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八闽之乱(2)

第一一五章八闽之乱(2)

韩陵山忧心忡忡的坐在礁石上瞅着来来往往的渔民以及挎着各种武器的海贼。

他们之间相处的很好。

在其它地方被人们谈虎色变的海贼,在这里却像是一个个英雄,他们愉快的跟渔民们交谈,买卖东西,甚至有一大群渔民围在一个一看就是本地人的海贼身边听他讲述海上的见闻。

故事是残忍的,甚至称得上是灭绝人性的。

这个一脸沧桑的海盗用最骄傲的语气讲述了他们在扶桑国过的人上人的生活,也讲述了他们在台湾是如何的筚路蓝缕的创建基业,跟向所有人吹嘘他们劫掠了西方货船之后,是如何对付那些红毛怪男女的。

遥远的海岛上有数不尽的香料,有数不尽的奇珍异宝,而这些东西都被那里的黑猴子一般的野人占据着……一个只在胯.下围了一片树叶的肮脏野人,脖子上居然挂着一颗鸽蛋大小的红色宝石……

“只要你有胆子,就能发财!”

这是那个海盗最后的话语。

就是这句话,让韩陵山觉得,那些蠢蠢欲动的年轻渔民们已经起了跟他们一起出海当海盗的心思。

看的出来,郑芝龙的非常受渔民们尊敬。

韩陵山的脚步几乎遍布整个虎门海滩。

在四处查看的时候,他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现象。

这里有崇敬在郑芝龙的人,也似乎有不少痛恨在郑芝龙的人。

他甚至发现了七八个身怀利刃伪装成渔民的大汉,椰林下的一个贩卖吃食的摊主好像也不太对劲,直到韩陵山在这里吃了一盘不好吃的蚵仔煎之后,他就很确定,这夫妻二人也是杀手,且是弓弩手。

发现这个现象之后,韩陵山就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一下这些人。

郑芝龙每年来郑芝虎庙不仅仅是来祭拜弟弟,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结好广州本地商贾,官员与海上盗贼。

直到现在,“十八芝”依旧是一个松散的海盗联盟,而非一个整体,就因为如此,他需要花大量的时间,精力来笼络这些人。

对于一个枭雄来说,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的人物,对于自己制定的目标,一般都会持之以恒的去完成,不可能因为一场小小的刺杀就虎头蛇尾的躲起来。

如果这样做了,就会彻底暴露他胆怯这个事实。

没人会喜欢追随一个胆小鬼的,尤其是海盗,他们在海上讨生活,不仅仅要面对风浪,还要应对随时会发生的各种艰难困苦的突发事件。

到了中午时分,这里的集市依旧很热闹,郑芝虎庙的祭祀工作也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烤猪,盘香,黄白两色的幛子,吹喇叭的汉子已经结束了哀怨缠绵的声调,开始吹出喜庆的声调。

也有海盗开始清理庙前的空地。

郑芝龙该来了。

这是很不寻常的,按照以前的规矩,郑芝龙来祭祀自己弟弟的时间都是晚上,现在,按照流程来看,最多到傍晚时分,祭祀就会结束。

潮起潮落跟月亮的变化是有紧密关联的,今天是初二,中午时分将是潮水上涨的顶峰时间,过了中午,就要开始长达三个时辰的落潮过程了。

想要突袭,在落潮时分很难靠岸。

韩陵山在经过认真思考,衡量过郑芝龙的性情之后,他决心将郑芝龙祭奠弟弟的时间拖到晚上。

一个醉醺醺的海贼摇摇晃晃的去了椰树林子,韩陵山漫不经心的跟上,不一会,他就走出了椰树林,继续靠在礁石上等待郑芝龙到来。

在等待郑芝龙的这段时间里,韩陵山总共出手五次。

太阳西斜的时候,终于有人发现了不妥——一具海贼尸体出现在郑芝虎庙的偏门上,被黄色的幛子挡着,如果不是这个幛子不断地滴血,还不会有人发现有死人在上面。

死的人叫陈虾。

这是他在看热闹的时候听到的名字,这个海贼死的非常安静,脸上的表情也非常的平静,只是赤裸的胸口上被人用刀子刻上了血债血偿四个大字。

看到那四个大字的时候,韩陵山微微有些羞耻感,那四个字写得毫无美感。

发现了第一具尸体之后,很快,就发现了其余四具尸体。

这五个人死的都很平静,全部都是一击必杀。

海贼们终于开始紧张起来了。

停止了祭祀前的准备,开始在人群中寻找凶手。

很奇怪,他们看人的时候不看脸,却在看每个人的脚,穿鞋子的被归拢到一边,没穿鞋子的则仔细观察了脚丫子之后,又有一批人被带了出去。

韩陵山的脚也被人仔细的看过,海贼们将他与一群渔民撵到别的地方,就不闻不问了。

韩陵山的脚上满是厚厚的茧子,黑乎乎的如同老树桩,脚趾分的很开,跟别的渔民的脚别无二致。

他熟练地跟当地渔民们用当地话说个不停,大家都在猜测到底是谁杀了那五个海贼,不过,渔民们一致认为,贼人早就跑了,等一官到来之后,迟早会给这些人一个交代的。

果然,没过多长时间,郑芝龙就来了。

这个家伙的写真图,韩陵山已经看过无数遍了,第一眼就从人群中认出他来了,当这个身材不算高大,却龙行虎步的壮汉抵达郑芝虎庙之后,韩陵山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这人不是郑芝龙!

不是这人的相貌不对,而是他身边的护卫不对头。

云昭算是大明朝枭雄中胆子最小的一个,他出行的时候看似毫无防备,实际上,在他身边从来都没有缺少过护卫。

这些护卫或者在人群里,或者就在云昭的身边,只要他们出现在云昭身边,必定会用身体挡住云昭,不仅仅如此,他们还不能将云昭跟他想要接近的目标隔离开,并且还要注意云昭的威严不受侵犯。

当贵人的护卫是一件非常考验智慧的一门学问跟本事。

云昭的护卫队伍就曾经接受过玉山书院学子们无数次突袭考验之后,才逐渐成熟起来的。

这个郑芝龙的身边虽然也围绕着不少护卫,韩陵山却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找到不下六处可以刺杀的漏洞。

既然发现了漏洞,韩陵山自然不会错过,一枚手雷在他袖子中自燃,他轻轻地数了三个数之后,就趁着众人向郑芝龙欢呼的机会,悄无声息的丢出了手雷。

手雷飞行的速度极快,从众人身体间的空挡飞出去之后,径直砸在郑芝龙的身上,郑芝龙反应敏捷,探手捉住了将要爆炸的手雷,还来不及细看手上的东西,眼前火光一闪,他的身体就被狠狠地甩了出去,而他拿着手雷的那只手,以及胳膊,早就化作一团血雨。

手雷发出的巨响,让所有人都呆滞了片刻,很快,原本热闹的场面顿时就混乱了起来,尤其是身在爆炸中心的那些护卫们,一个个被炸的东倒西歪,且满身都是手雷的碎片,惨呼不绝。

韩陵山早在丢出手雷的那一瞬间,就离开了原来待着的地方。

那些被海贼们驱赶到一边,还没有来得及搜索的伪装成渔民的大汉们,此时,发一声喊,就砍翻了看守他们的海贼,急速的向郑芝龙落地的地方冲杀过去。

韩陵山随着惊慌的渔民们缓缓后退,渔民们退了几步,就找到了一大捆竹篙,也不知怎么的,韩陵山手中也分到了一根,这些人在一个老渔民的带领下挥舞着竹篙向那些刺客杀了过去。

郑芝龙的部属被手雷伤害的很严重,一个个身受重伤,即便是有一两个轻伤的也被手雷爆炸时发出的声响震的七荤八素,勉强迎敌。

韩陵山见这些人忙着跟刺客作战,却没有人理睬那个浑身鲜血,生死不知的郑芝龙,就越发的确定,这是一个西贝货。

带着铁钩的竹篙与长枪差别不大,韩陵山与这些渔民们挤在一起,挺着竹篙向贼人逼近,一边大声的喊叫着为自己壮胆。

一枝弩箭不知道从哪里射了出来,一下子就把为首的老渔民给射倒了,老渔民才发出一声惨叫,韩陵山立刻丢掉竹篙撒腿就跑。

事实上,跑的比他快的人多得是,跑到远处之后,就停下脚步,跟众人一起伸长了脖子看着一个刺客将倒地的郑芝龙的脑袋砍下来。

于是,众人纷纷相互指责对方胆小,让一官在渔人眼皮子底下让人砍掉了脑袋。

甚至还有人在哭泣,就是没有继续上前作战的。

“我还准备了一条大石斑想要请一官吃的……”

韩陵山更是泪流满面,让人觉得他很可怜。

一个面目黧黑的汉子瞅着韩陵山道:“一会给我送过来。”

韩陵山怒道:“冚家铲,俾人揾笨嘅人食屎吧,这是给一官的。”

面目黧黑的汉子闻言,哈哈大笑道:“泼到吕衰,箭到吕哑。”

说罢,就抽出腰间的长刀,大踏步的迎着那些准备逃跑的刺客走了过去,在他身后还跟着六七个同样粗壮的大汉,不知不觉的,这些人居然形成了锋矢阵。

韩陵山瞅着这些人满意的点点头道:“这才是大佬该有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