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个人崇拜的开端

一般情况下,云昭觉得什么事情需要干,且必须要干的时候,就会下达命令,然后再经过秘书监统筹研究之后制定可行的计划,再交给适合完成任务的个人或者团队。

大部分的外派团队都属于循规蹈矩的这种,比如钱恒宝他们就是这样的团队。

刺杀曹化淳的任务已经分派下去一年多了,他们直到现在都没有完成。

没有完成上一件任务,下一件任务就不会出现,这让钱恒宝非常的难过,觉得有些对不起自己的部下们。

说真的,玉山书院出来的学子中并不全是妖孽一般的人物,更多的是普通人。

他们之所以还能完成那些看似不可思议的任务,完全是在用自己的命来拼。

妖孽们之所以被称之为妖孽,主要原因就在于他们可以在干完自己该干的事情之后还能全身而退,就像韩陵山这样的,在辽东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惨案之后,世上却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是他一个人做的。

秃山上的英灵宫中供奉了两百多玉山英烈,绝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只是干的事情一点都不普通而已。

曹化淳躲进了皇宫,这是蓝田县目前唯一足够力量的地方,加上曹化淳只用自己人,这就进一步加大了完成任务的难度。

就像钱恒宝玩笑话中说的一样,如果给胯.下来一刀就能完成任务,他真的会把刀子砍下去的。

完不成任务带来的羞耻感,远比他成为一个寺人更加让他耻辱。

如今,他们就在皇宫外边,不遗余力的在清除曹化淳的势力,指望用这种方法逼迫曹化淳主动离开皇宫亲自出手来对付他们。

可惜,直到现在,曹化淳依旧藏身在皇宫中不露头。

不过呢,有他们这群人盯着曹化淳,他即便是有再阴险的计划,也无从实施,这就是他们现在正在进行的工作的全部意义。

钱恒宝之所以要来潮州附近,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击曹化淳在朝中合伙人的经济利益。

海上贸易在很多时候利润丰厚的如同抢劫。

这就是大明朝为何不允许百姓进行海上贸易的主要原因。

尤其是嘉靖年间,海上贸易曾经占据了皇帝内府收入的六成左右,其余三成来自于江南织造,剩余的一分才是来自皇庄以及矿山的收入。

嘉靖年之后,海上贸易越发的兴盛,丝绸,瓷器的出口量不断地拔高,然而,海上贸易对皇帝内府的贡献只能占到三成左右。

等到了崇祯年间,海上贸易对内府的贡献已经下降到了不足半成……

利益都被谁给拿走了呢?

皇帝以为是被泛滥成灾的海盗拿走了……群臣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臣子们认为都是地方官对海禁执行不严,导致更多的百姓下海为盗。

于是,便出台了更加严厉的海禁……

曹化淳之所以有力量对蓝田县施行那么多的阴谋诡计,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有钱!

他的钱基本上都来自于海上贸易,所以,他在平日里不屑于剥削那些苦哈哈的百姓,也不屑于收取大量的贿赂,给自己博了一个不错的名声。

现在,云昭想要海上贸易的红利了!

而且就在海外,他已经拥有了一支实力强大的海盗船队,正准备将无数抢劫来的货物运回蓝田县呢。

云昭做生意从来都不喜欢跟别人合伙,他本能地信不过所有合伙人,跟他做生意的下场只有两个,要嘛合伙人变成他的部下,要嘛——合伙人变成乞丐。

毕竟,他认为这些人合伙人拿到钱之后总是喜欢胡吃海塞,三妻六妾,修建宅邸,要嘛就把钱藏起来什么的,都属于不会花钱的类型。

与其让这些人把珍贵的钱财拿来糟蹋,不如全部给他,让他多修建一些水利设施,多修建一些道路,多打造一些强大的兵器,多设立一些医馆什么的,好造福大明百姓。

韩陵山来潮州的主要目的就在于此,至于能不能干掉郑芝龙这不是很重要。

毕竟,只要蓝田县掌控海上贸易,郑芝龙这些人就不过是疥癣之疾。

他不准备下海,他很清楚,陆地上的猛虎下到海里是打不过鲨鱼的,海里的鲨鱼的对手该是韩秀芬这种刚刚成型的大乌贼。

这一次他准备与钱恒宝联手一次,看看能不能拔掉曹化淳在潮州的海贸生意,同时看看有没有机会顺便干掉郑芝龙。

计划是现成的。

那就是——没落的锦衣卫要与郑芝龙争夺海贸生意的控制权。

他要做的就是将郑芝龙的势力驱赶下海,那么。陆地上的事情就该是蓝田县说了算,那个时候,蓝田县再次面对郑芝龙的时候,就有了绝对的优势,剩下的事情就是慢慢等待获得源源不断支持的韩秀芬变成真正的大王乌贼。

如果曹化淳想要跟郑芝龙解释说,这不是锦衣卫的策略,那么,他就必须出宫……

只要他离开了皇宫,不论他身边的护卫有多么的森严,面对到处都是云氏山贼的大明的围攻,他不可能有什么继续活下去的可能。

“这就是韩陵山的二鸟归巢计划?”

云昭合上文书递给了杨雄,眼睛却瞅着钱少少。

钱少少道:“我们最初的计划不是这样的,只是要求他除掉郑芝龙,没有想到被他篡改成了目前这个样子,不过呢,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我们现在很缺钱,到处都是窟窿,您下发给军队的军饷,很多人都主动上缴了,还说什么他们在军中,有吃有喝有穿的没有用钱的地方。

希望你能把钱用在刀刃上,地方上的官吏在领俸禄的时候也是这么说。

当然,只限于我们自己人。”

“下文斥责他们!”

云昭转过头对刚刚回来的杨雄道。

“为什么?”钱少少完全不能理解。

云昭瞅着愚蠢的钱少少道:“告诉你多少遍了,规矩,规矩,规矩最重要!

他们现在干的活计,对得起他们拿到的那点军饷跟俸禄,这是他们该拿的。

一个没有钱的官员,你以为他就找不到弄钱的地方?

现在,他们有崇高的理想,有心忧天下的胸怀,对自己个人的利益不重视,甚至,只要理想实现,脑袋掉了也不过碗大的一个疤。

以后呢?

等到天下安定了,等他们的豪气,英气,傲气,骨气,这些好东西全部被消磨光了之后,他们就会说,老子为这个天下付出了多少,多少,即便是把手伸到公帑上,也会心安理得,认为这是老子该得的。

从现在起,就要让他们养成一个好习惯——属于自己的拿的光明正大。

不属于自己的,那就伸手砍手,伸腿剁脚!”

钱少少的脸皮不停地抽搐,半晌才无奈的道:“人家都盛传,你跟我姐,冯英,云彰,云显一顿饭只吃两菜一汤了,大家是心疼你。”

云昭冷笑一声道:“滚蛋,心疼我?

你姐姐是一个吃糠咽菜的人?

你看过你姐姐收拾的宝库了没有?

你知不知道我们家装菜的碗有多大,内容有多丰富?

你知不知道你姐姐最近又喜欢上了烤蛋糕?

谁传我在过苦日子?

是你吧?”

钱少少无奈的摊摊手道:“这是秘书监们想出来的宣传策略。”

杨雄立刻摆手道:“不关我们什么事情,是你们监察司的人跑过来串联,想要搞一个声势巨大的宣传活动,我们只是看在同僚的份上,口头支应而已。”

钱少少苦笑道:“应该让世人知晓您的名字。”

云昭点了一支烟道:“让世人记住我们正在干的事业吧。”

钱少少叹口气道:“现在,人们记住了韩陵山,记住了韩秀芬,记住了段国仁,张国柱,孙国信他们,几乎要忘记你的存在了。”

云昭笑道:“本该如此……”

“这不好。”

“没什么不好的,就算他们中有人起了不该起的心思,然而,这些年,我们已经把他们的行事准则已经培养出来了,不论谁坐在我的位置上,行事方式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这才是你姐夫我的功绩。”

“我会监察天下的。”

“监察天下可行,不要刻意的监察某一个人,一视同仁是你工作的重点。”

钱少少点头表示赞同,云昭就重新开始看永远也看不完的文书。

傍晚回家的时候,瞅着钱多多安排的晚饭长叹一声,就低头吃起饭来。

钱多多从大碗里挑出半块猪脚放在丈夫的碗里,见他闷头吃饭不说话就笑道:“云显今天学会跑了。”

云昭抬头瞅瞅口水滴答的小儿子,就把猪脚上最大的一块骨头卸下来,留了一丝丝肉放在云显的碗里让他啃着玩,又把剥下来的软肉放在云彰碗里,摸摸两个孩子的脑袋,重新低头吃饭。

冯英又从菜碗里挑出一块瑶柱云昭的碗里道:“怎么了,今天兴致不高啊。”

云昭瞅着桌子上的两个大碗,又挑出两块红烧肉放在冯英跟钱多多的碗里,皱眉道:“我们家的日子过的很简朴吗?”

冯英摇头道:“这样的饭食已经很好了,妾身很喜欢。”

钱多多道:“你管外边人怎么说呢,我们家没有客人的时候就这么吃,本来口味都重,吃舒服了,才是自己的,你不喜欢吃什么燕窝,我特意熬了银耳羹,夫君多喝些。”

云昭道:“多请几次客吧,秦王妃那些贵妇都请来,就用咱们家吃饭的模样来,免得人家连吃顿好的都要战战兢兢的。

告诉那些人,只要他们没有违法乱纪的事情,关上门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不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