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明枪跟暗箭

自从云昭在通过内部喊话告知那些犯了错误的人可以来自己这里自首之后,只要天黑,那些已经通过自己身份进入大书房警戒区的人,就会有一些披着高领斗篷,且竖起衣领遮着脸的家伙偷偷摸摸的进入云昭的书房。

由于门口站着柳城等人负责查验他们的身份,所以,这一关对于那些要进入云昭书房的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心理考验。

“你看,又一个猥琐的人进去了。”

钱少少躲在另一个房间里,透过窗户审视着那些人,还不忘跟躺在椅子上的韩陵山说话。

韩陵山站起身,朝窗外瞅瞅,点点头道:“确实很猥琐,我只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人过来,难道说老子的密谍司已经成混账大本营了吗?”

钱少少鄙视的瞅瞅韩陵山道:“你也太看得起你密谍司了,自从县尊发出那道内部通令之后,蓝田官员中凡是干了不名誉事情的人都会来。

可不仅仅是你密谍司,我们监察司的人也不少。”

韩陵山松了一口气道:“还好,还好,我以为王八蛋全部出自我密谍司呢。”

“阿昭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也是古人为什么说‘水至清则无鱼’,都是在给自己找借口呢。

老韩,你说,县尊这么做了之后,会不会有效果?”

韩陵山低声道:“效果必定是有一些的,毕竟,我们崛起的时间不长,大家还没有忘记昔日的理想跟誓言。羞愧之心还是有的。

就是我比较无辜,刚刚下死手杀了杜志锋那伙人,县尊这时候来这一手,显得我很像王八蛋。”

钱多多笑道:“你有意见?”

韩陵山道:“我能有什么意见,我的部下干出了不要脸的事情,我还能有什么脸皮,我只希望前来自首的人能少一些,这样,我还有继续下死手清理门户的机会。”

“县尊不准备让你弄得满手血腥。”

“可能吗?”

“还是可能的,杀人就让獬豸来杀,我们负责立法就好,听我姐姐说,我们的獬豸很快就会一分为三,军事法庭,民事法庭,以及秘密法庭。

你要是喜欢杀人,可以申请去当秘密法庭的审判长,这应该能满足你杀戮自己手足的心思。”

“上了秘密法庭的人,你以为他还是我们的兄弟姐妹?”

钱少少道:“我到现在都没办法相信杜志锋会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韩陵山冷哼一声道:“你以为他干了这样的事情自己就会好过?

据他自己说,杀了李海跟张坤之后,他立刻就后悔了,他还说他一直都没有想通,自己是怎么看着这两个人被乱刀砍死而无动于衷的。

埋了这俩个人后,他一夜一夜的睡不着觉,头发一大把,一大把的往下掉。

有人怂恿他投奔李洪基,他没去,就守在洛阳等着灾祸降临。

我到洛阳的时候,这家伙已经快要变成鬼了,眼窝深陷,双目通红,才早上就醉醺醺的,人瘦的快要没人样子了。

看到我,就知道笑,一口气把自己干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说完了又哭,求我饶他幼子一命。

还有几个要做困兽之斗,全部被活捉。

还以为这些干了那种杀害同僚的人不怕死呢,被活捉之后,一个个痛哭流涕的希望我能看在昔日的情分上放他们一马。

其中最恶心的一个居然被吓得屎尿齐流,当成就疯了。

我起出李海,张坤的尸骨之后,就把这些人全杀了,包括所有侵占那六千两黄金的人。”

钱少少叹口气道:“看来还是一个多少有点良心的。”

韩陵山喝一口酒怒道:“狗屁的情义,以杜志锋的地位,如何会不知道他投靠了李洪基之后会是一个什么下场。

县尊一封信就能让李洪基乖乖的把人洗干净绑好了送过来,那个时候,他们的下场只会更惨。”

两人正喝酒说话的时候,云昭推开门进来了,拿起酒壶咕咚,咕咚的灌下去大半壶,然后看着钱少少道:“你是怎么管束部下的?

欺男霸女的事情都出来了。”

钱少少连忙道:“谁啊,我回去就把他大卸八块。”

云昭叹口气坐了下来对韩陵山道:“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我以为我们这群人都是理想主义者,不会在意区区吃喝享受,现在看来,是我错了。”

韩陵山冷笑道:“用重典?”

云昭怒道:“剥皮实草止住贪腐了吗?”

韩陵山道:“我以为你不会发脾气,会把这些人都饶了呢。”

云昭道:“既然一个个都忘记了理想,那么,就让他们去当平民吧,我已经让秘书监的人全部做了记录,剥夺他们所有的荣耀,分几亩地过活去吧。”

钱少少道:“他们的家我去抄。”

云昭摇摇头道:“我已经命段国仁回来了。”

韩陵山不屑的道:“段国仁就能办好这件事?”

云昭摇头道:“他在书院里为人孤僻,过命的兄弟比较少。”

“我兄弟多,就不代表我会徇私。”

云昭瞅瞅韩陵山苦笑道:“不会徇私,却会伤心。”

“你不怕落一个事业未成,就杀功臣的名声?”

“这个名声我自然是不背的,你也不能背,段国仁来背正好合适。”

“不用獬豸?”

“獬豸用来杀人,段国仁用来查人。”

三人的意见很快就达成了一致,这种事情最终交给了段国仁。

在别的兄弟高歌猛进的时候,云昭目前最担心的就是蓝田县这个大后方。

就目前而言,只要守好关中这个大后方,让他与前方的将士们保持同步前进,那么,自己的事业就没有失败的可能。

不论是韩陵山暴烈的杀人手段,还是钱少少阴险的监察百官,都不是正途。

这两种方式很容易形成.人亡政息的场面,到时候高压过去,乱七八糟的事情将会反扑的更加凶猛,为祸更加惨烈。

只有教育跟法制跟上来,让他们正常的运转,才能防微杜渐,防患于未然。

这一次,云昭准备用温和的手法平息事端。

崇祯十四年的春天到来的时候,蓝田县共斥退官员三十一名,交给獬豸审判的官员达到了五十四名。

云昭再次写了给蓝田县官员的公开信,要求他们加强学习,严于律己,牢记自己的理想,为创造一个繁荣兴盛,强大的大明而努力奋斗。

与此同时,云昭还命秘书监的人,将这些官员的劣迹写成书本,刊印成书发放给每一个官员,同时,这本书也成了玉山书院上下两院的必修科目。

还告诉这些官员,以及那些即将成为官员的人,这本书不会有终结的时候,它每年都会重新刊印一次。

这让每一个官员都明白,自己一时起来的贪念,将会祸及子孙后代。

这个主意是段国仁出的。

以至于让云昭,韩陵山,钱少少三人敬段国仁为天人。

骗人干不好的活计的时候,就要把自己的姿态放低。

可是,段国仁很喜欢背这样的黑锅,以他的话来说。

“老子的耳朵本来就不好,没听见的就当不存在,不会在意别人的闲言碎语。”

用段国仁来背黑锅,云昭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

由于段国仁准备兵出嘉峪关,所以,人家要钱,要粮食,要武器,还要将领跟副手。

不过,他要的不多,只需要三千正规军!

他保证,只要云昭肯给他所需的东西跟人手,不出两年,他就能十倍,百倍的回报关中。

段国仁的话可信度很高。

当初蓝田县开发宁夏镇的时候,就是他一力促成的,到了今年,宁夏镇已经开垦出水田将近两百万亩,几乎将整个水网地带利用的干干净净。

再用两年时间,把黄河水进一步开发之后,在未来的十年中,很容易形成一个上五百万亩的粮食种植基地。

也就是说,十年之后,这些土地全部从生地变成熟田之后,仅仅是一个宁夏镇,将会为蓝田县供应数不清的粮食,以及,因粮食而产生的延伸价值。

要知道,即便是相对富庶的关中平原,高品质的良田也不过只有七百万亩。

段国仁认为,大明人严重低估了西域之地的产出,那里地域广阔,物产丰富,甚至不需要开发,只要牢牢地占据住,就能为将来的新大明留足后手。

他喜欢干一些厚积薄发的事情,他甚至看不起韩陵山等人现在干的事情,他以为,以蓝田县目前的壮大进度,再过三五年,牵一头猪来,也能一统天下。

统一天下不难,难在让新的世界有长足的发展!

蓝田县平定天下之后,拿到的世界必然是一个破败的世界,如果想要这个世界迅速的富强起来,唯一的手段就是劫掠!

平定天下的悍勇大军,就是最好的抢劫工具,可以向东劫掠高丽,倭国,可以向南劫掠西南诸国,可以向西劫掠西域,更可以向北劫掠建州人,蒙古人。

以世界财富来供养大明人五年到十年,必然可以重新缔造一个远超汉唐的强大中华。

谁都没想到一个半聋子的心中居然装着如此宏伟的一张蓝图。

不过,云昭,韩陵山,钱少少,哪里有一个是段国仁能用话术激发的人呢。

这家伙惯会给人描绘出一张气势磅礴的大蓝图,看似大开大合,拳脚生风,如果这个时候,你被他气势给压倒了,那就完蛋了。

因为这个时候,正是他释放暗箭的时候。

所以,当段国仁一杯酒下肚之后,以高人的姿态跟云昭,韩陵山,钱少少说起给他三千兵马,他就能踏平西域的时候,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向他竖起了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