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八闽之乱(5)

第一一八章八闽之乱(5)

如果有真正的有心人,他就会发现,这些天,从岭南到关中的信使出奇的多。

因为有人不断地接力传递消息,让云昭得到消息的时间与岭南实际发生事情的时间相差只有不到十五天。

因此,云昭看到的每一个消息都是十五天之前发生的真实事件。

郑芝虎庙被炸的消息,以及郑芝龙以下五百六十二人被杀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

云昭披衣而起看过文书之后,就匆匆回到大书房,对杨雄,钱少少两人下达了很多的命令。

不等天明,就有无数信使匆匆的离开了玉山城。

现如今,整个八闽之地都在寻找杀死郑芝龙的凶手,尤其是郑芝龙的弟弟郑芝豹,与郑芝龙的儿子郑经最是疯狂。

郑芝豹不惜开出万金赏赐,满世界寻找凶手的踪迹,至于郑经,已经披麻戴孝的四处搜寻刘香的残部。

因为,在郑芝龙抵达郑芝虎庙的那一天,正是刘香残部在谋划刺杀郑芝龙。

郑芝龙被杀的事情也吓坏了十八芝中的其余人物。

他们不敢相信,郑芝龙的五百护卫就这么全军覆没于虎门海滩。

郑芝龙曾经夸下过海口,说只要他麾下这五百护卫在,天下虽大,他大可去得。

如今,除过没有找到施琅以及其余六名护卫的尸体外,其余的人多少都找到了一些,所以,有人认为,如果没有内应,这五百护卫不可能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的,就被人杀死在海滩上。

这话最早是郑芝豹传出来的。

然后,披麻戴孝狂怒的如同野兽一般的郑经,不由分说,就杀了施琅全家。

战场被那些人打扫的极为干净,除过火药爆炸的痕迹,以及从护卫身上挖出来的弹片,铅弹,他们基本上没有找到多余的东西。

十八芝中人还原了郑芝虎庙被炸的过程……然后,他们就把目标指向了荷兰人!

也只有荷兰人才有如此多的火器,也只有荷兰人才会如此熟练地使用火药。

他们甚至找到了黑衣人在地里挖的藏身坑洞。

十月初九,郑芝龙的头七。

十八芝中人有人提议,蛇无头不行,十八芝中应该选出一个新的带头人了。

郑芝豹提议自己的侄儿郑经为头领,却被十八芝中人,以心智未成,且无寸功的理由给否决了,只给了郑经一个副首领的位置。

此时,郑芝豹站了出来,以克承兄长之志,为侄儿坚守首领职位的理由力压群雄,成了十八芝的老大。

然而,十八芝中人大多为桀骜不驯的海盗,郑芝龙在的时候,无人敢反对郑芝龙。

当初郑芝龙杀了许心素,杀了李魁奇,杀了刘香,击败了荷兰人,与日本人交好,并且屯垦台湾,这才成为东方海洋上的霸主。

即便是荷兰人,也不能越过郑芝龙与日本人直接交易。

他的声威完全是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没人敢忽视他。

如今,郑芝龙死了,压在一干海盗新投运最大的一块石头终于被拿掉了。

一时间,人心思变。

一心思变的可不仅仅是海盗,就连盘踞在台湾岛上的荷兰人也认为自己的机会到了,开始悄悄向澎湖列岛挺近。

韩陵山八闽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挑起战争!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在海上可以所向无敌,因此,在击杀郑芝龙之后,他趁着风向合适,马不停蹄的直奔漳州府。

这一次他的目标将是荷兰人!

此时的郑氏家族就是一只火药桶,只需要一星半点的火星,就会爆炸。

韩陵山就打算做这颗火星。

十八芝中郑氏的力量太庞大了,如果不能把他们的注意力引开,蓝田县想在八闽之地开拓势力依旧难比登天。

这也是郑芝豹敢于跟云氏合作的重要原因,他笃定的认为,有强大的郑氏存在,云氏这只山上的老虎,即便是想要占便宜,也仅仅是商贸这一块。

云氏的商贸对象明显是他们放在马六甲的那支远海海盗,不可能与他争夺,日本,台湾,乃至朝鲜的海上贸易路线。

只要郑氏牢牢地掌控这三处,就可立于不败之地。

他不知道的是,云昭这头野猪的胃口岂能是区区一点海贸生意就能填满的。

自从澎湖海战之后,澎湖列岛上基本就没有了大明百姓,这里成了海盗们的乐园,他们占据了一个个有水源的海岛,宛如一个个法外之国。

对于任何一个熟悉海洋的人来说,都很清楚澎湖列岛的重要性,占据了这里,往北可抵达马祖列岛、大陈岛和舟山群岛,往南可去东沙群岛、南沙群岛。

并可通往东南各国,遥控与日本,朝鲜的所有海贸生意。

荷兰人明白,如果不能趁着郑氏家族现在无暇顾及澎湖列岛的时候占领这里,那么,将来郑氏家族一定会借用澎湖列岛这块跳板,与他们争夺台湾岛。

这无非就是一个先手,后手的问题,在这一点上,荷兰人的显得很是聪明。

短短六天时间,他们就攻占了澎湖列岛中第三大的白沙岛。

驻守在白沙岛上的海贼陈六,在荷兰人武装商船猛烈的炮火攻击下无力抵挡不得不撤退到了临近的渔翁岛上。

等陈六的人仓惶逃窜到渔翁岛上之后,迎接他们的是密集的枪弹。

陈六以下七百二十余海盗全部阵亡在了渔翁岛白色的沙滩上。

韩陵山刚刚处置完毕陈六等人的尸体,荷兰人的战船就出现在海平面上。

他站在椰林中用望远镜查看一阵之后,就一心等待荷兰人登陆。

他不打算在海上与荷兰人争锋。

高大如同楼阁的武装商船刚刚靠近渔翁岛,岛上的火炮就开始发威,可惜,这种千斤佛郎机小炮,除过在海上砸出一些水花之外,并无效果,就连吓阻荷兰人脚步的能力都没有。

武装商船上冒起阵阵硝烟,紧接着无数黑乎乎的炮弹就雨点般的砸了过来,很短的时间里,就把渔翁岛上简陋的火炮阵地砸的乱七八糟。

韩陵山的眉头皱起,看一眼被炮弹咋断的椰子树,他没有料到,荷兰人的火炮之威居然犀利到了这个地步。

武装商船缓缓地向渔翁岛靠近,抵达浅海处后,百十艘小船就从这两艘武装商船被放了下来,那些穿着铁甲的荷兰军卒就摇着船桨,在炮火的掩护下,开始登陆了。

在武装商船的炮火掩护下,这场仗基本上是没办法打的,所以,韩陵山下令自己的五百部属向海岛中心进发。

不知道对手已经更换的荷兰人,依旧给了陈六这些海盗们足够的重视,他们在登陆之后,并没有积极向岛上挺近,而是在海滩上扎营。

于是,在晚霞中,一个个金属人在海滩上晃荡的场景,让韩陵山的属下们颇有畏惧之色。

四个玉山老贼见状,嘿嘿一笑,就对韩陵山说一声去去就回,然后就一头钻进了椰树林中。

一个时辰之后,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玉山老贼们回来了,同时,也拖回来两个被打晕的荷兰军卒。

瞅瞅荷兰人稀里哗啦作响的铠甲,韩陵山手中的长刀猛地斩下,刚刚被凉水泼醒的荷兰人军卒,见状惊恐的大叫。

叫声还未停止,他的钢铁铠甲,居然被韩陵山手中的钢刀从中劈开,铠甲被劈开,却没有伤到荷兰人的皮肉。

“不过如此!”

韩陵山轻蔑的吐了一口口水,又对身边的部属道:“该你了。”

与这些红眉毛绿眼珠跟恶鬼一般的荷兰人作战,部属们或许会胆怯,但是,这两个恶鬼即便是再凶狠,也是囚徒,因此,部属学着韩陵山的模样重重的一刀劈了下来。

力量不够,准头不好,铠甲斩开了半尺长的一道口子,身体上也被斩出来同样长的一道血口。

韩陵山不理会这个荷兰人的惨叫声,冷声对部署们道:“下一个!”

一个,一个又一个,直到五百人全部都实验过后,这两个荷兰人连盔甲带人已经被斩成了肉泥。

“明天就这样作战。”

韩陵山瞟一眼地上的两堆碎肉,又道:“要是实在害怕,就找一块肉吃一口,这样就不害怕了。”

说完,就纵身跳上拴在椰子树上的吊床,抱着怀里的长刀沉沉的睡去了。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吃那些碎肉壮胆,早上起来的时候,韩陵山就看到那些荷兰人举着火铳,斧枪开始向岛内搜索。

很奇怪,走在最前面的并非是军卒,而是一个戴着黑色帽子的神父,他手里提着一个香炉一样的东西,一边诵经一边按照指挥官指引的方向前进。

加上高高的神幡更加让这场即将到来的战争显得诡异无比。

韩陵山嗤的笑了一声,等神父以及两个头顶没有头发的学徒刚刚走进弓箭的射程,就猛地拉开大弓,“嗡”的一声响,一枝指头粗细的羽箭就飞了出去。

不等羽箭射中目标,又连续拉弓两次,三枝羽箭几乎同时射穿了神父,以及神父学徒的咽喉,于此同时,更多的弩箭也被射了出去。

遭到突然袭击的荷兰人,仅仅慌乱了片刻,就举起了铁盾护在前边,将自己的四面牢牢的护住。

羽箭,弩箭,落在盾牌上,叮当一阵乱响,纷纷落地。

弩箭不能奏效,韩陵山并没有感到意外。

挥手让部属停止射箭,等待荷兰人继续靠近。

荷兰人举着盾牌缓缓地向前突进,长长的斧枪前伸,似乎他们比韩陵山还希望来一场肉搏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