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后宅的事情,就不劳几位大老爷操心了。”

钱多多让人摆好所有的菜肴之后,还特体贴心的放了两壶酒,她知道,这些人今天要谈论的事情很多,需要喝一点酒来去解解乏。

“施琅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吧。”

云昭呲着一嘴的白牙邀请众人开始吃饭。

韩陵山心丧若死。

钱少少道“施琅娶妻子,你这么难过做什么”

韩陵山道“施琅用处很大,也很有能力,是个汉子。”

钱少少道“被我姐呵斥,折磨的好汉子多了去了,怎么不见你为他们悲伤”

韩陵山道“玉山书院里的人已经习惯了,施琅不习惯,可能会起逆反之心。”

钱少少把筷子塞到韩陵山手里道“放心,他会习惯被我姐姐欺负的,我姐没有把云春,云花中的一个嫁给施琅,你应该感到高兴。

你也应该知道,只要不是玉山书院出来的人,在我姐姐眼中基本上都不能算作人,我姐这么做,也是在成全那个施琅。”

韩陵山喝了一口酒道“不知为何,我就是心慌的厉害。”

云昭抬头瞅了韩陵山一眼道“说说,你看重这个施琅的真正原因。”

韩陵山道“勇气”

云昭左右看看然后道“这东西在我蓝田县不稀奇,更不要说玉山城了。”

韩陵山抬手擦掉嘴角的酒渍道“在海上航行的勇气

咱们蓝田县确实并不缺少舍生取义的好汉,也不缺少杀身成仁的猛士,可是,在海上航行不一样,危险完全无法预测

大海就像一个多变的女人,前一刻还风平浪静,鱼游鸥飞,碧空如洗,下一刻,就乌云滚滚,狂风大作,波浪滔天。

我乘坐大船在波浪中穿行的时候,眼看着浪涛压下来,觉得自己要死了,偏偏大船钻出了浪涛,让我重见天日。

韩陵山自忖不是懦夫,可是,每次从浪淘里钻出来都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再勇猛的人也架不住一天里百十次的死里逃生啊

逃跑的念头无数次的出现在我的心里,都被我强行给压下去了。

施琅不同,他追踪我的时候没有大船,只有破船,就靠这艘破船,他一个人随我从广州虎门一直到澎湖列岛,又从澎湖列岛回到了广州。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就是因为这一点,我相信这个人是真正有胆量的人

而航海,胆量很重要。”

云昭点点头,对段国仁道“组织秘书监对施琅的考核吧,当然,要等钱多多那边有了确切消息之后。”

段国仁笑着点头。

钱少少一边吃饭一边道“我还是觉得这事不靠谱,咱们家把妹子嫁给施琅这家伙,还要等妹子给他生了孩子,最后我们才会彻底的信任他。

总感觉是我们吃了很大的亏,人家要是不认老婆,不要孩子,我们岂不是上了恶当”

獬豸夹了一筷子豆芽放在碗里道“与其说联姻是在羁縻对方,不如说是在说服我们,让我们有一个可以相信他的手段。

自古以来的联姻,都是如此。

一个庞大的集体,说白了是要被各种各样的绳子捆绑在一起的,如果要县尊此时将我蓝田县纷乱的关系重新厘清,恐怕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才成。

施琅如果原意结亲,就说明他真的是想要投靠我们,如果不答应,就说明他还有别的心思,如果他答应,自然千好万好,如果不答应。

韩陵山,就该你出马除掉此人了。”

段国仁笑道“如果老韩感到为难,交给我也一样,为了表示对他的看重,我亲自出马,就是一颗子弹的事情。”

獬豸再次叹口气道“这就是你们这群人最大的毛病,钱少少刚才还在说钱多多不把玉山书院以外的人当人看你们这些人又何曾把他们当做人看过

也就是老夫加入的时间长了,你们才会把我当人看,这样做非常的不妥。

现在,我们统御的地方只有一个陕西而已,等我们的势力扩展到天下,那么,你们就会发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蓝田县做事的方式,不一定就能放之四海而皆准。

老夫以为,蓝田县是一个新世界,确实需要新的人才来统治,如果我们只把目光放在玉山书院,胸中的气量未免太小了。”

云昭笑道“莫急,莫急,再过一段时间,你的老友就会纷纷来蓝田县任职的。”

段国仁笑道“孙传庭的六万秦军,如今要面对李洪基的七十万大军,崇祯皇帝还没有援兵给他,我觉得他距离败亡很近了。”

钱少少道“他如今的局面很不好,也就是因为背靠潼关或许还能跟李洪基大战一场,现在,皇帝希望他能收复洛阳那就真的没救了。

老卢,你是伺候过这位皇帝的,他为什么每次都能准确的避开正确的答案,非要选择错误的答案,且不容人质疑的坚决执行呢”

卢象升叹口气道“君臣之间再无信任可言就会出现这种问题,皇帝被欺骗,被隐瞒的次数太多了,就形成了皇帝这种任何事都要反其道而行之的做法。

皇帝不相信孙传庭面前的李洪基有七十万大军是有原因的,刘良佐,左良玉,这些人与贼寇作战的时候,向来都会将敌人的数量夸大十倍。

这一次,皇帝以为孙传庭也是这种做派,既然孙传庭说李洪基有七十万大军,那么,在皇帝眼中,李洪基只有七万兵马与孙传庭麾下的兵马人数差不多

自然可以一战”

卢象升说完这些话之后,就一连喝了三杯酒,开始埋头吃菜。

云昭瞅瞅韩陵山,韩陵山立刻道“已经派出黑衣人去了孙传庭那里,有哪些人在,从乱军中冲杀出来不难。”

云昭道“布置好孙传庭战死的假象,莫要再刺激皇帝了,让他为孙传庭悲伤一阵,全一下他们君臣的情谊。”

卢象升吃着饭,眼泪却扑簌簌的往下落,钱少少几人都发现了,也就不再说话,开始狼吞虎咽的吃饭了。

施琅在玉山书院里过的很是舒坦。

他本就是一个读过书的人,现在,重新进入书院求学,整日里,按图索骥的去轮着听各种精彩的课业,进行各种各样的思考。

肚子饿了,就去食堂,瞌睡了,就去宿舍睡觉,三点一线的生活让他觉得人生本该如此过。

今天,先生讲的是孙子兵法,施琅正听得认真的时候,先生却忽然不讲了。

从教室外边走进来一位宫装美人

虽然从她刚刚出现,所有人的目光就落在了她的身上,她却不见任何慌张,落落大方的走进教室,先是朝正在讲课韩度先生施礼表示歉意。

然后就轻启朱唇瞅着在座的学生们道“孙子兵法当年我也是学过的,韩先生的讲义至今犹在耳边回响。

刚才听先生对九地篇又有新的见解,钱多多见猎心喜,正好借先生课堂一角听听学子们有没有新的见解,是否对先生的课业已经掌握。”

韩度先生目光从学子们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施琅的脸上,给了他一个神色难明的微笑,就盘腿坐在蒲团上,微微闭着眼睛,准备看钱多多要干什么。

钱多多的目光并没有落在施琅身上,而是拿起粉笔,在黑板上铁钩银划的写下一段话,

“九地篇云是故不知诸侯之谋者,不能预交;

不知山林、险阻、沮泽之形者,不能行军;

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

四五者,不知一,非霸王之兵也。

夫霸王之兵,伐大国,则其众不得聚;威加于敌,则其交不得合。

是故不争天下之交,不养天下之权,信己之私,威加于敌,故其城可拔,其国可隳。

施无法之赏,悬无政之令,犯三军之众,若使一人。

犯之以事,勿告以言;犯之以利,勿告以害。

孙子的这段话是极其富有哲理的,即便是到了今日,对于一国,一地,一城的争夺依旧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我们该如何正确的理解这一段话呢

张平,你来告诉我。”

自从钱多多走进教室之后,施琅的目光就落在了钱多多的身上。

对于这个女人的名字,他不算陌生,毕竟,身为云昭两个老婆中的一个,算是蓝田县最顶级的贵人之一,施琅早就听说过。

他听得最多的还是关于钱多多的美丽,他没有预料到,自己第一次见钱多多会是在课堂上,而且看样子这个女人竟然要给他讲课。

讲不讲课的先不说,就钱多多写在黑板上的那些字,施琅自忖不如。

他知道自己不该多看钱多多,可是,就钱多多目前展现出来的样子,容不得他挪开眼神。

此时的钱多多,正在与学子们滔滔不绝的说着话,她到底说了些什么施琅完全没有听清楚,不是他不想听,而是他把更多的心思,用在了鉴赏钱多多这种他从未见过的美丽上了。

这不是看美人的心态,更像是看神仙的心态,此时,施琅终于明白,这世上真的会有一个女人会美的让人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原本站在讲台上的美人儿忽然距离他越来越近,施琅的呼吸似乎都要停止了。

等钱多多在他身边站定,施琅依旧如在梦中。

他不记得这个梦幻一般美丽的女人跟他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她的声音非常的好听,他恍惚记得这个仙子还拿出一份庚帖一类的东西让他签署了名字,按上了手印。

等美人走了,余香犹在,施琅依旧如在梦中。

韩陵山这时候走进早就空空荡荡的教室,认真的拱手道“恭喜兄台与云氏第十一女云凤喜结良缘。”

施琅用力的摇晃一下脑袋,诧异的道“我什么时候与人结亲了”

韩陵山坐在施琅的课桌上慢悠悠的道“就在刚才,钱多多替自己的小姑子向你提亲,你的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一般,人家再三问你可是心甘情愿,你还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施琅惊叫一声道“这不可能”

韩陵山抽抽鼻子道“三月三成亲是你自己许的日期,钱多多还问你是不是太仓促了,还说你有重孝在身,是不是推迟个一年半载的。

是你自己咬破指头按上了指印。”

施琅抬起手发现食指上血迹斑斑,还不断地有血渗出来,用力在脑袋上捶了两下道“我真的干了这些事”

韩陵山点点头道“你说呢”

施琅回忆了良久,颓然倒在椅子上耷拉着脑袋道“我这是昏了头了。”

韩陵山不屑的笑了一声,用指节点着桌面道“你不会以为刚才是钱多多要对你以身相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