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韩陵山啃骨头的方式

无知,对于一些人来说是莫大的幸福!

对那个胖子跟那个妖娆的女人而言,就是这样。

韩陵山自然是山上下来的吊睛白额猛虎,而施琅绝对是一条满嘴钢牙的食人鲨!

普通的英雄好汉算计其中的一个都要费尽心机,小心翼翼,现在,这一对狗男女居然一次性算计两个。

韩陵山在广州路过那家店铺的时候就敏锐的发现了门帘上绣品上隐藏的白莲标志。

一想到周国萍现在是白莲教的仙姑,他就对这伙人非常的感兴趣。

至于施琅,不过是他顺手牵羊的战利品。

他以为施琅已经死在了郑芝虎庙里了,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活着,出于谨慎,他都要除掉施琅,补上自己在虎门沙滩的过失。

不过,在随后的传来的消息中,韩陵山发现施琅成了杀死郑芝龙的最大嫌犯,且全家都被郑氏家族给杀了,他就准备再看看这个人。

毕竟,能从他计划缜密的阴谋中全身而退的人都需要另眼相看。

在确定施琅确实属于无家可归的那一类人之后,活着的施琅比死去的施琅似乎更加的有用。

韩陵山是一个从不轻易浪费任何资源的人。

在玉山书院一月一次令人幸福感爆棚的啃肉骨头时节,韩陵山总是能将自己分到的一块肉骨头利用到极致。

啃肉的时候一定要全神贯注,调动全身的感官来享受吃肉带来的幸福,啃掉肉之后,光骨头上还有一层薄薄的肉膜。

这层肉膜用眼睛几乎看不到,只有用舌头一点点的舔舐,才能吃到一星半点。

最后就是吃骨髓!

这几乎就是一场盛大的节日,需要用心对待。

用竹签一点点的挑出骨髓含在嘴里的感觉,只要韩陵山想起来,他就必定要吃一顿肉骨头才能解除这种销魂蚀骨的思念。

所以,韩陵山吃过的骨头,狗都不啃!

如今,施琅就是他新获得的一块肉骨头,前边只啃掉了肉,现在还有那层美味的肉膜跟骨髓没有吃到,韩陵山如何肯善罢甘休!

这一次送的货物对于海边的人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对于内地人来说,带着海腥味的各种海上干货,是无上的珍馐。

所以,这一批货算是价值不菲。

不过,韩陵山以为,那辆显得破旧的马车才是真正的价值不菲!

至少,整辆马车的车板,价值绝对超过了五千两黄金,因为,那块底板本身就是一块黄金板。

也不知道那一对男女是怎么想的,以为把黄金板装在马车上就能瞒天过海,却不知道,这半个月来,韩陵山几乎搜索了整支商队,就连那个女人的亵衣包袱他都细细的查验过。

白莲教,五千两黄金,加上施琅,韩陵山认为自己这趟远路不算白走。

他有时候甚至在想,会不会还有更大的收获在后头呢。

因此,他在商队中表现的极为勤快,颇受那个叫做张学江的胖子跟薛玉娘看重,把剩下的九个壮汉交给他来统领。

施琅没说错,其余的七个人都是普通的汉子,是不是老实人就很难说了,如果不是那个叫做张学江的胖子无意中露了一手空手断白刃的功夫,那七个汉子早就出手杀掉胖子跟韩陵山,施琅三个,掳走美人跟货物了。

湖南地正在被张秉忠肆虐,这个时候往来这条路上个人,除过流民之外,基本上没有几个好的。

即便是流民,在某些时候也很可能会变身为强盗。

这支奇怪的商队居然有惊无险的过了韶关,郴州,吉安,袁州,渡过湘江之后抵达了长沙府。

韩陵山一路上忙前忙后,不仅仅要管理商队,只要有时间,还会跑去路过的城镇打问海鲜干货在本地的售价如何,有这样的伙计,胖子张学江跟薛玉娘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一路上下来,仅仅是赏钱,韩陵山就拿到了足足一两银子,而那个叫做薛玉娘的妖媚女子看韩陵山的时候,眼中也多了一份别的含义。

才进入长沙府府城,韩陵山就看到一个俊俏的青衣书生站在城门口,眺望远处的青山,似乎正在发思古之幽情。

韩陵山跟那个俊俏书生的眼神对接了一下,就皱起了眉头,随意的挥挥手像是在撵苍蝇一般,然后,那个年轻书生就走了。

施琅抬头瞅着长沙府的城楼瞅的非常认真。

韩陵山轻轻一笑,他明白,像施琅这种人,只要看见了城池,就一定会盘算一下自己如果要攻打这座城池,到底该从哪里下手。

见施琅的目光最后落在城头的箭楼上,就低声道:“我在广州见过红毛人炮轰广州,如果有那种红夷大炮的话,这种砖石砌造的城池,不难攻下来。”

施琅摇头道:“你也高看红夷大炮了。”

韩陵山道:“什么意思,我看红夷大炮轰击的时候,山摇地动,威不可当,怎么就不成了?”

施琅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想要轰破这种城墙的红夷大炮,至少要万斤重炮才成,我们一路上从广州走到长沙,你觉得那些路能支撑你运送万斤红夷大炮?”

说完话,就迈步向前,不理会韩陵山这个不学无术的山贼。

一行人匆匆的投店住下,或许是连日来车马劳顿的关系,胖子早早就投店住下了,至于那个女人,却说店里不干净,情愿住在马车上。

韩陵山劝说良久,也不见效,就声言晚上自己会守在马车外边保护薛玉娘。

薛玉娘听了自然笑的媚眼如丝,倒是施琅早早地倒在大通铺上睡得鼾声如雷。

韩陵山依旧照例去了长沙市上,打问干货价钱去了。

王贺就守在客栈外边,见韩陵山出来了,就赶紧赶着马车迎上去道:“韩老大,快些回关中吧,主公已经生气了。”

韩陵山上了马车,王贺也在钻进马车,随即就有一个戴着斗笠的汉子坐在了马车前边赶车。

“这就回去。”韩陵山随意回答了一声,就上下打量马车,发现这辆马车跟那个女人乘坐的马车相差不大。

王贺指指客栈道:“有什么新发现吗?”

韩陵山冷笑一声道:“你不在岳阳恢复你兄长的事业,来长沙做什么?”

王贺道:“钱少少的指派,要我在这里等你。”

说着话就把一份文书递给了韩陵山。

韩陵山看完文书叹口气道:“我这样的一匹野狼,干嘛一定要把我拴在家里呢?”

王贺道:“这是主公的决定。”

韩陵山摇摇头道:“主公这个称呼不好,回去之后第一件事,我就要向县尊进言,去掉主公二字。”

王贺压低声音道:“不好吧。”

韩陵山冷笑一声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主公这个身份,是杨雄他们搞出来的是吧?”

王贺点头道:“秘书监开的头。”

“这就不是一个好头,徐五想在秘书监的时候还干不出这种满是旧文人臭味的事情!

主公,主公,也就是说我们这些人都是奴仆!

我韩陵山欠云昭一条命,哪怕我把这条命还给他,也不做他的奴仆!”

王贺忽然笑了,指着韩陵山手中的文书道:“这份文书我看过,你就不用在我面前装慷慨激昂了。你说的话,是县尊说过的,以后不要在别人面前丢人。

这一次调你回去,就是为了整肃风气,莫让我蓝田沾染上旧的腐臭气。”

韩陵山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对王贺道:“明天,用你的这辆马车把院子里的那辆马车换掉。”

王贺笑道:“还是只把底板抽调算了。”

“你看出来了?”

王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全湖南的盗贼都看出来了,只是因为上面有一朵碳粉描绘的白莲,这才让你们平安到了长沙,等你们出了长沙城你再看,白莲教可不敢把手往张秉忠身边伸。”

“随你吧,五千两黄金,不是一个小数目。”

王贺连连答应,最后嘱咐韩陵山早点回玉山之后,就坐着马车离开了。

晚上的场景非常的有趣。

韩陵山坐在台阶上瞅着院子里的货物,马车上的女人瞅着他,那个胖子不知何时守在窗口瞅着那个女人。

冬日里的长沙,阴冷潮湿,韩陵山裹着毯子坐在屋檐下瑟瑟发抖,那个女人时不时地发出叫.春的声音,每到这个时候,守在窗户前的胖子,就会发出一声满含威胁的闷哼声。

看来,这支商队真正的主事人是是那个女人薛玉娘,否则,那个胖子早就跑到马车上去了。

既然有人看着,韩陵山在地上起了白霜的时候匆匆跳上大通铺睡觉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施琅已经起床了,正在吃一大碗米粉。

“你昨晚应该看着他们两个的。”施琅见韩陵山起床了,就冷笑一声道。

韩陵山揉揉眼睛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施琅道:“你心心念念的一大块金子没了。”

韩陵山吃了已经才坐起来,又懒懒的躺下来,伸个懒腰道:“我心里只有那个美人儿。”

施琅用筷子指指外边道:“你去看看,你的美人变成了母老虎!和你很是相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