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枭雄总是从一个模子出来的

第一二二章枭雄总是从一个模子出来的

冯英的谏言对云昭来说其实是有一些老旧的。

古代帝王们将海纳百川当成一种必须有的帝王心胸,甚至当成了座右铭。

云昭不这么看。

大明的文人对他来说过于老旧了。

不是说他们不够聪明,不够睿智,而是因为他们的学问跟目前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是脱节的。

长久的处在陆地上,一日最快不过三百里,他们没有办法理解一万里,两万里甚至十万里以外的事情。

玉山书院出来的就不一样了,从孩童时期他们就知晓——他们脚下的大地实际上是一颗星球!

不要小看这么一点差距,就这一点差距,就很容易将大明绝大多数为八股文皓首穷经的文人排除在新世界之外。

心里的世界宽阔了,大明朝的这点事情就变得微不足道了。

就像韩陵山,韩秀芬,徐五想,段国仁,张国柱这些人的视角从来都是整个世界一样,考虑问题的方式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变得大气起磅礴。

很奇怪。

当星球概念形成之后,国家的概念就自然而然的出现了。

而国家概念一旦形成之后,一个王朝就很难崩溃了。

以前用的“华夏”“中华”“赤县”“神州”“中国”这些称呼,造就了这片土地上虽然不断地改朝换代,,天下大势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奇观。

云昭要做的就是,给这片土地上所有生物的屁股都烙上中国的字样。

这些,大明文人们是不理解的。

他们只会在云昭获得成功之后山呼万岁,并且恭贺云氏王朝万万岁,说不得还要羡慕云昭为云氏子孙后世打下来一片花花世界。

然后,大明朝又成云昭家族的了,与旁人无关。

一家一户是守不住一个璀璨文明的,需要所有人努力才成。

如果要让所有人都参与守护这个文明,首先,帝王就不能把这个世界看成私人的,只有这个世界属于所有人,且每一个人都明白这一点,才肯在他遭难的时候伸出双手。

云昭是要终结这片土地上的这种不完全的封建统治!

因此,他从骨子里排斥旧文人。

将这些人看作了需要被李洪基,张秉忠等造反者改造的人群,对他们的生死并不关心,他明白,只要这种人大量的存在,玉山书院就不可能成为大明国真正的文化中心。

这些话云昭是不能说的,甚至是不能表现出来的,他只能让历史潮流浩浩荡荡的沿着它旧有的方向前进,而不去打扰他。

冯英见云昭随便解释了一句之后,就搁置了这个话题,也就不再提及。

晚上休息的时候,钱多多靠在云昭怀里细声细气的道“夫君不喜欢冯英的谏言?”

云昭叹口气道“世界变了,要用新的眼光来审视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了。”

钱多多道“变化很大吗?”

云昭点点头道“非常大。”

“比如呢。”

“比如……人的能力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变得非常强大,能飞天,会下海,而祖先留给我们的经验不足以应付将要到来的新世界。

我力求在祖先的智慧节点上,注入新的想法,让祖先的智慧变成一种全新的可以适应新世界的智慧,从而,继续保持我们这一族强大的传统。”

“能飞天?”

“没错。”

“怎么飞?长翅膀?”

云昭俯视着怀里的钱多多道“你多久没去玉山书院了?”

“玉山书院里有人能飞?”

“飞起来了,就是很快又掉下来了,还摔断了六根骨头。”

“怎么飞的?这样呼扇翅膀?”

钱多多坐起来挥舞着双臂做振翅状。

“有人用竹篾跟加厚丝绸,作了一个带翅膀的飞行器,在地上快速奔跑之后,从一个不高的山包上跳了下去,然后就在空中飞了大概有五十丈远。”

“纸鸢?”钱多多一脸的鄙夷之色。

“差不多,不过,他真的在空中飞了五十丈远,算是起飞了。”

“这算什么飞行?”

“当然算,既然双脚已经离地了,那就说明人真的可以借助工具飞起来,后面不过是怎么飞,飞多远,飞多高的问题。

只要人想要在空中翱翔,将来就一定会真正飞起来的。

自从我们祖先知道用木棒跟野兽作战开始,一步步的走到今天,哪一种工具不是从实践中一点点完善出来的?

就像织布机,五年前你还在用手摇纺车呢。

现在呢?

你见到水力纺车为什么一点都不惊奇呢?

所以啊,人迟早会飞起来的。”

钱多多眯缝着眼睛思考了一阵子道“我都想不到的事情,那些冬烘先生们估计是更加指望不上了。”

云昭摇头道“冬烘先生们的优势在于族群庞大,总会出现几个不走寻常路的。

比如那个把自己绑在插满火箭的椅子上要飞天的万户。

比如许先生的胞兄徐光启。

比如那个死了快三十年的赵士帧。

比如那个看不起我们山贼身份的江西人宋应星。

这些人要是不死还愿意来关中,我倒履相迎都没问题。

哪怕是给大明督造火器两代人的交趾黎氏父子我也可以给他重要的位置。

可惜,这样的人太少了,不符合冯英说的海纳百川。”

钱多多站在床上,俯视着云昭道“既然如此,干嘛不跟冯英说清楚,害得她老大的不高兴?”

云昭苦笑道“冯英在玉山书院的时间太短了,我准备让她多接触接触玉山书院,等她转过念头来了,再跟她细说,这样就能明白了。”

钱多多腾的跳下床打开自己的衣柜大门,然后,云昭就看到有些羞愧的冯英。

“是钱多多硬拉我来偷听的。”

冯英嗫喏一阵,立刻就把锅甩给了钱多多。

钱多多冷笑道“本来我想先跟夫君亲热一下再说话的,这样一来,你的收获会更多。”

听钱多多说荤话,冯英反而不畏惧了,跳出衣柜,抓住钱多多就丢到床上,冷笑道“你们忙,我就在这里看着!”

钱多多跳起来,将半推半就的冯英推出卧房关好门,这才气咻咻的回来。

云昭躺在床上摊摊手道“你其实可以邀请她一起睡的。”

钱多多鄙视的道“你想想也就算了,永远都不会有这么一天,进了我的房,就属于我一个人。”

说完,呼一口气吹灭蜡烛吼道“睡觉!”

韩陵山从麻袋里揪出一把虾干慢慢的吃着,不远处的马车摇晃的厉害,隐约传来一阵阵压抑的叫声。

施琅把酒葫芦还给韩陵山,对那辆马车里发生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

韩陵山小声道“你说,马车里的那个胖子是谁?”

施琅毫不在意的道“那个女人的男人。”

韩陵山瞅瞅施琅道“你说,那个女人长的那么好看,为什么会嫁给那个死胖子呢?”

施琅抽抽鼻子道“漂亮的女人一般都会嫁给胖子。”

“为什么?”

“因为胖子一般有钱,有粮。”

韩陵山不服气的道“难道说我们这些人就只能要丑女人?”

“不一定!”

“怎么个不一定法?”

施琅将他的刀塞给韩陵山指着马车道“你现在过去,隔着车窗一刀捅进那个胖子的肚子,把刀柄转几圈,让胖子死透,然后,再把其余的七个伙计给砍死,把胖子的钱给我,那个漂亮女人就是你的了。”

韩陵山上下打量一下施琅道“为什么你不去把胖子干掉,再干掉七个多余的伙计,把女人给我,这里的钱,跟货物都就成你的了。”

施琅道“这种事以前常干,最近不成了,我只想跑的远一些,到了地头之后没钱的话,再干。”

韩陵山道“你疯了,关中的云昭就是最大的山贼,你去他的地盘当强盗,是活的不耐烦了?”

施琅苦笑一声道“本就该死了。”

两人说话的功夫,马车终于安静下来了,一个身高八尺,体胖如猪的大汉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朝韩陵山跟施琅招招手,示意他们过去。

两人刚刚走到跟前,胖子就丢出来一个钱袋,韩陵山探手捉住,眼睛却瞅着那个胖子。

胖子道“明天早点走,日落就歇息,我听说湖南地界不安稳。”

韩陵山陪着笑脸道“湖南全是山贼,我们不如绕道走吧。”

胖子抬腿踢了靠的比较近的施琅一脚对韩陵山道“绕道蜀中更麻烦。”

说完,就长吸了一口气,又钻进马车里了。

韩陵山瞅着正在掸灰尘的施琅道“我以为你刚才会杀了他。”

施琅直起腰身道“是你想要胖子的女人,不是我,要杀也是你杀,杀个吧胖子跟七个苦哈哈,对你这头山上下来的猛虎来说不算难事吧?”

韩陵山摸着下巴上刚刚长出来的胡茬笑道“你这个海里的蛟龙,上了岸,怎么就变泥鳅了,被人家羞辱,还能做到唾面自干。

是不是你们海里的好汉都是这副德行?”

施琅瞅着韩陵山道“你要干什么尽管去干,我不拦你,也不怀你的事情,就当我是一个过路的。”

韩陵山摇头道“这点货物还满足不了我的胃口,兄弟,有没有想法跟我联手干一票大的?”

施琅淡淡的道“这一票大的一定不好干。”

韩陵山道“乱世里,好汉爷若是没有几两银子傍身,人家的狗都看不起你。”

施琅道“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韩陵山正色道“爷爷坐不更名,站不改姓,黑风山黄玉是也!”

施琅冷笑一声道“这名字假的可以。”

韩陵山抓抓后脑勺道“没办法,只要想到用假名字,就会想起黄玉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