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章信任危机

“张莹认为我会杀了她灭口。”

吃晚饭的时候云昭对钱多多跟冯英道。

“她选了临泉那一块很适合做坟墓的地方,就是要告诉我她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她刚走,徐元寿就来了,他不是来跟我说书院拨款的事情,是来给张莹求情的,希望我能放这个勇敢的女人一马。”

“你说,他们是怎么想的,你夫君我难道真的是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混蛋吗?”

“不光是张莹跟徐元寿,就连杨雄见到张莹的时候眼中都闪烁着泪花,他似乎也认为我会杀掉张莹。”

“还是少少知道我,听了事情的原委之后就知道我没有杀张莹的意思,说是盖房子,他没有错误的理解成修坟墓。”

“你们说,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害怕我呢?”

云昭就着这些废话吃了三碗饭。

冯英跟钱多多都没有功夫去接话,只是忙着伺候两个小祖宗吃饭。

在云昭觉得很无趣的时候,钱多多抬起头瞅着云昭道:“夫君,你越是温和,他们就越发的害怕。”

云昭拍拍胸口道:“我自忖还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人。”

“是你的规矩吓坏了他们,你想想看,自从獬豸开始杀人,你手中明明有赦免的权力,这么长的时间里,被獬豸杀掉的人中,有我们云氏本族人,有玉山书院的同窗,有跟你交情深厚的世家大族,更有军中曾经为你死战的猛士。

你可曾为他们任何一个人开脱过?

没有啊,你一个都没有放过,没有使用过一次赦免权,他们只能面对冷冰冰的律法条例。

这样的你,如何会让人不害怕呢?”

钱多多说完这些话,嘲讽的瞅瞅冯英继续道:“这些话只能是我这个被你娇宠长大的人敢说,你这个大胸脯婆娘可能都没胆子直言不讳。”

冯英冷笑一声,继续给儿子喂了一口饭道:“公生明,廉生威!”

钱多多道:“那么……情,何以堪?”

冯英怒道:“有情的皇帝在史书上都被称之为昏君。”

钱多多怒道:“我就是喜欢昏君怎么的?

我喜欢晚上睡觉的时候抱着我的是我有血有肉的情郎,而不是一头心如铁石的饿狼,被一头饿狼抱着睡觉,呼吸间全是血腥气你能睡得着?

晚上才欢好,余温犹存的,早上起来就被夫君弄去砍头,我不想这辈子过的这么失败。”

云昭长叹一声,丢下饭碗就离开了内宅。

躲在树荫下,瞅着乱飞的萤火虫,云昭心乱如麻。

今晚没有月亮,所以天黑就天黑了,且伸手不见五指。

月亮没有了,银河就越发的灿烂,夏日里观看牛郎织女星并且说他们的唯美爱情,就成了人们茶余饭后不多的谈资。

今天晚上,或许是云昭的错觉,他总觉得织女星正在逃跑,挑着一双儿女的一大两小三颗星组成的牛郎星正在追赶——跟他娘的似的。

云昭很害怕成为钱多多说的那匹饿狼!!!

他不想抱着最后感受一下美人温情的变态心思跟美人来一次难以描述的恩爱,然后在早上匆匆离开,丢给美人一丈白绫让她香消玉殒。

然后,自己再来到美人的棺椁前边,假惺惺的掉上两滴眼泪,然后拍着棺木说——不是我要杀你,是天要杀你啊……我还是爱你的。

就像狗日的唐明皇!

云昭也不明白崇祯皇帝杀老婆,砍断闺女胳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变态心思,更想不通史书上那些带着全家老小奋勇杀敌,最后拿老婆,小妾的肉煮汤给将士们喝……自己死后落一个千古英烈之名的混账。

男子汉大丈夫战死就战死了,身为男人,保家卫国战死本就是生命中的一个选择,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兄弟们守城守的没力气了,必须要靠吃人来获得新的力气,那就自己来,洗干净了自己这块肉,一刀一刀的把自己的肉往汤锅里削。

一边问兄弟们肉是不是削厚了,一边告诫兄弟们自己这几天肠胃不好,想吃的内脏的,记得多洗几遍……

这才是“割股相下酒,谈笑鬼神惊”的男儿豪气。

指望平日里拿惯绣花针的女子去跟野兽搏斗?

这需要女子都是玉山书院出来的!

指望嗷嗷待哺的孩子拿着拨浪鼓跟野兽搏斗?

这必须是云昭这种一生下来就有一副完整成人思维的妖孽!

所以,钱多多今天的话让云昭很是受伤。

他自忖灵魂高贵……

烟头上的火光与萤火虫屁股上的光袋遥相辉映。

“老子表现的如此温和,他们怎么会如此误解我呢?”

云昭在黑暗中抓抓被蚊子光顾过的小腿,依旧想不通。

“因为你已经成为皇帝了。”钱多多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滚……”

云昭头都不回的骂道。

“你真的已经成皇帝了。”钱多多有些委屈。

“那么,老子的登基大典在哪里?

老子的皇宫在哪里?

老子的龙袍,龙冠在哪里?

老子的三千后宫在哪里?

老子的酒池肉林,无遮大会在哪里?”

钱多多双手攀在云昭的肩膀上,温热的气息撩拨着他的耳朵痒痒的。

“您的登基大典就在您出行,蓝田百姓站在街边欢呼的时候。

您的皇宫就在这座玉山城里。

您的龙袍,龙冠拿来给那些衣衫褴褛的百姓缝补衣裳了。

您的三千后宫就在您的背上,妾身一个人就能顶两千九百九十九个。

您想酒池肉林,妾身这就命云花她们把家里的腊肉都挂出来,把家里的存酒都装在池子里。

您要开无遮大会,妾身陪您,在玉山里我们两个又不是没开过!”

“滚……等我气消了你再来。”

“那还开不开无遮大会了?”

“有时间再说!”

于是,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里,两个无聊的人,趁着四下里无人,谈论起无遮大会的细节……除过钱多多非要说自己一人就拥有两千九百九十九个美人的所有风情这句吹嘘的话之外,云昭大体上是满意的。

第二天云昭神清气爽的回到了大书房,指着杨雄道:“不许动,让我踢一顿。”

杨雄果然就僵在那里,云昭毫不客气的给了他三记侧踢。

很好,这家伙的下盘很稳,挨了三记重击之后,下盘纹丝不动。

杨雄掸掉灰尘之后,小声的问道:“下官可是做错了什么?”

云昭坐在桌子后面道:“因为你昨天误会我要杀张莹!”

杨雄闻言,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连忙道:“我误会了?”

云昭认真的回答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张莹,这个念头在我心里连一丝丝影子都没有,是我回家之后仔细琢磨了你们这些人不对劲的表现之后,才发现,你们他娘的居然误会我要杀有功之臣!”

杨雄原本呆板的脸上迅速有一股子血气浮现上来,嘿嘿笑道:“县尊惩罚的轻了,该这样惩罚!”

说着话就拿起桌子上的砚台砸在自己的脑门上,一股殷红的血迅速从额头上流出来,血流满面的还笑的开心的人,云昭这是第一次见。

不过,这个机灵的混蛋,根本就不是在惩罚自己,而是要敲定云昭的脚跟。

等以后云昭再想杀某一个功臣的时候,这个混蛋就会指着脑门上的伤疤告诉云昭——说话要算数。

也可以说,这个混蛋这是趁机给自己捞政治资本呢。

云昭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多多说的一点都没错,自己确实是一个拥有由两个女人组成的三千后宫的皇帝。

“传我旨意,张国莹因为私自揣摩上意,除去国字称号两年,临泉之地乃属阴宅,不可配发功臣,着钱少少另择阳宅修建功臣府邸,用钱一千枚……算了,银元吧。”

刚刚包好脑袋的杨雄立刻凑趣道:“微臣杨雄遵旨。”

云昭冷笑一声道:“我知道你们都喜欢拍我马屁,要不要进我内宅当差呢?家里的那些人笨死了。”

杨雄连忙摇晃着手跑去休息了。

处理完了当日的文书,云昭背着手上了玉山。

别人冤枉他还有情可原,徐元寿冤枉他这纯粹是混账,这口恶气不出云昭寝食难安。

所以,当云昭捏着自己小师弟的胖脸用力弄成各种奇形怪像,看的徐元寿疵牙咧嘴的,迅速把这个老来子拖过来,交给了同样惊魂未定的老婆,这才道:“你要干什么?”

云昭诧异的道:“你们不是很会猜度我的心思吗?猜猜看。”

徐元寿笑道:“我只是担心,所以就走了一趟。”

“你如果信任我,就不该走这一趟,还应该训斥那些鼓动你去找我的王八蛋!”

徐元寿摊摊手道:“我训斥了,不过,还是要走一趟,毕竟,权力这东西实在是太危险,它很容易改变一个人的心智,我只是担心你走火入魔。”

云昭笑道:“放心吧,我的心很大,就目前我们占据的关中六十八州还不足以让我沾沾自喜。”

徐元寿大笑道:“好啊!等到你达成心愿的时候,即便是沾沾自喜一下,我们也会认为这是理所应当,不但你要沾沾自喜,就连我们也会沾沾自喜。”

云昭笑道:“相信我吧,我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差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