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破败的天下

云昭看着文书眉头皱的很紧。

“德川家光?

他找我做什么呢?”

钱少少在一边道:“五千两黄金,不算多,也不算少,德川家光也是不算厉害,也不能等闲视之的人物,大明人中,与倭寇联系紧密的人只有郑芝龙。

难道说郑芝龙死掉之后,他就想再找一个联盟者?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反应速度未免太快了,同时,直接找上我们,眼光不可谓不毒。”

“我们已经在努力韬光养晦中,还是被有心人发现了,你说,这个德川家光怎么就这么睿智呢?”

杨雄站在一边努力的插了一句嘴。

云昭看了杨雄一眼道:“这说明我们的韬光养晦政策是失败的。”

说到这里,云昭又对钱少少道:“既然远在倭国的德川家光都能知道我们,那么,大明国土上的人岂不是人人都知道我们迟早要造反?”

钱少少道:“我们本来就是要造反的。”

云昭摇头道:“我们不造反,我们是正大光明的接收这片大地。

今年给皇帝的进贡送到了吧,皇帝满意不满意?”

杨雄连忙道:“听宫里人说,皇帝很满意,就是在收到进贡以后,一个人在大殿上枯坐了一夜。”

云昭叹息一声道:“国事糜烂,洛阳,武昌陷落,蜀中被打的乱糟糟的,山西,河南,也民不聊生,山东,河北被建奴肆虐之后至今人烟稀少,再加上九边重镇如今已然名存实亡……”

“是啊,我估计皇帝可能很长时间都没有听过一两个像样的好消息了。

我们的贡品送上去,或许能安慰一下皇帝那颗凄凉的心。”

钱少少也是一脸的同情。

“是啊,是啊,这世间还有人记着皇帝的好,我想皇帝一定很欣慰。”

杨雄最近变得很是聒噪,也不知是为什么。

三个人里面,或许只有云昭是在真正的为崇祯皇帝哀伤,至于钱少少跟杨雄两个,幸灾乐祸的意味更加的浓重一些。

到了崇祯十四年正月十一日,大明的颓势越发的明显了。

离开开封的李洪基随即进攻汝州,汝州知府钱祚征帅众抵抗十一天,弹矢俱无,不得不登城作战,身中数箭,犹自酣战不绝,直至血流干净,旋即,汝州城破。

崇祯十四年正月十五日,官军追张献忠至开县。

左良玉亲自率军队到云阳,其余诸将至开县黄陵城。

总兵猛如虎、参将刘士杰迎战。

刘士杰率军深入战阵,所向披靡。

张献忠登高望见无秦人旗帜,而左良玉军无斗志。

乃选壮士潜行于沟谷中,乘高大呼驰下。

左良玉兵先溃,士杰及游击郭开、如虎子先捷皆战死,如虎突围远走。

崇祯十三年十月十七日。

朝廷以总督三边侍郎丁启睿为兵部尚书、督师,节制陕西、河南、四川、湖广、江北诸军。

丁启睿本不知兵,受重任不知所为。

受命入潼关,被潼关守将云杨呵斥,不得入内。

由承天赴荆州,湖广巡按汪承诏将船藏起,启睿至,五日不得渡。

折而向邓州,州人闭门叫骂。

过内乡,同样不得入。

军队只得行荒山,吃马肉。

启睿闻自成军围开封,有军队七十万,不敢去。

又听张献忠在光山、固始间,兵少,乃与诸将相谋,诏檄左良玉,欲破张献忠军于麻城。

开封告急,则曰:“我方有事于献忠,不及也。”

崇祯十四年正月二十六日,建州大将济尔哈朗围困锦州,锦州守将祖大寿向洪承畴求援,洪承畴按下祖大寿求援书,命祖大寿突围,祖大寿不肯,与济尔哈朗激战于锦州。

洪承畴部将马科,吴三桂恳求洪承畴出兵松山,救援祖大寿,被洪承畴斥退。

宣府总兵杨国柱受命起兵前往松山,半途,为洪承畴斥退!

皇帝下旨斥责洪承畴。

洪承畴曰:去年六月命祖大寿弃守锦州,回宁远受命,祖大寿曰,若有敌犯当一力承受,不愿回归,如今,不过是应其言尔。

陛下若用臣为总督,则锦州断不可救!

皇帝流涕于寝宫,谓周后曰:朕之命无人听矣。

崇祯十四年正月二十九日,给事中左懋等督催山东漕运,道中驰疏言:“臣自静海抵临清,见人民饥死者三,疫死者三,为盗者四。”

皇帝命黄门运送关中银币九万到山东赈灾,黄门走到中途,遇盗,人,银俱无。

这些消息,即便是云昭看来都触目惊心,心灰意冷,崇祯皇帝看了,不知会是一个什么心情。

崇祯十三年,云娘收各色红利共计五十九万枚银元,超过了皇帝内宫一年的岁入。

也就在崇祯十四年正月,因为河南,河北,山东,顺天府起了疫病,云昭正式下令封锁渑池以东,凡是从东方来的人,不得进入。

朝廷的邸报不能多看,看多了对心脏不好。

好在关中的邸报看起来还是有些赏心悦目的。

韩城有子名曰王化,乡里青壮早年多战死,孤寡颇多,此人与妻子刘氏一力照顾孤寡一十二人,乡内其余百姓皆衣食丰足,唯有王化一家依旧草屋避雨,丐衣遮身。

虽然妻,子脸上俱有菜色,却力保孤寡一日三餐,为乡间少见之善人。

云娘听了这件事之后,大为感慨,亲自与儿媳钱氏,冯氏为王化一家缝制锦衣,派人为王化一家修建砖屋酬谢其善行,并出银元五千,在韩城立孤寡院。

购买田产百亩,牛四头,骡马两匹,驴三头。

以王化为第一任院长,取王化一子入玉山书院。

一时间,韩城乡间善行大炽。

又有清水县人梁志明,因妻子笃信魔教,取腹中胎儿献与妖僧炼丹,梁志明目睹妻子惨死,悲愤至极,以手中柴刀劈开妖僧肚腹,嚼食妖僧心肝,又挥刀与救护妖僧的信众大战半日,杀信众二十一人,力竭而死……现场血流成河,围观者无不双股惴惴。

“这个是不是过了,你们不能这么宣传。”

云昭从文书中抽出清水县的表彰文书,拿手指点着问杨雄。

杨雄摇头道:“卑职先期审阅文书的时候,也曾有疑问,下文问过清水县大里长,里长说:“事实有时候比编造的故事还要离奇,还保证说,这就是事实。

密谍司传来的文书上也有对此事的记录,大体吻合。”

“清水县的魔教怎么还没有取缔掉呢?这都几年了啊。”

杨雄道:“扭转人心,本就是一个水磨石功夫,目前已经出现了梁志明这等反抗者,以后会有更多的人站起来反抗,最后从根子上掐掉魔教这颗毒瘤。”

云昭满意的点点头,将桌面上的文书全部抱起来放在杨雄手上道:“大力宣传,要让每一个关中人都明白我们喜欢百姓有什么样的行为,憎恶什么样的行为。”

杨雄取走了云昭看完的文书,又抱来一摞子文书放在云昭的桌面上,指着最上面一本文书道:“这是渑池县大里长送来的文书。

文书里说,在渑池,有流民一万八千人正在等待进入渑池境内,他们在流民群中已经发现了疫病的存在,为安全起见,他们准备放弃救济流民,包括取消施舍粥饭这样的事情。”

“他们就没有想想使用别的不接触的办法吗?”

“使用了,起先,渑池大里长认为只要从流民中选出一些人,定期给他们粮食,让他们代替渑池县施舍粥饭,结果不好。”

“怎么个不好法?”

杨雄叹口气道:“渑池县的大里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个想法居然在流民中催生出一批妻妾成群的富人来。

狂怒的大里长,在知道这些人依仗手中那点权力在为非作歹后,就把这些人召集过来,说是要给他们更多的粮食……然后就全部杀掉了,用的是弩箭。

继续选择了一批看似善良的人,然后……这批人也被他给杀了,然后,他们就心灰意冷了,以为在渑池境外的这些流民都是混蛋,不愿意接收。”

云昭皱眉道:“工作有难度难道就不做了?

谁给他不做的权力了?

杨雄,给渑池县大里长何云去文书斥责,另外,别以为你故意隐掉何云的名字我就会忘掉惩罚何云了吗?

你最近是怎么回事?

越来越像一个旧文人做事的方式了。”

杨雄叹口气道:“家祖来玉山了,他老人家在教我怎么做事。”

“出于孝道?”

杨雄再叹口气道:“是的。”

云昭道:“既然如此,你明日就出发去汉中,做徐五想的副手,徐五想知道该如何安排你的工作。”

杨雄像是全身都轻松下来了,笑着拱手道:“卑职别的都好,就是这个孝道这一关总是过不去,现在好了,卑职可以去汉中穷山恶水之地为官,暂时避开祖父。

而我祖父也会认为是他教我的东西在县尊这里不受用,才遭到贬斥,这是极好的。

卑职又能做到忠孝两全了。”

云昭坐直了身子,抬头瞅着喜笑颜开的杨雄道:”这就是你最近如此直白拍我马屁的道理所在?“

杨雄嘿嘿笑道:“卑职到底是玉山书院出来的才子,这点小伎俩还是会玩耍的,我早就想去外地为官见识一下大场面了。

县尊,卑职这就告辞,今天就离开玉山赶到凤凰山大营,明日就离开蓝田县,也让我祖父为我被贬斥的事情伤心一下。”

云昭呆滞了一下,他发现自己好像又被人算计了,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就唤来秘书监的柳城道:“给徐五想去信函,让杨雄去汉中最南边的大巴山。”

柳城吃惊的睁大眼睛道:“那里有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