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章分权跟笼络

自从韩陵山,段国仁回来了,云昭的压力瞬间就减轻了很多。

他终于不用再夜以继日的干活了。

同时,处理事情的时候也更加的有条理,批注的更加详细了。

尤其是当云昭,钱少少,韩陵山,段国仁,獬豸一起办公的时候,效率似乎更高了,命令也更加的有指向性。

一份文书在用了他们五人的印鉴之后,也就成了最终决议。

“以后的文书批阅权限,以我们五人中一人批阅为最次,两人联合署名为次,三人以上就认为已经形成了决议。”

云昭在批阅完毕最后一份文书之后,笑眯眯的对韩陵山等人道。

段国仁放下手中笔道“这样不错,不过呢,还不完整,我以为,三人以上可以形成决议,不过呢,这必须是县尊也在三人中才成,如果县尊不在形成决议的三人中

我以为,不能形成最终决议。

如果是五人中的另外四人形成了决议,县尊一人不同意的话,就应该召开扩大会议,重新选择大多数人的意见。”

钱少少道“不成,县尊必须拥有一票否决权,否则很容易被野心家钻了空子。”

韩陵山道“为了利于稳定原则,我同意钱少少的意见。”

獬豸笑道“我们四人能坐在这里处理蓝田县最高事物,本身就有臣窃君权之意,放在大明朝廷我们几个就该腰斩弃市。

说实在话,别人唯恐丢失手中的权力,而县尊却在不断地加强我们这些人手中的权力,这本身就是尧舜之举。

即便是尧舜之举,步伐也不能太大。”

云昭对这四个人的反应很满意,点点头道“那就草拟文书,发布下去,由秘书监报备封存。”

这次分权对云昭来说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在过往的决策中,云昭发现他有很多决策都过于唯心了,从他的角度出发,这样的决策看起来或许是对的,可是,从事实的角度出发,他的决策就显得不那么正确了,且有些荒唐。

一个再睿智的人都会犯错,这是一定的,尤其是当他每天需要处理海量的文书的时候,出错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人们之所以不会反驳他的决策,完全是因为感念他的付出或者执着的迷信他不会出错。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云昭自忖不是圣人,也不是神,有时候跟钱多多,冯英欢好的时候都不能让对方满意,怎么可能随便做点事情就让全关中数百万人满意呢

很早以前云昭就明白,想要干好一件事情,最好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事情本身上,不要太关注事情以外的环境。

同时,他也想看看自己提出分权决策之后,那些接受重任的人会是一个什么反应。

现在看来,反应很好。

钱少少自然是无条件的支持自己,獬豸做事非常的讲究,韩陵山明白自己的位置,段国仁真的认为云昭是一个心胸宽广到不在乎权力的人。

这没什么好说的,很符合他们四个人的本性。

所以,云昭可以放心的分权了。

玉山书院今年春天的时候,又有一批年纪很小的孩子要被送去宁夏镇的玉山书院上院。

这些孩子要在离开父母在这里度过漫长的八年时间,才能回到玉山书院进行最高等级学问的学习。

在这八年中,这些孩子跟自己的家族,家庭是分开的,可以用书信往来,也能有亲眷去看望他们,不过,这种程度的探望,是没有办法影响这些孩子成长的。

玉山书院的教育对这些大明土著来说是超前的至少超前了四百年

这些孩子才背负着云昭最大的期望。

他希望这些男女孩子们在接受了八年的封闭式教育之后,可以变得更加像他。

一个人孤独的活在大明朝,这种内心深处的孤独滋味,无法对人言说。

在这之前,已经有一批孩子被送去了宁夏镇。

如果一切进行顺利的话,三十年后,这些孩子将成为新大明世界的管理者。

目送孩子们被马车拉着远去,听着他们欢快的歌声,云昭感慨良多。

云昭在送孩子们远去,韩陵山却在送别新一批密谍司的密谍们奔赴自己的岗位。

只是前者感慨,后者有些忧伤。

“县尊,我们从郑芝豹手中拿到了潮州,那么,是不是应该着手组建我们自己的近海舰队了呢”

在一个忙碌的工作日之后,韩陵山终于提起来了组建近海舰队的事情。

“施琅的报告我已经看到了,密谍司,政务司对他的审查已经结束了,总体上我对他这个人没有太大的意见,只是,你也知道,一旦成立了舰队,舰队就要去海上。

舰队到了海上,就成了一个独立的个体。

这对舰队首领的忠诚度要求极高,你如何保证他的忠诚度呢”

韩陵山叹口气道“这东西是没有办法保证的,就连杜志锋这种我们自己培养出来的人都能背叛,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如果给他配备监视他的副手,副手的权力一定会大过舰队首领,这跟崇祯皇帝给洪承畴配备监军太监有什么两样”

云昭嘬嘬牙花子道“我不害怕敌人,我就害怕我们自己培养出敌人来。”

“那就没法子了,施琅的全家都被郑氏给杀光了,听说连他们家的旁支都没给剩下。这家伙现在无儿无女光棍一条,没法子保证。”

这话刚好被前来送饭的钱多多听见了,她放下手里的食盒,将食物摆在两人中间的桌子上道“他没有家,就给他成个家。

施琅一族既然都被郑氏给杀了,家族传承就是一个大问题。

咱们家的闺女还有几个,嫁一个给施琅,等他们有了孩子,近海舰队也就准备的差不多了。”

韩陵山闻言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想要替施琅这个自己很看得起的家伙说两句好话,就看见钱多多利箭一般的目光就朝他射了过来。

想起前些天钱多多跟他提起她小姑子云霞的时候,立刻就把嘴巴闭的死死的。

他从钱多多的目光中读出很多含义,其中最恐怖的一条就是施琅不娶,你来娶

韩陵山跟云昭相处的时候像兄弟多过像主仆。

可是,面对钱多多他很多时候都是无话可说的。

毕竟,从进入玉山书院的时候,钱多多就是一只美丽的白天鹅,而他们这群被云昭用一点糜子就买回来的孩子,在她面前连癞蛤蟆都算不上。

如果这只白天鹅对他们这群土鳖孩子高高在上也就罢了,大家对多避而远之就是了。

可是,这只白天鹅,偏偏跟他们走的很近,有时候从内宅拿到好吃的了,即便是每人只能吃到指甲盖大小的一片,钱多多还是坚持要每人都吃一点。

至于帮他们缝补撕破的裤裆做这种事更是没少干。

直到这些孩子被培养出自主意识之后,他们才发现,自己对钱多多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一般的服从意识。

每个有点出息的孩子都曾经幻想跟钱多多发生点唯美爱情故事,在这些故事里,这些可怜的孩子无一例外都把自己幻想成了因为深情而受伤的那个。

因为,原本体胖如猪的云昭,居然越长越苗条,到最后连那张大饼子脸都变成了清秀的瓜子脸,跟钱多多站在一起的时候,说不出的相配。

可怜的丑孩子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梦中情人在跟云昭上演一出出青梅竹马的好戏,而自己只能看着,最让人伤心的是钱多多居然会把云昭馈赠给她的美食分给他们这群爱恋着这只白天鹅的土鳖。

玉娘给的美食那是世上无双的珍馐,云昭赠送给钱多多的样子再好看,也味同嚼蜡。

这让人何等的伤心。

每个人都觉得钱多多其实是喜欢自己的总能举出钱多多在某些时候对他比对别的孩子更好的事实。

有时候是因为考了第一之后,钱多多送上的钦佩的祝贺。

有时候是因为钱多多在分派美食的时候偏心多给了他一点。

有的时候,是钱多多拂拂被乱风吹散的长发,然后对他投来的嫣然一笑。

这种感觉曾经让这些丑孩子幸福了整个童年,憧憬了整个少年时光悲伤了整个青年时光

人人都喜欢钱多多所以钱多多选择嫁给了云昭。

在云昭看来,自己跟钱多多的结合是青梅竹马之后顺理成章的事情。

在书院很多学子看来,这是一出爱情悲剧甚至是无数个版本的爱情悲剧。

徐五想这些人之所以宁愿违抗云昭的意愿,也要娶一个美人儿,这完全是在得不到钱多多之后,寻找的补偿品。

如果直接问他们,他们会矢口否认,生怕毁了钱多多的闺誉,也只有他们自己知晓,在云昭跟钱多多成亲的那一天,他们心中是多么的苦涩。

韩陵山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所以他有慧剑来斩断情丝。

现在他正在使用的慧剑就是闭嘴,不说话,只是笑

只是心里面已经对施琅说了无数声对不起

他清楚,云氏闺女中最贤惠的云霞,钱多多一定不会把她下嫁给施琅的。

但凡是能嫁给施琅的必定是云氏闺女中最彪悍的,因为只有最彪悍的闺女才适合干笼络施琅的事情。

云昭的眼珠子转的骨碌碌的,钱少少的眼神也散乱的如同梦游,段国仁脸上露出一丝散发着浓烈恶趣味的狞笑,至于,坐在最角落里的獬豸,则闭上眼睛似乎在沉思一个难以理解的法务问题。

云昭扯扯钱多多的袖子道“春春,花花跟我说一辈子不嫁伺候我们的。”

韩陵山听了云昭的话,立刻投过去一缕感激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