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三章诸王的黄昏

第一一三章诸王的黄昏

大明朝的宫殿对一个需要经常伏案长时间工作的人非常不友好。

夏天太热,冬天太冷,且满世界漏风,且潮湿。

上辈子就坐过好些年班的云昭,早就过了图好看大气的过程,与舒适度比起来,那些没用的附加值对他毫无吸引力。

就像穿丝绸衣衫好看,你冬天穿上试试。

云昭对办公环境有着自己的要求,向阳,通风,窗外的景致好!

而他的大书房就是严格按照他的要求建造的。

尤其是大书房地板下的地暖设施,不但云昭喜欢,杨雄他们也喜欢,这就是为什么他有办公室在冬天来临的时候死活要搬张桌子过来办公。

秘书监的人见县尊没有撵走杨雄,也就有样学样,最后的下场就是大家挤在一起办公,没想到这样做了之后,效率提高了不少,云昭也就听之任之了。

漂亮的秦王府里也不是没有好房间,有一些甚至称得上奢华,其中有一间名叫“豹房”的地方,是男女做游戏的天堂之所。

这样的地方对云昭有什么用处呢?

就算他暗戳戳的想去,就冯英跟钱多多的脾气,八成是不会同意的。

所以,都是废物一般的存在。

不如把秦王宫全部开放算了,大明的读书人最喜欢这一套了,他们对克己奉公的君王有着谜一般的喜爱。

他们甚至认为君王最好的模样就是过着崇祯一样的生活,干着唐太宗李世民一样的活。

至于卑微的他们毫不重要,大可以过着宋时士大夫们醉生梦死一般的日子,还不用担心被皇帝砍头。

果然,云昭放弃了秦王宫之后,蓝田县上下皆大欢喜,就连一向睿智的徐元寿也喜笑颜开。

大鸿胪朱存机在云昭来他家吃了那顿饭之后,整个人就变了,变得有些放浪形骸,一连在春风明月楼里待了半个月。

被他母亲派人抬回来的时候,还是醉醺醺的,世人都以为他是在心疼家产被剥夺了,没想到,他酒醒之后就开始着手建立自己的大鸿胪寺。

还向云昭建言,以后蓝田县招待外藩事宜都要经他之手。

既然人家有工作要求,云昭欣然应允,准许他在玉山修建鸿胪寺衙门跟馆驿,拨银元两万枚!

蓝田县现在需要招待的番邦其实很多,从乌斯藏人到蒙古人,再到骑骆驼的西域人,乃至来自遥远西方的红毛人。

朱存机很喜欢跟浑身散发着恶臭的乌斯藏人打交道,也喜欢跟一件皮袍穿一辈子的蒙古人打交道,甚至在跟红毛人打交道的时候还能时不时地甩出几句西洋话,整个人容光焕发,不同往日。

说起来朱存机丢掉了封地,丢掉了大半个秦王府,也丢掉了那个早就没有什么权力的秦王称号,但是,他的家财并未减少,以他在西安城数量众多的店铺来看。

不出十年,他可以在别的地方再盖一座秦王府。

当然,这只是一个说法罢了。

李洪基攻占洛阳之后,在那里停歇了半个月之后,就再一次兵临开封城下。

这一次,他要面对的是老对手孙传庭。

也就是这一次,曾经被崇祯皇帝呵斥过,惩罚过的周王不再继续隐忍,他慷慨陈词道:“城垣既陷,身且不有,而况于金乎?城苟得保,何患乎无金”?

福王的下场坚定了周王抗击李洪基所部的信心,他不愿让自己积存的金银成为李洪基的军资。

于是,从府库里拿出数万两银子犒赏守军,并张贴布告,悬赏招募勇士,说凡能击退农军者重赏十万两白银,并向朝廷保举加官进爵。

钱一撒出去,效果立马显现,守城军民的积极性与士气很快被激发出来。

贼兵勇猛攻城,而且攻势一波接一波,开封城墙被炸塌二十余处,但守军滚木礌石、热油箭矢倾泻而下,死战不退,还迅速用沙袋将缺口堵住,使贼军在付出了惨烈伤亡代价后却始终无法捣入城内。

在城外游击的孙传庭所部,趁机在和龙潭伏击了预备左右夹击开封城的悍贼罗汝才,这一战击溃了罗汝才东拼西措的五万贼寇,斩首无数。

李洪基见开封城迟迟不能下,而罗汝才又兵败和龙潭,不得不带领部下,退回洛阳。

两次攻打开封,两次都不顺利,这让李洪基对开封城极为忌惮。

周王侥幸取胜,身在武昌的楚王却没有这么幸运。

福王朱常洵死的惨不堪言,负责剿灭李洪基,张秉忠的朝廷重臣杨嗣昌罪责难逃。

闻听李洪基又兵进开封,杨嗣昌惊忧不已,六日后,病死于沙市。

王文贞,左良玉,贺人龙见张秉忠贼兵势力再次大炽,不得不退守武昌。

云昭看完军报,瞅着钱少少道:“我们跟楚王有没有生意上的来往?”

钱少少的眼珠子转了一下道:“姐夫,你觉得楚王这一次会完蛋?”

云昭低声道:“凶多吉少。”

钱少少道:“可惜了楚王积蓄的百万金珠了。”

云昭道:“都是民脂民膏,取回来吧。”

“岳阳组正在办理此事,不过,这个楚王跟福王是一路货色,听说也是一个一毛不拔的人。”

云昭考虑了一下道:“交给大鸿胪去办理吧,告诉他,楚王只有交易一次的机会。”

“同样是十万两黄金?”

云昭点点头道:“没错,少了对不住楚王那条命。”

做这种事情对朱存机来说完全没有坏处。

身为昔日的大明宗藩,对于同样是宗藩的楚王他更为熟悉。

同时,对福王,楚王这些人不肯出钱帮助朝廷抵御贼人的心理他也最为熟悉。

说起来,这些在外地的宗藩们对大明朝并没有多少感恩之心,相反的,更多的是愤怒,或许是愤怒的时间太长了,他们就慢慢的认为自己是一个局外人。

朱元璋缔造的家天下,给天下人最大的感觉就是国朝盛衰与个人无关,这天下是皇帝的天下,非小民之天下。

因此,指望这些人保家卫国,完全就是一个大笑话。

想要策动他们作战,只有一样东西好使——那就是银子。

但凡大明朝能战,敢战的军队都是用银子堆出来的,包括戚家军,白杆军也是如此,那些淳朴的百姓们如果不是为了能赚到更多的钱,是不会提着脑袋上战场的。

长期的游离在大明权力中枢之外的藩王们自然也是这样的想法。

贼兵们来攻城,是当地官兵们的责任,与他们无关。

这就导致朱元璋当年以为的家天下分崩离析了,宗藩们不但不能成为皇帝的助力,还成了朝廷最大的拖累。

要知道养活上百万的宗藩们花费的钱财远比养活一百万大军靡费的多。

如今的大明皇帝崇祯多少还能弄来一些银子,养活辽东战兵,养活一些总兵,等到皇帝再也拿不出钱来之后,大明朝的末日也就到来了。

李洪基,张秉忠攻占的只是大明朝的地域,云昭攻占的却是大明朝得人心。

两者相比下来,云昭看似无害,实际上,就跟很多大明有先见之明的奸臣们测度的一样,云昭才是大明朝最危险的敌人。

他的战兵不出关中,可是,他的身名已经遍布大明疆域,虽然他一向低眉顺眼的向皇帝纳税,可是,蓝田县的富贵之名已经名扬天下。

关中的官员们已经忘记了这个世上还有大明皇帝存在。

同样的朝廷已经把他们当成了叛逆在对待,这么多年,不但没有发过俸禄,就连升迁,贬斥,异地为官这种举动也不曾有过。

所以,这些官员也就自发的认为,如今,自己效忠的对象是云昭。

因为这十余年来,给他们分发俸禄的人是云昭,掌握他们升迁贬斥事宜的人是云昭——此时的云昭早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关中王!

朱存机第一次参与蓝田县如此高级别的会议极为兴奋。

许多迷茫之处,在听了与会的高官们发言之后,才豁然开朗。

就在这次会议上,朱存机知晓了一个真正的蓝蓝田县。

他知道,关中的界碑正在偷偷地向重庆进发,他知晓,宁夏镇的大军开始缓缓向东移动,再有三个月,就能将蓝田城到宁夏镇这一片广袤的地区,纳入到蓝田县治下。

他还知晓,云福的军团之所以驻扎在紫荆关,唯一的目的就是等待武昌陷落之后,好进一步将南阳平原囊括在怀中。

到了会议的结尾处,他终于知晓了自己为何会参加这次会议的真正原因——带着十万斤火药,两千枚炮子,从楚王那里交换处十万两黄金回来。

朱存机在大会上首先肯定了楚王拿出十万两黄金出来并不难,然后才告诉在座的诸位,要楚王拿出十万两黄金购买武器帮助左良玉,贺人龙等人守卫武昌,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不拿黄金出来买命,那就是个死!”

云昭言简意赅的结束了会议,同时命钱少少帮助朱存机完成任务。

朱存机离开会场之后,就召集了朱氏族人开会,会议的主题只有一个,怎么才能用县尊给的十万斤火药,两千枚炮子从楚王那里换回来十万两黄金。

这是朱存机第一次真正参与蓝田县政治,他希望,自己能够马到成功,借此彻底的融入到蓝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