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冯英的谏言

第一二一章冯英的谏言

云昭留在玉山城,哪里都没有去。

可是,蓝田县的界碑却在北上,南下,东进,西去的忙碌着,而且前进的步伐越来越快,越来越大。

云昭留在玉山城,看似什么危害大明朝的事情都没有做。

可是,他的爪牙们,却无处不在,像一条条肥胖的蚕,在努力的啃噬着大明这片桑叶。

他们前进的步伐是稳健的,界碑到一个地方,就会在这个地方组建起官府,组建起团练自保。

然后就有善良和蔼的官员们来关心百姓的疾苦。

更有善良的善良的商人拿出很多钱来雇佣那些衣食无着的人劳作。

当然,官府么,有时候难免有些不太讲理。

商人么,自古以来都是坏蛋,给工钱就是好商人,虽然给的工钱不算多,却也不再饿死人。

大明百姓对官府的期望不高,只要不害人的官府就是好官府。

现在,出现了一个带着大家伙一起为大家办好事,不要工钱,还倒贴的官府,就算是挨上几鞭子,大家也没话说。

在蓝田县的管辖下的土地上,越是靠近云昭的地方,就越是公平。

比如玉山城里,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压迫性的东西存在,大家都笑呵呵的就像一家人一般过活着。

蓝田县也很好,只要你努力了,就会有回报,相对的,这里的伙计们的工钱也是最高的,不但能保证自己饿不死,还能养家,且过的有滋有味。

西安府管辖区就稍微差一些,官府只能保证百姓出了事情之后有人管,不会饿死人,不会冻死人,更不会出现孤寡无人照料的问题。

出了西安府管辖区,人们是可以吃饱,穿暖的,就是什么都要听官府的,听那些年轻的里长,大里长的,自力更生,努力干活。

至于羁縻区,这里的百姓越看那些官府中人,越觉得他们像强盗,唯一的区别就是不抢劫罢了。

云昭要做的就是让蓝田县这个大环转动起来,只要转动起来,就会形成吸引力,最终变成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一切。

如今,蓝田县这个大环已经滚动起来了,而惯性是极为可怕的一个东西,他会让这个大环越转越快。

而云昭,就是这个大环中那个深不可测的黑点。

关中的土地改革已经在十月二十五日的时候全部完成,并没有起太大的波澜,或者说,是政务司没有让小波澜演变成滔天巨浪。

崇祯十四年不知不觉的就在一场大雪之后来临了。

十二月的时候,关中的腊梅花是不开放的,柿子树上还残存着一些红彤彤的柿子,如今也被冻得的,风一吹,有时候会掉下来一两个,砸在脑袋上生疼。

所以,这个时候云昭一般不会去柿子树底下发神经,他们全家围着一个巨大的铜盆吃涮羊肉。

冻好的大块羊肉用刨子刨成薄薄的肉片,裹上芝麻酱一类的蘸料,令人爱不释口。

钱多多跟冯英两个不停地涮肉,即便是这样,也供不上三头埋头大吃的猪。

羊肉是从陇中盐池运过来的,这里的羊肉吃一口鲜香满口,一点腥膻气都没有,乃是做涮羊肉的极品材料。

云昭猛猛的吞了一口羊肉,吐出一口白色的热气,提起一杯酒吱溜一声,就喝光了杯中酒,再打一个混合着肉香,酒香的饱嗝,顿时觉得人生得意莫过于此。

偏头瞅瞅坐在左右的两个儿子,再看看两个勤快且貌美如花的老婆,云昭摸摸云彰的圆脑袋问道“吃饱了吗?”

云彰不理睬他,跟云显一样,继续等母亲涮肉给他,刚才抢不过父亲,他们没吃多少。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云昭也想让年幼的儿子先吃饱,钱多多能冯英却不这么看,先紧着丈夫吃,偶尔给孩子喂两口,等丈夫吃饱了,这才轮到儿子们。

虽然这也是封建残余,可是,这样当父亲真的好爽,所以,云昭也就没有纠正的必要。

钱少少闻着肉香味匆匆来了。

他可没有云昭那种一筷子一筷子涮肉的的臭讲究,端起一盘子肉一股脑的丢铜锅里,等羊肉飘上来,就捞了一盘子,倒上半碗芝麻酱,就西里呼噜的吃的痛快。

两个孩子羡慕的瞅着舅舅豪迈的吃相,齐齐的看了父亲一眼,觉得自己被骗了。

云昭一边剔牙,一边埋怨钱少少道“吃这东西就是要品尝滋味,这么吃完全是糟蹋东西。”

钱少少不为所动,报复般的又往铜锅里倒了一盘子肉,两个小的立刻欢呼起来。

“看到没,大家都喜欢痛快的,你那么吃才是穷人的吃法,富贵人家吃东西主要的特点就是数量多!”

说着话,不但用漏勺捞了好多肉满足了两个外甥的胃口,还给钱多多,冯英也捞了一盘子,自己最后用漏勺把铜锅里的羊肉一网打尽之后,才一口酒,一口肉的大吃起来。

吃的很是痛快,看的云昭又有些想吃。

“孙国信带着两个红衣喇嘛步行进入了斡难河,在那里遇见了六个被蒙古王公装在木头箱子里准备活活饿死的犯错牧奴。

就请求王公饶恕这几个牧奴,王公不肯,还调笑孙国信,除非他肯替这几个牧奴顶罪才会放了这几个牧奴。

孙国信说他现在还不到割肉喂鹰的时候,就问蒙古王公,能不能用羊来代替。

蒙古王公答应了,但是提出,必须是这些羊自愿才成。

孙国信欣然同意,就走进羊群,也不知道跟羊群里的羊说了些了什么。

就有六只羊自动走出羊群,安静的跪在地上,直到被杀,也一动不动。

孙国信在一边为这六只羊赞叹,说它们来世为人之后必定富贵一生。

还告诉那六个牧奴,他们来世一定会变成羊,回报这六只羊的恩德,只遭受短短三年的罪过,就能洗涮干净罪孽,重新转世为人。

蒙古王公自觉罪孽深重,请求孙国信为他用羊赎罪,孙国信却说,这些蒙古王爷冤孽太多,此次帮他赎罪了,就要用三世的苦难来还,不划算。

从此,孙国信在斡难河周边就有了“活佛”的称号,蒙古王公们不太喜欢他,但是,牧民们却对他顶礼膜拜,也有不少牧民心甘情愿的驱赶着牛羊群追随孙国信。

愿意一生供养他。”

(西北人过世之后葬礼上一定会牵一只羊,就是因为这个典故,上面说的用羊赎罪的事情,孑2亲眼所见,羊真的是自动赴死,诡异至极,孑2是不信转世轮回的,就是不知道其中法门,有知道的请求告知)

钱多多跟冯英瞅瞅盘子里的羊肉,再看看钱少少,稍微犹豫一下,就继续开吃。

“你配发给孙国信的人手,什么时候到位?”

“已经离开蓝田城了,据说,他们准备在捕鱼儿海给莫日根活佛修建一座道场。”

云昭点点头道“捕鱼儿海远离建州,又在蒙古人的包围之中,确实是一个扩充势力的好地方。”

钱少少又道“徐五想在汉中杀伐果决,从进入汉中开始,就在汉中全盘执行了关中的土地改革政策。

所以,想要汉中完全稳定下来,他认为还需要一年的时间。”

云昭点头道“怀柔政策不可取,怀柔的时间长了,就成了绥靖政策,如果时间拖得再长一些,就没人把我们当一回事了。

回公文告诉徐五想,在未来的一年中,他可以临机决断,不用事事上报等待回音,只要时候补上文书就成。

一年后,会有检查组下汉中,检查他的工作成效。

对了,韩陵山怎么回事?

从广州出发都一个月了,也该到关中了吧?”

钱少少从怀里掏出一份文书瞅了一眼道“他如今在一个商队中,据他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商队,他还在商队中发现了郑芝龙的旧部施琅。

他准备看看。”

云昭怒道“他就是不喜欢受约束,不愿意回玉山。

还有脸往玉山上送一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大肚婆,他还要不要自己的前途了。”

钱多多笑道“他是什么性子你会不知道?

回到玉山还不知道会掀起什么波澜来呢,就他那张臭嘴,你不是也不待见他吗?

晚点回来就晚点回来,你让他休整,实际上呢,参与这种阴谋诡计他才觉得是一种休息。

这些年,他一直奔波在外出生入死的,对他宽容一下。”

钱少少也在一边道“其实我也想过他那样的日子。”

话音未落,钱多多一巴掌就甩在弟弟脑袋上,打的钱少少脸差点钻盘子里,见姐姐是真的怒了,就连忙跟两个外甥对视一眼,一起埋头大吃。

云昭叹口气道“人手都在外边,关中反倒空心化了,偏偏关中的事情逐日增多,问题也变得诡异,玉山书院刚刚毕业的那些人又不堪大用。

能堪大用的又没一个愿意留在中枢。

看来他们这是准备要活活累死我。”

钱少少想要说话,又被姐姐瞪了一眼,就继续参加到外甥们吃饭的队伍里不做声。

姐弟两的表现落在冯英眼里,她忍不住哼了一声道“夫君,你只用玉山书院的人,这是有问题的。

如今,关中地域逐日扩大,一个玉山书院不足以停供足够您使用的人手。

既然夫君志在天下,当有海纳百川的心胸,一味地用自己的子弟兵,将来会堵上其余地方人才的上进之路。

妾身以为,一言堂并非好事。”

云昭摇头道“不是我不用他们,而是他们跟不上我们前进的步伐,不理解我们将要做的事情,理念都驴唇不对马嘴的,你让我如何放心使用他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