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章情义为重

翻过秦岭,原本潮湿,温和的气候顿时就变得凛冽起来。

秦岭南边的绵绵阴雨也在一瞬间就变成了鹅毛大雪。

冻得如同鹌鹑一样的施琅缩在马车里,不论他给身裹多少东西,还是觉得冷。

韩陵山则如同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一样,顶着风雪带领着车队在大路前进。

马就要到玉山城了,韩陵山浑身都是热的。

傍晚的时候车队驶进了玉山城,却没有多少人认识韩陵山。

之所以会放他进来,完全是因为他有一颗权限很高的印信。

云昭的大书房里依旧灯火辉煌,秘书监更是人来人往,显得比白日还要忙碌一些。

韩陵山离开玉山的时候,还没有大书房这样的存在,如今,他回来了,对于这个地方却一点都不陌生。

他曾经听很多人对他说起过这个地方,说的人多了,大书房的样子也就铭刻在了他的心里。

从那颗柿子树底下走过,韩陵山抬头瞅瞅柿子树的落满积雪的柿子,闭眼睛回忆徐五想跟他说过被跌落的柿子弄了一脑门黄酱的事情。

柿子树左边的窗户下就该是云昭的座位!

所以韩陵山忍不住朝那扇明亮的窗户看了过去。

不知何时,那扇窗户已经打开了,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窗户后边,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没有说话,只是使劲招手,示意他过去。

韩陵山快步走进了大书房,直到站在云昭桌子前边,才小声道:“县尊,卑职回来了。”

云昭下打量韩陵山几遍,最后特意瞄了一眼他的胯.下,强忍着欢喜假装生气道:“我准备成立司礼监,就是人不好找,你来充任第一任司礼监秉笔太监如何?”

韩陵山道:“卑职没有犯可以执行宫刑的案子,可能担任不了这个重要职务,您不考虑一下徐五想?”

云昭笑了,探出手重重的跟韩陵山握了一下手道:“早该回来了。”

说完话就对柳城道:“你们都下差吧,让厨房送点酒菜过来。”

自从韩陵山走进大书房,柳城就已经在驱赶屋子里的闲杂人等了,见云昭正式下令,平日里几个必不可少的书记官也就匆匆离去了。

云昭来到韩陵山身边,瞅着这个满面风霜的汉子道:“很多次,我都以为失去你了。而你总是能重新出现在我的面前。

现如今,我们已经没有多少需要你亲自冲锋陷阵的事情了,回来帮我。”

韩陵山摇摇头道:“大业未成,韩陵山还不敢懈怠。”

云昭道:“你如今的任务是培育出更多你这种人物。”

韩陵山道:“教不出来,韩陵山独一无二。”

“还是这么自负……”

柳城亲自端来了酒菜,菜不多,却精致,酒算不得好,却足足有两大坛子。

布置好酒菜之后,柳城就关大书房的大门,悄悄离开了。

“你确定你送来的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确定!”

“好,知道了。”

“你要干什么?”

“等你的孩子出生之后,我就告诉她,袁敏战死了,新出生的孩子可以继承袁敏的一切。”

“这样做不妥吧?”

“那就这么办了,她以后基本没有机会再见到你了。”

“嗯嗯……还是县尊知我。”

“云霞至今……”

“喝酒,喝酒,今日只谈天下大事,不谈风月。”

“你有本事扳得过钱多多再说,另外,我跟你谈个狗屁的天下大事,你好不容易回来了,谁有耐心说那些让人心里发堵的狗屁事情。

我听王贺说,你对那个倭国女子又有了兴致?”

“胡说八道,人家人尽可夫的过的风流快活,我怎么可能再去给人家增添战绩?”

“哦哦,这我就放心了,你这人历来是只重数量,不挑拣质量的,当年在月亮底下发誓要睡遍天下的誓言如今完成了多少?”

“你很羡慕我吧?我就知道,你也不是一个安份的人,怎么,钱多多伺候的不好?”

“我不像你找不到好的,捡到篮子里的都是菜,说真的云霞真的很好……”

“喝酒,喝酒,徐五想跟我夸耀,说他骗了一个仙女回来了,趁他不在,你说我要不要去拜访一下嫂夫人?”

“你干嘛不去拜访钱多多或者冯英?以后莫要口花花,徐五想把她那个老婆当祖宗一样供着,两年多生三个孩子,哪里有你钻的空子。”

韩陵山停杯不饮,瞅着云昭眼角泛出一星泪花,一口把酒喝光,重重的将杯子砸在桌子道:“真的很好。”

云昭诧异的道:“什么很好?”

韩陵山笑道:“我其实很害怕,害怕出去的时间长了,回来之后发现什么都变了……当年贺知章诗云,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我害怕以前经历的所有让我魂牵梦萦的往事都成了过去。

我害怕你一见到我,就大声的夸赞,我害怕你一见到我,就跟我纵论天下大势,更害怕你因为我比较能干的原因,刻意的笼络我。

现在挺好的,你没变,我也没变。

还是那两个在月亮底下说混账心里话的少年,还是那两个要日翻天下的少年!”

“是一群,不是两个,是一群掏出家伙面对月亮撒尿的少年,我记得那一次你尿的最高是吧?”

“这一点,韩秀芬没法跟我比,那是她第一次落荒而逃吧?哈哈哈哈……”

“我当时很害怕,害怕韩秀芬硬来,哈哈哈哈……”

“问题是你老婆仅仅是转过身去,还帮我们喊口号……”

“我掐死你,这事也是能说的?”

“呜呜,你掐死我也没用,你老婆喝高了自称出身明月楼,不怕!”

“喝酒,喝酒,别让钱多多听见,她听说你要了那个刘婆惜之后,很是愤怒,准备给你找一个真正的名门闺秀当你的家呢。

说真的,你考虑一下云霞。”

“阿昭,我们是土匪是吧?”

“没错,这一点是我害了你们,我是土匪崽子,你们也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土匪崽子,这没得选。”

“土匪的老婆就该是那种我杀人她帮我清理现场,我抢劫她帮我把风,我造反,她背孩子拎着菜刀在后面为我观敌料阵,要一个除了在床榻有用,别无用处的名门闺秀做什么?

再说了,老子以后就是名门,还用不着借助那些必定要被我们弄死的老丈人的名声成为狗屁的名门。

我的闺女要野,我的儿子要狂,野的能与野兽搏斗,狂的要能吞并四海才成。”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我觉得你跟韩秀芬倒是很相配,除过你们两,你跟别的女人生不出你想要的那种孩子。”

“喝酒,喝酒!”

才喝了一会酒,天就亮了,钱多多横眉怒目的出现在大书房的时候就非常扫兴了。

“喝了一夜的酒,我辛苦做的菜一口没吃,怕我下毒吗?”

韩陵山二话不说,把一盘子凉拌皮冻塞给云昭,自己端起一盘子肘花风卷残云的往嘴里塞。

反抗钱多多的事情,以前在书院的时候做不出来,现在更加做不出来。

四个小菜,经不住两个大男人狼吞虎咽,转瞬间就消灭的干干净净。

韩陵山打了一个饱嗝陪着笑脸对钱多多道:“阿昭没告诉我,否则早吃了。”

说完话,就用袖子擦擦嘴,豪迈的一塌糊涂的离开了大书房。

云昭挺着肚子坐在椅子无力地挥挥手,两人昨晚喝了太多的酒,现在才有些酒意头。

钱多多帮云昭擦擦嘴道:“太轻慢他了。”

云昭挥挥手道:“错了,这才是最高礼遇,韩陵山看似坚强,无情,其实是最脆弱不过的一个人。

有的人会’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韩陵山最害怕的就是我们之间没了情义。

这个人这辈子只相信情义,也唯有情义能让他弯腰。

像他这种人,你以为他弄不来荣华富贵?

还是弄来家财万贯,良田万顷?

都不是!

只要他的情义有归宿,哪怕是破衣烂衫,哪怕是粗粝猪食,他都能甘之如饴。

他给我情义,我还他情义,一辈子就这么厮混下去,没什么不好的。”

钱多多靠在云昭身边不满的道:“这家伙的情义都给了男人,偏偏对女人却心狠的让人吃惊,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一起从小长大,我都怀疑他有龙阳之癖。

不过呢,他找女人的方式实在是太随便了些,又不肯真正的当王八蛋,这种不想负责任还不肯真正辜负女人的做法,真的让人想不通。

那个刘婆惜也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告诉她袁敏死了,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她就会改嫁,这件事我来处理,你不要插手。”

云昭把脑袋靠在钱多多的肩打了一个哈欠道:“我瞌睡了。”

韩陵山出了大书房,被冷风一吹,酒意头,他带来的人以及车队早就不见了踪影,他四处看看,最后抬头瞅着被阴云笼罩着玉山,甩开准备搀扶他的秘书监的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玉山书院走去。

此刻,他只想回到他那间不知道还有没有臭脚丫子味道的宿舍,裹那床八斤重的棉被,痛痛快快的睡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