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云昭的魅力所在

“完了!见到我都这样,你要是见到云昭岂不是会纳头就拜?”

听到施琅说这样的话,韩陵山心里没有半分波澜,依旧吃着自己的茴香豆。

“云昭果然有人主之像吗?”

“没有,他也就是相貌比我好点,当然,少年时肥的跟猪一样。”

“这样的人也值得你效忠?”施琅大为惊奇。

韩陵山叹口气道:“我也经常在想这个问题,可是呢,每当他给我下达命令之后,我总会产生一种我很重要,我要办的事情也很重要,为了这个,我的命不算什么。

见到他之后,看到他的模样我又想发火……然后,他总是在我之前先对我发火,最后我会觉得错的是我,是我没有执行好他的命令。

我这一次回去,就是准备挨骂去的。”

施琅认真的回忆了一下韩陵山在八闽干的事情,倒吸了一口凉气道:“将军如此功业,也不能让云昭满意?”

韩陵山苦笑一声道:“他嫌我回程太慢了。”

“云昭为人很刻薄吗?”

韩陵山点点头。

施琅沉声道:“在下以后还是跟随将军吧。”

韩陵山摇摇头道:“不管你现在怎么想,等你见了云昭,就会生出为他死的念头。”

施琅笑道:“在下还不是朝三暮四之辈。”

韩陵山笑了,拍拍施琅的肩膀道:“现在你想什么都是白搭,见了云昭你就知道了,你以为他野猪精的名号是白叫的?”

两人说话的功夫,树底下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野兽般的嘶吼声,临死前的惨叫声,以及女子受伤时的惊呼,以及长刀砍在骨头上令人牙酸的声音不断从树下传来。

对于树底下这种程度的战斗,不论是施琅,还是韩陵山都没有什么兴趣,就是那个鬼女人的手里剑乱飞,有时会飞到树上,经常打断两人的谈话。

韩陵山打量一下刚刚捉住的倭国手里剑,见这东西上面蓝汪汪的似乎有毒,就随手插在树上继续对施琅道:“蓝田县对你来说就是一个新世界,我建议你去了关中先到处走走看看。

多听,多想,然后,我会推荐你进入玉山书院里多想想。

等你真正确定了要加入蓝田县,再来找我详谈,我会把你带到云昭面前。

我知道你想借用蓝田的力量报仇,这一点你不用隐瞒,我们既然已经对郑氏发起进攻,就说明我们的目标是掌控整个大明海疆。

郑氏跟我们没有仇,他不过是阻碍了我蓝田前进的步伐,所以说,这是国仇,他郑芝龙活着就有罪,他郑氏想要一家独霸海疆就是原罪。

如果他们真的抱着保家卫国的目的发展自己的力量也就罢了。

偏偏这些人做事喜欢皮里阳秋,跟荷兰人勾搭,跟西班牙人勾搭,跟倭寇勾搭,对他们来说有奶就是娘。

以后为了一己之私,出卖大明百姓利益的事情随时都能做出来。

这样的人一定会在我们清楚之列,且不会管我们之间有没有仇怨。

蓝田县做事从不看对方是谁,只看对方的所做所为是不是有利于我大明!

凡是真正保家卫国者就是我们的兄弟。

所有为了自己的权力,钱财,美色而戕害大明利益者,就是我们的死敌,这样的人我们必将杀之而后快!”

施琅听韩陵山滔滔不绝的在讲,自己心中却像是被掀起了万丈波澜。

等韩陵山喝酒的喘气的时候才小声道:“云昭难道就不是为了一己之私?”

韩陵山呼出一口酒气道:“他不是!”

“何以如此肯定?”施琅说着话烦躁的用刀鞘拍飞了一柄手里剑。

“因为他看不上那些狗屁的荣华富贵,哪怕是帝王的位置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一个工作罢了,没什么好留恋的。”

“难道说他以后会把皇帝的位置让出来给贤者?”

“不会的,只会留给他儿子。”

施琅再次挥动刀鞘拍飞了半截断刃烦躁的对韩陵山道:“如此,他跟别的皇帝有什么区别?”

韩陵山叹口气道:“问题不是出在云昭,而是出在我们这些人身上!”

“为何?”

“因为我们这些人都希望将来的大明世界安乐和谐,不要起无谓的争执,而云昭的儿子继位对大明世界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为什么跟我说这么隐秘的事情?”

“待人以诚是蓝田县招纳人才的时候首先要做的事情,这样我们才会在招纳的人物叛逃的时候有理由追杀,那人也会死而无憾。

你现在算是我的朋友,我做保你可以进入蓝田县,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提出你任何想要提出的疑问,我们都会一一满足。

如果你想走,我们不会阻拦,如果你想留下来,蓝田县律法就正式对你有了约束力。

你要想好。”

施琅沉思片刻道:“我要看看。”

韩陵山笑着拍拍施琅的肩头道:“好好看,认真看,看看蓝田县展现出来的新世界模样值不值得你豁出命去,值不值得为了子孙后代过上这样的好日子而博一次。”

施琅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指指树底下快要结束的战斗道:“你看,两败俱伤!”

韩陵山嘿嘿一笑,与施琅一起滑下大树,来到了这场小规模的械斗战场。

活着人只剩下三个,薛玉娘还活着,就是在不断地吐血,另外一个粗壮的倭寇也活着,只是肋下有一个坑,估计是被锤子砸的,也在吐血。

锤子盗贼身上有两道深深地刀伤,这时候也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喘着气挣命。

见韩陵山跟施琅抓着酒壶过来了,就用嘶哑的声音道:“便宜你们了。”

薛玉娘则对韩陵山道:“救我,我就是你的。”

施琅对那个锤子盗贼道:“你活不成了,要不要我帮你?”

锤子强盗努力的道:“给我一个痛快。”

施琅点点头就随便在掉在地上的倭刀踢了一脚,倭刀蹿了起来刺穿了锤子盗贼的咽喉。

韩陵山这时候也正在询问那个肋下塌陷下去一个坑的倭寇要不要帮忙,倭寇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韩陵山就点点头道:“好,我帮你。”

说完就拗断了倭寇的脖子。

薛玉娘靠在车轮上艰难的道:“酒井健三郎说希望你救他,他定有后报。”

韩陵山摊摊手道:“早说啊。”

“我说的话你应该能听懂吧?”

韩陵山道:“能,说吧,你去关中到底要干什么?”

薛玉娘道:“为了拜见云昭大将军。”

韩陵山抽抽鼻子道:“你是倭国人是吧?”

薛玉娘吃力的道:“妾身乃是德川家光将军座下女史,千代子。”

施琅在一边笑道:“德川家光此人不近女色,倒是对男人很感兴趣,这些女史就被当成武士使用,地位不高,也不算低,经常派她们做一些男人做不到的事情。

听说云昭曾经跟建州的黄台吉跟多尔衮争夺草原之花,所以就派这个女人来看看有没有机会亲近一下云昭,估计是看上了蓝田县生产的火器。”

韩陵山先是在脑海中想了一下钱多多在月下白衣飘飘舞蹈的美艳模样,再看看倒在车轮边上吐血吐得满脸满身都是的倭女,摇摇头对倭女千代子道:“云昭好色不假,只是你这模样的可能不成。

你们倭国有没有那种倾城倾国的那种?

如果有,可以尽量多的送过来,说不定会有机会。”

千代子惨笑一声道:“我要死了。”

韩陵山将千代子抱起来温柔地放在马车上,还帮她擦掉了脸上的血迹,轻声道:“支撑住,只要到了玉山,就有高明的医生为你治伤,你就能活下来。”

千代子勉强抬起一只手,在韩陵山的脸庞上抚摸一下道:“大明男子都是这么温柔吗?”

韩陵山笑道:“在大明,女子被认为是上苍降下的恩物,值得用心对待,你闭上眼睛睡吧,我在你睡梦中为你疗伤,等你醒了,我们也该到关中了。”

在韩陵山蛊惑的话语里,精疲力竭的千代子缓缓闭上了眼睛。”

施琅见韩陵山把千代子的衣衫剥下来了,吃惊的道:“这么急?”

韩陵山从自己的包袱里找到伤药,胡乱涂抹在千代子的伤口上,再用干净的绷带帮她随便包扎两下,就把被子丢在千代子被包扎的如同木乃伊一样的身体上。

“这个女人好像很有用的样子,死掉太可惜了,我们走吧,再走三天就能看见蓝田界碑了。”

施琅哈哈大笑着将几辆马车串成一串,在最前边赶着车队,缓缓启程。

至于倒在路上的尸体,也不用收拾,树林间已经隐约听到野兽的叫声,它们应该能清理干净。

施琅跨坐在最前边的一辆马车上朝后面的韩陵山高声道:“这个倭女对你来说也是珍宝吗?”

韩陵山道:“你以后要熟悉蓝田做事的方式,一定要物尽其用才好。”

车队走在幽静的山路上,只有鸟鸣为伴。

施琅心情似乎又有了变化,一边喝酒一边高声唱道:““海水深深索呀索原在,四十日乌寒来。

刻苦耐,刻苦耐;

心想死掉本命路,想着家贫呀又再来,

又再来!”

声音依旧嘶哑,只是少了几分悲苦,多了几分豪迈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