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章八闽之乱(3)

第一一六章八闽之乱(3)

自从此人出面之后,喧闹的场面很快就安安静静了。

主要是他活捉那些刺客的速度很快,不仅仅是韩陵山发现的那几个出面的刺客,就连那一对卖难吃的蚵仔煎的夫妻也没能逃脱,甚至他还从商贾群里捉出来了十余个人,这让韩陵山非常的惊讶。

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这些坐在棚子里喝茶的有身份的人,本就不是他此时装扮的这个渔民所能接近的。

这些刺客被捉到之后,那个面目黧黑的壮汉下手极为干脆,他先是把竹篙砸到沙地里,只留下三尺长露在外边,然后再随便抓过一个刺客,举起来让他坐到竹篙的铁尖上。

在刺客的尖叫声中,竹篙慢慢的变短。

他甚至都不问刺客问题,就这么一个接一个的让这些人坐在竹篙上,当那个女刺客被抬起起之后,她开始疯狂的挣扎,大声的喊叫着饶命。

那个面目黧黑的壮汉不为所动,很快,那个女人在高亢的惨叫声中被人放在了竹篙上。

眼看着那个女人的身体慢慢的吞没竹篙,那些跟随老渔民一起保护过郑芝龙的渔民们,一个个高声叫好。

实在有好事的渔民冲着那个壮汉喊道:“你是那个嘛。”

壮汉露出一嘴的白牙嘿嘿笑道:“记住了,老子是一官坐下统领施琅!”

好多人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韩陵山倒是记得关于十八芝的记录中有这个人的名字,此人刚刚加入十八芝也就两年,不是一个重要的人物。

即便是蓝田县如此缜密的情报中,此人的名字也就出现过一次罢了,且非常的不重要。

可是,就这家伙刚才表现出来的状态,韩陵山觉得漳州密谍司人员的工作有疏漏。

“此人必杀!”

韩陵山在心中告诫了自己一句,就全身心的投入到看这些刺客什么时候死的热闹中去了。

已经坐到竹篙上的人只知道惨叫,还没有坐上去的那些家伙已经纷纷跪地求饶,不用施琅多问,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抖搂出来了。

施琅听完了这些人的口供之后,就把这些人也放到竹篙上去了。

这些事情做完,天色已经有些晚了,退去的海潮开始慢慢的上涨,扑上沙滩的海浪一浪高过一浪。

等海潮将要把韩陵山的渔船托起来的时候,郑芝龙终于来了。

这一次,海贼们将围观的渔民们全部驱散,整个虎门海滩上到处都是护卫的海贼!

韩陵山上了自己的小船,将已经发臭的石斑鱼丢进大海,趁着海潮再次涌上来的时候,用力的撑一下船,这艘小小的渔船就随着潮水滑向大海。

回到大船上,韩陵山仅仅向十个玉山老贼解说了一下作战过程然后就来到一个舱房,倒头就睡。

没有明月的海上伸手不见五指,韩陵山悠悠的睁开双眼,先是侧耳倾听一阵,然后就上了甲板。

此时,甲板上坐满了黑衣人,左右两边,隐约能听见福船破浪的声音。

韩陵山沉声道:“此战过后,诸君当富贵满堂!”

说罢,就有玉山老贼抬出来一口大木头箱子,打开之后,里面全是五两一锭的银锭,也不知道有多少。

“这些都是你们的,等我们回到潮州之后,银钱加倍!”

这些被训练的很好地巡丁们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却没有人出声。

“目标,虎门海滩上的所有人!开始着甲!”

黑暗中立刻传来军卒开始穿皮甲的动静。

鼓励完士气,韩陵山就独自来到了船头,盘腿坐下,开始整理自己的手雷,短铳,以及长刀,短刀跟一些零碎东西。

最后,他穿好了皮甲,挂好了手雷,将短铳插在背后,长刀横在腰间,闭上眼睛,等待出发的那一刻。

一枚时香已经燃烧了一大半,福船震动了一下,不再前行。

十几艘小船被放了下去,韩陵山第一个跳上小船,其余黑衣人纷纷跟上,等到玉山老贼低声呼喝一声,所有人都拿起短桨,划着小船向灯火辉煌的虎门海滩靠近。

时香的火头跌落的时候,韩陵山抬头瞅着灯火辉煌的郑芝虎庙,手上的船桨却没有停手。

箭在弦上,此时,不论埋伏在沙滩底下的人手有没有点燃火药引线,这一次的突袭都是必不可少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韩陵山已经不再指望埋伏的火药的时候,眼前突然一亮,一团巨大的火球从郑芝虎庙底下升起,紧接着就是霹雳一声巨响。

郑芝虎庙在第一时间里碎裂成了渣滓,无数的建筑材料带着火光向四面八方迸射。

海滩上顿时就炸了锅,无数的人影离开了自己守卫的地方,纷纷向已经爆炸的郑芝虎庙冲了过去,这些人的反应,远远超过了白日里的那些废材。

不过,在这些奔向郑芝虎庙的人中间,也有一些人呐喊着朝大海跑了过来。

韩陵山长笑一声,率先跳下登陆用的小船,丢出一颗手雷之后,就踩着浅浅的海水举着刀向跑的最快的一个家伙杀了过去。

手雷在人群中炸响,韩陵山的长刀也与最前面的这个家的刀碰在了一起,两刀相击,又错人刃而过划出一溜火星。

两人身形错过,韩陵山反手一道砍向这人的脖子,此人横刀再挡,却不防手中的刀被韩陵山一刀斩断,慌忙中低下脑袋躲过刀刃,却被转过身来的韩陵山一膝盖顶在下巴上,咔嚓一声响,此人的身体跳了起来,重重的掉进海水里。

韩陵山并不停下脚步,快速的向自己预定的目标前进。

此时,黑衣人乘坐的小船已经全部靠岸,在玉山老贼的带领下,一一奔向自己准备要控制的目标。

围着成了废墟的郑芝虎庙的海贼们,终于发现了韩陵山一干黑衣人的存在,一个个悲愤的呐喊着向这些不知道来路的人迎了过来。

鸟铳的声响此起彼伏,手雷爆炸火焰映红了海滩,仅仅在接触的一瞬间,身在明处的海贼们纷纷被密集的鸟铳击倒。

黑衣人并未继续靠近海贼,然是不断地向左右两个方向游走,在海滩上形成了三层错落有致的散兵线,滚动前进中,鸟铳的响动此起彼伏极有韵律。

即便偶尔有逃出鸟铳攻击的海贼,在手雷的爆炸中也只能绝望的倒地。

他们前进的速度不算太快,却极有章法,速度几乎一样,平铺的一条直线还算平整,而那些海贼们却不知死活的纷纷前冲。

韩陵山脱开大队,很快就到了重兵守卫的郑芝虎庙废墟边上,透过人群朝里面瞅了一眼之后,就翻身倒地,几根羽箭从他的头顶飞过,插在沙岸上。

一个彪悍的海贼也离开大队,用腰力挥舞着一柄斩马刀杀向韩陵山,韩陵山极速后退,于这种势大力沉的兵刃对碰是极为不明智的。

等到这个壮汉距离他只剩下两丈距离的时候,抽出背后的手铳朝此人扣动了扳机,一团火焰从粗大的枪口喷出,一团铁砂打在壮汉的脸上,此人的脸即刻成了蜂窝。

即便是如此,眼睛被打瞎的壮汉,依旧旋转着身体,抡着斩马刀向先前韩陵山所在的方向砍了过去,嘴里的发出一阵阵毫无意义的呜咽声。

韩陵山目送着这个如同疯虎一般的好汉向无人的黑暗中冲杀了过去,多少觉得有些遗憾。

背后传来一阵鸟铳声响,壮汉终于倒在地上,临死前,还把斩马刀向远处丢了出去。

有心算无心,就算郑芝龙事先有准备,他做的准备也仅仅是防范一般的刺客,他绝对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地盘上,既然会遭遇这样一支装备精良,狠毒无情的军队。

韩陵山见游弋在外的黑衣人也加入了包围圈,刚要说话,为首的玉山老贼道:“这些人真是要得,我守在他们逃跑的路线上居然没有一个逃跑的。”

韩陵山大声道:“爆炸声已经把消息传出去了,我们一定要速战速决!”

玉山老贼应一声之后,就甩出了一枚手雷,其余黑衣人有样学样,同样将手雷丢进了范围不大的包围圈里。

当初,郑芝龙为了让自己的弟弟可以时时看到他挚爱的大海,特意将庙宇修建在了海浪够不到的岸边。

既然在岸边,就是说这里没有树木,没有遮掩……

这种场地给了手持鸟铳,手雷的黑衣人极大的发挥空间。

虽然偶尔有不多的弩箭,羽箭给黑衣人造成了一定的损伤,不过,鸟铳,手雷,无休止的杀戮,已经让这些保定了必死之心的海贼们生出了极大的无力感。

一些海贼受不了这些黑衣人向前迈进的脚步带来的压迫感,勇猛的从地上爬起来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希望能够杀进黑衣人军阵中,与他们进行一场公平的肉搏战。

当天平完全偏向火器军队之后,用火器来收割生命的过程是残酷的。

他们就像是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只要按照自有的训练执行条例就好。

倒在他们枪口下的人,与平日里见到的靶子没有太大的差别……

海贼们从沙滩上爬起来,又被密集的枪弹压迫的趴在的士上,又被手雷轰炸的再次跳起来,顶着枪林弹雨再冲锋一阵,直到被枪弹打中。

包围圈只剩下不足十丈的时候,韩陵山目光所及遍地尸骸。

尸骸堆中还有虚弱的呻吟声传来,那些黑衣人却收起鸟铳,齐齐的抽出长刀,在见到的每一具尸体上开始补刀。

死的,自然死了,没死的也被杀的死的透透的。

一千斤火药爆炸造成的效果没有韩陵山预料中那么惨烈。

郑芝虎庙本身就是用坚固的石料修建成的一座带有些许防御性质的庙宇,火药爆炸后,掀翻了房顶跟一部分墙壁,还有一些断壁残垣冒着暗红色的火花。

方圆十丈之内散落着无数砖石瓦砾,也时不时地有人的残肢断臂出现,进入庙里之后,韩陵山长吸一口气,这里更像是一个屠场。

他没有想到这里面会有这么多的人。

想要从这些残破的尸体群中找到郑芝龙将士一桩无法完成的任务。

黑衣人们举着火把检查了每一颗脑袋,又在每一具尸体上刺了一刀之后,就在韩陵山的示意下,快速后退到了海边,登上小船,快速的划进了大海。

此时,海面上突然亮起三团灯火,那是接应韩陵山的三艘福船。

就在韩陵山他们刚刚来到福船边上,岸边的浅水中忽然冒出一颗头颅。

他先是回头看看寂静无声的沙滩,再看看无数正在向船上攀爬的黑衣人,忍不住仰天长啸一声。

“不管你是谁,哪怕追到天涯海角,我施琅也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