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情义因人而异

第一章情义因人而异

施琅沉思良久还是摇摇头道:“心神为之所夺!”

韩陵山拍拍施琅的肩膀道:“忘了吧。”

施琅道:“已经忘了。”

韩陵山知道施琅说的是假话,不过,他刚刚跟钱多多交换的庚帖却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

施琅也是这么认为的。

钱多多不在,他的脑袋就恢复了正常,对于云昭要把妹子嫁给他的行为,施琅反而比较理解。

娶老婆,繁衍子嗣这本来就是他最近一直在考虑的事情。

全家人都被杀光了,如果他再沉湎在伤痛中,他这一族就算是完蛋了。

对施琅来说,娶云昭的妹子,是他能想到的最快融入蓝田县的办法,现在看来,云昭也是在这么想的。

当了这么久的海盗,他当然知晓人的关系有远近之分。

“那就三月三成亲吧!

施琅如今孤身一人,只能劳驾兄长做我的傧相,为我操持婚事,所需银两也就一并劳驾兄长了。”

“咦,你不打听打听云凤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女人没错吧?”

“没错,长得也不错。”

“能生孩子没错吧?”

“没错,咦?你连对方的人品都不问一下?”

“她有情夫?是谁,我现在就去宰了他。”

“没有情夫,云氏家风还好,就是闺女出身是山贼。”

施琅满意的笑道:“这就很好了,距离婚事还有十天时间,就有劳兄长了。”

说罢,又一头钻进了另外一间教室。

韩陵山摇摇头,他以为自己已经算是一个洒脱之辈,没想到,施琅在这方面显得更加的无所谓,想来也是,海盗一次离开家就是大半年,一两年不回家也是常事。

他们对于女人的要求一点都不高,有时候,哪怕外出好几年回来之后,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也无所谓,更不会把孩子丢出去,只会当成自己的养起来。

看来,施琅之所以痛快的答应婚事,钱多多的魅惑是一方面,更多的与施琅自己需要这场婚事有关。

韩陵山又想了一下,发现施琅这样做对他本人来说是最好的一个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

“这个施琅不错!”

钱多多卸掉头饰之后回头对云昭道。

“你怎么看出他人不错的?”

正在看书的云昭放下手中的书本笑道。

“这是一个凭借本能迅速做出决断的一个人,这是他的庚帖,你看看。”

云昭接过庚帖看了一眼,指着血指印道:“他用血做了保证?”

钱多多费力的脱掉宫装,缩进云昭的怀里懒懒的道:“是这样的。”

云昭皱眉道:“现在的问题是云凤,这丫头一向心高气傲,你给他弄一个落魄的汉子,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

钱多多道:“施琅是一个难得的器宇轩昂的家伙,云凤会满意的,虽说现在落魄了一点,不过不要紧,咱们家的闺女最看不上的就是眼前的那点富贵。

云凤看起来有些飞扬跋扈,其实为人呢,是最善良的一个,施琅遭遇很惨,加上为人又聪慧,估计很快就会被施琅降服的。”

“既然会被降服,怎么羁縻施琅呢?”

钱多多笑道:”女人羁縻男人的手段从来都不是刁蛮,霸道,而是温柔跟善良再加上子嗣,当然,也只有我才会这么想,冯英,哼,她的想法很可能是——这世界就不该有男人!”

“你又被她打了?”

“我看见她在打云彰,孩子见到我哭得更厉害了,还要我救命,我多说两句,她就让我滚,我气不过就动手,然后,那个女人就把我丢到墙外边去了。

孩子也被吓得不敢哭,有这样当母亲的吗?

她就不会带孩子,你应该把云彰交给我带。”

云昭听了钱多多的控诉之后,就默默地拿起自己的书本,重新在学问的海洋里徜徉。

云凤趴在他们卧室的门口已经很长时间了,云昭假装没看见,钱多多自然也假装没看见,过了很长时间,就在云昭准备关门睡觉的时候,云凤终于扭捏的挤进了兄长跟嫂嫂的卧室。

“他是一个好人吗?”

云昭摇头道:“不是,你也知道,他以前是一个海盗。”

云凤点点头道:“山贼家的闺女嫁给海盗也算门当户对,哥哥,我是说,这个人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吗?”

云昭摇摇头道:“算不上,你知道的,想要干大事的人就没法子有情有义。”

“这么说,他将来会是一个干大事的人?”

“是的,因为他首先要干的事情就是将海上巨擘郑氏斩尽杀绝,这样他的心才会放在别的地方,比如——喜欢你。”

“兄长,你就不能帮他吗?”

“不能,我还指望他帮我除掉郑氏呢。”

云凤又把目光落在钱多多身上低声道:“嫂子今天去找他的方式不好。”

钱多多冷哼一声道:“你们但凡是争点气,我也不至于用这种法子。”

云凤嗫喏了半天才道:“我们已经很好了。”

钱多多冷笑道:“很好了?

你以为把脸涂得跟猴屁股一样就很好了?

小姑娘把脸洗干净就很美了,最多咬一口口媒子就能见任何人。

我知道你想去见施琅,如果以后想要夫妻琴瑟和鸣,最好把你脑袋上的杂货铺子给我去掉,再敢跟那个倭国女人学妆容,仔细你们的腿。

现在,就去找何常氏,让她把你从头到脚洗干净,给我弄一个正经汉家女儿的妆容,脸上的汗毛不准绞掉,一个个的没出嫁呢,谁准许你们开脸了?”

云凤性子有些刚烈,才想顶嘴,就看见兄长在那里悄悄地摇摆着食指,想起钱多多今天跟冯英打架的事情,心头刚刚出现的勇气就消散了。

钱多多打不过冯英,可是,打她们姐妹,可以打一群。

这个女人对云彰,云显,以及她的丈夫云昭可以极尽温柔,但是,对于她们这群小姑子,从未有过任何好脸色,怒气上来了,殴打都是家常便饭。

不过,钱多多的建议几乎在所有时候都是正确的,只是她们不愿意听罢了。

现在,自己就要嫁人了,还是听听她的话比较好。

就在云凤想要离开的时候,又被钱多多叫住了,她从自己的首饰盒子里取出一个黑色的锦缎包裹的盒子丢给云凤道:“重要的场合戴这一件首饰就成了,把你的杂货铺都给我丢掉,云家女儿戴一脑袋的金银,丢不丢人啊。”

云凤心头窃喜,打开首饰盒子,只见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珠钗,流苏下只有一颗被亮银包裹的珍珠,足足有鸽子蛋一般大。

再次谢过嫂子,云凤就喜滋滋的走了。

等云凤走了,钱多多叹口气道:“每次拉郎配之后我心里总是不舒服。”

云昭放下书本道:“这些孩子以前过的是山贼过的清苦日子,后来过的是富贵日子,这对她们来说一点都不好,如果一直过穷日子,也会安贫乐道。

不好的地方在于穷日子过了一半之后,突然过上了好日子,什么好东西都见到了,心也就乱了。

她们不知道该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才适合自己,对她们来说,你的安排应该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钱多多叹口气道:“但愿吧。”

家里的事情云昭好久都没有过问过,这让他有些愧疚,冯英又是一个只喜欢关起门来过自己日子的女人,对于家长里短毫无兴趣。

云昭知道冯英一直渴望着重新去军营,她对战场有一种谜一样的留恋,有时候睡到半夜,他偶尔能听到冯英发出的极为压抑的咆哮,这时的冯英在梦中正在与最凶残的敌人作战。

很多时候,人们在认为自己已经给了别人最好的生活,其实不是。

云凤出现在施琅眼中的时候,她的打扮很是朴素,看起来与关中别的闺女没有什么差别,跟那些闺女唯一的差别就是敢在婚前来见自己的未婚夫。

“我就是云氏第十一女云凤,听说你要娶我?”

施琅瞅着云凤笑了,点点头道:“是这样的。”

云凤在施琅眼前转了一圈道:“我就是这样子的,你满意吗?”

施琅将一只手握成拳头轻轻咳嗽一声道:“比我预料的要好很多。”

云凤道:“我嫂嫂说你不是一个好人,也看不出你是不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我有些不放心,就过来看看。”

施琅笑道:“我这人不喜欢吃亏,别人待我好一分,某家就会十倍百倍报答,别人对我恶一分,我会变得更加的凶恶。

这就是施琅。”

云凤道:“我此生只会有一个男人,输不起。”

施琅道:“慢慢看吧。”

云凤盈盈一礼就转身离开。

施琅朝云凤离去的方向看了许久,整整衣衫,微微叹口气,就再次进入一间教室坐了下来,神情有些凝重,他原以为这场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现在看起来,没那么简单。

云氏女儿没有像传闻中那么不堪,也没有很多人想象中那么漂亮,是一个很真实的女人,她没有要求他施琅为云氏死心塌地的效力,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说了一点对未来的要求。

计谋中的生活很容易对付,真实的生活往往会压迫的人喘不过气起来。

晚上的时候,他终于等到韩陵山回来了。

“韩兄,三月三成亲不合适!”

“怎么了,反悔了?”

施琅摇摇头道:“不是的,我只是觉得等我孝期过后,我自己再积存一点钱,再迎娶云氏女不迟。”

韩陵山笑道:“不抱着游戏的态度了?”

施琅瞅着韩陵山道:“庄重一下比较好,毕竟,我这是娶亲,不是玩笑!”