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玉山书院最美的花

“少少认为我现在就该确定无上的权威。”

晚饭后一家人在花园散步的时候,云昭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冯英,钱多多复述了一遍。

冯英沉吟一下道:“蛇无头不行,妾身以为很有必要。”

云昭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只是钱少少今天做的太露骨。”

钱多多笑道:“不算露骨,就要用这种浅薄的方法让旁人知晓,你很看重你手中的权力,这样一来呢,无知的人会崇拜你,那些有见识的人会畏惧你。”

云昭笑了,抱起云显对钱多多道:“我要做的高级一些,如果用这种法子,会被天下有识之士笑话。”

冯英笑道:“想当皇帝为什么要害怕别人笑话呢?”

云昭有些扭捏的道:“我总觉得我应该比以前所有的皇帝都要好,这才符合我的身份。”

钱多多掩嘴笑道:“野猪精很高贵吗?”

云昭瞅着白雪皑皑的玉山道:“很高贵!最起码我只要两个老婆这一点就超越了很多皇帝。”

钱多多哈哈笑道:“比起隋文帝跟本朝孝宗皇帝还是有所不如。”

云昭斜着眼睛看了钱多多一眼道:“你是希望我出去乱来?还是觉得我只要不把别的女人带回来就算是守身如玉?”

钱多多道:“先应付了我们姐妹再说。”

冯英拍打钱多多一下道:“你是一个妇人,说流氓话的时候能不能稍微掩饰一下?”

正在学话的云彰接话道:“流氓话好!”

冯英闻言怒视了钱多多一眼,钱多多吐吐舌头,从云昭怀里接过云显,在孩子耳边道:“可不要跟你哥哥学。”

云显则非常不给颜面的道:“流氓话好。”

于是两个女人就抱着自己的孩子笑成了一团。

很明显,这两个女人都在恪守内宫不干涉朝政这个古老的规矩。

这就很没意思了,三个可以裸裎相对的人,这个时候在说话的时候却若隐若现的就很讨厌了。

这就是说大主意还要自己拿。

帝王的孤独一般都是这么来的,没人肯为你的大事担责任,这也说明,权力的重要性此时此刻已经超过了爱情跟家庭。

人生第一次距离皇帝宝座如此之近,几乎触手可得。

午夜的时候云昭还是失眠了,瞅着窗外的大月亮,觉得只有这东西才配跟自己对酌几杯,至于明月下的玉山,都化身成了陪衬。

云彰的一泡尿浇醒了冯英,同时也让云昭从天上回到了人间。

夫妻两一个抱着湿漉漉的孩子换小内裤,一个忙着重新铺设床铺,一通忙碌之后,云昭的天人之梦就消失了,转而瞅着冯英丰硕的腰身发愣。

权力跟雄心壮志永远都是最好的催情药,反正都是要征服点什么才会偃旗息鼓。

眼前又没有城池可以让他攻陷,也没有千军万马供他驱驰……

所以,冯英觉得不能惯着丈夫这种莫名其妙的坏毛病,当儿子在睡篮中重新恢复了投降状态的睡姿之后,就任由丈夫把她粗暴的丢在床上……

天亮的时候,云昭睡得跟死猪一样,冯英跟儿子叫了他很久都没有让他从床上爬起来,就听之任之了。

直到中午的时候云昭才懒懒的出了房间。

钱多多撇撇嘴道:“听说你昨晚一个劲的说自己是皇帝,要策御天下?”

云昭瞅瞅帮他装饭的冯英。

冯英淡淡的道:“这是交换,多多把你跟她在情浓的时候说的情话也都跟我说了,我只是回击一下。”

云昭左右瞅瞅,除过两个贪吃的儿子之外,没看见外人,就点点头道:“甚好。”

“无耻!”

钱多多的筷子把饭碗碰的叮叮作响。

回到大书房的时候,云昭还是没有什么精神,所以,对于如何凸显自己存在的事情,也就不怎么上心了。

主要是昨夜刚刚蓄满的雄心壮志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惨败。

云昭不提这件事了,杨雄自然也不会提醒,至于钱多多早就被姐姐教训了一通之后,一整天都不见人影。

其实,云昭昨晚安静下来的时候已经想过了,脑海中所有可能对他的地位形成威胁的人统统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每当他想要怀疑一个家伙的时候,他总觉得亏心。

不过,最终支持他坚信自己亲密伙伴中没有一个心怀不轨之徒的底气来自于张莹!

她终于找到了目前效果最好的雷汞……

看着张莹一脸傲气的将配方拍在桌子上。

云昭的目光却从那张纸上转移到她的手掌。

张莹的手掌不大,看起来很是小巧玲珑……只是,现在变得更加小巧了,一只右手只剩下拇指,食指以及一根扭曲的模样实在难以言说的中指。

“这个样子其实不错,再见到钱少少的时候,我可以不用掩饰的朝他竖中指了,他还没话说。”

云昭默不作声,在秘方上用了自己的印信,以及签名之后递给杨雄道:“你亲自抄录一份,交给匠作们开始小批量试产。

保密工作交给钱少少,告诉他,出了泄密的事情,即便他是我小舅子也难逃一死。”

杨雄竭力不看秘方,迅速的锁进一个铜盒子里,并且快速的加上了一把锁,然后对云昭道:“为了减少泄密环节,我就不抄录这东西了,等钱少少来了,让他亲自动手。”

云昭点点头,他的本意就是如此,之所以让杨雄抄录,不过是表示信任的一种做法。

杨雄出去了,云昭用手抚摸着这个黄铜盒子低声道:“你想要什么?”

张莹摇摇头笑道:“我此时什么都不缺。”

“钱少少不要了?”

“还是雷恒耐看些,就是不知道少了两根手指,他还要不要我。”

“他敢!”

云昭不由自主的爆喝一声。

张莹笑道:“此时的我无比的骄傲,觉得能配得上世上任何一个人。”

“这是实话!容貌不过是过眼云烟。”

“县尊,给我一间茅舍,早晨睁开眼的时候就能看不到玉山雪峰,晚上睡觉之前还能有潺潺的流水声伴我入眠……”

“门口有一片花圃,四时都有鲜花怒放,躺在床上的时候能看见灿烂的星空,做梦的时候还有皎洁的月光照在你身上……

你不要觉得你没有人疼,别人不疼你,我来疼你。”

张莹擦拭掉眼角的泪水,轻轻拥抱一下云昭道:“我就知道你会让所有人失望的。”

说完就笑着离开了云昭的大书房,在路过窗户的时候云昭推开窗户瞅着张莹的背影道:“骄傲起来吧,张国莹!”

张国莹挥挥自己残缺的左手大声道:“我一直都很骄傲,等我休息够了,再给你一个更大的惊喜!”

云昭欣慰的笑了,回头对敲敲潜进大书房的钱少少道:“是不是有些后悔?”

钱少少抽抽鼻子道:“现在确实有些后悔,这鬼女人怎么就越看越好看呢?

我觉得再过五十年,这鬼女人一定会成为老女人中的绝代佳人。

没关系,过五十年之后雷恒死了,我再去亲近一下她。”

云昭没有理睬钱少少的鬼话,将铜盒子推给他道:“你抄录一份,然后去匠作工坊那里开始小批量制作,图样,规格上面都有,注意保密。”

钱少少当着云昭的面打开铜盒子,看了一眼秘方之后关上盒子问道:“都有谁知道?”

云昭道:“我看了,但是没看懂,你看了,估计也没看懂,真正明白的人是张国莹!”

“张国莹?”

“没错,就是张国莹,玉山书院第一个以军功进阶的女子。”

“值得你给这么重的赏赐?我觉得给点钱就算了。”

“去办吧,另外,在临泉那块地方修建一座精致的茅舍,要睁开眼睛就看到玉山,闭上眼睛的时候能听到泉水声,门前种一片花海,房顶上装玻璃顶,装修的时候多问问张国莹。”

钱少少倒吸一口凉气道:“临泉那块地方山长要你都没给啊。”

云昭道:“他老了,随便找个地方住就成了,选什么临泉啊。”

钱少少叹口气道:“当着山长的面这样说好吗?”

云昭回过头瞅着站在窗前的徐元寿道:“您说是不是啊?”

徐元寿道:“说的很有道理,只是,你可以这么安排,不能说出口。”

云昭道:“如果还有人能发明出更好的东西,想要大书房,我也立刻给他腾出来。”

徐元寿皱眉道:“这样会把他们宠坏的。”

云昭叹口气道:“张国莹的发现,足矣颠覆战场,我们的人以后在战场上将会在战胜敌人之余,损伤将会大大减少,这样的人还是多宠宠的好,也给别人做个样子。”

徐元寿也喟叹一声点点头,从袖子里取出一份文书递给云昭道:“玉山书院今年的预算回执。”

云昭看了之后不解的道:“只有十六万枚银元?这够吗?”

徐元寿道:“其实,十二万银元就够,十六万只是宽松一些罢了。”

“我记得前两年的拨款都已经到二十一万枚银元了。”

“哦,那样更宽松一些,你今年没钱了,不好意思多要。”

云昭把玉山书院的预算回执递给杨雄道:“交给政务司重新核算,我没有削减任何研究项目经费的意思。”

徐元寿道:“你这是何苦呢?有些预算可有可无,比如,那个研究军队餐车的团队,毫无必要啊。”

云昭闻言对杨雄郑重其事的道:“记住了,一个项目都不准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