩呢。

这一次蓝田县的官吏们一致认为,国家纲纪崩坏,坏就坏在土地过于集中的事情上了。”

秦王剥了一角黄豆将绵软的豆子放云显嘴里,见孩子吃的欢喜,这才回话道“我以为官员们的条陈是有道理的,你我这样的人家拥有田亩之数太多,却从不缴税。

一家两家也就罢了,如果天下的土地都不缴税,国家如何养军队,养官吏呢

只是“

云昭将总是踢他的云彰放在地上任由他乱跑,举起酒杯跟秦王碰了一杯道“这一次他们做的很绝啊,拙荆以为应该按照家中丁口来确定良田的多少,而不是以一家一户为标准。

报给政务司之后,人家毫不客气的给我打回来了。

说什么我若与家母别居,与拙荆和离,再把这两个小家伙驱逐出家门,就可以按照拙荆所言的一人留下一千亩良田,否则,别无可能。”

秦王听了哈哈大笑道“荒唐”

云昭摇头道“一点都不荒唐啊,朱兄若是想要多留一点田产,可以照此办理,某家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

秦王把玩着酒杯道“听闻有些田亩在你云氏手中已经有上千年了,如何舍得哟。”

云昭摊摊手道“只能留一千亩,再仰仗职权赖一点,总不能让云氏连祖坟地都没有吧。”

秦王低声道“如果我把全部土地交纳出来,你这里是不是就能多留一千亩”

云昭摇头道“如果我这样做了,蓝田县政务司的这个政策就执行不下去了,没有意义,我可以赖一点。”

秦王挑挑大拇指道“好,我也留下一千亩地当做粮食地,可是,如此平白无故的缴纳,你我可以答应,这蓝田县属下六十四州的富户如何肯答应”

云昭苦笑一声道“这就是政务司不肯给你我半点空隙可钻的原因,说起来,还要仰仗王爷的声威,助我蓝田推行此事才好。”

秦王笑道“分内之事尔,只是,就真的没有补偿吗”

云昭摊摊手道“政务司提议组建礼宾司,礼宾司大小二百二十一个官吏职位可以拿出来,补偿那些放弃土地的人家。”

“礼宾司鸿胪寺礼部执掌敬天,礼仪,祭祀,典乐,封禅,迎宾,典仪”

云昭摆摆手道“蓝田不过一个小县,如何能与大鸿胪,以及礼部相提并论呢。”

秦王的眼睛在烛光下显得亮晶晶的,朝云昭拱手道“我秦王一脉被圈禁西安城已经两百多年了,别的本事没有,唯独礼仪这一套那是自出生之日起就熟悉的东西。

县尊,某家准备求礼宾司之长一职,还需什么条件请尽管道来。”

云昭让人接走云彰,云显,当柿子树底下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云昭低声道“这对秦王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你明白吗”

秦王斩钉截铁的道“被圈禁两百余年的滋味,县尊知道吗”

云昭摇摇头。

秦王咬着牙道“县尊以为我秦王一脉除过每一代秦王之外,就只出酒囊饭袋吗

当年我太祖皇帝曰“天下之大,必建藩屏,上卫国家,下安生民,今诸子既长,宜各有爵封,分镇诸国。朕非私其亲,乃遵古先哲王之制,为久安长治之计。

这天下本该是我皇族共治天下,

靖难之役后,藩王护军裁撤六成,护卫天下之说已成笑话。

武宗皇帝之时宁王之乱,更让天下藩王的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自那之后,诸王分封而不锡土,列爵而不临民,食禄而不治事,且不可参合四民之业,行动坐卧俱有官员探查,一旦犯错重则夺爵,轻则鞭挞。

世人只知晓秦王奢靡,却不知我秦王一系有多少龙子龙孙冻饿而死

又有多少龙子龙孙宁愿改名换姓,也不愿意再姓这个朱姓

如今,大明江山就要走到尽头了,不是因为天下群雄并起,而是大明糜烂之态已经积重难返

更可悲者,我们想为这个大明天下效命,可是呢,皇帝不稀罕,开封城破,周王率领护军请求出征,却为皇帝所阻,散财招募乡勇,却被御史弹劾鞭挞二十

县尊,我等只想求活,若能在蓝田供职,可以一展所长,为我平生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